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 凌云

医品至尊 6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364字

可很快他就想起自己好心救人却被人打伤,这叶淑兰前来求医不但毫无歉意,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更新最快 他柔软的心肠立刻又变的坚硬起来,冷漠的说道: “我好心好意的救了你女儿,你儿子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打伤我,至今为止我没有见到他来跟我道歉,现在你找上门来,没有问一句我的伤势如何,不是用钱说事,就是拿工作来要求我为你服务,或许你觉得我这样的穷人没有什么值得你尊重的,可是你要搞清楚,我现在躺在病床上都是因为你儿子的缘故,而起因却是因为我救了你的女儿,难道你不觉得好笑吗?别说我现在没有能力治好你的女儿,就算我能治,就你们这样的态度我也不可能去治,听明白了吗?对不起,我身上还有伤,需要休息,请回吧!” 叶淑兰呆若木鸡的看着丁宁烦躁的翻了个身面朝里用被子蒙住了头,摆明了不想再搭理她,只能无奈的站起身来转身离去,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她从丁宁那干净的眼神中,看出他不是在故意拿劲儿,他是真的不在乎钱,不在乎工作,他在乎的是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二十多年前,那种眼神自己也曾经有过,若不是那种眼神打动了沈家老爷子,又哪里有今天手握沈家财权命脉的叶淑兰。 是啊,尊严,人和人之间最简单的互相尊重,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已经变的越来越不受人重视了。 人们在乎的都是自己手里有多大权,又有多少钱,还有谁真正懂得尊严这两个字的含义? 真的错了啊,想起之前自己那傲慢市侩的样子,用钱和工作的诱惑去践踏这个年轻人的尊严,她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原来现在的自己已经变的如此势利了吗?久居高位已经让自己失去了初心,权利、财富还真是堕落的源泉啊。 都怪这该死的沈牧阳,出的什么馊点子,尽让自己出丑。 叶淑兰很自觉的把黑锅抛给了儿子,咬牙切齿的大步向女儿的病房走去,她要带着儿子去和那个年轻人道歉,征求他的原谅。 咯吱一声,重症监护室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丁宁不耐烦的扭过头说道:“我不是说了吗,你女儿的病……” 话没说完就嘎然而止,看着门口亭亭玉立的女护士,丁宁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即愕然的瞪大眼睛:“凌云,你怎么来了?” “丁宁,真的是你?我刚才来接班,看到病人资料,还以为是巧合呢,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女护士凌云紧张的走了进来,见丁宁鼻青脸肿的,关切的问道。 丁宁蓦然张大了嘴巴:“来接班?你是说这里是你实习的地方--长江医院?” “是啊,我今天上夜班,看到病人资料时还在怀疑是不是你呢,打你电话也打不通,就来看一眼,没想到真的是你。” 凌云轻轻的摸了摸丁宁脸上的淤青,心疼的说:“疼不疼,被谁打的?报警了吗?” 丁宁拿起床头的电话,发现是没电自动关机了,无奈的耸了耸肩。 想起凌云这个房东家的女儿,正是护士专业,在长江医院实习。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巧,宁海这么多医院,自己偏偏就被送到了这个让他痛恨的长江医院。 那个自己实习时利用关系害的自己没有医院接收的李文生正是这里的心胸外科的医生。 他倒不是怕了那个睚眦必报的李文生,而是担心让他知道凌云和自己认识,恐怕会打击报复她。 当即快速的把自己住院的经过说了一遍,又特别提醒凌云千万不要当着外人的面暴露和自己的关系。 凌云不知道想到了哪里,脸红红的低下头羞涩的说道:“宁哥哥,你好讨厌,咱们……咱们是什么关系啊?” 她穿着洁白的护士服,如蚕丝般的头发随着白帽下轻轻的飞扬着,白净的皮肤如樱雪般嫩滑,浮起恰到好处的一抹嫣红。 那明亮又深邃的眼睛是那么的动人,细密长翘的睫毛忽闪着,让人觉得连睁眼闭眼的间隙都是袭人的。 可面对如此风情,丁宁却浑身寒毛直竖,因为他太熟悉这个女孩了,两只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胳膊,做出很冷的样子: “凌云,好好说话行不行,害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凌云的性格丁宁再熟悉不过了,一向风风火火,泼辣的厉害,跟个女汉子似的,害羞这样的美德跟她绝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每一次她露出这样害羞的表情时都会有人倒霉的,跆拳道黑带四段可不是吃素的。 距离最近的一次好像是半年前那个叫做山鸡的混混,听说到现在都还没出院呢。 丁宁刚来宁海上大学时,就是被她人畜无害的清纯模样给骗了,租了她家的房子,开始了他悲催的房客生活。 好在凌云对他还是比较照顾的,明明比他小一岁,但整天跟大姐头似的罩着他。 谁敢欺负他,凌云都会为他出头,久而久之,她家小区附近的混混都知道丁宁是女魔头的头号小弟,背地里都喊他吃软饭的小白脸,让他郁闷不已。 “哼,丁宁,你怎么说话呢?老娘温柔一回不行吗?不行吗?不行吗?啊!啊!啊!” 果然,凌云瞬间露出原形,就跟被踩到了尾巴似的蹦了起来,掐着小蛮腰开始发飙,吐沫星子喷了丁宁一脸,哪里还有之前温婉的模样。 丁宁一脸嫌弃的擦了擦脸,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温柔不过三秒钟,幸好在我一向没对你报有多大期望。” “你,哼,念在你是病号的份上,姑奶奶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 或许是见丁宁鼻青脸肿的样子实在让她狠不下心欺负他,或许是因为在上班期间,她不好动手动脚,仁慈的一摆手放了他一马。 丁宁很狗腿的左右互拍一下,一低头模仿着太监捏着嗓子尖声道:“谢老佛爷。” 凌云顿时眉开眼笑,很用力的拍了拍丁宁的肩膀:“小宁子,好好干,老佛爷是不会亏待你的,等下姑奶奶就去找那个打你的家伙算账。” “得,姑奶奶,算我求你了,你就别惹事了好不好?他那也是误会了,不是故意的,再说我现在好好的,不也没什么事吗。” 丁宁吓了一大跳,他可是知道这位姑奶奶的闯祸能力有多强的,他背地里偷偷的帮她擦屁股不知道擦了多少次了。 要不是他,凌云早就被人ooxx不知道多少回然后装进麻袋丢到江里喂鱼了。 “哼,那也不行,你可是我的头号小弟,敢欺负你就是在打我的脸,我身为复兴街的大姐头,这不是不给我面儿吗?不行,这事说什么也得让那个家伙给我个交代。” 凌云一捋袖子,气势汹汹的说道,只是嫩藕般的白皙手臂看起来怎么就那么没有杀气呢? 丁宁哭笑不得,“我被打了丢的也是我的面儿,人家需要给你个屁的交代。” “小赤佬,你可是我的人,他打了你,当然要给我个交代。”凌云伸出葱白食指轻佻的挑起丁宁下巴,一脸的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相。 “去,谁是你的人,你是我的人还差不多。” 面对凌云那戏谑的眼神,丁宁有些不自在的甩了甩脑袋,低声嘟囔道。 “不管谁是谁的人,反正他打了你就是不行,姑奶奶要给你出气。” 凌云眉开眼笑的搂着丁宁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模样。 “你这丫头,我跟你说多少遍了,男女有别,注意点影响。” 丁宁感受着肩头那柔软坚挺的压迫,不自然的动了动身子,向旁边挪了挪,和她拉开距离。 “切,五年前你就把老娘看光了,现在知道男女有别了。” 凌云不屑的撇了撇嘴,毫不见外的把脑袋枕在丁宁的大腿上,侧着身子躺下,还竖起了二郎腿一晃一晃的,露出让人目眩神迷的雪白小腿。 “那不是意外吗。”丁宁忍不住老脸一红,弱弱的说道。 五年前那一次乌龙他不是故意的,谁让这妮子洗澡不关门呢。 他当时刚租下房子,缺东少西的,商店都关门了,也没地方买,就去凌云家借扫把。 谁知道凌云的老妈出去遛狗,门都没关,丁宁敲了半天门没人应答,就推门进去了,刚好凌云一丝不挂的从浴室走出来撞了个正着。 丁宁臊的脸色通红,凌云也吓的不清,好在及时捂住嘴没有尖叫,否则丁宁非得被凌母凌迟处死不可。 从那以后,这件事就成为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凌云羞涩过后,发觉丁宁脸皮比他还薄,反倒经常拿这件事来调笑他。 那时候的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你当谁稀罕看是咋滴。 丁宁暗自腹诽着,但是却万万不敢说出口的,否则非得惹来凌云的狮吼功不可。 “饿了吧,我给你弄点吃的去。”凌云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丁宁抱着凌云送来的饭大快朵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