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海虎

诸天武道强人 408 作者青匆客 全文字数 2310字

白莲教自从举起反旗,凭借韩山童的“神游物外大法”和数量众多的“莲瓣仕女”,打的蒙古大军丢盔弃甲,更是迅速占领河南河北之地。 最鼎盛之时,韩山童更是真身出战,夺取北宋旧都开封,从此一战而震天下,被各路义军推举为反元盟主。 虽然这个盟主只是名义上的,没什么实质的作用,还让韩山童和白莲教成为大元朝廷重点打击目标。 不过韩山童还是很高兴,因为反元之势已成燎原之火,蒙古人被赶出中原不过时间问题。 在韩山童心里,最后能不能一统中原,成就帝王之业并不重要,他要的只是驱除鞑虏恢复汉人江山! 占领开封汴梁之后,韩山童以此为白莲教的基业,他真身坐镇,将莲瓣侍女散往全国各地重要反元据点,必要时元神出窍指挥起义,效果是出奇的好! 在元神出窍期间,韩山童的肉身是不设防的,所以必须有人守护,这个重任就落到了白莲教副教主刘福通和军师刘伯温头上。 七年前,刘伯温跟随张三丰离开濠州,拜入道家宗师大方真人门下,学习道术武功,天文地理,星象占卜,行军布阵之道。 七年后的今天,刘伯温艺成出山,在义军之中混了个“赛诸葛”的名号,后来更是得到韩山童的赏识成为白莲教军师,为他反元大业出谋划策。 可以说,白莲教能有如今局面,刘伯温居功至伟。 所以韩山童将“万象真藏”也交给刘伯温,让其增长见识! 今日开封城外,来了两个壮汉,一个身披墨绿色的军衣,带着一副墨镜,一头长发随风飘舞。 另一人穿着一身短衫练功服,一头板寸,看上去有些倨傲,练功服的胸口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龟”字! 两人的穿着打扮在白莲教教众的眼里,真是奇装异服,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很快白莲教的副教主刘福通和军师刘伯温就站在了城墙头,看到那两个怪人不紧不慢的接近开封城,刘福通更是直接下令弓箭手放箭,刘伯温想拦都拦不住! 无数弓箭从开封城上飞出,射向两个怪人,眼看就要射中的时候,其中一个风衣怪人嘴里轻轻说了一句: “电流推动磁场转动。” 风衣男身上冒出细细的电流,无数电流化作一个力场,射来的箭支全部凝固在半空中,指向风衣男和功夫男,颇为奇观! 就连刘福通和刘伯温也看呆了,没想到对方有此一招。 接下来刘伯温看到风衣男右手一翻,凝固在半空中的箭支缓慢的调转方向,朝着开封城墙飞快射去。 嗖嗖嗖! 无数支长箭破空而来,每一根都准确的扎进一位弓箭手的心脏,他们最后一眼瞧见,杀死自己的箭矢正是刚刚自己射出去的那支。 刘福通眼见对方反击,自家弓箭队损失惨重,牛脾气上来,直接跃下墙头,向那个风衣男攻去。 这七年来,刘福通也不是白过的,功力比之前强了一倍,一手“弥勒圣锁”,凝气化形,组成一条条的锁链抽向风衣男。
“老龟,你要不要玩两手。”风衣男眼见刘福通攻来,并未出手,反而对同伴功夫男问道。 “他就交给我了!”名叫老龟的功夫男嘴角一翘,双膝一弯,整个人弹射而起,正面迎向刘福通。 风衣男同时也动了,不过对象却是城头上的刘伯温。 “你对付刘福通,我找韩山童的真身!” 风衣男速度极快,刘福通本想拦住他,可功夫男已经找上他,很普通的一拳轰向他的胸膛。 功夫男这一拳实在普通,就是武道之中普普通通一直拳,普通到就是一个练过武的孩子都不会去用。 可刘福通却如临大敌,因为功夫男的这一拳实在太快,快到他根本都来不及反应,胸口已经重拳,对方强大的拳力直接轰碎了他的护体气劲,人如炮弹一样飞出,砸在“开封城”的城墙上,直接将城墙砸了一个大洞! 功夫男的这一记直拳中并无内劲附着,只是凭借至强的蛮力就砸碎了刘福通数根骨头。 对方拳力之重,刘福通只觉有百万斤的力道,根本无可阻挡! 另一边的刘伯温也不容乐观。 风衣男直逼“开封城”下,三两步就冲到城下,却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道所阻,竟然不能寸进。 “阁下不必费劲,本军师在开封城内布下大阵,守护城市,没我的允许,没人可以入城!”刘伯温站在城头,得意的对城下的风衣男道。 风衣男眉头微皱,右手轻轻向前,当距离城门不足一丈之时,如遭电击,不过他却没有缩手,反而细细体悟电击的力量,然后才收回手掌。 “道术也有些门道,不比老黄的魔法阵差!”风衣男抬头看向刘伯温道:“不过你想凭这烂阵法就拦住我贾海虎!” 风衣男额头突然浮现三道战纹,有如三道虎爪印,身上气势一变,周身的气场开始转变,刘伯温看着风衣男,竟然闻到了大海的味道。 风衣男一头长发无风自动,沉身凝气,向着开封城挥出一拳。 “海虎爆破拳!” 刘伯温惊讶发现眼前出现无数巨浪,明明身处内陆,可却看到大海中的狂风暴雨,一头巨鲨破浪而出,撞向开封的城头。 无形的力场影响着白莲教所有人,但凡金属所制的东西全部扭曲变形,开封的城墙被无形力量引动自行分解,那头虎鲨直冲城内,轻易就撞穿刘伯温所布下的阵法。 巨大的海虎拳劲如扇形辐散开来,开封城半边城墙和墙后无数房屋成为粉末! 风衣男一拳就毁了开封城的十分之一,不仅毁灭了城墙,更杀死无数开封居民和白莲教守军。 同时也摧毁了白莲教的反抗意识。 刘伯温很幸运,风衣男的拳劲擦着他的耳朵而过,除了左耳裂开一道口子,他几乎没有受伤。 可是刘伯温知道,开封城完了,白莲教也玩了,谁可抵挡那风衣男一拳,恐怕就是白莲教教主韩山童也做不到。 刘伯温却不知,韩山童遇到的麻烦并不比他小,甚至还在开封城的危机之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