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 比试

医品至尊 2037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975字

事实上,哪怕是他,一分钟想要记住一百道题也是不可能的,能记住三分之一就很不错了。 但为了能让女神对他另眼相看,他才灵机一动,大胆的提出了这个增加难度的建议。 虽然他也只能记住三十多道题,但他觉得已经足够了,反正他又不是要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只要能把那个讨厌的家伙踩在脚下就够了。 “这个……难度是不是太大了点?” 薛纳奎也吃了一惊,虽然他对周浩乾有信心,但唯恐他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是面露为难之色,婉转的提醒道。 毕竟这一局不像弹钢琴,他可以以不懂音乐为理由胡搅蛮缠,最终以势压人判定双方平手。 这可是当众心算比赛啊,结果会非常清晰明了的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万一要是输了,即便他脸皮再厚,也不敢当众红口白牙的颠倒黑白。 “这位……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觉得这样比试如何?要是觉得太难,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降低难度。” 周浩乾没理他,而是看向丁宁,假惺惺的说道,眼底却闪烁着得意之色。 不管丁宁答不答应,他都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答应,对方会输的很难看;不答应,他也会赢,还打了对方的脸,谁让他太狂,说任由自己划出道儿来他都接着呢。 丁宁叼着没点燃的烟,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皱着眉头在那里思索着,似乎在权衡利弊得失。 “确实,这种比试方法很难,对记忆力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行……” 周浩乾愈发得意了,滔滔不绝的说着,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是在抬高自己贬低丁宁。 “我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丁宁突然舒展眉头,毫不客气的打断道,直接无视了他铁青的脸,转而看向薛纳奎:“他既然能提建议,我是不是也可以提建议?” “当然!” 薛纳奎下意识的看了周浩乾一眼,略一迟疑就爽快的回答道,他倒是想拒绝呢,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也不能偏袒的太过明显。 只是,他也做好了准备,如果丁宁的建议对周浩乾不利,他是坚决不会答应的。 周浩乾偷偷的看了满脸担忧的丁牵猎一眼,脸色沉了沉,想到她是再为那小子担忧,心里的醋意更浓。 但转念一想,到那小子既然提出对比试方式的异议,就说明他是承认不如自己的,脸上就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决定等他提出减轻难度的建议后,再好好的嘲讽他一番,让他当众出丑。 “一百题太少了,至少两百题吧,记题的时间也太长了,哪里需要一分钟,半分钟就行了。” 丁宁一说话就是石破天惊,让有些嘈杂的现场陷入了死一样的安静,还有人不敢置信的揉着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纳尼? 两百题?观题时间减为半分钟?这特么的是开神马国际玩笑? 要知道,题库里每道题的数字最低都不会少于十五位数,半分钟别说记下两百题了,能不能看完都是个问题。 “呵呵,我就知……呃!” 周浩乾正要冷嘲热讽呢,刚要说出口的话就跟被扼住脖子的鸭子似的憋在了嗓子眼里,脸色涨红,满脸见鬼了的表情。 这小子什么意思?不但没有要求降低难度,竟然还主动增加难度?是他有着足够的底气,还是有着其他想法? 周浩乾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惊疑不定的看着脸色淡定自若的丁宁,暗自猜测着他的用意。 周俊雄站在二楼,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死死盯着丁宁,想要看出他的用意。 “哼,没看出来,这小子还真够狡猾的。” 一旁的妻子嘉敏突然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嗯?” 周俊雄不解的看着妻子,不知道她何出此言。 周浩坤和杰尼卡也都好奇的看向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嘉敏脸上带着洞悉一切的冷笑,断然的说道:“乾儿的心算能力我们都很清楚,那小子即便不清楚,但肯定自问不是对手,所以,反正都是输,他索性破罐子破摔,把难度加道最大,这样即便他肯定会输,但输的也不至于太难看,毕竟难度太大了嘛,再说,万一运气好了,因为难度增加而令乾儿乱了方寸,一旦出现错误,说不定他就能浑水摸鱼,侥幸赢了这场比试呢。” 周俊雄闻言露出恍然之色,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还是夫人睿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小心思,呵呵,这小子打错了算盘了,乾儿又岂是会自乱阵脚的人。” 周浩坤和杰尼卡面面相觑,那小子真是像老妈说的那样想要浑水摸吗?对此,他们持保留意见。 毕竟,丁宁表现的太淡定了,淡定的就像是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似的,根本不像要浑水摸鱼的样子。 只是,和他比试的可是自己的大哥啊,关乎立场问题,他们即便有不同的看法,也不敢轻易表达,否则非得被臭骂一顿不可。 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几名黑衣保镖,此刻眼底闪过的浓浓讥诮之色。
半分钟两百道题目而已,别说大帅了,即便是他们也能轻松的全部记下。 开玩笑,他们可都是开辟出识府的强者,过目不忘只是神识的最起码运用罢了,只要他们想要记住的东西,就永远不可能忘掉。 即便那个周浩乾是武者,但也只是个地武境的弱鸡罢了,在他们眼里,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一巴掌就能拍死的存在。 所以,这些被丁宁卖了换钱的保镖们满肚皮的幸灾乐祸,等着看周浩乾的笑话。 虽然周家对他们很尊重,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也从来没有拿他们当下人看待过,但大帅可是他们的信仰,谁敢辱大帅,谁就是他们的敌人。 若不是丁宁为了青云安保的信誉着想,让他们不得轻举妄动,他们都想直接把周家给灭了,敢打大少奶奶的主意,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事实上,周家也是自大惯了,丁宁出现后就直接打周家的脸,破坏了他们吞并盛唐药业的计划,让他们恼羞成怒下根本不屑于去调查他的身份,否则,若是知道他就是小神医,恐怕就不会是这种态度了。 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在嘉敏看穿了丁宁的“小伎俩”后,周浩乾也和她想到的一处去,并且笃定的认为这就是真相。 所以,周浩乾笑了,笑容里充满着玩味儿之色。 真金不怕火来炼,他对自己的心算能力充满了自信,即便难度增加,但他也坚信自己必然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没问题,既然你想增加难度,我就奉陪到底。” 周浩乾见薛纳奎面露犹疑之色,知道他在纠结,当即豪气千云的挥手说道。 “既然双方都没有异议,那比赛正式开始,现在,开始随机选题。” 薛纳奎见周浩乾都表态了,当即拿起话筒高声宣布道。 会所的工作人员立刻拖动鼠标,开始随机选题。 大屏幕上的数字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闪烁后,最终一个压缩包模样的文件夹打开,显示是二十九号题组。 周浩乾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喜色,自己的运气还真好,看来老天都在帮自己啊。 二十九号正是他前两天做测试时选中的题组,若是时间久了,他或许还会忘记,可现在嘛,呵呵,他至少对其中的八道题目还记忆犹深。 这就意味着半分钟的记题时间,他无需再去看这八道题,等于凭白省下了记忆八道题的时间。 此时,会所的工作人员拿来纸笔,分别发放给丁宁和周浩乾,等下,他们只要在纸上按顺序写下记下的题目序号和答案即可。 “做好准备了吗?” 薛纳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秒表,面目慈祥的问道。 当然,询问的对象是周浩乾,他巴不得丁宁没准备呢。 “可以了!” 周浩乾点了点头,示意准备好了。 “一、二、三,请看题,计时开始。” 薛纳奎煞有其事的数数,准时的按下了秒表,别说,还真有点主持人的味道。 大屏幕上一阵闪烁,出现了一大溜密密麻麻数字组成的题目。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周浩乾虽然有着必胜的信念,但依然还是紧张的盯着大屏幕,全神贯注的记忆着。 反观丁宁,就截然不同了,依然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嘴上叼着烟,只是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大屏幕,就不再关注了,手里的笔在手指上转啊转的,都快被他玩出花来了。 “那家伙是放弃了吗?竟然瞥了一眼就不看题了。” “哎,肯定的啊,心算是周大少提出来的,肯定是人家的强项,这小伙子虽然钢琴弹的很好,但也不可能那么巧也擅长心算吧。” “那倒是,这种比赛原本就不公平,那个年轻人故意提高难度,就是给周大少添堵的,实际上,他恐怕早就做好了放弃的打算了吧。” “这是肯定的了,哎,可惜了啊,本来该是平局的,可却因为……咳咳,现在那年轻人反而要先输一局了。” “胳膊拗不过大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咱们啊,看看热闹就好,别惹祸上身。” “这就是现实,只是可惜了啊,那个年轻人的钢琴弹的还真好。” “钢琴弹的好又有什么用?撑破天了也不过就是个钢琴家,听起来很威风,可在周家眼里又算的了什么。” “别说周家了,就算在我们眼里,一个弹钢琴的又算的了什么。” “那倒是,前段时间我家老爷子过大寿,我那不肖的儿子特意去请那个最近很火的钢琴家来弹琴助兴,MD,没想到那家伙竟然端着架子不肯来,我儿子直接把一张五百万的支票拍在他脸上,那家伙立刻屁颠屁颠的跟孙子似的跑来了。” “那是你太低调了,要是他知道高总的身家,我敢保证,他就算一分钱不要都要上杆子去主动为老爷子贺寿。” “呵呵,钱总实在是太抬举高某了,做人嘛,我觉得还是低调点好……”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