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 鸡飞蛋打

医品至尊 2040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965字

电光也是如此,作为一个顶级黑客,在现实中的身份却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普通人。 再说,他每次行动时只是提供技术支援,不会去冲锋陷阵,即便有人看到他的模样,也不可能把他和大名鼎鼎的黑客电光联想在一起。 樱看着屏幕怔怔无语,很多年前,KING曾经救过她,再加上他打着自由的旗号,承诺她随时可以退出,她才答应加入自由者联盟。 事实上,KING似乎也做到了这一点,之前也有联盟的老成员因为各种原因而选择退出,他都毫不犹豫的放行。 如果真是这样,她待在自由者联盟里也没什么,反正每年也就执行几次任务罢了,大多数时间都是自由的,她其实也很享受这种充满刺激的生活。 只是,她渐渐的发现,这个联盟并非她所想象的那么美好,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寻找刺激才加入其中的,一些成员骨子里更是充满了残忍暴戾的因子,就如放出囚笼的野兽般毫无人性。 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不但喜欢斩草除根,连尚在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而且还喜欢凌辱目标人物的妻女后再虐杀,让她极为反感,为此和那些人渣发生了好几次冲突。 只是对方的实力很强,又人多势众,她根本奈何不了他们,最终都是KING出面调解才算相安无事。 每次发生冲突后,KING都会跟她解释,说这样的成员只是少数,再说他虽然是联盟的发起人,但和成员之间并没有任何的从属关系,无法强行约束他们,只能在执行任务时尽量把她和那些人错开,希望她能够理解。 这让樱很失望,觉得KING并非自己认知中那样仗义慷慨,骨子里充满了正义感,而是打着自由的旗号把这些人聚在麾下为他做任务赚钱。 所以,她早在几个月前就提出想要退出联盟,KING当时虽然答应了,但依然继续安排她接任务,每次都跟她保证是最后一次,让她看在两人那么多年的交情份上帮他的忙。 她是个念旧的人,也是个感恩的人,每次都经不住KING的软磨硬泡,无奈的答应下来,结果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可这一次,她是铁了心要离开了。 薛纳奎的可恶嘴脸,勾起了她记忆深处最不美好的回忆,那些残忍的家伙连目标人物的妻女家人都不放过,KING也从来不多说什么。 她现在只是想要杀一个让她讨厌的人而已,他却百般推脱,还让她不要节外生枝,把任务看的比他们之间的友情还要重,这样的态度,让她感到彻底的失望。 别看KING说的好听,实际上她心里很清楚,他只是在敷衍她罢了。 要知道,神州国可是雇佣兵的禁地,这次自由联盟来刺杀目标人物也是首次在神州执行任务,一旦得手就会立刻远走高飞,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再踏足神州,所以,她根本没有任何干掉那个让她打心眼里厌恶的老头的机会。 “算你命大,你就祈祷不要在国外让我遇上吧。” 樱目光冰冷的盯着画面上的薛纳奎,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薛纳奎哪里知道被一个女杀神给惦记上了,此刻正满脸快意的看着丁宁被打的满地打滚,感觉就连被折断的手指似乎都不那么疼了。 KING混在人群中,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在地上抱头滚来滚去的丁宁,轻声在耳麦里说道:“目标人物已锁定,开始执行一号方案。” 作为自由联盟的首领,他一向遵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信条,若不是这次的任务佣金实在是让他无法抗拒,他才不会亲自出马呢。 他是神州人,却生在米国长在米国,没有在神州生活过哪怕一天,所以,对这个国家没有任何的感情,对这些所谓的同胞也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丁宁一边演着戏,一边皱起了眉头,从KING第一次通过耳麦说话时,他的灵识就锁定了这个可疑目标。 只是这个叫做KING确实是个武者,三十多岁的宗师,在他这个年纪能有这个实力也算是相当不错了,可那只是对一般人而言罢了。 对他来说,这个等级的武者就是能够随手碾死的蝼蚁罢了,他实在想不明白这种层次的武者怎么可能会带给自己那么强烈的危险预兆。 难道,他的同伙里还有着实力不低于圣武境巅峰的强者?危险的预兆是来自于他的同伙,而不是他? 丁宁百思不得其解,似乎,目前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 好在姐姐已经跟思雅传送离开,让他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他还真想见识下KING那个能让自己生出强烈危险预兆的同伙,到底有着多么强悍的实力。 呼哧呼哧! 会所的保安们气喘如牛,汗如雨下,打人也是个力气活好不好。 最要命的是,眼前这个不堪一击的家伙,骨头到底有多硬啊? 周董可是暗中下令让他们打断他的四肢的,可现在,别看这家伙虽然滚来滚去看起来极为狼狈,惨叫声比杀猪还惨,可却依然中气十足,活蹦乱跳的跟没事人似的。
反倒是他们,每次打中他都跟打在生铁锭上似的,震的他们手麻脚疼,拳脚都特么的肿了一大圈了,疼的他们一个劲儿的倒抽凉气,心里暗自叫苦不迭,照这样下去,他们就算把自己反震成残疾人,也休想打断他的四肢啊。 可人类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几个保安互视一眼,脸上露出奸诈的狞笑。 既然四肢打不动,那就打第五肢吧,他们就不信那儿的骨头也像他胳膊腿似的那么硬。 于是,一个高大魁梧的保安身先士卒,恶狠狠的向丁宁胯下踩去。 丁宁脸都黑了,特么的这些家伙还真狠的,这是想要让他断子绝孙的节奏啊。 好吧,虽然他自信自身最脆弱的要害经过兵炼后也不是这些保安能够撼动的,但他堂堂小神医要是被几个大汉给踹了蛋以后也不要出去见人了。 “啊!” 当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很自然的咕噜噜一滚,向正在大呼小叫的薛纳奎滚去。 那保安吓了一跳,满脸的懵逼,老子还没踩到呢,这家伙鬼叫个毛,吓死宝宝了。 但他也没多想,反而觉得自己找准了丁宁的弱点,急于在周俊雄眼前表现,当即狞笑一声,大踏步的向丁宁追去,狠狠的再次一脚踩下。 “啊!” 这一次可踩踏实了,魁梧保安仿佛都听到了鸡蛋破碎的声音,用脚碾了碾,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听听这惨叫声多么的凄厉啊,连特么的腔调都变了。 呃,好像变的苍老了许多,难道被踹了蛋的男人会瞬间衰老? 下意识的向脚下看去,顿时傻了眼,跟被电到似的嗖的一下收回了脚,浑身哆嗦着,满脸见鬼的表情,噗通一声就跪了,惊慌失措的道:“薛总?怎么……怎么是您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您很疼吗?” 薛纳奎疼的脸都变色了,跟得了羊癫疯似的捂着裤裆蜷缩在地上抽搐着,嘴里发出没有人腔的嚎叫,听到这话好悬没有吐出一口老血来,尼玛,蛋都碎了你说疼吗? 用杀人般的眼神瞪了那保安一眼,可钻心般的疼痛让他根本没有发火的力气,只想着赶紧让人送医院,看看能不能抢救回来蛋蛋。 虽然那玩意儿早就没啥实际功能了,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也不能临老了转行当太监不是。 “一定很疼吧,要不,我给你吹吹。” 那保安都快吓哭了,挤出比哭还难看的谄媚笑容,语无伦次的说道。 这薛总虽然只是周家的狗,但怎么说也是黄金会员不是,哪里是他这个小保安能够得罪的起的,他都想好了,等下一下班他就立刻逃走,离宁海远远的,这辈子再也不回来了。 我给你吹吹? 旁边正在幸灾乐祸的人们都傻眼了,脸色古怪的看看那保安,再看看薛纳奎,自行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 一个糟老头子和一个浑身肌肉块的壮汉…… 那画面实在是太美太辣眼,众人顿时一阵恶寒,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不约而同的齐齐后退了一步,距离他们远远的,满脸嫌弃的看着他们,仿佛那种事情能传染似的。 薛纳奎的脸都绿了,尼玛,这变太监也就算了,这货竟然还企图染指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舅舅可忍,叔叔也不能忍啊。 于是,抬脚就向那保安踹去,他一秒钟都不想看到这个该死的家伙。 只是情急下忘了自己的伤,一抬腿就牵动了伤势,疼的他眼一翻,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扑哧! 丁宁在一旁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尼玛,这保安看着这么大的块头,跟个凶神恶煞似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奇葩的爱好。 那玩意儿是吹吹就能吹回来的吗?不知道啥叫鸡飞蛋打,破镜难圆啊。 “笑,笑尼玛,给老子去死吧。” 那保安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呢,听到笑声顿时恼羞成怒,怒骂一声,红着眼挥拳向丁宁咽喉打去。 辛辛苦苦好些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安稳的高薪工作,算是在宁海站住了脚,可现在全完了,别说工作了,连小命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说。 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家伙造成的,所以他是真恨丁宁啊。 却没有想过,若不是他想要攀附权贵,急于在周俊雄面前表现,又怎么可能会落得如此境地? 人啊,总是会下意识的忽略自己的责任,把过错全都归咎在别人的身上。 丁宁眸光一寒,闪过一抹骇人的杀机。 他一向不是个大度的人,但也绝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哪怕这些保安把他打的满地打滚,他都没有生气,更没有恼他们。 毕竟他们是保安,听从老板的命令打自己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可现在,他是真恼了,这保安明显已经不是在履行自己工作职责了,他这是想抱大腿没抱上,反而得罪了大腿,把气都发泄在自己身上了啊。
隐藏
好运来棋牌客服-澳门官网app88-天天乐棋牌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638棋牌游戏捕鱼-富贵电玩官网-捕鱼游戏的诀窍_亚洲最大的平台 葡京在线网投-吉祥棋牌吉林小鸡飞蛋-九五至尊2_亚洲最大的平台 捕鱼机游戏有什么技巧-上海快三8千期遗漏-赌博澳门现金游戏_亚洲最大的平台 德晋贵宾厅-抢庄牛牛的玩法技巧-光明棋牌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现金网赌导航-哪些棋盘游戏赚钱提现-千蜀名门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313棋牌是哪个网址-哪个游戏排行榜最真实-快乐十分技巧方法_亚洲最大的平台 欢乐电玩城大厅-大唐棋牌大厅下载-力博官方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多伦多网址-澳门老葡京官网开户-网上捕鱼游戏赚钱方法_亚洲最大的平台 万豪娱乐总是不同换线-仙豆棋牌捕鱼游戏下载-手机街机游戏厅排行_亚洲最大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