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承受不来

祭炼山河 1527 作者食堂包子 全文字数 4831字

金吾将宁秦身死地底! 尽管内心深处,无比迫切的,一直在等待这个消息。 可当它真正,被从地底传出,化为眼前玉简中的文字时,蛇女依旧觉得如在梦中。 她多年的准备,居然在今日,即将成为现实! 半人蛮中,实力最强的黑鳞,已被金吾将杀死。 而如今,金吾将也死在地底,她前方再无阻碍……矿洞,将成为她的矿洞。 “来人!” 蛇女低喝一声,大步向外行去。 既然她能够,在地底罪民中早做准备,其余半人蛮对手,未必就没有这样的安排。 要动手,自然是越快越好! 一日后,除死去的黑鳞之外,矿洞区域镇守的六位半人蛮,全部对蛇女表示臣服。 记录着,金吾将横死地底消息的玉简,被送出矿洞,以最快速度向边军大营传递。 看着信使远去方向,身姿妖娆的蛇女,面庞上浮现红润,内心情绪激动万分。 现今,只待获得大营认可,她便可以,成为矿洞新的执掌者!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些小问题,需要处理妥当。 比如,金吾将带来的那些人,还有后面那个,追过来的小丫头。 蛇女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女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不容忽视的隐患。 她如何一步步崛起,最终有了今日,蛇女当然清楚。 所以,她绝对不会,给另外一个自己半点机会! …… 帅帐。 诸将齐聚。 帐议正在进行。 突然,帅帐从外面打开,一名小将匆匆进来,面露凝重之色。 武通天微微皱眉,如今战事趋于稳定,蛮族经过一波疯狂进攻后,渐有退走迹象。 究竟发生何事?居然要打断,正在进行的帐议。 赵冲认出闯入帅帐的,是武帅麾下颇受看重的一名校尉,当即微微一笑转身回到坐席,丝毫没有被打断,流露出半点不满。 “何事?”武通天沉声开口。 小将恭敬行礼,“参见大帅,参见诸位将军!”他取出一块玉简,双手奉于头顶,“矿洞急报!” 叶桑都目光微闪,露出一丝冷笑,暗道一声来了。 自当初得到宁秦,独自闯入矿洞地底消息之后,他便知道会有今日。 那小子,如今怕是已经,成了地底罪民腹中,被吃掉的血食。 武通天伸手,玉简自行飞进手中,神念探入其中,几息后收回,眉头微皱面露沉凝。 他眼神扫过大帐,“矿洞来报,金吾将宁秦,进入地底镇压罪民,不幸战死当场!” 实锤了! 赵冲微微低头,看似面色微黯,实际上内心却在冷笑。 大公主的确传信,让他适当的,给予宁秦一些方便。 但发生在帝都的事,对他这位边军大将而言,根本不是秘密。 当然知道,自家大公主的来信,充满了不得已与妥协。 所以自心底里,赵冲并不与秦宇亲近,甚至于,看到秦宇被排挤、打压,他心中还颇为痛快。 现在,宁秦死了! 别的暂且不说,大公主至少,能减去一个隐患。 江城子面无表情,但仔细看去就能发现,这位边军老将,如今坐姿略有些僵硬。 金吾将死了! 说实话,这与他猜测中的结局,完全不同。 但如今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随着金吾将死去,百溯真圣的结局可想而知。 这一次,他怕是真的看走了眼! 想到帝都中的承天王,及刚刚收到的,来自帝都的信件内容……江城子顿感头疼。 宁秦误我啊! 武通天神色平静,不动声色将众人表情,尽皆收入眼中。 “金吾将战死地底,本帅颇为痛心,将会上禀帝都,对金吾将加以追封。”说到此处,他目光微闪,“只是,矿洞为军需物资重地,且有罪民暴乱未平,必须尽快安排继任者。” 叶桑都起身,道:“大帅,敢问这道消息,是谁派人送来?” 武通天道:“是矿洞一名守将。” 叶桑都冷笑一声,“本将恳请大帅,即刻下令将此守将诛杀,取其头颅送往帝都!” 他转身,眼神扫过众人,“金吾将初来西疆边军不久,对矿洞所知有限,岂会粗莽闯入地底,因此丢了性命。” “此事,必定有人从中鼓动,意图不轨,这才导致金吾将横死!这名守将,必然是凶手!” 武通天眼底,闪过一丝欣赏。 于是,帅帐中,诸位参与帐议的大将,尽皆明白这两位是在甩锅。 金吾将是陛下选中的人,布局军中试图提高,帝族在军中的话语权。 可现在,人刚到了不久,什么都还未来得及做,就直接横死地底。 作为西疆边军的一、二号人物,陛下会怎么想? 虽说,陛下的想法,并不能够轻易的,动摇边军大帅、主将的地位。 但历史已经证明,我们这位陛下,是个爱记仇的。 被陛下惦记,对他们而言,依旧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所以,边军大营需要一个替罪羊,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代替他们承受陛下的怒火。 这对帅帐内众将而言,同样是需要的,没人希望自己,因此在陛下心中留下阴影。 毕竟,西荒终归是帝族执掌,他们日后想要舒服,就得明确自身定位。 “叶大将军所言极是,矿洞这名守将,必定是幕后黑手!”赵冲冷笑中言辞凿凿,似已手握确切证据。 “没错,还请大帅下令,即刻镇杀那名守将,取其头颅以告慰金吾将在天之灵!”又一大将开口。 众人纷纷表明态度。 对他们有利无害的事情,为何要阻拦? 杀一名守将,且是受蛮族诅咒侵蚀的半人蛮,就能减免某些麻烦,他们当然乐意。 武通天点头,眼神扫过下方,突然道:“江城子,本帅便派你前往,捕杀幕后黑手!” 以他边军大帅身份,这一句就是盖棺定论,彻底判了蛇女死刑。 可怜,这愚蠢且恶毒的女人,还在做着自己,成为矿洞执掌者的美梦。 江城子起身出列,躬身道:“是,大帅,本将即刻出发!” 他转身大步离去。 看着江城子背影,叶桑都脸色不变,眼神扫过武通天,心头暗骂一声老狐狸。
大家半斤八两,彼此间的心意,谁不知道? 武通天想通过这件事,获得江城子的好感,提升在西疆边军中的影响力……而这,也是叶桑都一直来,都在进行的尝试。 身为西疆边军一、二号人物,他们的眼界,当然更加高远。 百溯真圣虽然是,颇受承天王看重的侄子,但与布局军中,强大家族势力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金吾将身死,无论原因是什么,提议他进入矿洞镇守的江城子,都是难辞其咎。 出了此事,江城子与承天王之间的关系,势必会被阴影笼罩……而这,也就给了他们机会。 叶桑都微微皱眉,心想该用什么办法,缓和与江城子之间的关系。 毕竟,当初宁秦初来边军,他暗中用了些手段,江城子心中必有不满。 …… 矿洞。 肉肉看着破门而出,一脸冷笑的蛇女,口中轻轻叹了口气,透出几分无奈。 “来人,将他们全部拿下,谁敢反抗,就当场格杀!” 百溯真圣一脸的失魂落魄,金吾将身死消息,他已经知晓。 心头彷徨万分,有对宁秦不听劝阻的恼火,更有因他身死,对外来的几分迷茫。 还有就是,一份来自心底深处,暴戾至极的怒火! 百溯真圣从未对人说过,他与金吾将宁秦相处,总是不自觉的,感受到几分亲近。 就好似,这人是他故交、好友。 而如今,他死了。 看着此刻,破门而来的蛇女等人,百溯真圣猛地抬头。 可不等他爆发,耳边响起一声轻叹,“直接告诉他们,你的身份。” 是肉肉。 迎着百溯的眼神,她翻了个白眼,“看什么看?金吾将没死,你现在反抗,就是枉送性命。” 百溯真圣瞪大眼,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她更大的白眼打断。 然后他才发现,肉肉的声音,旁人居然都听不到。 想到秦宇不惜横压魔宗,也要将她抢来……百溯真圣心底,蓦地涌出激动之意。 我就知道,金吾将绝不是个,真的贪恋美色之人。 他这么做,一定是有道理! 或许,金吾将跟肉肉之间,存在着一些,他并未察觉到的联系。 也就是说,肉肉的话……可信! 深吸口气,百溯真圣大喝,“住手!我叔父,是当今承天王,你们敢动我,统统都得死!” 扑过来的矿洞半人蛮们,脸色微微一变,扭头向后看去。 蛇女急忙抬手,脸色阴晴不定,“此言当真?” 百溯真圣冷笑,“这件事,在边军大营并非秘密,你们若是不信,尽管去问就是。” 承天王的名头,蛇女是听过的,帝族血脉旁支出身,深受荒皇陛下信任。 是帝国高层中,颇具实权的大人物,杀了他的侄儿,后果可想而知? 吸一口气,蛇女露出笑容,狠毒面庞变得娇媚起来,“百溯参赞怎么不早说,这都是误会啊,来人请参赞下去好好休息。” 她眼神,落到柔柔身上。 尽管她身材炸裂至极,兼具勾魂夺魄媚意,可看到眼前这张,柔柔弱弱轻而易举,就能挑起男人保护欲的小脸,蛇女还是忍不住,自心底里生出厌恶。 这张脸,就该被撕烂了,再撒上蛆去! 柔柔第三次叹气,这次蛇女听到了。 她眼神柔弱着,可说的话,却非常硌人。 “这位姐姐,你就没奇怪,我为什么后来才到矿洞?而且来的时候,有帅帐之人护送。” 蛇女脸色微变。 柔柔微微低头,“我是魔宗的人,更确切的说,是夜魔宗主的养女,当然,比亲生的还要亲近。” 百溯真圣点头,“这件事,我可以证明。” 他眼神,落到蛇女身上露出嘲笑,“另外,夜魔宗主是魔宗首席,主宰绝巅修为!” 蛇女瞳孔收缩,露出惊悸之意。 皇境之下,便是主宰绝巅最强,在荒域世界皇境存在,大都作为震慑性的巅峰力量。 主宰绝巅,就是寻常世间,所能接触到的最强存在。 就这一点,其威慑力,就绝对不在承天王之下。 柔柔挥挥手,“我知道你不甘心,那就赶紧去查,看我说的究竟对不对。” 蛇女带人狼狈离开,一路咬牙切齿,刚刚做了一个,成为矿洞执掌者的美梦,扭头就被狠狠扇了耳光。 她内心恼怒无比,怨恨至极! 可她不敢翻脸,更不敢一怒之下,做出冲动的决定。 承天王与夜魔宗主,无论哪一个,她都招惹不起。 “去!联系边军大营,确定一下,他们两个说的,究竟对不对?” 目送蛇女等人离去,百溯真圣冷笑一声,可不等他说什么,就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百溯,你这个人,我觉得是能保守秘密,绝不多说话的对吗?”肉肉柔柔开口。 嘶—— 她眼神柔柔,神态柔柔,浑身上下充满了,我很好欺负的气息。 可这一刻,迎着她的眼神,百溯真圣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要彻底冻结。他脸色,快速变得苍白,随着时间流逝,直至再无半点血色! “呀!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肉肉吐吐舌头,面露歉意,“习惯了,我以后注意点。” 百溯真圣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下被从冰冷刺骨的水底捞起。 大口大口喘息,额头遍布汗珠,身上衣袍黏糊糊贴在身上,感觉糟糕至极。 他看着肉肉,眉眼之间,皆是余悸。 “你……”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就这两点。”肉肉眨眨眼,“你听懂了吗?” 百溯真圣一个寒颤,急忙用力点头。 肉肉露出满意笑容,挥挥手,“行了,你走吧。” 等百溯真圣离开,她叹了口气,伸手将趴在脚边的野鸡霸王抱进怀里。 白净、细腻、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它的羽毛,神态闲适至极。 “小鸡-鸡,你也要听话啊,不然炭烤全鸡、麻辣鸡丁之类的,我也是很擅长的。” 野鸡霸王缩成一团,拼了命的柔顺不动,小眼珠带着无尽渴望,向外看去。 秦宇,你快回来,这局面……我一人承受不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