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0章 另一个女孩

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 1890 作者格格喵 全文字数 2447字

叶飞跟着叶伊走出埋伏处。 他已经对叶伊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恨不能跪在地上舔着叶伊的鞋底板。 叶伊看到叶飞这么不要脸,再次感慨:“要想活得好,要么修炼能力强,要么讨好能力强!” “大小姐,您这话说得……” 叶飞假惺惺地笑着。 叶伊:“没关系,我知道你不在乎。” 叶飞笑得更加尴尬。 另一边,因为远在叶家本宅才逃过一劫的叶无祈却是一脸头痛表情。 他原本想通过给叶伊一点颜色看看让叶家内乱,自己乘机夺权,但是他没想到叶伊的能力居然这么强,而叶无道对这个女儿的重视程度显然也—— 如果叶无道知道我在秘境中勾结叶无方要杀他的女儿…… 他会不会杀了我! 叶无道的手段,叶无祈自然是清楚地。 在这个追求能力胜过一切的世界,叶无道的实力也是最血淋淋的强悍。 甚至—— 回想当日叶无道以绝对的实力成为叶家族长的时候,叶无祈开始瑟瑟发抖。 他知道,叶无道不做族长是因为他不想做族长而不是他没有能力做族长! 所以—— 我之前到底吃错了什么药!居然以为杀了叶伊就能让自己成为族长! 叶无祈头痛欲裂。 他发现自己似乎被人算计了,而且是无声无息的算计,等到事情结束的时候才知道这些想法其实是别人塞进脑子里的算计! “……到底是什么人!竟敢这样对我!” 叶无祈愤怒,一拳打在紫檀木茶几上。 可惜,下一秒,他就怂了。 因为黑暗中走出来的居然是叶无道。 确切的说,是叶无道和一个他都不认识的奇怪女孩。 女孩的模样看着非常诡异。 她穿着修真界的人都不会穿着的黑色露肩蓬裙子,裙摆只到膝盖,她的头发是披散着的,头上装饰着黑色的头纱,大半张脸都被头纱遮盖着,只露出剩下的一半面容。 “是不是感觉我看起来很奇怪?” 女孩说话,声音带着幽灵的味道。 叶无祈不敢说话。 这个女孩让他的骨头都冻得不敢说话。 女孩其实也对叶无祈能说些什么毫无情趣,她牵着叶无道的手,走到叶无祈面前,撩开面纱,露出原本被遮盖的另一半的白骨面容! 叶无祈吓到了! “枯荣!你居然修炼的是枯荣!” “枯荣?那是什么东西?” 女孩摸了下已经白骨的面容。 在她说话的时候,一半血肉一半白骨的模样,让叶无祈吓得整个人都快疯掉了。 “不要!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叶无祈惊恐地不断往后缩。 女孩却只是伸手,手指轻柔的划过叶无祈的脸庞,说:“为什么这么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但是……但是真的……真的……” 叶无祈的灵魂都快要被女孩惊得出窍了。 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诡异的女孩! 考虑到女孩是叶无道带来的,恐怖系数瞬间又多了一百万个点! 他冲着叶无道大喊:“这是什么鬼东西!不要让她碰到我!”
“她不是鬼东西,她是我的另一个女儿,或者说,是另一个接着我的名义来到这个世界的怪物。” 叶无道面无表情地说着。 他当然是修真界的第一天才,可是他的天才在真正的怪物面前还是不值一提。 尤其是叶伊和身边这个诡异的一半是人一半是白骨的女孩。 女孩对叶无道的回答似乎很满意,笑了笑,说:“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并不是什么怪物,我只是个坏人,一个喜欢用别人的命拯救自己的命的怪物。” “……你!你快滚!你的死活和我没关系!” 叶无祈快疯了。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贵为叶家长老居然会被一个迄今为止连名字都不知道也没有对自己做任何事情的女孩——吓得—— 屁!滚!尿!流! “我不相信你还是人!你就是个怪物!你是魔鬼!魔鬼!” “魔鬼?” 女孩错愕。 叶无祈也在瞬间感觉到眼前的怪物只能用魔鬼这种诅咒的字样形容。 于是他大声重申说:“对极了!你就是个魔鬼!真正的魔鬼!无双的魔鬼!” “可是魔鬼有很多种含义。” 女孩阴嗖嗖地说着:“在红尘界,魔鬼代表很多种东西。西方文化中,魔鬼是一种东西,东方文化中,魔鬼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你刚才的一句魔鬼其实是三种东西,可是……你的三种东西中,哪一样是属于我?” “——我只想永远不见到你!” 叶无祈愤怒爆炸。 女孩:“想永远不见我也不难,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你就永远都不用见我了。” “——不!” 叶无祈惨叫。 叶无道却伸手。 “啊啊啊啊啊!” 惨叫过后,叶无祈的眼睛只剩下两个洞,血都没有流。 叶无祈崩溃,哀求地趴在地上,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叶无道!我和你都是叶家的一部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那你为什么勾结叶无方试图杀死我的女儿!” 叶无道冷酷地说着:“我不是个好爸爸,所以我从来不在乎女儿的生死,但是你们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我的女儿,当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要惩罚你们,让你们知道——叶伊并不是无父无母的孩子,只是她的父母,和你们想的不一样!” “不是的!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们真的不是这样的!” 叶无祈扭动身体,痛哭不止。 可惜他的眼睛已经不存在,泪腺流出的也都是血红的液体。 鬼怪女孩看了眼如此扭曲痛苦的叶无祈,对叶无道说:“你说叶伊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 “她怎么可能死掉,她可是你的另一半灵魂。” 叶无道漫不经心地说着。 女孩笑了笑。 一半白骨一半血肉的面容在露出微笑的时候显得格外狰狞,连习惯了这张脸的叶无道都感觉浑身颤抖,如果不是害怕女孩的魔鬼手段,甚至想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 女孩知道叶无道不喜欢自己,笑了笑,说:“觉得我恶心,直接说!我不在乎!”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