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5 虐你如猪狗

医品至尊 615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722字

“哼,对少阁主就这么客气,对我就下逐客令,还真是区别对待啊。” 天玄子心里不忿,阴阳怪气的嘟囔道。 “师叔!” 天机舞见贪狼三人脸色尴尬,不由轻嗔一声,天玄子立马咧嘴傻笑一声,乖乖的闭上嘴巴。 “少阁主,恕我直言,令师他什么时候指定的接班人啊。” 众人重新分宾主落座后,贪狼直言不讳的问道。 天机舞语气中带着一抹伤感,“天机舞是前两天刚被指定为接班人的。” 贪狼眸光一敛,试探的问道:“难道是因为通天秘境。” 天玄子似乎也知道天机子命不久矣,脸上浮现一抹悲哀之色,点了点头道:“正是,推算出通天秘境即将现世,已然让师兄的生命本源消耗大半,他又为了天下武者的安全,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强行推衍通天秘境中的危险程度,生命本源即将干涸,不得不指定接班人。” 天机舞垂眉不语,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她既然决定进入天机阁成为接班人,自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宿命,把生死之事早已看开。 窥探天机,必遭天罚,若没有为天下苍生牺牲自我的精神,她也不会加入天机阁,虽然师父很快就会死让她有些伤感,但早已经注定的结局她也无法改变。 贪狼肃然抱拳一拜:“天机阁一脉世人敬仰,天机子前辈高风亮节,牺牲自我,实乃我辈楷模,不知令师推算出什么结果。” “贪狼师兄过奖了,这是我天机一脉的使命,此次我师父推算出通天秘境出世乃是凶中带吉之像,若能破解,则是大吉之兆,若无法破解,则是大凶之兆。” 天机舞似乎得到天机子授意,具体的事情由她来讲述,侃侃而谈道:“通天秘境中的部分妖魔之灵被魔渊中的魔气侵袭化为有简单意识的灵魔,这些灵魔在不断的攻击通天塔的封印,若无人进入清理,必然会影响到封印结界,那么要不了多久,封印通道就会被打开,妖魔将再现人间,所以,即便这次进入通天秘境中的武者九死一生,也必须要有人进入其中,将被魔气污染的灵魔消灭。” 贪狼三人闻言色变,七杀皱了皱眉头插嘴道:“少阁主,不知道这灵魔该如何消灭?” “不知,师父推算不出来,我天机阁各位前辈不甘心,也联手进行了推算,最终只推算出这一次进入其中的武者只有一人能够改变结局,最终是凶是吉全在于他一念之间。” 天机舞淡然的摇了摇头。 “是谁?” 破军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知!只知道会有这么个人出现,但却无法确定是谁,此人命格奇特,天道庇佑,无法推算。” 天机舞苦恼摇头。 “若是无法推算出是谁,此次进入其中足有千人,还都是武界的中流砥柱,这岂不是让他们白白送死吗?若是万一……岂不是让我神州武学界元气大伤。” 贪狼凝眉犹豫道。 天玄子不满的喝道:“我辈修士,本就是逆天修行,与天争、与命争,通天秘境中虽然危机重重,但也蕴含着天大的机缘,你国士府贪生怕死,不敢去,那便把名额全都给了古武界便是。” “你……我贪狼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我只是担心,若是千人全都折损于其中,恐怕再难抵挡西方武界的入侵。 贪狼怒瞪天玄子,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节奏。 “哼,鼠目寸光,亏你国士府整日以神州守护者自称,但你可曾想过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若是灵魔不灭,封印破损,妖魔降世,黑暗岁月将再度来临,到时,人间将生灵涂炭,妖魔肆虐,你国士府拿什么守护神州?” 天玄子正义凛然的厉声呵斥道:“西方武界再入侵神州,那也是人类之间的内斗,总比异族入侵,以人类为食的好。” 七杀冷笑道:“你真当我们不明白这个道理,贪狼师兄这么说只是认为,这次通天秘境既然关系到所有人族的生死存亡,为什么不把西方武者也拉入其中,我们完全可以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装作无意中流露出去消息,大肆宣扬通天秘境中有着无数奇珍异宝,相信以西方武者的贪婪,必然会主动要求进入其中分一杯羹,到时不管是凶是吉,风险大家平摊,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这倒是个好主意。” 天玄子膛目结舌,仔细盘算一番后,觉得此计可行。 天机舞由衷叹道:“素闻国士府三杰贪狼舍命、破军冲锋、七杀聪慧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少阁主休要给我面子,贪狼舍命破军冲锋是真,我七杀聪慧却是假,狡诈才是真。” 七杀很有自知之明的坦承道。 “七杀师兄虚怀若谷,胸襟坦荡,时刻为神州百姓考虑,实乃真豪杰真义士也。” 天机舞起身肃然一拜,把七杀夸的面红耳赤,想要阻拦却又顾忌男女授受不亲,手忙脚乱的连连摆手:“少阁主万不可如此,你这是要折煞我也。”
“三位师兄胸怀天下,都是天机舞敬重的英雄好汉,当得起这一拜!” 天机舞盈盈起身,又分别向贪狼和破军敛首一拜。 “万万不可,少阁主过誉了,和天机阁牺牲自我相比,我们愧不敢当。” 贪狼和破军慌忙躲闪,不愿受这一拜。 天机舞也不勉强,重新落座后取出一张请柬,淡然道:“家师身体虚弱不利于行,这次国士府和古武界相商进入通天秘境一事,将由天机舞出面主持,时间定于半个月后,地点在北海缥缈仙岛,到时武侯大人应该也出关了,还请他亲自莅临。” 贪狼三人面面相觑,国士府去谈判没问题,可问题是夏侯未央重伤未愈,他们哪里敢保证半个月后他能够伤势痊愈去出席谈判。 “这个……” 贪狼正想要以夏侯未央闭关未出推脱之际,一个淡然的声音悠悠传来:“少阁主亲自邀约,夏侯未央届时定然亲临。” “师伯!” “师伯!” “师伯!” 贪狼三人惊喜莫名的看着内府中脚不挨地,飘然而来的夏侯未央,脱口失声惊叫道,连忙迎了上去。 跟在他身后的丁宁却无人关注,唯有天机舞看到他的身影浑身为之一震,大脑一片空白,一双美眸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眸中全是惊喜、茫然、疑惑、不解之色,仿佛眼中只有他一个人,连拜见夏侯未央都忘记了。 丁宁敏感的察觉天机舞正死盯着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她,感觉似乎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夏侯未央飘然而至,本以为装逼很成功,连天玄子也拱手为礼, 天机舞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只盯着丁宁在那猛看,让他觉得颇为有趣。 笑着打趣道:“果然是年轻俊杰才吸引美女眼球啊,老夫已经老喽,一点魅力都没有了。” 天机舞这才惊觉自己失礼,蒙面纱巾下俏脸为之一红,连忙敛首为礼,用嘶哑的声音道:“天机舞见过武侯前辈。” 贪狼等人惊讶的看了天机舞一眼,这少阁主得有多娇柔啊,这才说了一会话,怎么嗓子就哑了。 天玄子也诧异的看了天机舞一眼,低声道:“小舞,你嗓子怎么了?” “嗓子突然有些不适,不打紧的,劳师叔挂念了。” 天机舞低声回应道。 天玄子也没在意,上下打量着名闻遐迩的夏侯未央,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战意:“武侯,听闻你闭关破境,想必修为更进一步了,不如我们切磋一番如何。” 夏侯未央沉吟不语,心里暗自为难,他刚被丁宁修补好经脉,还需几日修养才能恢复如常,哪里能轻易动手。 丁宁闻言顿时大急,唯恐夏侯未央受不得激,连忙上前一步道:“这位前辈远来是客,打打杀杀的可不是做客之道。” 天玄子凝眉看了丁宁一眼,冷笑道:“区区一个化劲儿武者,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哼,天玄子,本尊修为刚刚突破,境界不稳,不宜动手,这是本尊刚收的亲传弟子,难道在自家的地盘,他说句话都不行吗?” 夏侯未央对丁宁极为维护,因为丁宁在治好他后告诉他,他会想办法给夏侯做工作,消除他心中恨意,让他认祖归宗。 夏侯未央心魔尽去,又伤势恢复,自然对丁宁感激涕零,甚至不惜说出丁宁是他亲传弟子的假话。 丁宁暗自翻了个白眼,他对自己的几位师父极为敬重,就算夏侯未央修为比他们高,他也不会拜他为师。 可此话听在众人耳中,却如一道晴天霹雳,贪狼三人看向丁宁的眼神已经开始变的柔和,天机舞美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似欣慰,似遗憾,又似有些娇羞,其中的寓意复杂之极。 “武侯,你不是在逗老夫吧?这小子看年纪都二十多岁了,才是区区化劲儿武者,呃,也对,这样的小家伙在俗世中也算是资质不错了,难怪能入你的法眼,但说实话,二十多岁才是化劲儿武者,这样的资质,啧啧啧……嘿嘿!” 天玄子阴阳怪气的说道,毫不掩饰话语中的冷嘲热讽,其实他知道二十出头的年纪修炼到化劲儿期,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但和贪狼等人比起来,似乎差了不少。 他之所以故意嘲讽,就是想要惹怒夏侯未央,和他放手一搏,因为某惹祸精又开始手痒了。 夏侯未央脸色一沉,正要说话时,却被丁宁打断:“化劲儿武者怎么了?你要不是比我多活了几十年,在和我相同的境界放手一战,我虐你如虐猪狗。” 丁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知道不该如此,但发现天机舞美眸复杂的盯着他,他心里就一阵热血沸腾,大话不经思索的就脱口而出。 言出,四座皆惊,落针可闻,所有人都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唯有天机舞眸中异彩涟涟,她相信他,因为他从来没有说过大话。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