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天玄子的猜测

医品至尊 1019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646字

“那家伙难道没见来?怎么没见到人?” 天玄子左顾右盼也没有发现丁宁的影子,有些诧异的嘟囔着。 “没来也好,不然老板也要和我们一样,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醒来的皮木尔有些庆幸的说道。 姜无悔沉默不语,只是目光始终在那持刀孤傲少年身上流连,眼中却洋溢着强大的战意。 为了保护严同和绿竹,他没有参战,但却看到少年刀法的凌厉和强大,这让他见猎心喜,恨不能和他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 绿竹和严同则如斗败了公鸡似的耷拉着脑袋,在得知天玄子的身份后再也不敢流露出丝毫的盛气凌人。 开玩笑,别看天机阁被列为圣门之一和四圣门并列,但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这个不参与江湖纷争,一心为了天下众生的宗门,其影响力和号召力绝不是任何圣门能比的。 更何况天玄子还是个出了名的混不吝,真要惹怒了他,就算不至于会杀了他们,但给他们一点苦头尝尝也不是没有可能,这货可是连教廷圣女都敢掠走生孩子的猛人。 说白了,在古武者一向信奉的是强者为尊,严同和绿竹再傲气,在天玄子面前也是小字辈,论修为更是天壤之别,他们在得知天玄子的真实身份后,哪里还敢再炸毛,连带着对皮木尔都增添了几分敬畏,唯恐这个被天玄子另眼相看的家伙煽风点火的使坏。 “轰隆隆!” 灰蒙蒙的天空中惊雷不断,始终没有平息,那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恐怖天威让所有人噤若寒蝉。 海伦娜一双黛眉紧蹙,心中隐隐的生出不安感,她身份尊贵,本不该来亲身涉险,但身为皇室联盟刚继任的主事人,她想做出一番大成绩来稳固她的地位,才自告奋勇的亲自前来探险。 当然,她很明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才在牺牲了无数手下后,摸清楚了这里的大概情况,觉得没有多大危险,这才做足了充足的准备而来,想要立下奇功。 可没有想到,克拉维兹家族阴了她一把,不但暗中把神裔组织拉了进来,还引诱了不少神州古武者进入其中,让事态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 之前她还很淡定,认为进来的人越多越好,毕竟血祭需要足够的人手,可现在,不但活下来的人数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而且陵墓中似乎发生了一些无法预测的变化,雷海降临,第二重大门迟迟没有打开,已经不能用手下总结出的经验来按部就班的寻宝,这让她心中充满了忐忑和不安。 都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也不知道那个浑蛋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引的魔像震怒,降下灭世雷海! 海伦娜在心里暗自咒骂着丁宁,面对这种异变,任由智计百出,也只能听天由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丁宁此刻正沐浴在雷海当中,任由天打雷劈,却无法伤其分毫,看着胳膊上一道闪电般的图形不断闪烁,忍不住裂开嘴大笑起来。 其实,他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全部心神正沉浸在临摹残符当中时,魔像身上突然符文闪烁,透出一股子让他感到心悸的气息,随即他就悲催被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给生生震飞了出去。 紧接着就是电闪雷鸣 ,周身化为无休止的雷海,那些雷电如同跗骨之蛆般阴魂不散,不停的劈着他,虽然远远不如天灭出世渡神劫时的天劫威力,可问题是这雷电是毫无间歇的无休止轰杀,把他雷的外焦里嫩,浑身麻痹,不断破坏着他的五脏六腑和经脉,让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若不是他已经成就青木之体,能够不断的自动修复肉身,此刻恐怕早就变成了一堆焦炭了。 直到某一刻,他忽然浑身一颤,从雷神身上弄来的雷电异能似乎和雷电形成了某种共鸣,自发的游走在他的四肢百骸,引导着外来的雷电按照经脉的方向游走,这些外来雷电才渐渐的安分下来,慢慢的转化为他的能量,储存在丹田当中,蓄积成一滴滴雷液,补充着他之前因为改造丑宝儿的基因而消耗的能量。 这还不算,随着雷电被不停的转化为能量,丹田逐渐被雷液蓄满后,量变引起了质变,竟然慢慢凝聚出了雷电图腾。 只是凝聚的过程极为艰难,需要的雷电数量太过恐怖,丹田和经脉中溢满的雷能竟然瞬间消耗一空,让他有种强烈的空虚感,好在雷电还在不断的落下,让他如同一块干瘪的海绵般疯狂的吸收着这些雷电能量,若不是唯恐魔像察觉不妥而停下雷电轰击,他都恨不得开启九窍形成雷暴潮汐来鲸吞蛇噬了。 唯一的遗憾是,他的修为大幅度的下跌了,竟然从真武七重天直接跌落到了真武一重天。 这种境界跌落的情况在他的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当中,毕竟当初他只有五行图腾,只需要感悟五行元素就行了,可现在多了个雷电图腾,也就代表着他要把雷电元素感悟到七成,才能恢复之前的境界。
不过他也不在意,虽然修为下降了,但他的实力却大幅度暴涨,雷电绝对是淬体最好的方式,他感觉自己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自信就算只凭着肉身力量就完全能把真武境巅峰的强者打的找不到北。 至于神武境,那是不好说了,毕竟神武境是把精气神合一凝聚出了武魂,战斗方式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肉搏了,而是精神领域的交锋,但他觉得就算是碰到神武境中期强者,他也有着一战之力,神武境后期和巅峰即便不敌,但也足以自保。 实力的暴涨让他对半年后的气运之战充满了信心,现在只是真武一重天他就能够力抗神武境,若是半年内能够达到神武境呢?即便是面对圣武境强者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吧? 若是能在半年内达到圣武,那岂不是在魔狱中无敌了? 丁宁的心志在不停的发生着变化,一颗无敌之心逐渐生成,但他清醒的知道这些都是假设,如果不能在半年内晋级神武巅峰甚至圣武,在魔狱中他会死的很惨。 所以,他很快让自己静下心来趁这个难得的机会来领悟雷电规则,漫天雷海中,他浑身散发霞光,仿若雷神降世,沐浴在狂暴的雷电当中,不断的感悟着雷电规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丁宁忘乎所以的沉浸在修炼当中时,广场上再次发生异变。 “吼!” 随着雷电被丁宁不断的吸收,魔像身上闪烁的雷电越来越弱,符文的光泽也越来越晦暗,魔像中传来一声如同远古巨兽般的惊天嘶吼,震的整个广场中人面色惨白,神魂动荡,有实力弱者竟然被震的双耳 轰鸣,张口喷出鲜血来,脸上流露出惊骇欲绝之色。 恐怖的威压弥漫,所有人都目光凝重的看向那座高可参天的魔像,似乎魔像里被封印着一个强大无匹的灵魂,随时都要破封而出。 “是魔!雕像里封印着魔,它快要出来了!” 天玄子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雕像,声音凝重的让人感到压抑。 众人闻言都脸色剧变,虽然很多年轻人并不知道那五千年的黑暗历,但三大阵营的高层都或多或少听说过那段让整个人间陷入黑暗的历史,对魔这种生物更是闻之色变,瞬间变的面无人色。 海伦娜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强笑着说道:“天玄子前辈,您是在开玩笑吧?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魔?” “是啊,会不会搞错了,有可能是其他未知的生物呢?当初的魔族不是都被杀光封印在通天秘境里了吗?” 风神此刻也没有拿捏架子,脸色不自然的附和道。 “你们西方武者知道什么?” 天玄子不屑一顾的瞥了他一眼,神色凝重的说道:“魔族是很难被杀死的,低级的魔族还好一点,只要将其枭首再毁灭心脏就死定了,可高级的魔族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很难杀死了,只要需要一段时间,其修炼出来的魔性就会自动凝聚,只要魔性不灭,魔族就会死而复活,这样的魔族只能用特殊的手法将其魔性慢慢的磨灭,才能彻底杀死,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那么多大能宁愿牺牲性命,也要将死去的魔族封印在通天秘境里的原因,就是利用封印之力将其魔性慢慢磨灭,绝了他们死而复生的希望。” 天玄子是天机阁弟子,他所说的话必然不是空穴来风,让在场众人都不由的为之胆寒,杀不死的魔族?这还怎么玩? 天玄子叹了口气,感慨的说道:“当年魔族大军何止千万,虽然大部分魔族被灭,但谁也不敢说没有漏网之鱼,更何况其中还有着一部分蕴含魔族皇者血脉的人,这样的魔族更难杀死,五千年前,人族毕其功于一役将魔族大军封印于魔渊,但仍然有不少受了重伤的魔族成为漏网之鱼,潜藏在各地休养生息,甚至混入民间,躲避人族的追杀。” “即便有漏网之鱼,都五千年过去了,这些魔族也无法活到现在吧?” 海伦娜有些不服气的辩驳道。 “不错,魔族确实不是长生种族,他们的寿命就算比人族长,但也长不到哪里去,但你们不要忘了,他们是魔,魔是什么?魔是随心所欲,喜怒无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一群人,集中了阴险、狡诈、暴戾、残忍、贪婪、暴躁、无情、傲慢、骄狂等等负面情绪为一体的种族。” 天玄子认真的看着海伦娜说道:“魔族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种族,他们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的族群像人类一样拥有着有限的生命?所以魔族在成立的那一天起,就开始追求长生。” “长生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命由天定,魔族本是人类的分支,本就是短生种,除了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又怎么可能会变成长生种。” 海伦娜冷笑着说道,或许是源于恐惧,打死她都不愿意承认这里有魔。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