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惩恶妇

医流武神 4 作者潇铭 全文字数 4793字

叶轩并没有回病房,而是去出院窗口办理出院手续。www. 只是当他得知自己还有着一大笔的医药费没有结清时,一脸地错愕与懵逼,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 要知道他可是堂堂叶家大少怎么还会欠医药费? 这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 “你等着,我回去拿钱。” 叶轩留下一句话,便转身迈着步子向着医院外面行去。 他要回家拿钱! 当冷倾城忙完手中的事情赶回病房得知叶轩去办理出院手续时,她急匆匆地赶来,却并没有看到叶轩的身影。 “刚刚有叫叶轩的病人来办理出院手续么?” 当下,冷倾城向着工作人员问道。 “冷院长,有的,不过他并没有成功办理出院手续因为他账上还差着一大笔医药费,而他身上好像没有钱,说是回家拿钱去了!” 工作人员一脸恭敬地答道。 闻言,冷倾城秀美微皱,看着医院大门,神色充满了复杂。 叶轩差医药费是因为她的工资还没有来得及发,暂时没能够将这窟窿给填上。 至于叶轩说回家拿钱? 如今的叶轩哪里还有什么家? 又哪里还有什么钱? 他现在这样子回家不是去自取其辱吗? 冷倾城眉宇间充满着一丝担忧…… “冷院长,有位病人找您……” 冷倾城正欲去追叶轩,可是一名护士却是急匆匆赶来,让得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唉……让他早点认清楚现实也好。” 轻轻叹了一口,在护士的带领下冷倾城匆匆向着病房赶去…… 叶家大院,位于市中心,乃是星海市最具有名的豪宅,叶家族人的居所。 当叶轩走到叶家大院门口时,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什么意思?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看着拦路的保安,叶轩眉头微皱,冷声开口。 “你谁是啊你?” 保安看着那穿着病号服的叶轩,眉头微微皱起总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 “我,叶轩!” 叶轩冷冷地回答。 “叶……叶轩?怎么可能?你不是出了车祸成为植物人躺在医院么,现在怎么回来了?” 听闻叶轩的话语,保安一脸错愕,脸庞上挂着毫不掩饰的吃惊。 “废话少说,让我进去。” 叶轩一脸不耐烦。 “让你进去?你当自己是谁啊?哪怕你真是叶轩,今天这门你也进不了。” 然而叶轩的话语方才刚刚落下,带着威严戏虐的声音却是在这一刻悄然间响起。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保安队长恭敬地领着一对青年男女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 男的身形消瘦,面色略显苍白,穿着阿尼玛服饰,带着厚厚的眼镜,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女的看上去约莫三十岁左右,身材略显臃肿,整过的脸颊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底,肥厚的嘴唇上涂着大红色口红,一看就是刁蛮恶妇。 他们的名字分别叫做叶小康和叶小丽,是一对亲姐弟,乃是叶家的嫡系族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轩一脸冰冷,将目光落在那保安队长的身上寒声开口。 “叶轩,还是让本少来告诉你吧。” 还不待那保安队长说话,那叶小康咧嘴一笑,一脸玩味地开口。 他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废物竟然苏醒过来了,而且还有脸回叶家。 “你们是谁?” 叶轩看着叶小康等人,眉头紧皱,脑海中却没有关于他们的记忆,毕竟车祸让得这具身体部分失忆。 “我们是谁?哈哈……叶轩,你这废物该不会是傻了吧,竟然连我们都认不出来来。”叶小康不由得放肆大笑起来。 “原来这废物就是个白痴,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则是沦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脑.残,实在是悲哀至极。” 叶小丽布满粉黛的脸颊浮现出刻薄的笑容,看向叶轩的目光之中充满着戏虐。 以前的叶轩因为其父亲强大的商业手腕和能力撑起整个叶家,带领着叶氏集团走向辉煌,而他叶轩则是被誉为叶氏集团未来继承人,地位非凡,在加上他那目中无人的性格,自然是引起了族里面许多人的不满,受到许多人的排挤。 这叶小丽姐弟赫然就在其中。 叶轩当务之急是回家拿钱办出院,可没有心思跟这些蝼蚁计较,当下便是冷声道:“我没时间跟你们废话,都给我滚开,让我进去。” “进去?” 听闻叶轩的话语,叶小丽和叶小康姐弟脸庞上皆是堆满了戏虐的笑容来:“就你这废物现在还想进我叶家大门?别做白日梦了!” “虽然不知道你这个废物为何成为了植物人后还能够醒来,但是想必你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吧?” “你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叶家少爷,叶氏集团的继承人?别做梦了,你的父母早已经在这三年里相继死了,而你这废物早已经被逐出了叶氏家门,同时你还被从叶家的族谱上除名。” “如今的叶家再也没有你的一席之地!现在的你,一无所有,只不过是一个可悲的阶下囚。哈哈……” 话语到了最后,叶小康和叶小丽皆是放肆地大笑了起来,看向叶轩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闻言,叶轩脸色微变,这才想起在医院时那狼魔好像跟冷倾城提到过他父母相继死亡这件事…… 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为何被逐出叶家,甚至被从家族谱上除名? 这一刻,叶轩的心中充满了太多的疑问。 “哈哈,这下子傻.逼了吧?” 看着那一脸疑惑的叶轩,叶小丽和叶小康这对姐弟笑得更加大声了。 “区区一个叶家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今日,他们将我从叶家除名,他日,我要叶家追悔莫及!” 叶轩眼中寒光一闪,嘴里传出傲气十足的话语。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他便是转身离去…… 既然他被除名,那这叶家大院,不进也罢! 正如他所说的那般! 今日,他被叶家逐出家门, 他日,他要叶家追悔莫及! “这就想走,你当我叶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看着叶轩离去的背影,叶小康眼中寒光一闪,大手一挥嘴里传出森冷的话语:“保安,将他给我拦下!”
“是!” 叶小康的话语方才刚刚落下,保安队长便是带着看门的四名保安将叶轩给团团围住。 “你们找死?” 见状,叶轩眼中杀意涌动,寒声开口。 这群低贱的蝼蚁三番四次的挑衅已然将他触怒。 “找死?哈哈……别开玩笑了,真正找死的人应该是你吧。我看呀,你就不应该醒过来,还是乖乖回医院去躺着等死好,这样也免得出来碍眼!都还愣着干什么?动手给我废了他。” “都别愣着,给我往死里打!” 叶轩的话语落入叶小丽和叶小康两人的耳中,使得他们如同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再次大笑起来,嘴里传出刻薄的话语。 “是!” 随着叶小丽姐弟的话语落下,保安呈合围之势抡着电棍将叶轩的退路给封死,对着叶轩怒砸而下,让得叶轩毫无退路可言。 叶轩已经被逐出叶家,哪怕叶家的保安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好!给老娘弄死他!” 见到保安这漂亮的合围,叶小丽激动不已,双手紧紧地搂在胸前,嘴里发出放肆的尖啸,如同发.情的母老虎。 “嘭!” 然而,下一刹那叶小丽的叫好声却戛然而止,她如同一只鸭子被人给掐住了喉咙一般,张大着嘴巴,瞪圆着眼睛…… 在她惊骇的目光注视之下,只见叶轩身体一旋,双手撑地,右腿横扫而出,一个漂亮的横扫千军直取五名保安的下盘。 “咔嚓……” 随着沉闷的碰撞声和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五名保安被叶轩的鞭腿扫中,骨头碎裂轰然间砸倒在地面上,双手抱着断裂的双腿嘴里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和哀嚎,再也难以站起身来…… 这一幕落入叶小康眼中亦是令得他神色一呆,一脸惊骇。 轻易地将五名保安放倒,叶轩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带着无尽的冷意迈着步子向着叶小丽两姐弟行去…… 现在的他可不是刚刚苏醒时的那个虚弱的叶轩! “咕!” “你……你……你想干什么?” 看着那步步走来的叶轩,感受到他身上释放出来的无形气势,叶小丽和叶小康额头上冷汗直冒,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嘴里传出颤抖的话语。 他万万没有想到如今的叶轩竟然如此厉害,轻易地将五名保安干翻,这完全是颠覆了他们的想象和认知,与他们印象中的叶轩判若两人。 “我告诉你,叶轩……你若是敢伤我,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若是你现在给我们跪下求饶,今天这件事本少可以既往不咎……” 叶小康鼓足勇气,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叶轩愤怒地大吼道。 “咚!” 然而,叶小康的话语还没有落音,叶轩身形一闪出现在他的跟前,手掌猛地探出将他的衣领抓住,右腿膝盖携带着强大的力量狠狠地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噗嗤……” “啊……” 口吐鲜血的声音和凄厉的惨叫同时响起,强大的撞击力让得叶小康顿时间弓成了一只小虾米,他脸庞更是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看上去尤为地吓人。 “你这个该死的杂碎,我要杀了你……” 浓烈的痛苦让得叶小康嘴里发出愤怒的咆哮,他正欲反击却被叶轩随手甩飞出去砸在远处的草铺上难以爬起来。 叶轩面无表情,冷着脸着那一脸惊恐的叶小丽行去。 “你……你……你想干什么?你这个该死的杂种,你别过来……我告诉,你……你若是敢动老娘一根汗毛,老娘定让你在星海市永无宁日,不得好死!” 看着那宛若杀神浴血走来的叶轩,叶小丽脸色发白,双腿发软,再也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嘴里发出愤怒的尖啸。 “我从不打女人。” 看着那被吓傻的叶小丽,叶轩嘴里传出冷冷的话语,让得叶小丽心底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惜,你在我眼中算不得是女人,最多算是一头母猪!” 然而,就在此时叶轩却猛地一巴掌狠狠地抽在她那布满粉黛的脸颊上。 “啪……”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叶小丽脸庞上的粉黛都散去,显露出她暗黄色的皮肤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面上,嘴里喷洒出大量鲜血显得狼狈万分。 “你这个低贱的杂种,老娘跟你拼了……” 叶小丽她刁蛮刻薄惯了,向来都是她欺负别人,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对待? 当下,她嘴里发出一声尖叫,挥动着那打着指甲油的利爪疯狂地向着叶轩抓去,想要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叶小丽,送你一句话吧:不要每天欲求不满,当心月经不调,突然来大姨妈!” 见状,叶轩眼中寒光一闪,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手掌猛地一甩,一枚银针飞射而出,精准地没入到叶小丽的肚挤中,令得她身形悄然间凝固…… “啊……” 下一瞬间,似是感受到了什么叶小丽脸庞上浮现出浓浓的惊恐,嘴里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大量的暗红色液体则是从她的下身狂喷而出,喷了她一大腿,将她穿着的裙子都给染成了红色,让得她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来大姨妈了? “艹,你这个该死的杂碎竟然敢打我,给我去死吧……” 就在此时,被叶轩甩飞出去的叶小康嘴里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猛地抓起电棍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叶轩砸来。 可是叶轩头也不回,反身一脚踹出。 “嘭……” “噗嗤……” 叶小康被叶轩一脚踹中小腹,嘴里喷洒出大量的鲜血和苦水,如同被踢出去的足球砸在远处的电线杆上,撞得电线杆都在剧烈地摇晃。 他正欲挣扎着站起身来,叶轩的身形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跟前,让得他猛地呆住,喉咙滚动,冷汗直冒。 下一瞬间,他猛地对着叶轩跪拜了下来,嘴里有着浓浓恳求的声音传出:“轩……轩哥,求求您,放了我……我……我知道错了。” “告诉我,这三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轩脸庞上没有丝毫感情,嘴里传出不容置疑的话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