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 激活

医品至尊 3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470字

听着电话那头叶淑兰的泣不成声,沈牧阳哭笑不得,连忙说道:“妈,你别激动,牧晴……” “我不激动,我怎么能不激动?牧晴从小到大吃了那么多苦,老天爷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呢?我到底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呜呜呜……” 叶淑兰脸上的泪水肆意的流淌着,儿子的哽咽声成功的让她误会了宝贝女儿已经去世,她又怎么能不伤心难过。 更新最快 “妈……妈……你别哭啊,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牧晴她没事,她被人救了。” 沈牧阳再也不敢卖关子,语速极快的说道。 “你……你说的是真的?你不是为了安慰妈在骗妈吧?” 叶淑兰的哭声嘎然而止,心里揪的紧紧的,带着期待和激动狐疑的问道,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快,让她的心脏也有点受不了了。 “妈,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妹妹没事,而且经过检查,妹妹的情况比以前还要好。” 沈牧阳详细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啊,牧晴真的感觉那个年轻人能治好她?” 叶淑兰的心情仿佛坐过山车般忽上忽下,完全忽略了儿子带着怨念的描述那个臭小子占尽了宝贝女儿便宜的细节。 “我这就赶去宁海,快,把医院地址发给我。” 叶淑兰火急火燎的直接挂断了电话,往常出门至少需要一个小时的梳妆打扮时间被她直接省略,招呼了司机一声,换了身衣服就直奔机场。 重症监护室里,丁宁缓缓的睁开眼睛,闻着浓重的消毒水味,看着纯白色的病房,有着瞬间的失神。 这是在医院?脑海里迅速回忆起之前的一幕,想起那个不问青红皂白就暴打自己的家伙,他恨的牙直痒痒。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现在的社会到底是怎么了?难怪都没人敢做好事了。 想到这里,丁宁心里突然一紧,那个女孩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就凭那个青年毫不讲理的就能痛殴自己,相信如果女孩有一点点闪失,恐怕自己就会成为罪魁祸首。 虽然他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也知道那个女孩的病情很不简单,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治好的。 哎!丁宁满脸的苦涩,眉头拧成了疙瘩,自己吃的亏还不够吗?为什么总是改不了多管闲事的毛病呢。 否则以他掌握的中医术,读的又是西医的临床专业,以及在校时的优异表现和成绩,怎么都会成为各大医院争抢的香饽饽的。 还不是因为他喜欢多管闲事,在实习时遇到一起误诊的病例,当场指出那个很有背景的主治医生李文生的错误,结果引起了医闹。 事情闹的很大,最终他的实习考评被打个不合格,他也成为了反面教材,被称为惹祸精,导致他毕业后竟然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接收他。 没人接收就没人接收吧,反正也没打算给医院打工,老爹让自己二十四岁前功成名就去燕京提亲的要求可是只剩下两年时间了啊。 丁宁拔掉手腕上的吊针,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可随即他的动作就僵硬在了那里,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 刚才拔吊针的时候脑海里闪现的是什么?难道是吊针的立体结构图? 他试着再去握住输液器的针头,脑海中立刻出现了针头的立体图案和相应的资料。 不锈钢制品,空心,静脉输液针6号针头 医用无菌输液器0.6mm针头,毛重:200.00g。 他吃惊的瞪圆了眼睛,不信邪的摸了摸身上的棉被。 脑海中蓦然显示出棉被的立体图案,旁边显示一系列的规格型号:填充物净重(不含布套):3斤;尺寸:60x130cm;被套织造工艺:磨毛;被套面料:棉;棉花含量:100% 。 丁宁的心脏不争气的“噗通噗通”乱跳起来,既慌乱又害怕,这特么的也太诡异了。 连忙缓缓的躺下,闭上眼睛,嘴里念叨着:“这不是真的,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 可随着他的手平放在床上,立刻在脑海中又显示出病床的尺寸、型号以及组成结构后,丁宁不得不承认,自己竟然真的有了特殊能力。 他平躺在床上,呆呆的凝视着天花板,拼命的回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拥有这么诡异的变化。 突然,他想起昏迷前,一口鲜血喷到胸前时,就感觉一股无形的吸力传来,让他体内的血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的涌出来,想停都停不下来。 他慌忙摸了摸胸前,老爹留给他的石人还在,难道是这个石人带给自己的变化? 小心翼翼的摘下石人打量着,发现这普普通通的黑色石人没有丝毫变化。
难道不是这石人的缘故?丁宁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刚要戴回去时,异变突生。 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石人的立体影像,和其他东西有着具体数据截然不同的是,这石人在他的脑海中,没有任何具体数据。 只是,脑中石人的天灵盖位置竟然多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小孔。 更加诡异的是,这石人浑身上下竟然如同人体经络图般,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管经络以及穴位。 手中的石人随着他的紧握越来越烫,而他脑海中的石人头顶那一点血红色竟然沿着经络穴位图开始缓缓的流动。 他体内几乎消耗一空的真气竟然自主的跟着石人运转的轨迹开始在经脉中流动,循环往复,不断壮大。 脑海中莫名的传来一股信息,通九窍,开三田,闯三关,仙府记名丹已熟,阴司除籍命已还,首开阳窍,传截脉手。 丁宁震惊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即就是狂喜,晦涩难明,但却好深奥好高大上的样子,反正他没太听懂,只专注于那个所谓的截脉手了。 截脉手和传说中的点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并不像武侠小说和影视剧作品中所说的点穴那样简单,随便戳两下就能让人动也不能动了。 截脉要按照一天十二个时辰的划分,根据人体接收宇宙能量的阴阳五行磁场来判断截哪个脉,使用的力度也很关键,重了会出问题,轻了没有效果。 不过这个难不倒丁宁,从小在老爹和四个师傅的教导下,他的手一向很稳,对力度的控制很完美。 简而言之,在不同的时间段利用截断人体经脉中流动能量的手段,达到控制对方身体行动力的效果。 这让丁宁欣喜若狂,如果掌握了这种神奇的手段,运用在医治病人中,将起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比如,伤者大出血,只要找准他这个时间段的血液流动方向截脉,就能够起到止血的作用。 比如,在手术时,截断传输病人痛感神经的脉络,就会让病人失去痛觉,完全可以取代麻醉。 再比如,放缓病人的新陈代谢和血液循环,让病人处于假死状态,争取足够的治疗时间。 丁宁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全身心的沉浸在学习这神奇的截脉手当中。 两个小时过去了,丁宁体内的真气整整运行了十八个周天循环,这才全身一震,脑中的影像消失。 丁宁全身上下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连耳目似乎都变的灵敏了不少。 仔细感应了一下体内真气后,惊喜的发现他修炼了十几年的真气竟然抵不上这短短两个小时的修炼成果。 一直让他自卑的细弱游丝般真气竟然已经壮大到了火柴杆粗细,正乖乖的在他体内经脉游弋着。 让他不明所以的是,他发现自己的眉宇间似乎多出了一个灰蒙蒙的空间,里面氤氲着一个小小的光团。 这光团是什么?丁宁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惊喜太多,也懒得再理会。 “哈哈哈……”丁宁忍不住放声大笑,抓起石人吧唧亲了一口,这可真是好宝贝啊。 不但让他学会了一种逆天的修炼真气方法,还让他学会了部分截脉手。 是的,就是部分,毕竟截脉手太过博大精深,是一门人体宇宙运行的深奥学科,绝不是短短两个小时就能够完全弄懂的。 哪怕那石人有着能够让他记忆力超凡的作用,他仍然不能在短时间内掌握。 而且这石人似乎有着某种限制,到了一定的时间,他脑中的影像就会立刻消失,他的特异功能也会失效,再把它抓在手中也不会显现影像。 丁宁试着触摸其他物品,他命名为绝对触感的特殊能力依然有效,看来只是对石人没有效果,这让他松了口气。 否则这种被对他有着巨大帮助的异能消失,他哭都没有眼泪。 唯一让他感到不方便是,现在他都不敢轻易触碰任何物品,否则脑海中就会出现所触碰物品的影像和数据。 在他试验多次后,发现这种异能很操蛋,解读物品过多后,他的脑袋就会昏沉沉的,就跟消耗过度了似的想睡觉。 好在经过他努力控制下,做到了只要他不去想去解读,就不会激发异能。 这也让他明白了眉宇间的光团是什么了,那是异能的能量,一旦消耗光了,就只能靠睡觉恢复,还得是深度睡眠。 观察室外,一男一女看着丁宁跟神经病似的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儿喜笑颜开,一会儿皱眉思索,一会咧嘴傻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