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 暴露

医品至尊 1055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786字

“你……你……住……住手……我……来人……呃!” 袁大师作为身份尊贵的炼药师,走到哪里都受人敬仰恭维,早就养成了目中无人的自大性格,哪里被人这样捏着脖子要挟过,眼中喷薄着愤怒的火焰,脸色涨的跟猪肝似的通红,扯着嗓子就想要喊人,却被丁宁用力一捏,叫声嘎然而止,喉骨都差点被捏碎了,哪里还能出声。www. “别逼我杀人,我怀着善意而来,而你却如此无礼,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丁宁还真怕一不小心把他捏死了,稍微松了松手,淡然的说道。 袁大师跟快要渴死的鱼似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半天后缓过气来才眼中闪动着畏惧之色,色厉内苒的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宝药阁,你要是敢对我不利,我保证整个万妖领都会通缉你。” “那又如何?反正在那之前你都已经死了,再通缉我你也看不到。” 丁宁毫无所谓的松开手,懒洋洋的坐下,相信经过这一次后,这袁大师绝对不敢再把眼睛长在脑门上,也不敢再喊人。 当然,他也不可能毫无防备,已经悄悄布下了隔音禁制,哪怕是袁大师叫的跟杀猪的似的,也保证没有人可以听到任何动静。 “呼哧,你说吧,到底想干什么?” 袁大师知道来者不善,虽然肺都快要气炸了,但依然按捺住心中的怒火,目光闪烁的问道。 他决定了,不管丁宁说什么,他都先答应下来,等他安全后,立刻派出人追杀他,宝药阁可不是第九领这里的小势力可比的,而是总部设在万妖城里的顶尖势力,没有人可以在威胁过他后安然的活下去。 “看着我的眼睛!” 丁宁察觉他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怨毒,知道想要通过交易方式达到目的是不可能了,当即轻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意味。 “嗯!” 袁大师下意识的看向丁宁的眼睛,那是一双深邃如星空般的漆黑瞳子,幽深的仿佛一座深渊,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魔力,让他无意识的沉浸其中,眼神逐渐变的空洞起来。 “把你会的药方全都写出来。” 丁宁见催眠生效,用充满蛊惑的声音说道。 袁大师下意识的有些抗拒,可却无法抵御那个冥冥中下命令的人,眼神呆滞的拿起一支兽毛笔,在一张空白的兽皮上开始写药方。 还别说,这袁大师虽然人品,呃,是猴品不怎么样,但记得的药方还真不少,足足写了三大张兽皮还没有写完。 丁宁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看着这些药方,嘴里啧啧称奇:“提炼出虎骨中的骨髓精华,配以虎胆的胆汁,浸泡在血液中两个时辰,然后用兽火烘焙将其烤干成膏状,佐以蛇类脂油成丸,再度用兽火烘干即成龙虎壮骨丹,可强健筋骨,增强血气,提升力量……” “兽火是什么?” 丁宁什么都能看明白,可却不知道什么是兽火,偏偏这里的每一张药方都需要用到兽火,这让他有些不解。 “兽火就是大妖等级以上的妖兽死去后,骨骼没有彻底腐朽前产生某种变异后诞生的兽火。” 袁大师声音机械的回答道。 丁宁恍然大悟,这特么的不就是人们常说的鬼火吗? 所谓的鬼火,其实就是人类和动物身体中含有很多磷,死后尸体腐烂会生成一 种叫磷化氢的气体,这种气体在空气中能产生自燃。 这让丁宁有些烦恼,他总不能为了炼丹去到处收集那么恶心的东西吧,要是被人看到,还不得把他当成盗墓贼啊,在这里还好一点,要是回到地球上,尸体都特么的火化了,到哪里去搜集磷火啊。 “除了兽火还有什么火可以炼丹?一般的火焰不行吗?” “不行,只有兽火,或者阴属性的火才可以。” 袁大师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很自觉的回答道。 “那你知道哪里有阴火吗?” 丁宁心中一动,水母皮也是需要阴火烘烤后才能作为制作灵甲的材料,看来必须收集到一些阴火才行啊。 九幽冥火绝对是属于阴火,但现在却被黑火和紫火给融合了,属性也为之发生了变化,属于处在阴阳平衡状态的新火种,他曾经不死心的试验过,用三色火灼烧水母皮,会被烧的一点渣都不剩,让他深感无奈。 “第六领区域内有个幽灵古冢,里面疑似有等级极高的阴火,但那里很危险,据说埋葬着很多古老时期的大能,我的老师曾经试着想要去收服,却铩羽而归,还差点死在了里面。” 袁大师是有问必答,比乖孙子还听话。 “幽灵古冢吗?看来要走一趟了。” 丁宁摸了摸下巴,思忖着说道。 接下来丁宁又问了袁大师不少问题,比起幽这个野生土著,袁大师作为来自万妖城的炼丹师,自然知道不少的内幕。 不出所料,翼人族虽然有些不肖子孙,但却并没有如同外界传闻的那样不堪,是一些强大的家族想要夺权,才联手将翼人族赶出万妖城,为了开战找借口才刻意散布的传闻。
只是袁大师虽然地位尊崇,但也是相对于外三领来说,在万妖城里他的老师胡药师都排不上号,他就更排不上了,所说的事情也都是道听途说,真实情况还需考证。 不过,即便是小道消息,袁大师还是给丁宁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据他得到了的消息,万妖城似乎并不是万妖领真正的核心,万妖里还隐藏着天大的秘密,只是以他的身份地位还远远没资格知道。 丁宁顿时浮想联翩,在万妖城里,是不是还有着一个秘境之类的地方,那个地方很有可能拥有着能够离开这个世界的传送阵,即便没有,只要那里有着天道气息,他就可以凭借着自制的传送阵回家了。 还有那个老驴,袁大师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还信誓旦旦的说虽然万妖城里的大家族有着很多不问世事的老古董,但他交游广阔,万妖城里的强者他虽然没有都见过,但基本上什么种族他还是知道的,绝对没有驴族的强者。 这让丁宁心里又增添了几分阴翳,老驴到底是谁?他又会带着白熏儿去了哪里? “咣当!” 房间门突然被粗暴的踹开,两名气息雄浑的男子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向丁宁和幽扑来,大打出手。 他们是宝药阁坐镇第九领分阁的强者,负责保护袁大师的安全。 每次袁大师在会见陌生客人时都会在确定安全后偷偷按一下试验台下面的按钮通知他们,可今天他们却没有等到通知,所以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就立刻闯了进来。 “干掉他们!” 丁宁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淡然的吩咐了一句。 话音还没落,幽就突然动了,完美的 诠释了什么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幽现在连大妖巅峰的强者都能猎杀,更何况两个区区大妖中期的强者。 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更快,丁宁话音刚落,两个保镖就被幽拧断了脖子。 丁宁赞许的点了点头,幽的速度越发的快了,已经超过了音速,在地面上只论速度,就连他也稍有不如,不愧是幽灵豹一族的血统。 “你们……你们竟然敢……” 踹门的声音终究是惊动了袁大师,让他从催眠状态中醒来,脸色剧变的大吼道。 一股庞大的气势蓦然升腾,快速的向房间而来。。 幽眼神一冷,就想要杀了袁大师,却被脸色一变的丁宁拦住,一巴掌把袁大师拍晕了过去,顺手收起药方,毫不犹豫的拉着幽撞碎窗户,快速的消失在人群当中。 “大哥,怎么不让我杀了他?” 在一偏僻的巷道里,幽有些不解的问道。 丁宁脸色凝重,摇了摇头道:“宝药阁有妖王初期的强者坐镇,不杀那头老猿,那妖王顾忌它的安全,还不会穷追猛打,一旦老猿死了,他必然是和我们不死不休。” “噢,原来如此!” 幽恍然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妖王初期而已,咱们联手还干不过他吗?” “你蠢啊,就算能干过他,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干掉的,惊动了领主府咱们都走不了。” 丁宁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货什么都好,就是太好斗了,就算是妖王他都嗷嗷叫着想要上去咬两口,看来这家伙最近实力大进,有些膨胀了啊。 “呃,呃没想那么多。” 幽想想也是这个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憨笑道。 “哎!没想到闹成现在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到喵喵姑娘。” 丁宁心里有些不安的说道。 “应该没事吧,毕竟她只是负责接待咱们,宝药阁还不至于去难为她吧?” 幽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你先出城避避,我回去看看!” 丁宁怎么想都不安心,吩咐幽道。 “我……” 幽有些情愿的正想争取留下来,却见丁宁一瞪眼,立刻蔫了下来,无精打采的道:“那好吧,大哥你自己小心点。” “搜,给我搜,他们绝对跑不远,城卫马上就要来了,不要让他们逃了!” 一个愤怒的声音咆哮着,大街上顿时一阵兵慌马乱,宝药阁的动作很快,这会儿功夫就招来了不少护卫,开始挨个的街道进行搜索,可见宝药阁的势力是何等雄厚。 “算了,现在走不了了,快脱衣服!” 丁宁无奈的叹了口气,取出生物仿真皮肤装备上。 幽有些懵,怎么一股清流下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呢。 丁宁心里也不确定生物仿真皮肤能不能瞒过去,毕竟那忆影藓是能够分辨气息和神魂的,但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了。 “踏踏踏!” 不得不说,城卫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此刻已经匆匆赶来宝药阁,询问发生了什么事,随后封锁住了整条街道,挨个的进行盘查。 丁宁和幽换了身衣服,装扮成两个马族,从巷口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