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3 搞笑

医品至尊 2033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4248字

虽然在场很多人都不清楚周浩乾的具体钢琴弹奏等级,但刚才他可是弹奏过一曲的. 有懂行的判断,至少也有着专业七八级的水准,真不明白这小子哪里来的底气,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好,很好,但愿你等下还有那个自信!” 周浩乾怒极而笑,活了将近三十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狂妄的人。 丁宁也不理他,啪嗒打了个响指,会所突然灯火通明,这神乎其神的一幕,让所有人为之讶然。 周俊雄脸色陡然阴沉下去,沉声道:“会所里肯定有他的同伙,控制了电力开关。” 会所经理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躬身道:“我现在就去查,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 周俊雄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丁宁抬头正看着他,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 却不料丁宁突然挑衅的伸手对他做个扣扳机的动作,嘴里还发出“啪”的一声。 “放肆!” “大胆!” “真是找死。” …… 周家的护卫以及族人见状义愤填膺,纷纷怒声呵斥道。 周俊雄眼底闪过寒芒,却装作很大度的样子摆了摆手:“哎!小朋友嘛,喜欢玩,就让他玩呗。” “哈哈哈!”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看着丁宁的眼神充满了戏谑之色。 周俊雄不愧是老狐狸,一句话既显示了自己的宽宏大度,又讽刺了丁宁幼稚的举动,博得众人的一致喝彩,这才是白金会员应有的气度嘛。 丁宁却浑不在意的嘿嘿一笑:“但愿你老人家以后不要来求我这个小朋友。” “求你?呵呵!你想多了。” 周俊雄好笑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已经坐在钢琴旁的周浩乾,一副对丁宁不屑一顾的样子。 丁宁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真以为老子这么幼稚啊,大庭广众之下玩恐吓?呵呵! 沉重急促的节奏声骤然响起,喧闹的人群为之一静,静静的欣赏着周浩乾的演奏。 “这是李斯特的《唐璜的回忆》,世上最难弹奏的十大钢琴曲之一,看来,周大少这是要拿出真本事了。” 有爱好音乐的中年男子的唏嘘不已的道。 “《唐璜的回忆》?为什么被称为最难弹奏的钢琴曲?” 有好奇者虚心的请教道。 “《唐璜的回忆》是取材于莫扎特歌剧《唐璜》的歌剧幻想曲,《唐璜》本来长约两个半小时,但被李斯特改编后就成了简短的钢琴曲,整首曲子无论是节奏还是技巧,都是难度极高的,在演奏时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地用双手跨越为几乎为整个钢琴的键盘,其中有一大段右手的小三度半音阶行进加左手的符点伴奏……” 那懂行的中年男子不无炫耀的卖弄着他的音乐学识,引来一片钦佩的目光,让他为之陶陶然,露出矜持的笑容。 “这是《唐璜的回忆》,难度极大,你行吗?” 与此同时,丁牵猎也不无担忧的轻声在丁宁耳边问道。 丁宁眉毛一挑,满脸坏笑的道:“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吗?” 丁牵猎俏脸一红,娇嗔的捶了他一粉拳:“坏东西,满脑子不健康思想。” “我怎么不健康了?” 丁宁一把抓住她的拳头,旁若无人般的把玩着她的粉嫩纤手,满脸委屈的说道。 一旁的思雅掩嘴偷笑不已,羞的丁牵猎粉腮桃红,用力挣脱他的手,忿忿的道:“我说的是钢琴。” “我也说的是钢琴啊,难道姐想的是其他某些不健康的东西。” 丁宁眨巴着眼睛,满脸无辜的表情。 丁牵猎是又气又好笑,知道跟这货掰扯不清楚,连忙转移话题道:“你什么时候会弹钢琴了?我怎么不知道。” 丁宁皱了皱眉,很认真的掰着手指头在那数了半天,才忧郁的叹了口气:“别说姐了,我数了半天,好像也就弹过一次。” 丁牵猎彻底的无语了,情急的道:“那你还要跟人家比弹钢琴?” 思雅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少爷,您不会弹啊?” 丁宁取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拿出打火机刚要点燃,看了看丁牵猎的肚子,又把打火机收了起来,冲着思雅翻了个白眼:“我什么时候说不会弹了?” “您刚才不是说就弹过一次吗?” 思雅都被他弄糊涂了,满脸懵逼的问道。 “是啊,就弹过一次啊。” 丁宁理直气壮的道。 “就弹过一次?您还说会弹?还要和人家比试?这可不是弹棉花。” 思雅都被他的脑回路弄糊涂了,满脸崩溃的道。 “少爷我可是天才,弹一次就会了,不就是钢琴嘛,多大点事啊。” 丁宁臭屁的道,只是一双贼眼却在思雅高耸的胸前不露痕迹的目测了一下,心里暗自嘀咕着,这妮子好像又发育了啊,以前貌似没那么大啊,难道是加了内衬的缘故。 思雅可是妖王级强者,丁宁的目光虽然隐蔽,但哪里瞒得过她,顿时粉腮桃红,目光飘忽不定的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心如小鹿乱撞般砰砰直跳。 情不自禁的胡思乱想着,当初人家被关在笼子里啥都没穿,少爷都没多看一眼,现在竟然会偷看人家了,难道他对人家有意思?
“要不第一场就认输好了。” 丁牵猎算是彻底败给他了,满脸无奈的道。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关系着我身为男人的尊严,怎么能不战而降呢?” 丁宁跟被踩着尾巴的猫似的,急赤白咧的说道。 丁牵猎苦笑着道:“那也总比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的好吧。”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比他弹的还好呢。” 丁宁纯心逗她玩,梗着脖子不服气的道。 “你就弹过一次,怎么可能会比他弹的好?反正三局两胜,第一局输了也没什么,剩下两局全赢了就是。” 丁牵猎对输赢倒是不在乎,只是真心不希望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脸。 “嘁,对你家男人这么没信心啊?等着看吧,我非得赢了这一局不可。” 丁宁嘴角微翘,语气里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丁牵猎无语的摇了摇头,但也知道他的性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算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索性也不再多说。 心想着着弹钢琴本就是周浩乾的强项,又是他提出来的,以长攻短,就算是丁宁输了也不算太丢人。 思雅却眨巴着大眼睛,美眸中露出期待之色,虽然她和丁宁接触的机会不多,但却对他极为崇拜,在她眼里,大帅永远都是战无不胜的,他既然这么有信心,就肯定不会输。 啪啪啪! 一曲终了,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尽管在场大多数人都听不懂,但好听的音乐却是能够让人产生共鸣的,更何况这是周家大少弹奏的,别说弹的还挺好听,就算是不堪入耳的噪音,该鼓掌的也得鼓掌啊。 周浩乾风度十足的微微躬身致谢,脸上写满了志得意满之色,这一次的演奏,出乎他意料的超水平发挥,绝对达到了专业十级的水准,这让他愈发信心十足。 “丁宁要不还是……算了,你尽力而为吧。” 丁牵猎还想要再劝劝他的,可看他已经站起身准备去弹奏了,话到嘴边变成了无奈的安慰。 丁宁哭笑不得,在周浩乾那挑衅的目光中突然转身拥抱了一下丁牵猎,轻声的说道:“姐,接下来的这首曲子,是我为你而弹奏的,要仔细听噢。” 周浩乾握紧拳头,盯着丁宁的眼神里充满了嫉恨之色,脸上的肌肉扭曲着,显得格外狰狞。 虽然丁宁一口一个老婆的喊着丁牵猎,但还没有当着他的面表现的如此亲热过。 心中的女神被别的男人这样公然抱在怀中,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感觉所有人都在嘲笑他似的,脸上火辣辣的滚烫,嫉妒的简直想要发狂。 “嗯!” 丁牵猎又羞又喜,如同最乖巧的小媳妇似的温柔的应了一声,这还是她首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他如此亲热呢。 至于丁宁会不会丢人现眼,她现在根本不去考虑了,她只知道,哪怕他弹的比老牛拉车还难听,但只要是他为自己弹的,她就打心眼里喜欢。 “那我去了。” 丁宁松开她,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转身缓缓向舞台走去。 风萧萧兮易水寒、 那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的悲壮。 现场顿时窃窃私语声不绝,看着丁宁的目光充满着怜悯,周浩乾可是把号称最难弹奏的《唐璜的回忆》完美的弹奏了出来,他们实在想不出丁宁还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当然,除了少数人外,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情他,反而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思等着看好戏。 谁让这小子不但敢跟周大少抢女人,还大言不惭的要让周大少自卑的不敢摸钢琴呢,太猖狂了,猖狂的不可一世,让众人都看他不顺眼。 可当丁宁走到钢琴前坐下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情不自禁的收起了嘲讽的笑容,变的严肃而端庄。 因为此时的丁宁气质大变,不再是之前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狂的没边的无知青年,而是仿若久负盛名的音乐家,即将开始他盛大的专场演出,那强大的气场令所有人都收起了轻视之心,不约而同的想到,难道他之前真不是吹牛,而是有着足够的底气? 周浩乾瞳孔骤然收缩成芒,难以置信的紧盯着丁宁,心里疯狂的咆哮着,不可能,不可能,这是国际顶级的钢琴家才能拥有的气质的,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拥有顶级钢琴家的气势? “能给我来个麦克风吗?” 可下一刻,丁宁弱弱的声音就让他光辉伟岸的形象瞬间崩塌,现场顿时哄堂大笑,化为一片欢乐的海洋。 “哎呦,我去,这家伙是猴子派的逗逼吗?还麦克风?他当是演唱民谣呢?” “笑死我了,这家伙还真逗,别告诉我,他是打算边弹钢琴边唱歌吧?” “那可说不好,钢琴水平不够,用唱歌来凑,兴许人家生有一副金嗓子呢,不过,我觉得应该再给他送一把吉他。” “太好玩了,这家伙不该表演钢琴,该去说相声的。”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