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8 突如其来的危险预兆

医品至尊 2038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994字

“时间到!” 薛纳奎双眼紧盯着秒表,等到了三十秒时,立刻按下了秒表高声喊道。 与此同时,会所的工作人员也通过电脑关闭了题库。 “嘘!” 周浩乾深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他竭尽全力,超水平发挥了,半分钟的时间足足记下了二十三道题,再加上那八道计划外的,等于总共记下了三十一道题。 这个结果让他十分满意,他相信,这个成绩,即便是斯麦尔来了也做不到。 虽然那额外的八道题类似于作弊,可他不说,谁又能知道呢。 下意识的看了丁宁一眼,却见他一支笔在手指尖灵活的绕来绕去,依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不由暗自冷笑道:装,使劲装,等下就让你原形毕露。 薛纳奎一直在悄悄的关注着周浩乾,见他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松了口气,唯恐耽误时间久了,让他好不容易记下的题目再忘记了,连忙高声宣步道:“现在开始答题时间,限时五分钟,一、二、三……计时开始。” 周浩乾立刻拿起笔,一边计算着,一边飞快的开始写答案。 丁宁依然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慢条斯理的把白纸在桌上铺好,这才开始不紧不慢的答题。 让众人不停的摇头,看样子,这个年轻人真是破罐子破摔了,不说能记下多少题,光是这答题速度就远不如周大少啊。 薛纳奎如同监考老师似的,背负着双手不断的来回踱步,给现场营造出一种紧张的氛围,只有沙沙的写字声在安静的会所里回响。 “乾儿赢定了。” 二楼,周俊雄拿出一根雪茄塞进嘴里叼着,语气轻松的说道。 摸出火柴想要点上,可突然想起之前丁宁叼根烟都有两美女抢着点火,自己的气势也不能弱给他才行。 于是,把火柴递给了妻子,伸长脖子等妻子给他点火。 “乾儿赢是必然的,只是差距多少的问题罢了。” 嘉敏笃定的说道,随手接过火柴,不明所以的看着周俊雄:“给我火柴干嘛?” “给我点上啊。” 周俊雄理直气壮的说道。 嘉敏没好气的直接把火柴扔了回去:“你脑子有坑啊?自己没长手是吗?” 周浩坤和杰尼卡在一旁捂嘴偷笑,弄的周俊雄满脸尴尬,只能讪讪的自己点上火。 心里暗自腹诽道,这老娘们真是太不上路子了,要不是看在她背后的家族份儿上,老子非休了她不可。 哎!还是我的小情人千依百顺的比较可人啊,今晚无论如何得找个借口去陪她了。 “时间到。” 薛纳奎掐着点,五分钟一到就立刻高喊道。 丁宁皱着眉头,放下了笔,可周浩乾却仿若未闻般继续埋头书写。 薛纳奎也装作没看见,直接走向丁宁要收走他的答案。 “等一下。” 丁宁突然捂住桌上的答案,不让他动自己的答案。 “什么意思?” 薛纳奎不满的盯着他质问道。 丁宁斜吔着他,摸出火机点燃嘴里的烟,满脸享受的吸了一口后才喷出一股青烟,淡淡的道:“我信不过你。” “我是主持人,也是裁判,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公正性吗?” 薛纳奎老眼一瞪,散发出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厉声的喝问道。 “不错,我就是在质疑你,你这个屁股都歪到周家脸上的狗东西,有什么资格当裁判。” 丁宁缓缓的吐出一口青烟,斜吔着仍在奋笔疾书的周浩乾,其用意不言而喻。 哗!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目瞪口呆的看着丁宁。 要知道上流社会人士虽然勾心斗角是家常便饭,但都讲究个风度和颜面,哪怕心里恨不得对方去死,但见了面后依然是一团和气,如同多年未见的至交好友似的,像丁宁这样直接开骂的,绝对是蝎子粑粑头一份。 “你……” 薛纳奎气的浑身都在哆嗦,想要发火却又觉得理不直气不壮,憋的一张老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毕竟,他都宣布时间到了,周浩乾却理都不理,他也装作没看见,人家占着理呢。 为了表示自己的公正,他立刻装作刚看见的样子,冲着周浩乾喊道:“时间到,怎么回事,没听见啊。” 周浩乾这才不情愿的放下笔,心里郁闷的要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记得那么多题,也算出答案了,可下笔写答案时,却莫名其妙的就忘记了答案是多少了,不得不再重新计算一遍。 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才写出了十二道题的答案,所以之前才会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违规的继续书写。 可即便如此,至今为止他也只是勉强写出了十五道题的答案罢了,根本不是他应有的水准。 “把你们的答案交给我,现场进行打分。” 薛纳奎见周浩乾停了笔,这才有了底气,盯着丁宁严厉的说道。 “你算老几?我为什么要交给你?你就是周家养的一条老狗,凭什么来当这个裁判,黑的都能让你说成白的,我怎么相信你能做到公平公正,我敢保证,只要我的答案交给你,分分钟你就能动手脚把我的答案给换掉。”
丁宁满脸不屑的鄙夷道。 “哈哈哈!” 现场很多人都看不惯薛纳奎明目张胆的偏向周浩乾了,此刻听到丁宁毫不客气的奚落,觉得心里一阵快意,忍不住笑出声来。 “混蛋……我看你是输不起,所以才在这里胡搅蛮缠吧?” 薛纳奎肺都快气炸了,一张老脸涨的通红,声色俱厉的喝骂道。 虽然他确实是周家的狗,也的确做好了只要情况不对就暗中动手脚的准备,但狗也是要脸的好不好,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嘛。 丁宁毫不留情面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骂他是狗,让他的老脸往哪里搁啊。 “我要不是输不起,上一局就不会变成平局了,真当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啊,有些事,可一可二不可三,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现在我宣布,你这个屁股不正的老狗不配当裁判,我要立刻换人。” 丁宁不屑的冷笑一声,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再敢出言不逊……” 薛纳奎气的浑身都在哆嗦,指着丁宁的鼻子正想要威胁他呢…… “咔嚓!” 薛纳奎惨叫一声,捂住成V字型折断的手指,又蹦又跳的哀嚎着,疼的鼻涕眼泪都糊了一脸。 当年他只是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商人罢了,要不是机缘巧合下抱上了周家的大腿,哪里有现在的风光。 养尊处优的那么多年,他哪里想到丁宁如此不按套路出牌,竟然在众目睽睽下对他出手。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静寂,所有人都惊掉了一地的眼球,这家伙,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这可是上流社会的酒会啊,都是文明人,他竟然敢动手打人,这简直就是在耍流氓。 “我最讨厌有人指着我,还企图威胁我,这次略施薄惩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若是再有下次,我保证你整条胳膊都会离开你的身体。” 丁宁霸道的声音在寂静的会所上空回荡,话语里的警告之意毫不掩饰。 丁牵猎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有些弄不懂丁宁这是怎么了,以她对他的了解,即便对薛纳奎有所不满,但也不至于会突然动手啊,这让她心里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 思雅桃腮粉红,目光迷离的看着丁宁,一双大眼睛里水汪汪的全是崇拜爱慕之色,这才是她心中的大帅,随心所欲,快意恩仇,看不惯直接开打便是,哪里需要和这些蝼蚁虚以委蛇。 “放肆,竟然敢在这里动手伤人,来人啊,给我拿下。” 周俊雄怒容满面,大声命令道,心里却在暗自窃喜,他早就想弄死丁宁了,可惜,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使用暴力。 但现在却不同了,丁宁先动的手,主动送给他一个动手的理由,谁也不能说他仗势欺人。 会所的保安可不是吃素的,之前没有得到命令,不敢随便动手,可现在周俊雄都发话了,他们毫不犹豫的向丁宁冲了过去。 开玩笑,虽然周俊雄不是会所老板,但却是神州商会的白金会员啊,老板不在,他的话比经理还有权威性。 “哼!” 思雅冷哼一声,就要出手,脑海里却突然传来丁宁极其严肃的声音:“不要动,贴身保护好姐姐,有强敌来了,记住,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管,趁着混乱立刻带姐姐传送回天堂岛,让羲启动护岛大阵,在我没有回去之前,任何人不得外出。” 周俊雄身后的黑衣保镖同样收到了丁宁的传音,迈出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互视一眼后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疑之色。 大帅的身手如何,其他人不知道,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清楚,在这人间界绝对是站在巅峰的超级强者,不说是天下第一,但前十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可现在,他们却从大帅的语气中听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这让他们如何能不震撼,到底是什么样的强者,竟然能让大帅都如临大敌。 事实上,敌人是谁,到底有多强,人在哪里,是冲着谁来的,他都不清楚。 但是来自于赵舒对危险的预知能力,却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致命威胁,这种强烈的危险预兆,让他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要知道,即便是圣医门的穆太上,那种站在人间武道巅峰的老古董都没有带给他这么强烈的危险感,由不得他有丝毫的大意。 更何况,姐姐也在这里,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哪怕有一点点的损伤,都是他无法接受的后果。 这让他暗中警惕的同时,心里也纳闷万分,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度,竟然比穆太上带给自己的危险预兆还要强烈。 所以,他才故意对薛纳奎发难,想要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为姐姐争取安全离开的机会,试探下敌人到底是谁,又是奔着谁来的。 比起思雅接到的命令,那些黑衣保镖心里别提多郁闷了,因为丁宁的命令是让他们履行安保职责,保护好周家人的安全。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