第001章 十年之前

最强后卫 1 作者红墨斗 全文字数 2778字

夕阳拖长着地上所有事物的影子,无限无限的延伸,仿佛要延伸到黑暗的深渊里去。 梁笑一头大汗,长长的头发贴在脸庞,看不清面容,双眼如同没有睡醒一般。身上穿着一件迈阿密热火队的六号球衣,可以拧得下两斤水来。篮球夹在腋下,整个人懒洋洋的,身后的影子都仿佛没了精神。 “你这个兔崽子,老子养你这么多年白养了,你看看巷口的老王他儿子,大学毕业就到了市政府去工作,你怎么就不能给老子争口气啊!整天只知道打篮球,篮球、篮球,篮球能当饭吃啊......嘿,你个兔崽子,你跑,你跑,你有种就不要给老子回来了!” 梁笑三流大学毕业回来,一直赋闲在家,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母亲杨秀芝在厨房里默默的做着晚饭,父亲梁甫则不断的训斥着他。一赌气,拿着自己心爱的篮球跑了出来,在离家不远的一所小学投了近两个小时的篮。 “我的路在何方,我还能做什么?” 梁笑尽管赌气跑了出来,内心却还是不断地挣扎,在面临着人生的选择的时候。母亲今年失业,父亲一个人靠着微薄的工资支撑起整个家庭。这几个月以来,父亲的脾气越来越大,期盼着自己的儿子还能改变家庭的命运,可是美好的期望成了泡影。 “天无绝人之路,篮球怎么了,篮球也一定也可以让我活下去,今年28岁,一米九三的个子,看那些什么省队国家队,篮球也不过如此,我一定会走的更远的,大不了去做个小学体育老师罢了。”梁笑抬起头,把长长的头发拨到耳朵后面,英俊白皙的脸庞露出微笑,望着落日的余晖,眼里闪着一股坚定的亮光。 突然“嘭”的一声,梁笑的身体和手中的篮球一同飞向了远方。 ——————————分割———————— “心律还在下降!” “调到500,再试一下。”嘭的一声,梁笑的身体在床上抖动。 此时的梁笑站在床边,不,应该说是灵魂,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床上被电击得不断抖动。“这是怎么回事”,梁笑用手去触摸躺着得自己,但是这只手就像液体一样穿体而过。对了,刚才回家的时候,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把我给撞了。回头看见窗外的父亲不断地低着头抽着烟,母亲望着自己的身体抹着泪水。 “妈”,梁笑走向自己的母亲,身体穿墙而过,很想去拥抱一下为自己操劳了多年的妈妈,但是同样的,两人的身体也穿透而过。“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走吧,你的时辰到了,跟我们回地府报到吧!”不知道何时,身边多了两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半人半兽。 “牛头?马面!” “恭喜你答对了,但是没有奖品。” 梁笑被牛头马面推搡着到了阎罗殿。 “姓名?”“梁笑” “籍贯?”“中国湖湘省星城市” “年龄?”“28” “28?呃,你先等一下,歇息一下。老牛老马,还有陆判,过来过来。老牛老马,你们怎么搞的,要你们勾个人都没勾对,每年的年终奖是没少发给你们啊,你看你们,这是个什么事啊?”阎罗王难得今天兴致高,过来办公,却不想遇到这档子事。 “老板,我这次可没喝孟婆的迷魂汤啊!”老牛对自己的工作很是满意一般。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上次的那个十世善人可是让我们好一阵子没安得心,今天又出了这档子事,怎么解决,陆判你说说,平时你的主意比较多!”阎王听了牛头的话,不耐烦的说道。 “呃,有句不好的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人间的这些人,整天争名夺利。我想,给他个十万八万的应该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事到如今,也只好走这条路。” “梁笑,鉴于你孝心可嘉,而且阳寿未到,现在把你送回去,你可有什么异议?”阎罗王毕竟是混了几千年的老鬼了,很懂得玩手段。 “阳寿未到?回去?真的假的?不对,少说我也是个大学生,怎么就这样被你们忽悠了。你们如此不负责任,随随便便就把我带到阴间,我会告你们的!”梁笑听了阎罗王的一篇鬼话,突然反应过来。 “哼,不要不识抬举,告,你可以尽管去告,但是你要想到你父母,鉴于你的孝心,我还是决定实现你一个愿望,你可有什么未实现的愿望?”只见一计不行,阎王又马上换一计,好似语重心长的劝导着梁笑。 梁笑想到有什么未实现的愿望,太多了,工作,房子,父母的生活----对了,还有篮球。 “可想好没有?” “我想像姚明一样,打篮球,既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可以挣许多钱。” “好吧,可以给你一个篮球的天赋,但是其他的事情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如果你自己不好好努力的话,可不要怪罪我等没有给你机会。牛头马面,把他送回去吧!”阎罗王好像送瘟神一样,恨不得梁笑立马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牛哥,阎王爷说给我个篮球天赋,那东西靠不靠谱啊?”梁笑听到阎王说给自己的篮球天赋,又没有明确告知。 “走吧,赶紧给我回去。”牛头看着梁笑,心中就有一股子气,“晦气,老子的年终奖又没着落了。” 来到奈何桥上,牛头看到梁笑还准备再问,就是一脚,“给老子滚回去吧,啰哩叭嗦!” “牛哥,你刚才把那小子踢到哪儿去了啊?” “怎么?”牛头听到马面的话,不禁问道。 “牛哥,好像时间有点错乱啊。” “坏了,坏了,这可怎么好?”牛头想到刚刚的举动,突然眼珠子一转,“马兄,我们的交情比山高吧,我那里还有几瓶上千年的杜康,我们去喝一杯啊,这事就我俩知道啊!” 不表牛头马面两人的勾当,却说梁笑被踢了一脚,自己的魂魄不知道乱了几转,回到了躯壳内。 “这是哪里?咦,这么多书,大学回来可是没有带一本书,也没得那看书的爱好啊。”梁笑一醒来,看到眼前的书桌上堆满了书,台灯照得自己刺眼得很。突然看到桌角上一本日历,上面写着几个字,“高考倒计时33天。” “高考?33天?2002年,10年前!牛头我问候你妹哦!” “笑儿,来喝杯咖啡,醒一下脑袋。”突然房门打开,梁笑看到自己的母亲杨秀芝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 看着自己的母亲,头上没有十年后的白发,一股酸味涌上了梁笑的鼻头,起身一股脑的抱住自己的母亲,突然感觉活着真好,尽管是十年前得自己。 “这孩子,看这咖啡都洒了一地。”母亲杨秀芝感觉自己的儿子在一瞬间长大了一般,“来,赶紧把这咖啡喝了,再看会书,只有三十来天就要高考了。我去拿个拖把把这里拖一下。” “妈,你去睡觉吧,这里我来!”想到自己十年前的高考,母亲总是陪着自己,真实应了那句话,“以儿三句两句书,累母四更五更守”。 好不容易才把母亲杨秀芝给劝回去睡觉,梁笑拿着咖啡,坐在窗台前,看着天上的星星。“让我回到十年前,是不是让我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既然让我从来一次,那就不能放弃,最起码是为了自己的妈妈。因为人总要坚持一些东西,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不太重要的东西。”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