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4 凤求凰

医品至尊 2034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918字

丁牵猎捂着脸,有种没脸见人的感觉,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要麦克风干什么?不会真准备边弹边唱吧? 思雅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期待之色,她可不像其他人那么认为,她坚信,那个拯救她于水火,无所不能的大帅,永远都是个创造奇迹的传奇,这次也绝不会例外。 周浩乾笑了,轻蔑的笑了,还以为这家伙多牛掰呢,原来只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罢了。 “给他!” 周俊雄之前也被吓了一跳,可此刻,心情却完全放松了下来,冲着身旁的会所工作人员吩咐道。 无线麦克风很快就送了过去,丁宁礼貌的表示了感谢,然后把麦克风固定在了钢琴上,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惹的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丁宁却丝毫不以为意,旁若无人的检查了一番后,打了个响指,声音从麦克风中清晰的传出:“music。“ “哈哈哈!” 众人笑的是前仰后合,连眼泪都笑出来了,整个会所化为了欢乐的海洋。 就连周俊雄一家都笑的合不拢嘴,看着丁宁的目光充满了戏谑之色,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噹噹噹!” 丁宁的手从黑白键盘上划过,杂乱无章的钢琴声骤然响起,让众人又是一阵欢笑。 现在他们觉得爱死这个搞笑的家伙了,实在是太好玩了,让这个本来颇为无趣的酒会也变的充满了喜庆。 “咳咳咳!” 丁宁的干咳声从麦克风中传出,让众人强忍住笑意,迅速变的安静下来,很期待这个逗逼还会闹出什么乐子。 “一曲凤求凰,献给我最亲爱的老婆。” 丁宁饱含深情的声音,响彻整个会所,人们发自本能的齐刷刷看向丁牵猎。 丁牵猎不再捂脸,视线仿若穿越了虚空,和丁宁深情相望。 “凤求凰,这算是在弥补我内心的遗憾吗?” 丁牵猎嘴角微翘,坦然而期待,俏脸上洋溢着幸福和甜蜜,这一刻,她根本不在意他到底弹的好不好,因为她知道,不管好坏,他都是在为自己而弹,这就够了。 “凤求凰?这是古琴曲,虽然近代也改编成了钢琴曲,但其中的韵味比起古琴曲来总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和《唐璜的回忆》难度更是相差甚远,看来,这一局,周大少赢定了啊。” 那个颇有音乐造诣的中年男子遗憾的感慨道。 “也不尽然,我倒觉得不管输赢,这个小伙子才是最大的赢家。” 有一头发花白的老者以洞悉世情的姿态大有深意的说道。 “噢,唐总,此话怎讲?” 有人谦虚的请教道,周围的人也都露出好奇之色,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唐总呵呵一笑,讳莫高深的道:“咱们做生意的,最擅长的不就是多元化发展吗?堤内损失堤外补也是常有的事,有时候看似亏了钱,实则却是赚了大便宜,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啊,绝对是此中高手。”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甚明了,那懂音乐的中年男子却恍然大悟,一拍巴掌敬佩的赞叹道:“还是唐总高明啊,确实,这小伙子不管输赢,现在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哪怕他输给周大少,但却赢得了丁董的心,所以说,不管和周大少谁输谁赢,他都是最后的赢家。” 被他一语道破天机,众人这才恍然,纷纷露出赞叹之色。 一男子细细琢磨,轻声赞叹道:“不错,确实如此,他们打赌可是没有任何赌注的,之前那小伙子说不会拿丁董当赌注,我还以为他对丁董用情至深,不愿用深爱之人当赌注呢,可现在想来,他必然是早就算到了这一切,知道自己不会赢,才提前挖好了这个坑,这样即便他输给了周大少,却赢得了丁董的心,这小伙子是个人才,绝对是个人才啊。” 众人纷纷点头赞叹,对此深以为然,虽然这样给人一种充满算计的感觉,但在场的都是商人,还是极为成功的商人,对这样的行为不但不感到反感,反而大加赞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也亏了丁宁此刻正在准备演奏,收拢心神没去听他们议论什么,若是听到他们自以为是的判断,必然会气的大骂一声,“人才你们一脸,老子用的着玩那些小手段吗?” 他始终信奉一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事实上,以他今时今日的实力和身份地位,周浩乾这样的小角色哪里有资格做他的对手,若不是想要杀鸡儆猴给心存不轨的人一个警告,同时借机补偿姐姐一直以来的遗憾,他才懒得在这里耽误工夫呢。 铮铮铮! 音乐声突兀的响起,和普通的凤求凰钢琴曲不同的是,丁宁弹奏的版本明显是经过改编的。 不光是用钢琴弹出了古琴演奏的韵味,其中还掺杂着二胡和古筝的旋律,惊掉了一地人的眼球,不知道钢琴怎么会有二胡和古筝的伴奏?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 随着明快热烈的音乐节奏,丁宁轻展歌喉,那充满磁性的空灵声音瞬间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栩栩如生的即时画面。 人们这才明白丁宁为什么会讨要麦克风,他是真的边弹边唱,但效果却远超他们的想象,不存在任何突兀的地方,反而让他们自然而然的觉得,此时,应该有歌声。 雄凤桀骜而不驯,逃出人类牢笼,在漫无边际的虚空中不断自由翱翔,它是孤独的,是骄傲的,是自由的,但也是寂寞的。 就如无根的浮萍,始终找不到栖身的港湾,只能不停的翱翔,寻找着可以安身的梧桐。 随着曲调变的热烈明快,漂泊很久的雄凤,终于寻找到了一棵火红的梧桐树,想要落下栖身歇脚,却无意中邂逅了雌凰。 在遇到雌凰的那一瞬间,雄凤一颗漂泊不定的心开始了悸动,认定对方是自己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心灵港湾,只有它,才能让自己放弃自由的梦想。 听到这里,人们情不自禁的响起一句话,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时,两者皆可抛。 可丁宁却用反喻的手法,颠覆了这句话的观点,变成了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 想到这里,沉浸在美妙音乐当中的人们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个观点此情此刻,极为妥帖,毕竟是双凤求凰,丁宁以雄凤的意志为喻,表达了对丁牵猎的感情,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甚至是自由和生命。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丁宁一开始弹奏,周浩乾就面如死灰,这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哪怕再不甘心,他也不得不承认,他输了。 只是,弹奏并不会以他的自愧不如而结束,丁宁依然在倾情的弹奏,虽然这一次并没有像在乌市一样动用精神力,但他却在音乐中倾注了自己的感情,不至于那么惊世骇俗,但却令人深深的为之沉迷。 音乐还在继续,雌凰并非如人们所想的那样对雄凤一见钟情,反而对它颇为反感,为了争夺梧桐树还对雄凤大打出手。 雄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它的温柔始终呵护着它,可换来的却是雌凰的不屑一顾和冷嘲热讽。 最终雄凤绝望了,深深的看了它最后一眼,决绝而毅然的向远方飞去。 人们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哪怕是周俊雄和周家人也是如此,毕竟,向往美好,愿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人性中潜在的原始本能。 雄凤走了,雌凰独自占据了那棵火红的梧桐,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雄凤,它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整日里无精打采,怀念着每天欺负雄凤的日子。 某一天,猎人悄悄的来了,趁其不备,一颗罪恶的子弹射向了它的心脏。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攥住了似的,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着雌凰被杀害。 唳! 一声充满着悲伤和惨烈的凤鸣声响彻天际,一道火红色的影子毅然决然的挡在了雌凰的身前,子弹射穿了它的身体,鲜血飞溅,染红了地面,也染红了雌凰的眼睛。 雌凰暴走了,疯狂的追杀着那个偷袭的猎人,猎人遍体鳞伤的抱头鼠窜,慌不择路下滚下了山崖。 雌凰扑在身体已经僵硬的雄凤身上,发出如同杜鹃泣血般的悲鸣声,让众人潸然泪下。 当它在时,不知道珍惜,当永远的失去时,想要珍惜已经悔之晚矣。 杰尼卡目光痴迷的看着如同王子般在那里轻轻弹奏的丁宁,一颗春心悄然为之萌动。 这一刻,李博洋早就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跟丁宁比起来,他简直是逊爆了。 周浩坤幽幽的叹了口气,低声自语道:“这才是真正的万人迷,我不如他。” 换来周俊雄两口子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愤怒眼神。 周浩坤丝毫不以为意,摸着下巴满脸悲壮的道:“我决定了,为了捍卫我万人迷的绰号,从明天开始我要学弹钢琴。” 周俊雄两口子:“……” 丁牵猎捂住嘴,眸中有着泪光闪动,目光痴痴的看着那个万众瞩目的身影,低声的呢喃自语道:“若我是雌凰,又岂会舍得让你伤心失望的离去?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你生我活,你死我亡,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就在众人怅然若失,以为这首凤求凰就此拉下帷幕时,节奏突然变的沉重起来,如同在众人胸口压上了一块儿大石头似的,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唳! 一声凄厉的凤鸣响彻九天,雌凰展翅高飞,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就在人们不明所以,以为它唯恐触景伤情下选择远走高飞之际,琴声却陡然变的急促尖锐起来,让众人情不自禁的摒住了呼吸,仿佛看到一只悲伤绝望的凤凰从九天之上悍然坠落,一头扎在了雄凤的身旁,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