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1章 复仇的疯子

异世无冕邪皇 4421 作者半块铜板 全文字数 3348字

深山老林里,风绝羽怒目如电、眼欲喷火,这些家伙太目中无人了,明面上自己已经死了,他们还不肯收手,毒计一个跟着一个,时到如今,居然还打起了红杏夫人的主意。 从此事上来看,风绝羽发现自己调查的方向一点都没错,池青阳刚刚和牧尘在藏经谷内密谋唆摆杀害红杏夫人,吴连青那边马上就说服了玄上,蛮帝一点头,命令一下,定下日子,幕后黑手马上就展开行动。 只是现在幕后黑手还不知道,所有计划中极为重要的一环——延窟,已经落入了风绝羽的手里。 “怎么回?”看见风绝羽怒焰滔天,延窟反倒没有害怕,而是觉得非常有趣的笑了笑。 他现在觉得七霞界的事非常有趣,自己掺合这一把,也算能过把瘾。 风绝羽想了想道:“先别答应他,想办法拖延一下,然后再答应,问清细节。” “好。”延窟说着,却没动,笑道:“你是啸月宗的人,我们之间就不算有过节,虽然因为我,害的你们和山海书院火拼一百多年,但我也是被逼无奈,所以,这次我帮你也没什么,但是你得答应我,事成之后,把我放了,你得对那块头骨发誓,怎么样?” 果然猴精猴精的! 风绝羽闻言皱眉,但仔细一琢磨,确实延窟没对啸月宗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哪怕他曾经参与截杀萧禄契,最后也是没有得手,而且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利用延窟,找到幕后黑手,是最直接,最辩解的路径了。 想到这,风绝羽很果断的同意道:“没问题,但你必须全力配合。” “一定。”延窟直勾勾的盯着风绝羽。 风绝羽没办法,拿出铁王神猴头骨当众立誓,承诺只要延窟全力配合,找到幕后黑手,绝不为难他,放他离开。 见到精血气引滴在头骨之上,延窟这才放心。 大约一刻钟之后,延窟放下了寒跋玉,笑道:“成了。” “你怎么说的?”风绝羽要听细节。 延窟鬼精鬼精的说道:“我说凡事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你们利用了我两次,还想利用我第三次,七霞界那边的情况如此不佳,我不想再趟这趟浑水,我拒绝了他。” “那那边呢?怎么回你?” “他威胁我。”延窟一脸坏笑道:“他告诉我如果我不答应,就把我伏杀修钰仲的事告诉杜名礼,然后再把我截杀啸月宗弟子的事告诉萧洪章,呵呵。” “你那怎么说?” “我自然是不怕啊。”延窟胸有成竹道:“他们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害你们两派你死我活,现在事儿还没完呢,怎么可能全盘漏底,我告诉他你想威胁我没门,除非有重酬相赠,否则老子才不管他的烂事。” “那他们怎么回呢?” “呵呵,他们还是想让我出手啊,说明老子的身手还可以,所以,我提了三个条件,要了三样东西,他们没有,就跟我推说一番,最后我们定下了报酬。”延窟说着,瞧向风绝羽道:“你不是也想让我去吗?暗中跟你们里应外合。” 风绝羽挺佩服延窟的,这个人看事儿非常明白。 “那细节呢?他们怎么动手?” 延窟将寒跋玉收起来说道:“这他们可不会跟我说,我就是我,我的任务就是伏杀,你让我干别的,我也不能干,所以他们只告诉我,在七霞界建州的落剑峡那等着,有人会在山石下藏着啸月宗主红杏夫人的画像和特点,让我拿到画像之后伺机而动,无论他们怎么办,我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红杏夫人,然后潜伏起来,就完了。” 风绝羽如芒在背,有感于这些人的手段,忍不住遍体生寒,他托着下巴想了想道:“也就是说,截杀的地方有可能并不在落剑峡,以落剑峡方圆几百里内,都有可能动手,而且此次想把杀人的事嫁祸给山海书院,必定会出现重要人物,或许,山海书院那边有奸细会主动出击。” 延窟想了想道:“我提醒你一件事,以前如果山海书院有人暗中苟合,故意引起两派不合,那叫奸细,现在山海书院出手,那就叫报仇了。” “报仇……”风绝羽一想也是,修钰仲差点死了,再加上这一百多年来,两境大战无数,早已结了死仇,如果这个时候山海书院的人突然出现截杀红杏夫人,那可不就叫报仇吗?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但理儿不是这么个理儿。 风绝羽摇头道:“不一样,建州在西境,两境大战百余年,彼此自己多加提防,要截杀夫人这种事儿,一个人、两个人是干不了的,所以要是出手,必然是大动作,若如此,山海书院出动一人、两人也完成不了嫁祸。”
“可要是这个人是山海书院内部极为重要的人物呢?”延窟彻底入戏了,帮着分析道。 “如果真的是极为重要的人物……那便可以将黑锅扣在山海书院的头上……”风绝羽依理直说,心中直升寒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牧尘却是神魂触动,手掌哆嗦的取出一块闪闪发光的寒跋玉,他将神识祭入一瞧,魂不附体道:“前……前辈……乐正轩空传讯了,他问我在哪……” 唰! 风绝羽蓦地抬起了头,一双瞳子阴冷如冰:“九禅寺的事发了?” 话音刚落,他身上的寒跋玉也亮了起来,风绝羽拿出来一瞧,正是萧禄契传来的消息:“副宗主,九禅寺动向不明,池青阳和牧尘被人掳走的消息可能暴露了。” 啪! 风绝羽紧紧握了一下寒跋玉,站起身来回踱起了步子。 “前……前辈……乐正轩空的语气非常阴沉,他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我怎么回啊?” “先不要回,装作没看见……”风绝羽语气烦燥的回了一句,紧跟着急转脑筋道:“对,不要回,就当初寒跋玉不在身上,你和池青阳被人掳走的消息即便泄漏了,乐正轩空也会猜测你们正被人审问,查那件事,你不回,说明你们还没吐,他们就不知道情势如何,对,不能回。” 话落,牧尘松了口气,他现在怕极了见皇墟的人,哪怕传个讯,都万分紧张。 来回走了一会儿,风绝羽唰的回头看向延窟道:“你们约定什么时候动手?” “本月二十三之前,赶到落剑峡。”延窟如实回道。 “按照他们说的办,无论如何,你现在不能漏。”风绝羽边想边发号施令道:“牧尘,你先别理乐正轩空,一切听我号令。” 说完,他留下二人,直接钻进了天道珠。 进入天道珠之后,风绝羽心中不安,就给红杏夫人传了个消息,思来想去,告诉红杏夫人的消息就是,锦绣福地一行危及重重,建议红杏人夫人不要去。 到目前为止,真相即将水落石出,然而要水落石出的大前提就是,按照敌人的安排走,然后再派人暗中蛰伏,待对方动手的时候,抓住对方的人,可这样一来,就等于将红杏夫人置于炼狱之中,等于把她当作诱饵。 这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情,风绝羽不想让红杏夫人冒险。 传完了消息的风绝羽径直来到牢城,打开了牢城的大门。 牢城内,池青阳早就醒了,被绑在柱子上垂头丧气的发呆,但是一看见风绝羽走进来,池青阳却是笑了。 “风绝羽,你居然回来了,怎么,牧尘知道的事儿不多吧,你心里还是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在对付你,是吗?” 看着池青阳得意的样子,风绝羽更加笃定这个家伙知道一些隐秘,他怒然上前,揪起池青阳的衣领道:“说,想要截杀夫人的人究竟是谁?有多少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你说了,我答应留你一条全尸。” 池青阳闻言,哈哈大笑,牙齿和嘴边挂着血沫子道:“风绝羽,你想让我招供,别做白日梦了,你要明白,自从陌西城毁了归元坊,害我家破人亡之后,我这条命,就已经不是我的了,我毫不珍惜我的命,你要拿就拿去,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真正的真相,我要看着你辛辛苦苦建立来的啸月宗毁于一旦,就算你运气好,不会死,我也会让你活在痛苦中,哈哈……” 听到池青阳如此一说,风绝羽就知道想从他嘴里问出有价值的消息已经不可能了,这个家伙为了报仇,已经彻底的疯了,什么都不顾了,连自己的命,不要了都行。 “王八蛋,我懂得搜魂之术,你信不信我现在搜你的魂,如此一来,我就全知道了。” 池青阳笑的更加猖狂:“哈哈,那你搜啊,看你能不能从我的魂魄中搜到有价值的消息,我还真不怕告诉你,自从我想报仇之后,我就在识海里种下了鬼王盅,你敢搜我的魂,我的神识马上就会破坏,保证你一点记忆搜不到。” “你死了,看不到你想看到的,也没用。”风绝羽气的咬牙切齿,看来他还是低估了池青阳的复仇野心。 “那没关系,我死了,有人会帮我报仇,反正,啸月宗必亡。”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