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算天算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1103字

无元五三三年二月二十一日 周宽晚了半日才追出,不花个半日时光,几乎是不可能追上,不过周宽一面急追,一面体会着那儿的战况,发觉一直没有太大变化,两方战斗的过程依然是圣殿大占上风,若谢栖不是一直高速飞掠,说不定早就被圣殿高手们收拾掉了,至于新后,早已去了老远,也许已经飞过一半的路程了。 也许谢栖确实有变化,但却不是变得更难以应付,说不定是蒂诗多虑了;不过既然答应了,至少得赶到现场看看,若谢栖看到自己,忍不住回头动手,恰好与圣殿高手合力,一举解决这个麻烦。 这群追出外空的高手,似以沈执事为首,其他几人功力虽然稍逊,也十分可观,不过他们未必都适合破坏谢栖身躯,所以在这种追击的过程中,沈执事一直适当地保留功力,主要由其他人拦截,试图耗损谢栖的功力。虽然这种打法彼此功力耗损都不大,但若谢栖就这么一直逃窜,总能把他的功力耗尽,到时只剩下巨魔躯体,沈执事只要发出“威服天下”,谢栖马上没把戏可变。 周宽就这么追了几个小时,一面注意着战况。突然间,谢栖在一次气劲冲突之后,不再加速飞行,而只是顺势飞飘,圣殿高手与他的距离立刻快速拉近,看来谢栖终于被追得火大,准备与圣殿一决。 那附近可有什么安排什么诡计?周宽想起之一刖的担忧,心神在四周快速地搜寻了一次,只感觉到空荡荡的宇宙空间,却没察觉到什么异状,然后周宽突然想起蒂诗对于那粒子爆弹的反应……倒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圣殿本就传承着防范合**之法,警觉性十分高,若是类似单向跳跃壁、炸弹之类的机械物,该不会逃出他们的眼下,自己倒是多担忧了。 想通此点,周宽心神回到战团,却发现只在这短短的数秒钟,整个战局已经产生了大变化,圣殿数名高手似乎疯了一般地四面乱飞,到处轰击气劲,又不像是在阻拦谢栖,而谢栖与沈执事却是正面相对互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距离那儿还差得老远,虽因战团已不再移位,赶上的时间会大幅缩短,但至少还差两个钟头的路程,根本无法出手帮忙。周宽心中又惊又急,但除了着急也使不上力。隔不多久,突然感受到沈执事的爆出强烈气劲,那种能量波荡,正是“翻江倒海”的运行方式;看样子沈执事已经出手了,但他为什么不直接使用威力更强的“威服天下”呢? 周宽回忆起上次自己用“威服天下”的经验,谢栖应能应付,也许沈执事想省点力,不过其他高手怎会到处乱轰呢?等沈执事收功,正该是他们协力出手的时机啊! 周宽继续观察,又发现谢栖应付沈执事的“翻江倒海”时,居然是汇出了大量功力应付,与上次应付自己攻击时完全不同,当时谢栖先以巨魔肉身抵御,存留功力应付自己,当身躯减小之后,反而更显灵动有威力,也因此自己才开始找适当的武器,却没料到此时谢栖面对沈执事类似的功夫,却不以相同的方式应付,难道他认为不值得为了抵御沈执事,而耗去他身躯的恢复能力? 不对啊……翻江倒海的破坏力虽然略逊于威服天下,但只是收效较慢,却可能更省力,谢栖怎有把握功力耗散之后还能以巨魔躯体应付?更别提他早该感应到自己离开地球追来,难道不怕自己随后补上一击?而且……沈执事身边的其他高手到底忙什么去了? 随着距离逐渐拉近,周宽越来越觉得不妙,圣殿已经有一名高手的气劲淡失,虽因距离过远无法判断生死,但却肯定已经失去战斗力,或者……失去战斗意愿?难道王崇献、合**深谋远虑,早已在圣殿中安插了内奸?若是圣殿整批人死亡殆尽,自己追上去岂不是找死?周宽飞出地球之前,根本没想到此事,此时不由得有些紧张,不过事已至此,更不可能回头,周宽依然往前直飞,继续向着战团推进。 就在此时,远远的地球那端,似乎有股能量正高速破出地球大气层,莫非是王崇献随后追来?周宽心神转过去,却发觉那股能旦旦破出气层后,少了那股气劲冲突,能量波荡感立即大幅减少,这是……李鸿的心剑之术! 看来他们虽然一直在东岸待变,却也一直有在注意这儿的局势,李鸿想必也是发现情势有异,担心自己这才追来,不过李鸿此时才离开地球,最少也得半日才能赶上,若当真危急,恐怕也帮不上忙。 随着圣殿高手的气息一个个淡失,终于,周宽远远看到远方虚空中,不断激爆着能量的一群小点,这时虽然还看不清楚,但除了翻江倒海的刚猛气劲正不断包里谢栖攻击之外,周围那群飞来绕去的人……不对,那此些飞来绕去的是什么? 周宽虽然仍看不清,但配合眼前所见,心神的体会更是清晰,原来那些与圣殿高手搏斗的竟是一团团不断变形的巨大躯体,偶尔受击变形,偶尔弹飞出奇形怪状的刀臂,在虚空中鼓气而飞,与圣殿高手缠斗,却又不具有攻击气劲……这不正是巨魔? 周宽终于了解蒂诗的言语,上次谢栖与自己一战之后,也不知道合**对谢栖做了什么调整,抑制住了巨魔复长**的机能,使得谢栖身体大幅缩小,如同一般人。 今日他的庞大身躯,其实里面包里凝聚了二十多个巨魔,蒂诗虽然察觉有异,却也看不出来详细变化。谢栖在飞离地球够远之后,找个适当机会将巨魔一举释放,圣殿高手们猝不及防之下,当然被打了个手忙脚乱。 巨魔本就十分难对付,如今以多击少,功夫适合破坏巨魔的沈执事又被谢栖缠住……只不过一个多小时,圣殿高手们一个个被巨魔击败,虽然巨魔也损失近半,但相较起来,圣殿几乎已是大败亏输——毕竟在这种地方,气散而败就等于死路一条。 若沈执事终能击毙谢栖,那么自己倒也不惧剩下的巨魔。周宽一面接近,一面提聚着功力,此时巨魔终于把最后一个圣殿高手击败吞噬。这一刹那,除了因受伤而爆散的巨魔,其他巨魔则从各种不同的方位,往沈执事直扑了过去。 沈执事早知会有此事,他本希望能在巨魔获胜之前击毙谢栖,并保留一部分气劲对付巨魔,没想到谢栖全力与他相持,居然打了个不分胜败,而来援的周宽又还没能赶到,沈执事气劲猛转,变化“翻江倒海”的劲力,腾身闪出包围圈,两手往上急甩,气劲再度弥漫而出,“威服天下”爆裂而出。谢栖刚被“翻江倒海”磨耗了一个多小时,才刚脱出,又入“威服天下”的包围,一道道气劲有如雷击般地落下,谢栖自保吃力,更无法顾及巨魔,那一道道爆裂刚猛的如雷气劲直击范围中各个巨魔。 “威服天下”不只劲力笼罩范围极大,而那如落雷般的气劲既宽又快,切入巨魔身躯的同时,裂口同时往外爆开,几道气劲似乎伤到了部分巨魔的要害,那些巨魔的凝聚力霎时消失,往外爆开。 但沈执事的主要目标还是谢栖,大部分的雷击都往谢栖轰去,这般兼具刚猛、爆裂、高速冲撞的力道,与来自四面八方的“翻江倒海”又是不同,谢栖的气劲无法完全抵挡,部分残余劲力直轰入他的身躯,若谢栖并非巨魔躯体,恐怕已经承受不了。 周宽本怕来不及援手,感觉到沈执事依然大占上风,心中不禁大喜,正高兴时,那股凝聚上方的强大气劲陡然四散;却是沈执事刚刚连续激发“翻江倒海”一小时,此时又为了能笼罩全部巨魔,发出大范围的“威服天下”,终于气劲不足以支持。 周宽大吃一惊,顾不得内息耗散,激发全身内劲散布全身,用出耗劲极大的高速身法,往前直冲了出去;没想到谢栖也同时一闪,更早一步冲到沈执事身前。只见谢栖身躯陡然一涨,仿佛一块弥漫黑气的大布幔,将沈执事直里起来,同时巨魔群仿佛受谢栖召唤,在他周身团团围住,直是密不透风。周宽知道再冲只是耗费内息,立即凝回身形,只以普通高速接近,心中一面暗叫不妙,沈执事此时体内内息应已不多,加上吸纳转化也该需要时间,短时间内对谢栖的帮助应该不大,但是沈执事脑海中可是有狂霸七式之秘啊…… 周宽终于接近谢栖,眼见巨魔群仍包里着谢栖,周宽心知肚明,谢栖在争取时间消化沈执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周宽当下两掌一举,直接施出“威服天下”。 周宽的内劲与沈执事虽然同属刚猛,但周宽的光彩可漂亮多了,掌力一出,七彩光华聚如光云,一道道彩电纷纷向着谢栖轰去,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外围的巨魔群,周宽此时可是生力军,那些巨魔先与圣殿高手剧斗,跟着又被沈执事的“威服天下”轰击片刻,早已遍体鳞伤,此时他们又与谢栖聚合一处,承受周宽全力的攻击,没过多久,巨魔便纷纷爆散,谢栖的形貌也显露了出来。 就在这时,谢栖巨目一睁,脸上露出狞笑,与周宽反向而立,周身倏然冒出了大片黑芒,抵挡“威服天下”的雷击。周宽忍不住暗暗咬牙,这招他无比熟悉,正是常常使用的“立地金刚”;不过既然两人都用“狂霸七式”,就看谁内劲足、够刚猛吧! 谢栖挡住周宽的攻击瞬间,他却不以“立地金刚”为限,在黑气一涨之间,谢栖猛然一举双手,散去“立地金刚”的同时跟着施出“威服天下”,整片黑云与周宽的七彩光云在虚空中遥遥相对,跟着黑云一涨,道道黑雷相准着周宽轰下。 根据狂霸七式的原理,与“威服天下”对克的该是“翻江倒海”,但谢栖却故意使用“威服天下”,这样两方都无法充分防守,彼此都大有机会被雷劲轰上,不只赌运气,还大有可能同归于尽。 周宽知道对方要拼**强度,这点自己自然远不如身为巨魔体的谢栖;周宽虽可顺势更动气海流向,转以“翻江倒海”应付,却不愿与谢栖这么拖延时间,他当下一咬牙,浑身猛然涨大,体外护身气劲弥漫而出,就算谢栖**比较猛,但巨魔一样捱不住“威服天下”,只要自己抵御住几道攻势,该是他会先受不了。 周宽同样逆法而行,谢栖也颇意外,他果然不愿意被这种强猛的力量轰击,同一时间在体外凝聚黑气,抵御七彩落雷,而两人此时手都抽不出空,都只是运起了普通的护身气劲,并非“立地金刚”,这种方式抵御落雷气劲,更是十分耗劲,正如周宽所愿,以最快的速度消耗彼此的气劲。 这可有点怪了。周宽暗暗不解,刚刚他还弄不清谢栖的虚实,但此时两人以同样招式对轰,他马上感觉到谢栖如今的内息已颇不足,他此时正该利用“立地金刚”逃命,怎会与自己对轰,岂不是找死? 周宽再度感到不安,他一面与谢栖对耗,一面心神微分,留神四面的变化,但又感觉不出异状;如今比较担心的,就是王崇献突然出现,不过王崇献数日前还在主持临时议事会,不可能先一步来此等候,这几日又没有他冲出宙外的加速气息感,如果他以慢速飘来这儿,又怎么来得及?而如果王崇献现在仍在地球,想赶来此处也绝对来不及,正如李鸿一直还没能赶到是一样的原因,这儿毕竟太远,如果全程以特殊加速方式飞来,耗散的内息就十分可观,也不用参战了。 如果不是王崇献,谢栖又是倚恃什么呢?周宽想之不透,也只好不想,也汇集全力与谢栖相捋,一面期待李鸿早点赶到,自己也安心一些。狂霸七式一招比一招费劲,两人对轰之下,彼此的耗散内息量都十分惊人,周宽估计着彼此的消长,心知李鸿赶来之前,谢栖该已支持不住,而且两人气劲笼罩的范围几乎已将对方完全笼罩,就算此时谢栖想撤手,“威服天下”之气劲随时可以转换成“翻江倒海”,一样逃不出去,只要谢栖没有其他花样,这一仗应该是赢定了。 过了半个小时,谢栖终于支持不住,他猛然一个收劲,放弃已然散出的内劲,转施“立地金刚”,同时往外急逃。周宽心中一面暗暗狐疑,一面顺势转换气劲,以“翻江倒海”裹住谢栖——这同时,他仍四处张望,却依然看不出有什么玄机。 此处本是一片虚空,附近连一粒宇宙碎石都没有,此时除了那些越飘越远的巨魔残骸之外,根本没有别的东西,看来谢栖脑袋真的是出了问题,跟自己拚到这时候才想逃命,又怎么来得及? 又过了十数分钟,被周宽气劲围住的谢栖内息终于耗尽,翻江倒海的气劲往内直迫,当场将他爆散为尘埃,纵然是巨魔之躯,依然抵不住如今周宽施展的狂霸七式。 死了?这下再也没有假了。周宽大感轻松,不过这一仗胜的也并不光彩,谢栖等于先与不逊于己的沈执事一战,才与自己搏斗;若非如此,今日之战实在胜负难料。周宽暗暗纳气,心中一面暗惊,纵然占了个车轮战的便宜,体内内息还是耗去了七七八八,虽然自己体悟出的功法收纳内息的速度不慢,但若没有个一、两天,也难以补足,还是快点回地球,路上最好顺道找李鸿保护提带为是。 周宽正想与李鸿会合,突然心中一寒,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高速向自己冲来。此时转身已然不及,他全身气劲陡然往外激发,爆出大片彩光,但一来不是“立地金刚”,二来对方来势实在太快,周宽的气劲虽然阻了一阻,那东西仍唰地一下切过他的背心,划出一道老长的血口。 这还只是第一个冲击,第一下的痛楚还没传到脑中,跟着又是连续几道创伤;周宽顾不得回身,急忙聚出“立地金刚”,一面旋身飞撤。此时剧痛才同时传入心中,周宽痛得龇牙咧嘴,张望半天才注意到五公里外远远飘着一个人影,周身正盘飞着数道光影,这家伙……不是王崇献是谁? 他……怎么来的?周宽无暇发问,王崇献如暴雨一般的心剑攻势已然袭来,周宽一面以立地金刚抵御,一面以内息疗伤,可叹如今内息已然不足,除了勉力止住血流之外,也不能再多耗内息治疗,否则首先就挡不住心剑的攻势。 此时周宽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谢栖会与自己打到最后才逃命,他根本与王崇献约好了,所以才这么大胆地与自己拚搏,不过他没料到王崇献临时抽腿,在最后关头没有援手,他那时想逃却已经来不及,可说死的不明不白。 而王崇献就这么让自己除了谢栖,才出来捡便宜——这老小子还真够阴险。周宽明白,如今除了等候李鸿救命之外,自已是绝无能耐反击,但就算李鸿抵达,在自己内息不足无法帮忙的情况下,李鸿一个人能对付王崇献吗?
周宽正苦思良策的同时,却听到王崇献传音含笑说:“周先生,别指望那小子了,就算你能撑到他来,我先收拾他再对付你,都是一样。” 这家伙……周宽咬咬牙,开口说:“你怎么来的?”他知道对方行有余力,心神贯注在自己周围,倒不用自己费力传音了。 “你不是有名的聪明人吗?”王崇献声音中有掩不住的得意,带点嘲笑的意味说:“你猜呢?” 知道还会被你暗算?周宽心头虽然有火,却也觉得莫名其妙,王崇献怎能这样无声无息出现?他目光再度往四面望去,却依然只见到巨魔的残骸……这刹那他陡然醒悟说:“你躲在巨魔体内?” “哈哈哈!”王崇献忍不住大笑说:“不愧是周宽,当真聪明。” 真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这一招,若不是防着王崇献,蒂诗此时早已一同前来,王崇献哪还有机会个别击破?又怎么能借着自己的手把谢栖除掉? “你连谢栖也容不得?”周宽一面抵御着王崇献的心剑攻击,一面缓缓说。 “何止谢栖。”王崇献微笑说:“此时圣殿,圣主外的唯一高手蒂诗,感受到我的气劲已离开地球,但她赶到的时候,我不只除了你,也除了李鸿,之后只要击败她,地球上那个孤伶伶的新圣主,又能干什么?接着就是铲除圣殿,消灭合**,统一新大陆,我王某人要建立一个新的纪元。” 这一串话,王崇献挂着微笑,语气平和地缓缓说出,只让周宽不寒而栗,他咬牙说:“就算你能打败我和李鸿,怎还能对付得了蒂诗?” “糊涂。”王崇献哈哈大笑说:“心剑之法,补充内息的速度天下无双,蒂诗再怎么快,来此也要半日,那时我已可全力应付。” 这老好巨猾的家伙可真是什么都算计妥当了?周宽若是内息充分,还可以出招与王崇献一决胜负,此时却只能以立地金刚抵御。这样打下去。王崇献不断攻击,周宽的内息就不断耗失,而心剑内息补充奇怏,周宽不但必败无疑,更恐怕等不到李鸿。 可是周宽此时没有别的选择,只好这样僵持,但他心知肚明,就算等到李鸿赶到、与王崇献搏斗,自己剩下的功力也不足以支撑飞回地球,这次恐怕是死定了。 周宽正胡思乱想,突然体外轰击感微松,他微微一怔,这才发现李鸿察觉不妙,已经先一步释出心剑赶赴现场,心剑在外空更可发挥高速的优点,此时终于赶上。 这招你可漏算了吧?周宽只差没哈哈大笑,眼看李鸿心剑只分作四份,一到现场,立即全数向着王崇献攻去,心剑与心剑对攻,正如适才狂霸七式对上狂霸七式,原有的优点只能打平,王崇献纵然已经超越了化分为十的境界,但面对聚合为四的心剑,反而有力分则散的缺点。于是王崇献倏忽间收剑护身,一样凝聚剑气为四,两方八柄心剑就这么以王崇献为中心,彼此攻防了起来。 周宽得到这点空隙,连忙散去“立地金刚”的气劲,一面往外飞窜,一面急急运转内息,能吸纳多少回来算多少。 只不过几招交换下来,王崇献已经察觉自己的四柄心剑并不弱于李鸿的四柄心剑,他心念一转,陡然一剑化分为三,追向周宽,仅以三柄心剑应敌。 这么一来,周宽虽然大叫糟糕,只好再运气护身,但王崇献那儿却立刻落人下风;心剑战斗速度极快,不过数秒,李鸿的一柄心剑已被入防护,穿入王崇献右肩。 周宽差点高声叫好,但随即就叫不出声来;心剑虽穿过王崇献身躯,却只破开一个洞孔,王崇献右肩衣裳虽裂,伤口却缓缓的愈合起来,竟似毫无伤痕。 王崇献朗笑一声,护身心剑再度化散,不顾身躯,全部向着远方飞去,目标正是李鸿。李鸿的心剑群,这一瞬间同时将王崇献身上连穿数个大孔,但依然奈何不了王崇献,心剑在空中稍一盘旋,终于回头向着已经飞远的那群小剑追去。 “你信不信?他死定了?”王崇献纳回攻击周宽的心剑护身,望着周宽缓缓说:“谁教你们这些好朋友,没有一个人告诉他我的事情?” 周宽这才知道,原来连如何除灭李鸿,王崇献都已经计划妥当,他刚刚不全力杀了自己,正是引诱李鸿心剑脱体,然后利用巨魔身躯的特色,硬是捱上几剑,提早一步御使心剑攻击李鸿。李鸿不知王崇献身体异状,霎时反应不过来,还对着他身躯猛攻;最后发现不对,心剑赶回防御,便已经慢了数秒。 数秒的时间,足以让心剑做出百千次的攻击,李鸿这下可真的完蛋了。 难道就这么让李鸿被杀了以后自己再死?周宽此时虽勉可施出狂霸七式前几招,但王崇献依然有心剑护身,施出了大概也没用,而心剑吸纳内息之速又是奇快……对了,怎么忘了这个?周宽猛一提劲,破星锥突然握在手中,他心神与内息结合,破星锥光芒突涨,一股强猛的白色剑气陡然由锥身泛出,直往王崇献冲去。 这一着王崇献可没料到,他吃了一惊,心剑急撞剑气,固然剑气由周宽手中发出,占了一点根基稳实的便宜,但此时周宽内息一样所剩无几,虽只是王崇献部分内劲,仍足以将剑气激偏。周宽更不答话,手中剑气连挥,居然以破星锥挥出滚浪刀法,一**的攻势不断向着王崇献攻去。 周宽自知这番攻击下去,自己更没时间收纳内息,回地球的希望几乎已绝,但不用多久时间,王崇献的心剑就会飞射到李鸿身边,自己若不先一步杀了王崇献,或让他感受到威胁而召回心剑,李鸿只余护身内息,必然无幸。 王崇献却是根本没想到周宽还有这招把戏,他心剑极力抵御着破星锥发出的剑气,虽然有些吃力,却硬是不肯收回心剑——只要杀了李鸿,心剑回返之速奇快无比,当能转眼杀了周宽,若放过这个良机,与周宽耗上,等会儿想除了李鸿,可就更不容易了,何况就算被周宽偶尔砍上一剑,也未必刚好击中要害,根本不用畏惧。 若非心剑有自动补充内息的特性,周宽根本无法持续这么久,更别提想杀伤王崇献了,眼见王崇献就是不召回心剑,自己的剑气与王崇献心剑彼此磨耗下,越来越短,也渐渐接近王崇献;若再更近一些,他突然反守为攻,自己恐怕无能抵御。 眼看已经绝望,周宽的心仿佛坠入谷底。正束手无策的时候,蓦然身子一凉,仿佛有什么东西闪入了自己身躯,周宽大吃一惊,手中的气剑陡然停了下来。 此时周宽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说:“翻江倒海。” “翻江倒海”?周宽发觉全身不知为何再度涌入气劲,他无暇多想,两掌迅速交错,整片白色光海陡然泛出,霎时将王崇献与他防身心剑整个包了起来,强大的气劲往王崇献直直轰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像是“翻江倒海”啊……不只气劲爆炸性质远不如前,凝聚的形貌也与之前颇有不同,但这股力量真是强大,虽然不适合狂霸七式,依然凶猛地包裹住王崇献,不断往他身躯挤入。 就算不具有刚烈的特质,这般强烈的力道,也不是只留下一柄心剑护身的王崇献可以抵挡,周宽明显地感受到,王崇献的心剑很快便被这股力道压碎,然后他的身躯也被强大内劲逼得变形扭转,但就因为缺了一点狂霸之力,无法在瞬间击杀对方;周宽内息一沉,感觉体内还留存一部分自己原有的内息,当下配合着那股力道的推出,混入其中,当场将里在内劲中的王崇献也炸成尘埃。 就在王崇献与那股爆裂劲力接触的同时,借着气劲的传递,周宽突然听到王崇献惨呼了一声说:“西……牙……” 周宽心中一惊,发觉王崇献已然死去。他收回功力,正不知该如何面对此时情况,脑海中的声音又轻吁了一声:“吾愿已了,可以散去。”话声一落,那股灌注入己身的内劲,陡然往外飞散,就这么化入虚空,了无痕迹。 西牙?周宽这才想起,西牙当时被王崇献所杀,但他修行境界高深,终能留一缕灵识,并凝聚数成当年功力,这股功力平时对付不了王崇献,但在刚刚那种状况下,却让王崇献终于无法逃过一劫…… 西牙的灵识,可能自死后便一直随着王崇献吧?他这股灵识也真能隐忍,连兹克多死在王崇献手中都没出面,直到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时才借着自己之手攻出……王崇献千算万算,大概也没算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报仇的西牙之魂吧? 飞去攻击李鸿的心剑也已经散去了,李鸿之危既解,应该正在赶来吧? 周宽等待时,想到王崇献的下场,不禁又叹了一口气。谁又能把所有事情都算清算透呢?王崇献隐忍一世,直到一切都入算计之中才发难,但终究难敌命运。话说回来,若不是当初那外空一战使得地球高手净空,王崇献更因此换上巨魔躯体,他说不定终此一世都不会生出异念,就这么受人尊崇地过完一辈子,成为撮合世界统合的历史功臣。 周宽缓缓回纳内息,这才发现经过刚刚的一战,加上最后爆散内息,自己体内几乎空空如也,恐怕连维持生机都有问题了,更别提回地球与冲入大气层,此时只能等李鸿来帮忙,自己是飞不回去了。周宽苦笑了笑,心神往外探出,却发现李鸿危难一解,居然就此回头,并没打算与自己相会。 这……这变态,这岂不是害死了自己?周宽想骂也骂不出口,心神探出是籍着对能量的体悟而感应,此时实在已无余力传音,他是赶什么赶这么急?他难道没注意到本胖子的内息几已耗尽?这实在太奇怪了。 周宽却不知道,就在昨日,李鸿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李鸿;这次前来援助,也是冯孟升考虑半天之后做出的决定,冯孟升从过去的经验得知,指示必须完整,所以交代战斗一结束立即返回;当李鸿感觉到王崇献已亡、周宽无恙,他根本没理会周宽是否已无内劲、是否需要援助,立即转头飞返地球。没想到这一来,却是害惨了周宽。 既然死定了,周宽反而放宽了心情,现在只欠一件事情没办妥,就是没能把破星锥亲手还给圣殿,不过自己死在这儿,他们日后应该会找来此处,总会取回去的。其他的事情,应该都差不多了……如今王崇献已死,冯孟升只要好好与吴耀久合作,日后天下总归是他的,只希望他别当头头当久了,到最后连良心都没了。 还有圣岛的密室还没交代呢,当初离开地球前应该告诉吴耀久,那草包有股莫名的正义感,让他来决定是否告诉未来的六世最为合适,何况他日后八成也会去圣殿养老,可惜来不及了…… 周宽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在宇宙中极慢极慢地飘动,他的内劲虽然不足飞行返家,但还可以赖活好一阵子,不过躺久了总归无聊……他正认真考量是不是要自行散功了结这最后一段时间时,耳中突然响起声音:“没能量飞回去?” “六号?”周宽燃起一线生机,哇哇叫说:“快救我一命。” 六号却说:“卓卡正往你的方向去,该快发现你了。” 如果卓卡真的不远,还真可以利用脖子上的通讯器与他传讯,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周宽真是松了一口气。 正想直接与卓卡联系时,六号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卓卡似乎找到一个跳跃孔?” 周宽回答说:“我当初在月球看到记载,上面写的。” “月球看记载?”六号疑惑地问。 周宽这才想起六号还不知此事,当即把月球基地的事情说了一次,六号听完说:“原来当初传承者居住场所,有留这样的记载。” “传承者?”周宽一呆。 “就是一代一代保护地球,然后去战场支援的人。”六号说:“早期是利用科学方式改造人体,这种方法耗时费力,又需要磨练战斗技巧,所以很久才能培育出一个人。在培育的过程中,这两任传承者就住在月球基地上,直到前任离开参战,留下的就开始继续寻找、培养下一个传承者。” “这么麻烦?”周宽咋舌说:“怎么不一个找十个,十个找百个,弄个五次就有上万个去打仗?” “一来人才不易选择,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改造,找十个往往会失败九个。”六号说:“二来改造的过程需要大量能量,得长时间凝聚储存,直到最后一任传承者发现嗜能飞雾,并加以除去,他才决定更换传承方式,培育出吴定岳,让地球开始进入聚能文明;此后高手不须经过改造,能经过修练而产生,于是之后的传承,就交由吴定岳处理,月球基地也就此作废。” “原来如此……”周宽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转个话题说:“现在地球上高手都死光了,孟升差不多可以主导世界,又有李鸿帮忙,降低武学的事情应该没问题了。” “多谢你与李鸿的协助。”六号说:“十分感激。” 周宽正想多扯两句,脖子上的通讯器突然传来一声讯息:“你在附近?怎么跑出来了?我正要找你。” “卓卡?”周宽哈哈大笑说:“你立刻以最快速度赶来,我快死了。” “怎么回事?”卓卡回答说:“我立刻过来。” “没内息,飞不回去了。”周宽说:“刚刚打了一仗,打到脱力,只剩半口气。” “唔……这么辛苦?等会儿灌些能量给你。”卓卡说:“我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能撑这么久吗?” “大概可以吧。”周宽说:“你这段时间跑那去了?” “我本想去你说的地方看。”卓卡顿了顿说:“上次你说有大型跳跃孔的地方。” “喔喔……”大概卓卡的航向被六号注意到了,难怪刚刚会这么问自己,周宽笑问卓卡:“怎么突然又回来了?倒是刚好来救我一命。对了,你刚说找我?有事?” “半路上……发现柳玉哲的躯体。”卓卡说:“我想应该跟你说,就回来了。” 王哲?周宽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她毕竟聪明,知道自己终有一日会忍不住依着那记载寻去,她选择将身躯留在那儿,终究会与自己遇上;却没想到,因为她的尸首,导致卓卡赶回救了自己一命……想到柳玉哲的音容笑貌、生前的点点滴滴,周宽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再也说不出话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