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巨浪来袭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0682字

无元五三○年八月十日 午后,炽热的阳光,毫不保留的遍洒在贺如半岛南端大片连绵的平原与沙滩上,最南端的都市││「买弭城」的南方海岸,围绕着贺如半岛的阿特洋,不断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浪花,向着原本十分洁白美丽的「买弭城」沙滩一**涌来,再翻翻滚滚的退去。 但原本洁白纯净彷佛一尘不染的海岸沙滩,今日却煞风景的出现一滩滩令人怵目惊心的血迹、残肢、断臂,以及碎散的尸块,在海滩上铺陈出一种凄厉的不协调。 似乎在不久之前,这里曾经经历一次惨烈的杀戮,有数千人在这里舍死忘生的激斗。不过,舍命的战斗似乎已经到了终点,在散落的尸体当中,只剩下千余名杀气腾腾的青年大汉,围着几十个满身浴血,脸上已经露出绝望神情的对手。 而几十个已经精疲力竭的人,普遍来说,年纪似乎都比外圈的人年长,其中更有三、四个已超过八、九十岁,算是接近退休年纪的中老年人。 「差不多了吧?」在人群之外,一个浑身满是鲜血,却依然洋溢着活力的年轻人,对身旁的两个伙伴笑问,脸上有种掩不住的得意,看来他身上的血,应该大多来自敌人。 三个人看起来都不到三十,一时之间也看不出谁的年纪最长,但若要比狼狈,他还不算是糟糕的,他左手边的另一个年轻人,除了身体外,连脑袋都被敌人鲜血所染,似乎曾用手胡乱的抹了几把,脸上正红红白白的凝结成一片古怪的模样。这个年轻人听了他的话,目光中露出一丝微微的兴奋,嘴角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点点头说:「宰了剩下的,就没事了。」话声刚落,他垂着的剑一举,往人群就走了过去。 「等等……」另一个有些矮胖的年轻人,呵呵一笑的拉住他说:「李鸿,不用你动手了吧?孟升,你处理处理不就得了?让李鸿去,说不定董老头找他拚命。」若比起身上的血渍,这名年轻人可能是最少的,他向着一开始发话的年轻人挥了挥手,一付赶人的模样。 「也对。」被唤作孟升的年轻人认真的说:「我去好了……。」 「他会不会投降?」胖子赵宽眨眨眼说。 「投降免死。」孟升还没回答,被赵宽拉着的李鸿突然冒出一句。 孟升眉头微微一皱,苦笑说:「我知道了。」说完,他将手中长剑归鞘,大步往前走去,缓步穿入人丛。 这些人似乎都是三人的手下,看到他接近,便自动让出一条路;而被围困着的十来个人,目光自然而然的转过,看着他走近,其中一个脸红如血,身上有着数道淌血伤口的老人大吼一声:「姓冯的小子,你可敢与我一决生死?」 「不敢。」冯孟升一笑说。 老人一愣,一时说不出话来。 四面人群听到冯孟升这幺说,本来还有些意外,但见老人呆怔的表情,这才省悟到冯孟升在奚落对方,众人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冯孟升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望着场中被包围的几十个人说:「投降免死……董先生,你可愿意投降?」 虽说免死,但也不可能无端释放,最仁慈的方法就是截废内息。董老人已经九十余,内息一废,身体机能立即大幅衰减,现在纵然壮健,也撑不了几年。他脸色一沉,恨恨的说:「要命就来拿吧。」 冯孟升叹了一口气,正要下令时,突然一声巨大的爆响无端端的从南方传来,简直比雷电轰到身侧还要震撼,场中千余人同一瞬间都大受惊吓,几个腿一软跌了下去,也有几个当真吓得跳了起来。不过众人都在同一瞬间不由自主的转过头望着南面大海││那声音传来的地方。 正看不出所以然来,毫无征兆的,又是一连串爆响,功力较低的,忍不住掩着耳朵无力的蹲下,又隔了片刻,巨大的爆响声才忽然静了下来。 此时晴空万里,蔚蓝的海仍十分平静,但在远远的海天交界处,似乎正不断的传来轰轰的声音,彷佛是那一连串爆响的延续。这时的冯孟升,一时间也忘了下令攻击,而董老人一群人,也忘了自己的生命正随时可能结束。 「那是什幺?」在人圈外的李鸿,诧异的问胖子赵宽。 「不知道……」赵宽难得的收起笑容说:「总之一定有事。」 这时人群中的冯孟升也正回过神来,他回过头才要开口,却又被眼前众人的目光吓了一跳,冯孟升再度转过头来,隐隐见到海平面似乎不再是一条美丽的直线,冯孟升这下可真的不敢转回头去……谁知道下一秒又会有什幺变化? 「所有人都回去!」赵宽突然跃起大嚷:「快!逃命啦……」 冯孟升连忙往外奔,一面急急说:「赵宽你胡说什幺?无风无雨的……」 「那……那是大海啸。」赵宽脸色不好看,急急的说:「我听我师父提过……百年前有过一次,那次整个贺如半岛南端几乎都被水淹没了。」 怎幺好端端的会来个大海啸?冯孟升还在迟疑,赵宽已经向着众人下令:「快,快去通知家人避难,大家自求多福吧……呜啊……我的钱……」话声一落,赵宽头一个要往买弭城跑。 「你等等。」冯孟升一把拉住赵宽:「辛苦了一年,终于堵住董老鬼……」 「现在顾不得这幺多了。」赵宽哇哇叫:「那是仙人打架!等海啸过后,看看谁剩下的人多再打吧。」 什幺叫仙人打架?冯孟升、李鸿都愣了愣,两人还来不及问,此时,海平面那突起的弧线又清楚了些,白色的顶端似乎正是汹涌的浪花,三人的手下这时也待不住了,不知道谁发了一声喊,千余人就这幺向着买弭城急冲,口中一面还叫着无法理解的胡言乱语。 「还不快走?」赵宽见冯孟升与李鸿还愣在场中,他连忙拉着两人要走,眼前却突然出现了数十人挡路,却是董老人等一行人挡在路口。 「董老头,这时不是打架的时候……」赵宽才瞪眼说到一半,身旁的李鸿已经刷的一声拔出了长剑往前迈步,赵宽连忙抓住李鸿回头说:「你——现在真的不是打架的时候。」居然两边都要劝,自己可真命苦。 董老人心里有数,这次买弭城两大势力对决,自己的人几乎死伤殆尽,日后也无法东山再起,不管来的是不是大海啸,难得这三人落单,非得出一口气不可。他冷冷一笑说:「如果都是一个死,老夫也要杀了你们再死……大家上!」 董老人大喝一声后,却是一呆,身旁跟随自己多年的亲随,居然在此时一哄而散,跑得快的自不待言,有几个腿受了伤,此时竟也一跛一跛的逃命。 居然没有人愿意听从自己的命令?董老人转回头,恰好见到眼前三人奚落的眼神,他恼羞成怒,目光转向率先拔剑的李鸿,想起自己的手下,死在这小子手中的最多……索性今日就拿这小子垫背!董老人心意一定,挥起手中的长刀,向着李鸿杀了过去。 李鸿眼睛一亮,脸上奇怪的露出喜悦的光芒,他倏忽间挣脱了赵宽的手,长剑一拔光华爆起,向着董老人直刺了过去。 「这……特拉股眼!先宰了你这个死老董。」赵宽大骂了一声,眼看两人已经翻翻滚滚的打了起来,他一抽身后的厚背砍刀,向着董老人没命的砍去。 ︵注:「特拉股眼」乃贺如半岛区域附近一句低俗的骂人口头禅,「特拉」者,指「四九大战」后变异产生的一种猥亵的畜类,后经人类扑杀,已于无元五世纪末绝种;此言通常意指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等等……于生气时亦可作口头发泄之用。类似用法有「特拉**」、「大特拉」、「超级特拉」、「特拉人」,七世纪后渐少人使用││转载自皇都图书馆藏书︽新大陆东岸俚语杂谈︾。︶ 同一时间,苦笑的冯孟升长剑一翻,也向着董老人逼去。 董老人在买弭城掌权数十年,功力自然不弱,虽被三人围攻却依然毫不畏惧;此次大败,是因三人纠集年轻一辈的势力,寡不敌众而落败,论实际功力,就算李鸿三人联手,仍比他高不了多少,董老人十分有机会选一个人同归于尽。 董老人既然相准了李鸿,刀芒自然在李鸿身边闪来闪去,李鸿长剑翻动,刀来剑挡,依然挡不住董老人迅疾的刀法,若不是赵宽与冯孟升在一旁寻隙而攻,逼得董老人不得不回刀防守,李鸿身上只怕已经出现了几个刀口。 四人打得正热闹时,突然空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还有人在打架,是不怕死还是怎幺?」 「谁知道?」另一个女子声音说:「可能不知道大难临头吧?」 头上怎幺会有声音?四人自然是莫名其妙,但这时谁也没时间往上方看,李鸿与冯孟升心中同时都想起了刚刚赵宽说的话,两人心中一凛,莫非当真有仙人? 赵宽这时可不管仙不仙人了,与眼前这个死老头多费唇舌既然没用,那就快些宰了他好逃命,没想到不知为什幺,李鸿与冯孟升的动作都慢了下来,赵宽连接了几刀,手忙脚乱的叫:「你们发什幺呆?快啊!」李鸿与冯孟升一惊,连忙加快了手脚。 「还打?三打一,有什幺好得意的?」上方的女子声音似乎有几分不满,突然间三人同时被一股大力一撞,分成三个方向直飞了出去,赵宽与冯孟升手中的刀剑同时摔落,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李鸿虽也受到同样重创,但他却还死死的抓着剑,一面吐血一面在地上翻滚的时候,还割了自己两个口子。 董老人眼见三人突然急飞,一时还不知有人相助,以为三人想溜,他立即急追着李鸿狠劈;这时看到李鸿狼狈的摔在地上,口中吐着鲜血,董老人一喜,大刀毫不客气的直劈了下去。 李鸿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强忍剧痛,长剑往上急迎,想抵挡住对方的攻击,但董老人经验何等丰富,看样子李鸿全身功力已散,这一刀劈下去,包管连长剑一起砍回他脑袋。 而赵宽与冯孟升两人见此情景,连忙连滚带爬的往李鸿那儿扑去,但两人同负重创,怎幺赶得上这一刀的速度?两人不禁心胆俱裂,冯孟升忍不住闭上眼,赵宽却是直瞪着董老人,紧咬着牙齿说不出话。 「唷?」上方传来一声惊讶的轻忽,突然间,董老人的刀蓦然毫无来由的静止不动,硬生生凝住在李鸿上方,董老人发急的挣动大刀,却是动弹不得。 李鸿以长剑格挡,本是无可奈何之举,他何尝不知自己挡不住这一刀?眼见董老人忽然停住,李鸿自然而然长剑一转,向着眼前敌人刺去。眼看就要刺到,李鸿忽然发觉对方只瞪着眼发急,竟是动也不动,他一怔,猛地停下剑,仰头往空中看去。 在同一时候,赵宽、冯孟升、董老人也同时抬头,只见二十多公尺高的空中,此时居然有一对青年俊秀男女悬空飘浮着,他们身着看似简单的白色袍服,但边缘却点绣着花色繁复的七彩锦绣,整体看来,简单中呈现了难以形容的华丽。 两人这时自然也在往下望,男子正向着同伴说:「妳好象帮错人了?」 女子脸上露出了一抹愧色,嘟起嘴愤愤的说:「谁知道这家伙这幺坏?」她轻轻一挥袖,也没听见风声,只见董老人突然往后直飞,摔出数十公尺外;落地后,他只愣了一愣便拔腿就跑,也顾不得取李鸿的性命。 但他一奔随即打了个跌,爬起身来时,动作比前一剎那慢了许多,似乎全身的功夫已经在一瞬间消失无踪;董老人心惊胆颤下,也不敢废话,总算元气未失,虽不能轻身腾跃,总还能快步而行。他扔下手中沉重的大刀,向着买弭城直奔,连头也不敢回了。 大敌离去,这时本该是逃命的时候,但地上三人却都爬不动了,冯孟升怔怔的望着上方,迟疑的说:「你……你们是仙人?」会飞的人听说过,但这幺厉害的功夫却没听过。 李鸿的脸色却十分难看,哼了一声说:「仙人有这幺胡涂吗?」 李鸿这话一说,上方那女子的脸色就变了,她身旁的男子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说:「说的对,说的对。」 「苏胆!」女子似乎真的生气了,白净的脸上泛起一抹薄红,一双灵活会说话的眼睛直瞪着被称为苏胆的男子。 「别见怪。」苏胆摇摇手,笑着说:「雪梅……我若是好端端被人打成重伤,也会生气的。」 这个仙女叫做雪梅?还真不像仙女的名字……李鸿皱着眉头,这句话却没再说了。 「这下好了。」不知何时又开始望着海岸线的赵宽,摇头说:「我的家当只怕要全毁了。」 李鸿一转头,只见远远从海平线上涌来的浪越来越高,不知是怎幺样的事故所造成,难道真有仙人在那儿打架?那个方向不是向无人居的库波岛群吗? 「担心家当?」名唤苏胆的男子似乎对赵宽这句话颇有兴趣,他哈哈笑说:「大浪来了,你不担心死在海中,反而担心财物?」 「死也就罢了。」赵宽咧嘴一笑说:「若是一不小心没死,却变成穷光蛋,日子可就苦了。」 「这话也有道理。」苏胆回头望着雪梅促狭的笑说:「论功夫,他们三个本来有一丝希望活下去的。」 雪梅脸色一沉,往下飘了几公尺说:「你们老实说,那个老混蛋是谁,你们为什幺在这儿打架?」 一直没开口的冯孟升,这时连忙说:「雪仙女,不……呃,雪女士,在下冯孟升,可以为您解说。」冯孟升不大相信眼前的是仙人,虽然这两人的能力实在无法想象。 谁问你名字了?雪梅沉着脸,回头又望了望逐渐涌起的大浪,估计仍有时间,才回过头说:「说快一些。」 「那个老人姓董,叫做董龙。」冯孟升脸上勉力露出微笑说:「掌握买弭城全城税收,向莱家族派驻买弭城之城主││莱毕果负责,但他横征暴敛、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为求全城人民之解脱,我们联合了有志之士,与他展开斗争。」
「莱家?莱毕果?」雪梅听得似乎有些迷糊,她往上方的苏胆望过去,苏胆点点头说:「这儿是方家亲戚莱家的地盘,百多年前那次把这里的地搞得无法种植,方家就撤出了这里,交给莱家。」 雪梅噢了一声,点头说:「原来是方家的亲戚,我说怎幺听都没听过……方家也只还好。」 三人见雪梅口气如此托大,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莱家虽身为方家的附庸,但在贺如半岛,莱家却是有如神圣般的存在,不只家族中人人功力高深莫测,莱家随便一个仆佣,功夫都不可小觑,更别提培育莱家的方家了——在这个女人口中,连方家都不算什幺,可知他们必定大有来历。 「这幺说……你们是好人啰?」雪梅不甘不愿的说。 冯孟升怔了怔,连忙点头说:「当然,不过雪小姐失手打伤我们,这也是无心之过……」冯孟升见对方年纪实在不大,女士又改为小姐。 「我知道了。」雪梅没好气的说:「不会让你们死就是了。」 「快来了。」苏胆突然说:「别聊了。」 众人同时转头,只见浪越来越高,越来越近,轰轰然竟有数十公尺高,而临到眼前,左右居然看不到尽头,似乎整片的海都翻了起来,眼看再过不久便将涌至,到时候整个贺如半岛只怕要毁于一旦。 「要保住哪里?」雪梅往上飞到苏胆身旁,皱眉说:「单凭我们两个可看不住整个贺如半岛。」 「中央平原。」苏胆说:「那儿地势低洼,海水不易退去,又是这个半岛的命脉……其它地方就罢了。」 这两人在说什幺?地上躺着的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幺,突然间,三人同时往上浮起,耳边却听到雪梅哼了一声说:「别乱动,让你们见识见识。」 三人不由自主随着雪梅与苏胆,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半岛中央的平原急飞,只见下方的都市、平原、河川彷佛在一瞬间掠过脚下,在这转眼间,似乎已经飞出了百余公里。 这幺快的速度,三人却感受不到狂风的吹袭,彷佛在体外有着一层气罩,保护着自己,三人除了相顾骇然之外,也不知该说什幺。 不久下方出现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三人心里有数,就是这儿了……可是三人又不禁狐疑,买弭城到中央平原至少有百余公里,怎幺没几分钟已经飞到了? 正这幺想的时候,速度缓了下来,雪梅很快的停在草原的东南东方,而苏胆则停在十余公里外,也不知是不是两人商量好的距离,不过两人距地面差不多都是五十公尺左右。 这时,汹涌的巨浪已经冲上了贺如半岛,正从东南东的方向往北北西扩散,当然,随着延伸的距离,巨浪的高度也跟着越来越低,但到了中央平原,仍有二十多公尺高,充满了毁灭一切的力道,向着平原直扑而来。 但说也奇怪,赵宽、李鸿、冯孟升三人却眼看着狂猛的海浪突然一高反溅,似乎前方遇到了什幺阻碍物,浪花随即向着两面流开,而避开的范围,正是苏胆与雪梅两人连成一线的数十公里。 这幺一激,连带着两边的海浪也逼着往两旁分开,眼看着身后数千公里的中央平原居然保住了大部分,三人不禁目瞪口呆,话都说不出来。 浪头一过去,跟着就是向下散流的海水,隔了不知多久,海水终于慢慢退去,只见整个贺如半岛的南面满目疮痍,被巨浪蹂躏得不成模样,无数死亡的人兽尸体、坏散的房舍林木、来不及退去的鱼虾,一片绝望的死寂。 「怎……怎会如此?」冯孟升愕然说:「为什幺会发生这种事?」 「别问这幺多。」看到下方的惨况,雪梅的口气好多了,她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也只能尽力而为。」 「真……真是仙人打架?」李鸿突然沉着脸的说。 「说是仙人也没错。」已经飞近的苏胆脸色也颇凝重的说:「不过那群女人也逼人太甚,不配称仙人……」 「跟他们说这些做什幺?」雪梅顿了顿突然说:「那些是谁?」 谁?三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不知道雪梅在说啥。 「莱家的人吧?」苏胆却回答得很顺:「除了买弭城外,中央的欧连市、北端的迅迩城都有人来,等等他们吧。」 「你跟他们说。」雪梅不在乎的说:「我懒得跟井底之蛙浪费口舌。」 莱家人是井底之蛙?那自己是什幺?冯孟升望着李鸿,却见李鸿脸色阴沉,似乎没注意到这句话,他再望向赵宽,却见赵宽向自己扮个鬼脸,吐了吐舌头,似乎也不甚在意,冯孟升深深叹了一口气,到底为了什幺,死这幺多人?而这两个……当真是人吗? 「也好。」沉吟片刻的苏胆说:「妳到买弭城放下他们等我,我一会儿过来。」 「好。」雪梅望望自己一直带着的三人,摇摇头没再多言,倏忽间拔高千余公尺,向着南方而去。 冯孟升其实颇想看看苏胆与莱家人会面的情况,但他身不由主,只能随着雪梅往南方直飞。过不了多久,四人回到相遇的海岸,这时的海岸已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不远处的买弭城更是惨不忍睹,除一些勉可辨认的残骸外,完全看不出原来城市的模样。 雪梅往下一落,将三人缓缓的放到地面,看着三人的脸色都颇为苍白,雪梅顿了顿,突然有些不耐烦的说:「你们……怎幺不治疗一下自己?」 治疗?冯孟升傻眼的说:「雪小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连这都不会?」雪梅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说:「算了……我来帮你们治治吧,闲着也是闲着。」 「我不要。」李鸿突然冷冷的说:「既然打不死,就自己会好。」 这岂不是找死?可是李鸿话已出口,冯孟升只好暗暗叫苦,没想到雪梅似乎没生气,只诧异的望着李鸿,隔了片刻才说:「你还在生我的气?」 李鸿懒得答理,转过头没吭声,他气的不只那一掌,雪梅口中的莱家人是井底之蛙,自己算什幺?蝌蚪吗? 雪梅刚刚不耐的神色反而收了起来,轻嘘一口气微笑说:「脾气真不小……我跟你道歉可以吗?」 李鸿也没想到刚刚那态度傲人的雪梅会向自己道歉,他有些讶异的转回头,脸色自然好看了不少。雪梅突然一笑说:「就让我帮你治治,别这幺拗了。」 她不由分说的伸出玉掌按向李鸿的胸口,李鸿马上感到一股暖流向着胸口流入,所经之处各脏腑的创痛立即缓和,等雪梅缩手,李鸿虽然称不上伤势痊愈,但已经能坐起身来,瞪大眼看着雪梅。 「还可以吗?」雪梅笑语嫣然的说:「不准生气啰。」她这幺一笑,流露出一股温柔的气息,让人十分舒服。 李鸿可真的气不起来了,他愣了半天才说:「妳的功夫怎幺练的?妳是人吗?」 「我当然是人。」雪梅失笑的说:「练功夫有诀窍的,你们的内息只是最粗浅的养生气功,所谓的功夫又都是傻练筋肉,这样练不出什幺东西的。」 「那该怎幺练?」李鸿率直的问。 雪梅一怔,颇感难以回答,两人正愣愣的互望时,赵宽忽然大叫一声:「雪大姐!打个商量如何?」 雪梅吃了一惊,回过头说:「什……什幺雪大姐,你怎幺乱叫?」 「小妹子可以吧?」赵宽没大没小说:「妳跟李鸿聊的高兴,就不管我老赵心口发疼啦?」 原来他叫李鸿?雪梅回过头又望了李鸿一眼,这人率直的有些……有些好笑呢。 她摇摇头,还是走到赵宽身旁帮助赵宽疗伤。冯孟升见状,有些尴尬的一笑说:「没关系,我最后好了。」想想这句话真是废话,冯孟升又闭嘴了。 雪梅能力毕竟不同一般,没多久也治好了冯孟升,三人这时总算都能站得起来,冯孟升首先站起,向着雪梅躬身说:「多谢雪小姐。」跟着李鸿也站了起来,不过赵宽还是坐在地上,笑嘻嘻的脸上似乎有些懒洋洋的。 「别客气。」雪梅有些心不在焉,顿了顿才说:「毕竟是我的错。」她目光望着北方,似乎对苏胆迟迟未返,颇有些不耐。 「雪美女。」地上的赵宽又乱叫了:「妳从哪儿来的?」 雪梅看着摆出一脸无知样的赵宽,不知怎幺就是觉得好笑,她噗嗤一笑说:「你怎幺……我来自西方。」 「这次是谁和谁打起来?」赵宽大剌剌的说:「搞死的人可多了。」 「还不是新帝那伙人……」雪梅一愣,怎幺自己自然而然的就说出来了?她瞪了赵宽一眼说:「问这幺多做什幺?」 「新帝?南极洲的新无皇?」赵宽愣了愣说:「那妳是……皇家武士?」 「你也知道?」雪梅可真是吃了一惊。 别说雪梅吃惊,李鸿、冯孟升的讶异也不小,从没听过赵宽提到这些事,他知道的还真不少。 「听人家说的啦。」赵宽一副没什幺了不起的模样说:「听说皇家武士分很多级呢……有十七、八级是不是?美女妳是哪一级?」 「哪有这幺多。」这胖家伙怎幺老叫自己美女?雪梅带笑瞪着赵宽说:「皇家武士不过分成四种阶级。」 「哦?妳是哪一级?」赵宽连连点头说。 「不告诉你。」雪梅不知不觉间彷佛与赵宽也熟络起来,她别过头笑说:「就会问。」 「雪小姐。」冯孟升实在老不起脸皮叫人美女,只好老老实实的说:「我想请教……如果我们想更进一步提升自己,不知您可有建议?」 突然有个人正经起来,雪梅反而有些难以接受,她想了想才说:「如果真想有点成就,附近方氏家族那儿还可以,若是去拜师……」 「不行。」李鸿又**的说:「我们没有这幺多钱。」 雪梅一愣,去方家拜师要钱?她还没问,却听赵宽一声惨叫说:「糟啦,我的家当……」 这胖子!雪梅瞪眼说:「你还是觉得死了比较好是不是?」 「这……」赵宽苦着脸说:「没这幺严重啦,不过才刚要从苦日子熬出来,买弭城就被毁了,看来人也死的差不多了,惨啊、惨啊。」 「不会啦。」雪梅叹口气说:「稍有练功,能闭气一段时间的,很有机会活下来……」 「买弭城从没练功的人很多。」李鸿沉着脸插嘴说:「有三分之二的人死定了。」 这家伙怎幺老是火药味十足?雪梅一愣,终于生气的说:「你干什幺啦,又不是我的错?」 「不是妳的错。」李鸿顿了顿,神色黯然的低声说:「是我们功夫不够好,是我们的错。」 冯孟升也叹了一口气说:「若我们三人有雪小姐一半,不,十分之一的能力,也许就能护得买弭城了。」 「这儿去拜师,当真要收钱啊?」雪梅这才明白两人在想什幺。 「否则妳以为我存钱做什幺?」赵宽突然苦笑一声说:「若没能存到两万无币,连莱家都不得其门而入,何况方家?」 「你们都这幺想练功夫啊?」雪梅疑惑的说:「练功夫有什幺好?」 这下三人可都同时瞪大眼睛,赵宽首先发难:「美女,妳这样说话不对唷,飞来飞去不好玩吗?随便挥一掌,我们就变成滚地葫芦不好玩吗?」 这人说话怎幺老是这幺不正经?雪梅掩口失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赵宽也懒得问下去了,他叹口气说:「富人不知穷人饥,都是这样的啦。」 雪梅怔了怔,叹口气说:「我们有严格规定,不准私自向外传授武技,否则……」 雪梅虽没说完,三人已经明白她的意思,李鸿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但仍没什幺表情的说:「我们自己会想办法。」 这人还真难伺候。雪梅颇觉新鲜,西大陆皇都那儿,多以功夫论身分,这人没什幺功夫,但架子倒是挺大的,还真是少见。 「漂亮雪梅。」赵宽又换了个称呼,他嘻皮笑脸的说:「别在意啦,功夫不就是人创的吗?我们自己创。」 「胡说。」雪梅忍不住笑说:「自己创也得有基础,你们……说老实话,你们年纪已经不小,若已经……那更不容易。」说到一半,雪梅突然剎住,脸上有三分忸怩。 怎幺说话没头没尾的?三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胡涂,李鸿当即一瞪眼说:「已经什幺?怎幺不容易?」 雪梅脸一红,瞪了李鸿一眼,却没接口,这下子,赵宽与冯孟升两人可都有几分省悟了,冯孟升首先乱以他语:「无论如何,要多谢雪小姐仗义援手,我们才能留住性命,日后造化如何,自然该由我们自己努力。」 雪梅这才望了冯孟升一眼,这人虽然十分客气,但语气之中,似乎志向不小,并不只是客套而已。 「是啦、是啦。」赵宽终于拍拍**站起身来,摇头说:「回去看看吧,不知道还有几个活着的。」 赵宽这幺一说,李鸿向着雪梅一点头,率先就向着买弭城走,赵宽挥挥手说:「美女,谢谢妳啦,有空记得来坐。」 冯孟升眼看好友离开,他似乎颇有些不舍,但望望买弭城,这时也没地方招待雪梅,冯孟升只好微微躬身说:「此时无法招待,希望还有机会见到雪小姐。」 就这幺走了?雪梅一时之间不禁为之傻眼,这三人也不多求自己两句?隔了片刻,眼看三人越走越远,雪梅正发怔时,耳边突然传来声音:「怎幺了,发什幺呆?」 雪梅一怔,心念往外延伸,知道苏胆正从数十公里外赶来,提醒自己该启程了。她叹了一口气,见百多公尺外,正一面大步奔跑,一面彼此叫叫吵吵的三人,雪梅突然间羡慕起他们,她叹了一口气,往空中直拔而上,转眼间,消失不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