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6 心算

医品至尊 2036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874字

“重男轻女好啊。” 丁牵猎眉开眼笑的摸了摸肚子,她怀的可是男娃。 丁宁:“……” 思雅:“……” “咳咳,既然大家一致同意薛某的意见,那就这么定了,现在,开始第二局吧。” 薛纳奎直接言语绑架了所有人,根本不问丁宁的意见就直接宣布道。 有部分人看不下去了,低声的发着牢骚以宣泄内心的不满,但也只是背后说说而已,让他们站出来直面周家的怒火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丁宁脸色平静的看向周浩乾:“继续吧,挑你最拿手的本事来,别输了又玩什么花样,记住,有些事我可以容忍一次,但千万不要有第二次,不然,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担的。” 周浩乾脸色一红,尽管他昧着良心默认了第一局平局,但到底谁输谁赢,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可丁宁威胁的语气让他很不爽,感觉在女神面前丢了面子,当即冷哼一声道:“我承认之前小看了你,可钢琴弹的好又能如何……” “比钢琴好像是你选的吧?现在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赶紧说接下来比什么吧,早比早完事,别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丁宁不耐烦的打断道。 “你……” 周浩乾本想说些场面话的,被他一句话怼的牙口无言,脸色涨红,沉思了半天才冷哼道:“接下来我们比心算好了。” “心算?” 丁宁皱了皱眉,目光有些恍惚,因为他想起姐姐曾经说过,老妈的心算天下无双,可自己似乎并没有继承她这个天赋。 见丁宁皱眉,周浩乾顿时精神大振,失去的信心又重新找了回来,傲然的道:“怎么?不敢吗?如果不敢你可以要求换一个,我无所谓的。” 丁牵猎拉了拉丁宁的衣角,跃跃欲试的道:“要不这场我来吧,妈的心算天下无双,她小时候教过我,虽然比不上妈,但赢他应该还没有问题。” 丁宁回过神来,拍了拍她的手,笑着摇头道:“我就是因为想起了老妈才走神的,真当你家男人不行啊?再说,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女人掺和什么。” 丁牵猎娇嗔的翻了个白眼,嘟着嘴道:“重男轻女。” “你不是喜欢我重男轻女吗?” 丁宁调笑道。 “我……哼!懒得理你。” 丁牵猎理屈穷词,佯装生气的扭过头去。 看着他们旁若无人般的在那里打情骂俏,直接无视了他,周浩乾嫉妒的眼睛都红了,黑着脸喝道:“不敢比就吭一声,我允许你换个比试项目。” “不必了,我既然说了,要让你心服口服,今天无论你想比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丁宁慢条斯理的取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啪的一声,丁牵猎和思雅一左一右的同时点燃了打火机为他点火。 丁牵猎就不说了,风华绝代,又笼罩着商业女神的光环,强大的女王气场让一般人根本生不出反任何非分之想。 旁边的思雅也是眉目如画的大美女,一身淡紫色的晚礼服愈发映衬的她肌肤胜雪,身材修长曼妙,若抛开身份和气场不提,光论颜值的话,就算比起丁牵猎来也毫不逊色。 这样两个堪称人间绝色的大美女竟然抢着为丁宁点烟,如何能不羡煞旁人,恨不得能取而代之,享受两美的体贴殷勤。 周浩乾脸色难看的要死,思雅也就罢了,虽然漂亮却不合他的胃口,可丁牵猎却是他朝思暮想的女神啊,据他所知,她平时根本不抽烟的,可现在却随身携带着个打火机,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肯定是为某人特意准备的,这让他如何能不心碎。 思雅没想到丁牵猎也会拿出打火机,讪讪的收回手,心里慌乱的一塌糊涂,仿佛被人看透了心思似的,目光闪烁的躲避着丁牵猎的视线,就连晶莹剔透的耳朵根子都羞成了粉红色。 丁牵猎也没想到思雅会随身带着打火机,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下意识的收回了手。 这下子轮到丁宁尴尬了,他都打算对着火机点烟了,结果,两个火机都收了回去,把他闪的不轻,只能自己找台阶下的干笑道:“我就闻闻过过瘾,不打算抽的。” 心里却微微有些意外,如果他没看错,思雅手里的ZOPO火机是他的,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这个ZOPO有点纪念意义。 是他读大学时第一次认识乔乔时,她正被几个小混混骚扰,他出手打跑了那几个小混混为她解围,ZOPO是其中一个小混混掉在地上的,被乔乔捡来后送给了他。 正是因为这份纪念意义,所以这个ZOPO他几乎从来没有离过身,前段时间他到处找找不着,还以为落在鲲鹏界了呢,没想到竟然会在思雅的手里。 他不认为是思雅偷的,不说没人能从他身上偷东西不被他发现,就算她能偷走,又怎么可能会傻的把赃物暴露在自己眼前呢。 那这火机是怎么到思雅手里,还被她贴身携带,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丁宁若有深意的瞥了思雅一眼,看着她羞赫的样子,不由一阵阵的心神荡漾。 思雅是他从念奴娇救出来的那批女奴之一,但和其他女奴不一样的是,她并非出身于弱势种族,也非万妖领里的妖族,而是被捕奴团从大荒中捕猎而来的野生妖族。 至于她到底是什么种族,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只记得在误食了一颗怪异的果子后就蜕变成了人形,从而诞生了灵智,实力也直接暴涨到了大妖巅峰,没想到刚化为人形就被捕奴团抓住送到了念奴娇待价而沽,刚好被丁宁救下。 在丁宁为她改造基因后,她的修为就直接突破到了妖王后期,潜力和资质在妖族中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那就开始吧。” 周浩乾这辈子从来没有如此讨厌一个人,丁宁那丝毫不把他看在眼里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他,阴沉着脸吩咐人去准备心算比赛的道具。 很快,会所的工作人员联网通电,打开了占据着一整面墙的液晶显示屏。 薛纳奎当仁不让的充当起了主持人兼评委,拿着话筒指着显示屏讲起了比赛规则道:“现在,进入第二轮的比试,心算比试的规则很简单,我们将会从国际心算题库中随机抽取一百道题目,限时五分钟,五分钟内哪位解答的题目多,正确率高则为胜出者,两位明白了吗?” “我有意见,我希望改变一下比赛方式!” 周浩乾扬声说道,脸上带着志在必得的坚定自信。 他这个年纪能够管理周家的大部分产业,并做的风生水起,被誉为百年难遇的商业奇才,和他天生对数字敏感脱不了关系。 罕有人知道的是,他从十六岁开始就参加了国际速算竞技大赛,并蝉联了连续三年的国际速算名人冠军,被誉为超强心算师。 直到第四年,他十九岁时,才以一题之差惜败来自于法国被誉为“小牛顿”的天才神童斯麦尔。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心算比赛,让心算爱好者为之扼腕叹息,认为他被斯麦尔击溃了信心,连参加比赛都不敢了。 面对各种流言蜚语他却泰然处之,没有进行任何的辩解,任由别人去议论去猜测。 事实上,他拒绝参加比赛,是因为他当年已经开始逐渐的接管家族生意,根本没时间去参加比赛。 要知道,心算对他来说只是一种业余爱好罢了,哪里有家族生意来的重要。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对斯麦尔心服口服了,只是他一是没时间比赛;二是觉得不值得罢了。 毕竟他比斯麦尔大了好几岁,赢了没什么光彩,输了,反而更丢人。 但别看他从那以后就没有参加任何心算比赛,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心算的爱好,一有闲暇他就从国际心算题库中调出题目,进行自我测试。 就在前两天,他还测试过自己的心算速度,五分钟解答了六十二道题,答案正确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百。 这个成绩比起当年惜败于斯麦尔时的五分钟五十九道题,进步无疑是巨大的,平均每八秒钟解答一题,和一分钟算对八题的心算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基本持平。 他自信,就算是再次面对斯麦尔,他也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噢,不知道周少有什么建议?” 薛纳奎本就是为周浩乾来保驾护航的,自然不会无视他的提议,笑眯眯的问道。 “我建议一百道题的读题时间做个限制,一分钟为限好了。” 周浩乾挑衅的看了丁宁一眼,傲然的说道。 “什么?读题还要限制时间?这也太难了吧?要换了是我,恐怕一题都记不住。” “天啊,这周大少到底哪里来的自信,竟然会提出这么高难度的建议,看来他对自己的记忆力相当有自信啊。” “正常的心算比赛,都是看题解题,周大少这么一搞,这难度可是几何倍数的增加啊。” “是啊,这种比试方式,不光要极强的心算能力,还要有着超强的记忆力,那小伙子就算心算水平不低,但若是记不住题目也是白玩。” “看来那小伙子这一局是输定了啊,这周大少既然敢提这样的要求,就说明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 “我本以为周大少是依仗家世的二世祖,现在看来,他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龙啊。” ……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震惊了,个个兴奋的脸色通红,纷纷议论着,对周浩乾的印象也大为改观,从鄙夷不屑,变成了赞叹和敬佩。 毕竟,国际心算题库里的题目每一个数字都是最少不低于十五位数的,一般人别说记下一百道题了,能记住一道两道就算记忆力相当不错的了。 听着众人对自己的褒扬赞叹,周浩乾心里充满了得意,看来,自己的临时决定没有错,一下子就逆转了局势,淡化了众人因为第一局的不公平而引发的不满情绪。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