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1 爆头

医品至尊 2041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4012字

丁宁是守法公民,一向喜欢有秩序约束的和平生活。 他始终坚定的认为,人类和野兽的最大区别就是人类有着道德和法律的约束,而野兽却毫无顾忌,随时随地都会肆无忌惮的释放骨子里的野性,破坏规则和秩序,更没有丝毫的道德观念。 可有些人却是人面兽心,披着人皮却干着畜生才会干的事情。 这个魁梧保安就是这样的畜生,为了一己之私巴结权贵,惹下大祸后不敢跟薛纳奎叫板,却把气都撒在他的身上。 之前这群保安再打他,但下手还是有分寸的,始终避开他的要害,只朝他的四肢招呼。 可现在,这保安竟然打向他的咽喉,这是奔着要他的命来的啊。 要知道,紫星阁可是宁海的顶级会所之一,能在这工作的保安都是经过精挑细选招聘来的,不是退伍军人就是会点拳脚功夫的武校生。 这魁梧保安拳头上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明显在拳头上是下过苦功的,也就是他不惧,若是换了普通人个,被这一拳打中,不然会喉骨破碎,死于非命。 所以,这次丁宁是真怒了,虽然不好在众目睽睽下杀人,但胸口勃发的怒火让他杀机大炙,决定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他下辈子变成病秧子,再也休想跟人好勇斗狠。 可这世上的事情往往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他准备出手教训这保安之际,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笼罩住他,让他脸色剧变毫不犹豫的抽身疾退。 砰! 一声极其细微的枪声响起,一团耀目的火光闪过,空气瞬间被高温蒸发,那魁梧保安的脑袋如同破碎的西瓜似的砰然炸开,只剩下无头尸体顺着惯性向前冲了几步,才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啊!” 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看着这恐怖的一幕,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超分贝的惊恐尖叫。 “不好,有狙击手,这是贫铀穿甲弹。” 现场毕竟都是神州商会的富豪,还是见过大世面的,一个富豪脸色惊恐的大喊道。 随着他的喊叫,现场轰的一声炸开了锅,人们惊慌失措的四处奔逃,争前恐后的向会所外跑去。 只是会所的大门就那么大,现场又有那么多人,越是急越是跑不掉,不少人被拥挤的人流冲撞跌倒,被急于逃命的人群践踏而受伤。 哭喊声、惊叫声、怒骂声……瞬间充斥着整个会所。 不得不说,最倒霉的莫过于薛纳奎了,或许之前还有人忌惮他的身份,虽然不喜欢他也不敢流露出什么不敬之色,可现在,小命都不保了,谁还顾得上他啊,被潮水般的人群不停的践踏,惨叫声很快就消失无踪,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周俊雄面无人色,在保镖们形成的人肉护盾下,带着一家老小快速的向房间里走去。 他的选择很明智,打算固守房间坚守到警方的救援,鬼知道那个狙击手是奔着谁来的,现在往外冲,那不是出去当活靶子嘛。 与他做出同样选择的也有不少,毕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虽惊而不乱,在保镖的团团护卫下,纷纷向二楼的房间冲去,准备固守待援。 “大哥,大哥还没上来。” 杰尼卡面色如土,猛然响起大哥还在楼下,失声大喊道。 “对了,乾儿,乾儿还在楼下呢,不行,我要去找他。” 嘉敏虽然对待敌人心狠手辣,但毕竟是个母亲,闻言哭喊着就要往楼下跑。 “你不要命了吗?现在下面这么乱,怎么找?再说,那些枪手说不定就是奔着我们来的,我们现在去找乾儿,那就是去送死。” 周俊雄一把拉住她,厉声大喝道。 “可是……可是乾儿他……他怎么办?呜呜呜……我们总不能不管他吧。” 嘉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知道,周俊雄说的是实情,可作为一个母亲,又怎么可能看着亲生儿子置于危险的境地而无动于衷呢。 这一刻,什么家世,什么风钱财,什么风光,都无法带给她任何的安全感。 “吉人自有天相,再说,泉伯也在会所里,他不会看着乾儿出事的。” 周俊雄语气尽量柔和的安慰道。 “可是下面这么乱,泉伯他能找到乾儿吗?” 嘉敏陡然生出一丝希望,哽咽着担忧道。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先进房间保护还自己再说,乾儿,只能听天由命了。” 周俊雄喟叹一声,满脸痛苦的说道。 嘉敏双脚一软,险些摔倒在地,被杰尼卡眼疾手快的搀扶住,母女两抱头痛哭,哭的是肝肠寸断,死去活来。 “我去找大哥。” 周浩坤脸上露出坚毅之色,就要冲出保镖形成的人肉护盾。 “你给我回来。” 周俊雄一把拽住他,脸色铁青的怒骂道:“你们能不能让我省点心,都什么时候了,就知道添乱,全都给我进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外出。” “可是,大哥他……” 周浩坤情急的说道,话还没说完,就觉后脑一疼,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原来周俊雄唯恐耽误的太久被枪手盯上,冲着保镖使了个眼色,让他出手打晕了周浩坤。 保镖们抱着昏迷的周浩坤,拖着哭的两腿发软的杰尼卡母女,护着周俊雄进了一个房间固守待援。 事实上,以这些狼骑的身手,想要在混乱中救出周浩乾是很轻松的事情,只是他们恼周家敢打大少奶奶的主意,一个二个的装聋作哑,周俊雄不提他们乐的轻松。 只是,他们对周俊雄内心充满了鄙夷,这是个极度冷血自私的家伙,嘴里说的道貌岸然,实则为了自己能活命,已经做好了放弃周浩乾这个儿子的打算。 否则,在进入房间安全后,他完全可以让青云安保去找周浩乾的,可他不但没有那么做,反而唯恐被杀手闯进来,紧张的一再叮嘱青云安保们不要乱跑,一定要保障这个房间的绝对安全。 丁宁终于明白那种强烈的危机来自哪里了,不是king有超级强者的同伙,而是那些杀伤力惊人的特殊枪械和子弹对他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自从兵炼以来,他一直都没把枪械当回事,更不认为会对自己构成什么伤害。 可在近距离的感受到贫铀弹的恐怖威力后,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一般的枪械或许破不开他的防御,但一些威力巨大的特殊穿甲弹绝对能够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 看着那魁梧保安的无头尸体,丁宁叹了口气,虽然之前也恨不得杀了他,但真当他成为了自己的替死鬼后,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歉疚的。 毕竟死者为大,他心头的恼怒也随之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对枪手滔天的怒火。 贫铀穿甲弹作为威力巨大的特殊武器,即便是各国政府都是严格管制的,绝对禁止民间流通,想要搞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这些杀手是从哪里弄来的贫铀弹? 还有,神州可是世界上禁枪最严格的国家,这些杀手又是怎么把这种特殊武器安全运到神州境内的?这些都是令人不得不为之深思的事情。 “法克!” king低声怒骂了一句,混在人流中向外匆匆走去。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本来万无一失的一枪爆头竟然落了空,珍贵的贫铀弹浪费在一个无足轻重的保安身上,这让他心里极为恼火和恐惧。 以他的实力和眼光,自然看的出丁宁刹那间做出的规避动作,知道这不能怪狙击手,只能怪丁宁对危险的直觉实在是太敏锐,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电光火石间就避开了这必杀的一枪。 这让他心里一个劲儿的发寒,有些暗自后悔接下这个别人都不敢接的任务了。 丁宁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他并不是很清楚,但他却知道,凡是接了丁宁暗花的杀手组织和独行杀手,除了死亡铭牌外,其他的都被人灭了门。 这就导致杀手界现在面临着很尴尬的局面,不知道有多少杀手和佣兵都想要杀掉丁宁来获得那天价的暗花悬赏,可一想到那些被灭了满门的前车之鉴,就让他们打起了退堂鼓。 自由者联盟是个介于杀手和佣兵之间的松散组织,一向以挑战高难度的任务为追求,在国际上名声不显。 king本来也是没打算啃这块儿难啃的骨头的,可在一名联盟成员提出愿意为这次任务提供贫铀弹的怂恿下,他还是动心了,咬着牙接下了这个任务。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他本身是武者,自然知道这句话并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而言的。 普通的子弹根本奈何不得一些修为高深的武者,更别说菜刀了,这是常识。 但若是有了贫铀弹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可是比菜刀威力强了不知道多少万倍的大杀器。 只要谋划得当,出其不意下一击致命,完全能够轻松而完美的完成这个任务。 得到天价暗花悬赏不说,自由者联盟也会因为这次任务而名声大噪,成为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地下势力之一。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不成功,大不了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他又没从暗花榜上接任务,谁又会知道是自由者联盟干的呢? 所以,此刻时刻,king虽然心里胆寒,但更多的却是遗憾居多,就差一点点啊,就能把那个始终扮猪吃老虎的狡猾小子一枪爆头了。 可惜了啊! king没打算继续狙击,因为他发现丁宁在避开狙击后,就突兀的消失无踪,这让他生出一丝淡淡的不安,当机立断的选择放弃。 他觉得,或许,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的实力,绝非那名会员所说的最多只有真武境的修为。 若是他了解过武者大会上发生的事情,或许,他就不会胆大妄为的接这个摆明是送死的任务了。 只可惜,他虽然是宗师级高手,但却是嗑药嗑出来的,根本没有去参加武者大会的资格。 至于那些把丁宁说的神乎其神的传闻,他更是嗤之以鼻,根本一个字都不相信。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