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0 冲突

医品至尊 1180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790字

到底什么是神?什么是仙? 孔蕾对武道的理解和阐述让丁宁生出一种明悟,不管是神也好,还是所谓的仙也好,其实并不存在,只是人们为了方便划分境界等级而编造出来的一个称呼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意义。 就如人类的名字是一个代号,一个方便打招呼的称呼罢了。 在不朽级强者眼里,化神境强者都不算什么东西;而在神境强者眼中,先天境强者也是弹指可灭的蝼蚁;但在普通人眼里,先天武者就已经强大的令人为之颤栗,完全可以称之为神。 归根结底,所站的高度不同,看待事物的心态也会有着本质上的改变。 这一点丁宁深有体会,但他还弱小时,圣医门在他眼中就是无可撼动的庞然大物,可现在,圣医门虽然还是个庞然大物,但却并不是不可撼动的了。 至少,如果现在有圣医门的弟子敢招惹他,他杀掉后绝对不会因为担心招来对方的报复而藏头露尾的,完全可以跟圣医门堂而皇之的叫板,你们的人不长眼被哥宰了,不服气就来做一场找回场子,看哥能不能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这就是拥有绝对实力而衍生出的附属产物,被人们习惯性的称之为底气。 没多久,范喵喵在狼奎的护送下,带着两个妹妹回来拜见他,她没有撒谎,两个妹妹只论姿色果然比她还要俊俏一些。 只是,任由范喵喵怎么求丁宁把这两个丫头收入房中,丁宁都态度坚决的打死不同意,开玩笑,哥是好色,但是还没好色到饥不择食、禽兽不如的地步。 两个小丫头一进来就躲在姐姐的身后,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偷看他,一遇到他的视线就跟受惊的小兔子似的嗖的一下涨红了脸,害羞的低下小脑袋,那怯生生的模样惹人怜爱,分明就是人类十二三岁的少女,丁宁再好色也下不去口啊,罪恶感会让他半夜做噩梦的。 范喵喵见他坚决不同意,难过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两个小丫头也是一副被人抛弃的可怜模样,难过的低垂着小脑袋泫然欲泣,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 丁宁哭笑不得,只好把喵喵拉入怀中好生安慰一番,但却怎么也劝不好,最后无奈之下,丁宁只能昧着良心答应等两个小姨子再长大一点就把她们收了,喵喵姐妹三人这才转悲为喜破涕而笑。 看着三姐妹欢天喜地去参观新家的背影,丁宁想起说起两个小姨子年纪太小时喵喵的回答,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眼神凛冽如冰雪,心里沉甸甸的压抑的很难受。 喵喵说,猫族有很多女孩在比她两个妹妹还小时,就要被送去伺候一些所谓的大人物,妖族有很多人就喜欢这一口。 其实她的两个妹妹已经被第九领的某个大人物预定,若不是万妖领权利重组,丁宁一时兴起派人把猫族全都接了过来,再过几天,两个妹妹就要被送到 那位大人物的床上任人玩弄了。 丁宁不是道德君子,但对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却深恶痛绝,他完全有实力将那个在喵喵姐妹眼中了不起的大人物给杀掉泄愤,但他却知道那样只是治标不治本,那样的畜生绝不是一个两个。 喵喵姐妹运气好遇到了他才得以脱离了苦海,但他看不到的角落里每天又有多少这样的罪恶发生呢? 想到这里,丁宁心里很难受,觉得应该为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可怜女孩做点什么,否则,他就算离开这里也无法心安。 可是他能做什么呢?据喵喵所说,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每天都在不同的角落发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要知道弱势而且盛产美女的种族可不仅仅只有猫族,像兔族、锦鸡族、彩鸭族、羽鹅族、狸族、松鼠族等等数十个上百个弱势族群都存在这样的现象,他救得了喵喵的两个妹妹,又能救得了多少和她们有着相同命运的可怜女孩? 尽管他现在也算是权势滔天,但沉疴宿疾积重难返,以他一人之力想要改变这一切简直是痴人说梦。 丁宁独自坐在宽敞的会客室里冥思苦想,修长的指节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盘算着如何才能最大化的帮助那些可怜的女孩。 狼奎等亲卫见他想事情想的很专注,不敢打扰他,就自作主张的把几个前来拜访的客人推掉,他知道大都统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 来访的客人中有孔雀族的一名族人名叫孔璐,按辈分算起来还是孔蕾的叔叔辈,这次上门是受族群委托想要询问一下孔弥涅槃的情况。 他自恃是孔蕾的长辈,本以为定会受到丁宁的热情欢迎,却没想到连人都没见到就被拒之门外,顿时怒火中烧,大声和狼奎争吵了起来。 “抱歉,都统大人正在想事情,不能受打扰,还是请先回吧。” 狼奎也知道对方的身份,虽然担心自作主张会得罪都统大人即将迎娶的孔夫人,但他忠心耿耿,对丁宁敬若天人,在他心里天大地大都没有都统大人最大,既然大人在专注的思考问题,必然是极其重要的事情,其他事情都可以推后,不管是谁都不能打扰大人。
“混蛋,一个杂毛狼而已,真以为做了都统大人的看门狗,就能对我不敬了是吗?你知道我是谁吗?就连你们的都统大人见了我也要客客气气的喊一声堂叔,你竟然敢将我拒之门外。” 孔璐虽然不敢对丁宁不敬,但仗着孔雀族现在隐隐有着和翼人族分庭抗礼的实力,骄横惯了,指着狼奎破口大骂。 “放肆!” 众狼骑见他出言不逊,脸色暴怒就要拔刀相向,虽然他们现在已经脱离了狼族自愿追随丁宁,但骨子里的骄傲和尊严,决不允许被任何人侮辱。 “都别冲动!” 狼奎虽然也很愤怒,但他知道绝不能给都统大人招惹麻烦,连忙制止了愤愤不平的手下,沉声道:“孔璐大人,请注意你的言辞,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等身为大人的亲卫,就代表着大人的脸面,若你再敢出言不逊,就算拼着大人责骂,也绝不轻饶。” 孔璐见众狼骑凶悍欲拔刀,心里有些畏惧心虚,毕竟来之前族里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放低姿态不可惹是生非,他刚才也是一时气愤才口不择言,对于如日中天的丁宁,整个万妖领都无人敢轻视。 可此刻,见狼奎选择了忍气吞声,心里一时得意,觉得狼奎必然不敢动他,否则丁宁也不好跟孔蕾交代,顿时再次嚣张起来,用手指着狼奎的脸孔,轻蔑的说道:“绝不轻饶?来,我倒要看看你这只看门狗怎么不饶过我,我可是你们大人的叔叔,你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 狼骑肺都快气炸,手齐齐的按在刀柄之上,只能狼奎一声令下,就将孔璐斩杀,他们都是骄兵悍将,跟着丁宁大杀四方,走到哪里都受人尊崇,何时被人指着鼻子骂过看门狗,眼下却被孔璐侮辱,这让他们恨不得立刻斩杀了这嚣张小人。 但他们是军人,有着严格的纪律约束性,心里再恼怒,但在没有得到狼奎的命令前,也绝不会轻举妄动,眼底燃烧着愤怒的火焰,齐刷刷的看向狼奎。 狼奎脸色铁青,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眼神阴翳无比,虽然他恨不得将孔璐指着自己的手指折断,但他知道这里是万妖领,他们只是丁宁的亲卫,在没有得到大人的命令前,绝对不能冲动,否则很可能会打破万妖领目前平衡的局面。 尽管心里很憋屈,但他决定还是先咽下这口气,暗自提醒自己,这不是在战场上可以快意恩仇,他要全心全意的为大人着想,绝不能给大人招惹麻烦。 “狼奎,还等什么,我看你现在是怂蛋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我门前撒野了,你的血性呢,你的脾气呢,记住,你们是狼骑,是纵横沙场所向披靡的狼骑,记住,你们是我丁宁的亲卫,无人可辱,谁敢辱之,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必杀之!” 就在他准备服个软开口把孔璐哄走之际,丁宁霸道的声音突然传来。 孔璐脸色剧变,抖如筛糠,他的依仗无非是孔雀族的特殊身份罢了,但这层身份在被人无视后,他就变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吓的屁滚尿流,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张口结舌却说不出话来。 “是,属下明白!” 狼骑们却热血沸腾,蓦然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齐齐大喝一声,如同山呼海啸般直冲云霄,震惊整个万妖城。 孔雀族领地距离都统府不远,此刻孔雀族高层们脸色剧变,大骂一声该死的蠢货,慌不迭的腾空而起,直奔都统府。 他们的神识始终关注着都统府门前发生的一切,在孔璐之前说出那些侮辱之话时,他们就觉得有些不妥,但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一些亲卫罢了,孔璐就算言辞过激,大不了道个歉就是。 更何况,自从进入万妖城后,孔雀族隐隐有着和翼人族分庭抗礼的势头,这让他们的心态也为之膨胀,逐渐滋生出了野心,就等着孔弥涅槃成功,他们就摆明车马和翼人族争一争老大的位置。 可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丁宁会这么维护手下,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一点都不给孔雀族面子。 孔璐一条小命无足轻重,可他毕竟代表的是孔雀族的脸面,若是真被人杀了,那就是在打孔雀族的脸啊。 “刀下留人!” 孔弥的大哥闭死关未出,眼下孔雀族暂代族长之物的是孔弥的三弟孔卫,眼见孔璐就要被狼骑斩杀,人还没到就扯着嗓子高喊道。 狼奎听到呼喊声,手中的刀为之一顿,面现迟疑之色,毕竟,孔蕾是丁宁即将过门的妻子,如果真斩杀了孔璐,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还等什么,既然有些人不给我面子,我又何须给任何人面子。” 丁宁冷漠的声音蓦然传来,让狼奎浑身一震,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瞬间鲜血四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