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打铁和练剑 3

一拳万界 8 作者闲人不二 全文字数 2265字

李义没有回答安仁的话,双手平举,做鹤嘴状。单腿站里,摆出金鸡独立的姿势,嘿嘿冷笑道:“安小仁,让你见识见识我这几年学的功夫!” 说着往前一跨,右手朝安仁脸上啄去。嘴上叫的欢,其实动作慢得可以,小孩子都能躲开。 安仁一偏头,举起拳头砸中李义胸口。明明没有用力的一拳,却打的他往后一仰,倒退了好几步。 “不愧是我李义的兄弟,拳头还是这么硬!”他揉着胸口,十分夸张的说道。 安仁双手抱胸,“你刚刚那一手小鸡啄食也不差,有我三成功力了。” 李义哈哈大笑:“和你安大侠比不了,我这点小手段上不得台面的。” 嘴里明明是谦虚的话,脸上却十分得意,动作神态,分明是想说你多夸我一下。 王羽看着有点傻眼,这两个人脑子怕不是有病。跟在李义身后的几个仆人好似已经习惯了,见怪不怪的。周围来往行人,商贩也同样如此,都不带看一眼的。 “这位兄弟是?”李义忽然指着王羽问道。 安仁答道:“他是陈铁匠的新收的徒弟,跟着学打铁呢。” 李义忽然做出一副好奇的表情:“哦?仅仅是打铁吗?” “我师父除了打铁还有别的吗?”王羽问道。 “待会就知道了。”李义呵呵笑着:“你们两个是要去哪里?” “师父让我们去买点黄酒和下酒菜。” 啪! 李义已拳击掌,“正好我没吃午饭,那个谁,你去开福楼买点吃的,要最好的酒,最好的菜!” 说着扔了个钱袋子给自己护卫,“走吧,我也好久没见到陈师傅了,咱们去看看。” 他没有让几个护卫继续跟着,三人返回黑木巷,走到铁匠铺门前。 “陈老,我又来看你了!” 人还没进入,李义便大声叫道:“我出去几年,凉茶铺子的杨大婶为什么还没成这儿的老板娘呢?要我说,女人你就得主动点,不然人家就算知道你的意思,也不好自己先开口啊。” 陈大锤正坐在椅子上打呼,听到叫声吓了一跳,随即恼怒道:“李小子,你嘴巴这么臭,在外边居然没被人打死?那些人可真是太善良了。” 李义一马当先走进铺子,坐到他对面笑道:“我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我嘴臭又怎么了,他们下不来台,老子就用银子给他们搭个台阶下,看有人没有人敢跟我作对。” “哟,这么有钱的李公子,为什么还来我这铺子?”陈大锤没好气道:“我这儿小庙,可供不起你这大佛。” 李义笑容玩味,轻声道:“堂堂陈剑图,能和今世剑神上官无敌对换三式剑法的高人。也是咱们大周百剑谱排名第十一,最神秘的剑客。您老这么说,可真是折煞小子咯。” 王羽和安仁听得目瞪口呆,陈大锤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李义,你可别开玩笑啊,陈铁匠我认识十多年了,也没见有什么了不起啊。无非是经常打铁,手劲大一些,你说他是什么什么剑客,这不是闹着玩吗?” 安仁脸上尽是惊讶,走到陈大锤身边,用手扯了扯他的胡子,“你看,他哪里像高手?”
“你小子给我撒手。” 陈大锤幽怨的瞪了他一眼,“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高手了?想当年我还在江湖露面时,不知道多少小娘尖叫,想方设法的要和我见一面。” 安仁不服道:“吹牛谁不会啊,我以后还要成为大侠呢,专打吹牛皮的家伙。” 李义脸上笑容不减,转头看向王羽,“你家师父那一身本事,可不仅仅只有打铁啊。” “有什么区别吗?师父教我什么,我便学什么。”王羽抿着嘴道:“不是他老人家本事通天,做徒弟的就要把那一身能耐通通学去。学不到还要心生怨怼,这不对,能有一场师徒缘分就已经极不容易了。” 李义听完哈哈一笑:“陈老,您收了个好徒弟。” 陈大锤掰开安仁在身上东拉西扯的手,淡然道:“我怎么教徒弟还用不着你小子来废话,说吧,忽然找我有什么事。如果仅仅只是揭穿身份,那我可就要找你爹好好聊聊了。” 李义闻言从怀里拿出一枚玉佩,压低声音道:“我在苍南山遇到了一个人,他让我带着这东西来找你。顺便还有一句话,他说让你准备好,马上就有事要麻烦你了。” 陈大锤拿起玉佩,仔细看了看。 这是价值万金的羊脂玉,正面雕刻着一条龙,背后则是一个大大的凤字。 他叹了口气,将玉收好,“给你玉佩的人有没有告诉你,具体什么日子?” 李义摇摇头,“没有,给了玉就直接走了。对了,关于你的事,也是他告诉我的。” 这时派去买吃食的仆人已经来了,手里提着两个食盒。 “说了这么多,肚子都饿了。来来来,尝尝咱们乌木镇最好酒楼的手艺。” 将食盒打开,里面几个冒着热气的菜被一一端上桌,散发的香气让人食欲大开。 李义又给几人倒上酒,“不要和我客气,吃完了不够我再让人去买。” 王羽沉默不语,他之前说的是真心话,不管陈大锤或者陈剑图身份究竟如何,以前有什么过往,不变的只有一个。是在他快饿死时,给了一碗面,又收他做徒弟,这便是大恩。 与对方是什么人,干过什么事无关。如果王羽真如李义所说,带着功利去求陈大锤,那就是对两人的侮辱。 所以李义说他是个好徒弟。 安仁笑眯眯的给陈大锤倒了杯酒,“陈师傅啊,来,吃菜吃菜,这酸辣肥肠,不仅口感好,味道也是一绝。” “呵呵,你小子一撅腚,老子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实话告诉你,你没天赋的,不适合学我的手艺,不然当年我就教你了。” 陈大锤一口酒一口菜,吃的欢快,同时嘴里还不忘奚落。 安仁一听不服气了,“什么叫我没天赋,陈老头,你仔细看看,像我这种万中无一的学剑天才,你错过的这村就没这个店了。” “不用看,你是真没有天赋。”陈大锤叹了一口气,“江湖其实没什么好的,就只有酒还不错。你要去闯,没人拦,到时候生死自负就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