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 相谈甚欢

医品至尊 10 作者纯黑色祭奠 全文字数 3387字

果然,才找了两间高干病房,他就发现了沈牧晴的身影。 更新最快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叶淑兰娘两竟然都不在,沈牧晴也没有睡觉,还躺在床上在看电视。 丁宁有些恼火,这丫头真是不知死活,就她身上的毛病,最忌讳的就是熬夜,从中医的角度来说,白天属阳,应当多动,多动可以养阳;夜晚属阴,应当睡觉,睡眠可以养阴。 博大精深的神州文化中有一个词语叫做“煎熬”,“熬”就是反复煎煮,同样,熬夜对身体也是一种反复“煎煮”。 “煎煮”着人体的精、气、神,精、气、神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变少。 就如同点燃油灯,熬着灯油一样,灯油慢慢变少,灯的亮度逐渐减弱,灯油熬完了,灯也该灭了,人死如灯灭就是这个意思。 熬夜会导致人体阴阳失调,形成阴虚火旺的体质,且正气就如灯油一样减少,就会生病。 沈牧晴本就身弱体虚,阴阳失衡,不光阳气不足,阴气也虚,特别是她的心脏还有严重问题。 熬夜会导致她各个脏腑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毒素不能经过肝脏和大肠进行分解和排出,进而积聚在体内,导致她气血不畅。 视其外应,已知其内,身体内部的各脏器会因为阴阳失调而致阴虚火旺、气血不畅,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几率逐渐增加。 所以丁宁推开门走进去时,一张脸拉的比马脸都长,劈头盖脸的骂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这都几点了,还不睡觉。” 沈牧晴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可随即心中生出一股暖意,坐起身来嫣然一笑:“我在等你啊。” 丁宁瞬间石化,心脏不争气的砰砰乱跳,一种叫做怦然心动的感觉油然而生。 中午他光顾着救人了,根本没有留意她的长相,可此刻,他终于看清了她的样貌,他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她慵懒的斜靠在枕头上,如云般的乌黑秀发如同瀑布般披散在枕头上,充满着柔弱的风情。 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瓜子脸上眉若远山、目似秋水、瑶鼻樱唇、齿若皓贝。 偏大一号的病号服根本遮掩不住她曼妙的身材,横看成岭侧成峰,就是她的真实写照。 最让他感到口干舌燥的是,应该是因为怕碰到那仍留在胸口的银针,她连病号服的扣子都没有扣。 坐起身子让她虚盖的薄被滑落,病服间的空隙露出大片诱人的雪白…… 这对他这个血气方刚的小处男来说,无疑是极其具有视觉冲击力的,他只觉鼻腔一热,很丢人的血流成河。 沈牧晴这才发现自己此刻春光外泄,顿时羞的满脸通红,慌忙扯着薄被遮掩春光。 丁宁的鼻血流的更汹涌了,面红耳赤的仰起头止血,尴尬的说:“那个……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不是说医生眼里没有性别吗?你就拿我当男病人好了。” 沈牧晴低着头,脸上红的能滴出血来,声如蚊呐的说道。 幸好丁宁异能觉醒后,五感六识远超常人,否则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你要是男人,那世界上的男人还怎么活,丁宁心里暗自腹诽道。 定了定神,不胜其烦的给自己来了个截脉手,把让他丢人的罪恶源泉封住,鼻血立刻奇迹般的止住了。 沈牧晴看着这一幕,美眸中异彩涟涟,她更坚定的相信自己的直觉,丁宁不同寻常,一定能够治好自己的病。 丁宁跑进卫生间洗了把脸,让体内那股子邪火消散,才讪讪的走了出来: “那个,姑娘,我来就是告诉你,银针要留针六个时辰,也就是十二个小时,否则,你的病情还会发作。” 沈牧晴温顺的点了点头,“丁医生,我叫沈牧晴,你喊我牧晴就行了。” 丁宁手足无措的挠了挠后脑勺:“我还是叫你沈姑娘吧。” 沈牧晴不以为然的道,“随你高兴吧。” “对了,沈姑娘,你刚才说在等我?你知道我要来?” 丁宁突然想起沈牧晴之前所说的话,好奇的问道。 “是啊,你的银针还在我身上,我们都不敢拔,所以我猜测你肯定会来找我的。” 沈牧晴腼腆的笑了笑,随即充满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哥哥太鲁莽了,请你别怪他好吗?我代他给你道歉。” “他是他,你是你,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根本无须道歉,而他是个男人,要对他所做的任何事情负责,难道说一声对不起对他来说就那么难吗?抱歉,你的道歉我不能接受。”
丁宁神色认真的说道,在做人的态度方面,他十分坚持甚至是有些偏执,主要是受到老爹的影响太大。 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错了就必须要有承认错误的担当和勇气。 沈牧晴有些为难的看着他:“我哥那个人随我爸,脾气死倔,从来不会道歉……” “没关系,我的脾气也很倔,但这是我做人的原则,从来不会去违背,我相信他最终会跟我道歉的。” 心情平复后,丁宁很快又进入了一个医生的角色,没有因为沈牧晴的绝色容颜而再次失态,苦口婆心的侃侃而谈熬夜的弊端。 绕开让沈牧阳道歉的这个话题后,丁宁惊讶的发现沈牧晴竟然极为健谈,知识面极其宽广,无论涉及到什么行业她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这不是个花瓶,而是个冰雪聪明的大才女,这让他本来是打算过来说一声起针时间就走的,结果这一聊天,竟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而沈牧晴心中却比他更为震惊,她从小就天资聪颖,接受的也是精英式教育,再加上病魔缠身,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宅在家里读书,眼界和知识面宽广再正常不过。 可丁宁一看就是草根出身,不可能接受精英式教育,本以为他只是医术精湛。 却没有想到他涉猎的知识面很宽广,天文、地理、政治、历史、人物、风情、风水、习俗无所不知,就连西方历史文化他也是信手拈来。 无论聊到什么话题,他都有着精辟的言论和独道的见解,幽默、睿智而直指事物的本质,让她的耳目为之一新。 她不得不承认,丁宁的思维虽然有些天马行空,但却有着很强的逻辑性和说服力,证明他是经过认真思考的,绝不是信口开河不懂装懂。 若不是哥哥沈牧阳调查过他的出身来历,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某个世家公子装作草根来刻意接近自己了。 丁宁的博学多才让沈牧晴的眼睛越来越亮,美眸中闪烁着异彩,要是平时她早就倦了,可此刻她却没有丝毫的困意,反而越来越精神。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有共同语言的人,恨不得时间就此停驻,永远交谈下去。 两人相谈甚欢,在很多方面都有着共同的认知和看法,用情投意合来形容不贴切,但要说是志同道合却很合适。 但无论他们聊到什么,都会下意识的避开沈牧晴的病情,仿佛那是一个不可触碰的雷区。 他们都知道,一旦踩到雷区,事情就会回到原点,他们愉快的交流恐怕也会嘎然而止,这是他们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很默契的没有人提起。 半夜三更,十三楼的高干病房中时不时的传来少女阵阵轻快的笑声。 …… “噢,买噶的,这怎么可能?” 院委会会议室里,麦约翰拿着最新的检查报告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假洋鬼子都被镇住了,引起了其他人的好奇,纷纷凑上前去观看。 “天啊,这怎么可能?心脏扩大的部分不但恢复了正常,病灶还被控制住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奇迹,这简直就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啊。” “这真的是一个年轻人做到的?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是不是拿错报告了?” “我的天啊,这要是真的,这个年轻人就太了不起了。” …… 看到最新报告的名医们一个接一个的发出惊叹声,有质疑的,有惊呼的,有敬佩的,有怀疑作假的,有怀疑搞错的…… 但毫无疑问,这些名医都有着他们的专业素养,从最新报告上看得出七根银针确实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这让沈牧阳觉得扬眉吐气,对丁宁莫名的生出了些许好感,能把这些眼高过顶的所谓名医镇住,这家伙还是有点本事的嘛。 叶淑兰看到名医们的反应,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本想汇聚名医为女儿会诊,拟定一个合理的手术方案。 可没有想到,事情最终还是绕不过那个不卑不亢视尊严为生命的年轻人。 这让她有些沮丧的同时,又有些振奋,连这些医学界的泰斗都对丁宁如此推崇,岂不是说,丁宁真的有可能治好女儿的病? 如果是这样,她就必须要改变策略,把姿态放低,真心诚意的去请他出手了。 面子确实很重要,但在脆弱的生命面前,特别是宝贝女儿的生命面前,一切都可以放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