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留书出走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9472字

就算是玛莉安转头一剑杀来,都不会让吴耀久吃惊成这副模样,他圆睁双眼直盯着玛莉安,嘴巴张得老大,想说话又出不了声音,好不容易“啊”出声来,却又说不出完整的言语。 吴耀久喘了半天气,这才说:“你……你说什么?” 玛莉安知道吴耀久听得一清二楚,她转过头来说:“不要紧张,只是假的。” 假的?吴耀久松了一大口气,但又不知为何有些失望,他呆了半天才说:“我不懂。” “你知道王崇献……王首席要求废除新皇体系的事情吗?”玛莉安转过头,直视着吴耀久说。 吴耀久当然知道此事,但自王崇献重掌首席武士的职务,越来越多的事情他无法干涉,就连日后走入议会政治,无皇体系会留存多少权力也属未知;而以西岸的立场来说,新皇本非正统,废除自然是理所当然,这也是王崇献坚持的原因之一,吴耀久当然不会有意见。 但此时玛莉安当面询问,吴耀久总不能说自己十分赞成,而且这与“假”结婚有什么关系?吴耀久还没从惊讶中完全复原,只能说:“我……我知道这件事。” “我母亲一生为了南极洲的议会政治、新皇体系奋斗。”玛莉安说:“她绝对无法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吴耀久点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 “若王首席逼得紧了,恐怕我母亲将会不惜与他一拼。”玛莉安说:“但胜负之数,恐怕不难推断。” 吴耀久何尝不知,王崇献若非自信满满,岂会如此行事?所以他也不知该怎么说,只能默默地点头。 “孟升他们早已在担心此事。”玛莉安顿了顿说:“从我父亲的一些言语中,我大概知道他们的希望……虽然他们还以为我被蒙在鼓里。” “喔?”吴耀久一怔说:“他们希望什么?” “他们希望在统合之前,让我成为新皇四世。”玛莉安缓缓说:“若再与你成婚,新皇、无皇合而为一,该能就此消弭两方这最大的矛盾之处。” 原来有这么大的好处?吴耀久可从没想到这儿,他望着玛莉安好片刻,隔了良久才说:“你说的虽然没错,但怎么可以就这样决定一生的伴侣?” 玛莉安脸色一变,咬咬牙说:“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解决之后,我会气散功消而死,不会耽误你的一生。” “什么?”吴耀久大吃一惊说:“我听孟升说过,你只会散功不是吗?” 玛莉安板着脸说:“总之你放心,我一定会死,我只请你委屈这一年半载,让我母亲能安度最后的岁月,难道真的不行?” 吴耀久突然懂了,玛莉安是打算在新皇存废问题解决后自我了结。他连忙摇手说:“我们慢慢商量,不一定要用这种手段,而且……而且……” 玛莉安今日说出此话,已经经过了无数的挣扎,好不容易说出口,吴耀久竟不肯应允,她又羞又气之间,早有几分恼羞成怒,见吴耀久吞吞吐吐,她再也忍受不住,怒冲冲地说:“而且什么?” 吴耀久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缓缓说:“我并不觉得自己委屈。” 玛莉安一时间还没弄懂吴耀久在说什么,她呆了片刻,突然想通的那一瞬间,脸庞整个烧红了起来。她连忙转过了身子背对吴耀久,一颗心秤秤地跳个不停,不知应该如何反应。 吴耀久见玛莉安突然不吭声了,他可也有点不知所措,想绕过去偷瞧玛莉安的脸色却又不敢,呆了好半晌,还没研究出该怎么开口的时候,突然身后轰地一声巨响;玛莉安与吴耀久同时转头,只见三柄心剑画空闪过,李鸿随之破出,周宽与冯孟升两人各带着一个官兵跟在身后,最后则是苏胆与雪梅,却是他们不但找到那两人,还等到会合之后,这才一起破出“化土兽”。 众人落到吴耀久与玛莉安身前,都没注意他们脸上颇有些异状,毕竟这阵子这两人本就古古怪怪地好似有些不对盘,放着两人在此相处,说不定已然吵过一架。冯孟升不想多生枝节,开口说:“我们回生化兽上吧?” 无论吴耀久和玛莉安有多少话还没厘清,总不能在众人面前说个分明,玛莉安脸上潮红未褪,巴不得听到这句话。她含糊地嗯了一声,二话不说腾身直飞,吴耀久连忙飘起急迫,但玛莉安如今功力尚未消退,南极雪舞身法施展开来,吴耀久怎能追上? 谁都看得出来,玛莉安和吴耀久的举止颇有三分怪异,但众人怎能料想得到,两人刚刚的对话,居然与他们的终身大事有关。 ※※※ 无元五三三年八月十三日 在众人不知吴耀久与玛莉安的关系产生变化的同时,冯孟升已放弃撮合两人,决定先一步回返东岸;毕竟他身为东岸行政首长,长期离开恐怕会出问题,李鸿则当然是跟了回去,只留下玛莉安与巡逻队队员。 西岸这一面,雪梅与苏胆短时间内虽然还是会随着吴耀久继续察访,但估计他们两人也将届散功了,所以也正向王崇献协调着返回的事情,整个探索旧大陆的工作,等于是整个交到了吴耀久与玛莉安手上。 至于周宽,对他来说,地球的事态已经弄明白了,既然谢栖不再吞人,王崇献的政见在大方向上又与冯孟升相契合,短时间内也没什么好烦心的事;他此时更挂怀着月球上等候自己的柳玉哲,于是在冯孟升与李鸿返回东岸的同时,也向众人告辞,往月球飞去。 关于班绣蓉寻他之事,周宽并未忘记,但一来他也不知道班绣蓉是否已经迁居,二来柳玉哲时日无多,周宽只取了个能与地球联系的收发机,交代他们将班绣蓉的讯息转去,便匆匆地飞离地球。 周宽此时最担心的,莫过于谢栖突然出现找自己麻烦,或者跟着自己寻到月球的据点,所以他一路上十分小心地散出心神感应,却一直没察觉到有任何人注意着自己的形迹。周宽飞出宇宙之后,故意多绕了两圈,确定没有人暗查自己,这才转向飞去月球。 去月球可比回地球方便多了,少了大气层的阻碍,不用提早减速,也不用担心进入气层时的磨擦,周宽熟门熟路地直穿入月球基地的通道,照着戴池等人所传授的方法开启通道口,高兴地飞掠而入。 周宽这一趟远行,不止解决了心中的问题,也能为这些留在月球的人释疑,所以当周宽抵达入口的消息一散出,所有人几乎都到了入口之处等候他。 周宽一进门,见到戴池、菲丝等人都聚在门前,连不大搭理人的兹克多都懒洋洋地斜倚在另一道出口的门边,他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西牙死亡的事情,该怎么告诉他们? 周宽一面思索,目光一面从众人的脸上望了过去,看来看去,他突然一惊说:“玉哲呢?” 戴池与菲丝对望一眼,两人的表情都有点难色,周宽可更担心了,他连忙说:“她散功了吗?她没事吧?我才下去三天,她……” “柳小姐没事。”菲丝开口打断了周宽的言语,但她又停了下来,目光望着戴池,要他接着说下去。 戴池可是一脸无奈,但似乎又不愿违背菲丝的希望,他叹了一口气说:“周先生离开的次日,柳小姐就离开了。” 周宽心中涌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他呆了半天才说:“她……回地球了吗?” “我们不知。”戴池避开了周宽的目光说:“她说有留一封信给周先生,周先生可以去房间看看。” 周宽此时哪还管怎么说西牙的事情,他飘身急冲,要往第一层的寝卧区飞去;怎知飞到一半,却见兹克多的身形倏忽间档在身前,冷冷地望着自己。 周宽一怔煞住身形,只听兹克多沉着脸说:“那丫头都跑了三天,不争这一时三刻。” 周宽明白兹克多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西牙前辈与谢栖决战,王崇献助战时倒戈,原来整件事是王崇献与合**布下的计谋,目的正是除去西牙,而西牙在猝不及防下,**被毁,似乎只剩下部分元神与功力,在宇宙间游荡。这几个月完全没有他的动静,而如今东西两岸谈判已经逐渐成熟,除了部分问题还没解决之外,即将统一。” 这整串话说出来,犹如雷劈电闪一般,直轰到在场各人的心中,所有人似乎都呆了,连兹克多也失了神。周宽也不再多言,飘身闪过兹克多,直往他与柳玉哲共居的房间飞去。 穿入收拾整齐的卧房之中,果然在一旁的小桌上,放着一纸折叠的白色短签,周宽取过一看,气得连连跺脚,不住口地骂:“糊涂、糊涂……” 整封信,周宽连看了两遍,只微一沉吟,转身就往外飞,刚掠出室外,却又看到戴池、菲丝、兹克多三人已然跟了过来,正在门外等候。 周宽虽然心焦柳玉哲的去向,但既然已经离开三日,确实不急于这一时,看着三人的表情,周宽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的时候也十分意外……该说全天下人都十分意外,还好,两方政权都……并未为难留在新大陆的路南一族。” 众人当然心知肚明,虽然说并未为难,但恐怕也只能有一席之地了,想要进入政坛发展,恐怕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事情,路南一族在自然人的社会中,短时间内必会十分弱势。 周宽说完之后,目光望向三人,只见菲丝宛如失了神一般,戴池则担心地望向菲丝,至于兹克多的表情却是阴晴不定、似怒似喜,颇难判断。 隔了片刻,还是兹克多打破沉默说:“王崇献并未闭关?” “这件事没有人能弄清楚。”周宽摇头说:“不过他自出手之后,确实积极地投入了政务的运作……有人直接询问他身体状况,他却表示当初并未受损。” “胡扯!”兹克多怒吼”声说:“当初谁也赢不了谁,他凭什么躲过一劫?” 这话周宽可不好回答,只能选择沉默以对,兹克多又说:“难道他找出解决的办法?” “我只能说……”周宽说:“我爹也没解决这个问题,至于其他部分,我不能妄自推断。” 菲丝突然开口说:“西牙……他就这么……我不信……” 周宽也不知该如何安慰。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周宽早已知晓,菲丝从当年就恋慕西牙,不过也不知是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段感情菲丝似乎一直藏在心底;而戴池则是对菲丝有情,在菲丝心系西牙的情况之下,戴池也只能默默在一旁守候。直到外空大战之后,菲丝与戴池都命不久长,这些感情事情更是藏在心中谁也不提,但今日听到西牙身亡,菲丝终于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周宽正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戴池已经开口说:“周先生不是说西牙元神尚存,也许他还有办法呢?” “那……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们?”菲丝抬起头来,有些无助地望着戴池说。 这话戴池也不知应该如何回答,此时兹克多却冷哼一声说:“别傻了,身躯这样毁去,他能保留一丝灵智已经不得了了,还能变什么把戏?” “兹克多,你怎么这么说:”戴池怒声说:“他可是你亲哥哥。” “你觉得应该如何?”兹克多冷然说。 戴池一怔,还没想出该怎么回答之际,菲丝已经忍不住大声说:“我们要替他报仇。”说着一转身,向着众人闲聚的起居厅掠去。 戴池连忙追去,一面连声说:“菲丝,这要从长计议。” “反正是一死。”菲丝一面飞”面说:“顾不了这么许多。” “这……”戴池声音放低说:“你总要想想大家的感受。” 两人身法都快,对话间已绕过通道,看不见踪影,周宽目光望回兹克多,却见他也正打量着自己,周宽功力不断进步,虽然仍与兹克多有一段差距,但其实已经不用太担心他突然翻脸。周宽只无奈地说:“王哲三日前留书出走,我必须快去找她,前辈还有什么问题,就一次问完吧。” “胖子。”兹克多的表情放松了些,目光飘向远方说:“你觉得王崇献的功夫比以前还强吗?” 周宽一怔说:“我不知。” 兹克多缓缓说:“西牙是我亲哥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周宽不知兹克多此言何意,只能嗯了一声。 “纵然王崇献表面上是来帮手,但他绝不会没有防备。”兹克多目光转回,缓缓说:“所以王崇献攻击的威力,必然超出他的意料之外,这才会让他中计,既然如此,王崇献如今的功力,只怕更胜从前。” 这些人功夫练到这种程度,除非如西牙般体悟天地,或者另行悟出了高深的施用法门,想再提升已十分困难,王崇献又怎么能突然大幅提升能力?周宽皱皱眉说:“会不会是眼看谢栖即将就擒,一时大意?谢栖此时的功力也十分高强,西牙前辈若未出尽全力,恐怕是伤不了他。” “这当然也有可能……”兹克多嘴角带着一抹苦意扬起,摇头说:“但我不相信是这样。” 不相信就没办法了,周宽思索片刻之后才说:“合**如今与西岸密切合作,谢栖似乎又感怀于合**的帮助,所以……如今谢栖十分有可能帮助王崇献。”他相当不愿这些残存的大云湖高手又整批杀回地球,毕竟若发生了这么一场大战,谁知会不会伤及无辜?所以周宽此时刻意点醒兹克多,王崇献身后还有个能与西牙相捋的谢栖当后援。 “我明白。”兹克多点点头说:“但明知不敌,我还是得跑一趟。” 周宽一怔说:“前辈?” 兹克多本已转身欲行,闻唤回过头来,苦笑说:“正如菲丝所说,他毕竟是我亲哥哥。” 真要去打架?周宽不知如何阻拦,只好胡乱开口说:“胖子还有一事相询。” 兹克多颇有些意外地回头皱眉说:“怎么?” “前辈当年与西牙前辈似已决裂。”周宽临时拿出一个问题凑数,心中一面急转念头,一面开口说:“怎么在外空一战之后,似乎又不再有嫌隙?此事胖子一直不明白。” “哦?”兹克多转回身来,望着周宽说:“你可知我们当初为何决裂?” 周宽虽然心系柳玉哲,但此时若让兹克多离开,地球表面可就马上会出现一场大战;当初西牙与谢栖决战选海上高空,已然造成附近的气候激变数日,兹克多比西牙更多了几分狂性,若选择东岸开战,可不只是生灵涂炭而已……如今只能尽量拖时间,周宽当即顺着兹克多的言语说:“还请前辈指点。” “我认为要提高大云湖的能力,得从路南传下的功夫着手。”兹克多说:“西牙则认为应该利用‘聚星化日之宝’,达到快速塑造高手的目的,这是最主要的分歧点……当然,因为个性问题,我们兄弟俩早已不合,这只是一个最重要的触发点。” 此事周宽当初与舒郸果聊天时,早已知晓,此时却装成恍然大悟地说:“后来聚星化日之宝已经不能使用,西牙前辈向你提及此事?” “嗯……”兹克多点点头说:“他说他的办法已确定不能使用,希望我能提供这许多年来的研究心得,为大云湖的未来尽点心力,我虽然对他不满,但毕竟出自大云湖,而且当初的争议,都是为了让大云湖更好,一点意气之争,确实没必要僵持下去……” “原来如此。”周宽点头说:“如今西牙前辈已经不在人世,前辈身为众人首脑,应该珍惜自己有限的生命,为大云湖人们的未来多做点努力。” “我不算什么首脑。”兹克多顿了顿,跟着一笑说:“而如今大云湖已经风流云散,大部分人们都已散入新大陆,留在这儿都是在等死的,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前辈……”周宽实在已经词穷,正不知该不该继续劝解兹克多时,怀中的收发机陡然鸣叫了起来,兹克多也不多言,一笑转身而去。 没想到冯孟升他们这么快就找上自己,周宽取出收发机,打开一看,却见到李鸿正皱着眉头,手中还托着一个包得十分整齐的方盒。 李鸿会找自己可就更古怪了。周宽开口说:“怎么了?” “绣蓉送来的。”李鸿脸上也颇无奈,皱眉说:“我们都在旧大陆时送来的,说是托我转交给你……她不知你已经回地球了。” 但是满凤芝知道啊……周宽转念又想,也许班绣蓉根本没能见到满凤芝呢,却不知绣蓉留下的那包东西是什么?他皱皱眉说:“绣蓉有留下信吗?” “没有。”李鸿摇头说:“只留下话说,一定要交给你亲自开启。” 那就不便请李鸿代启了,周宽皱眉说:“像是紧急的事情吗?” “收包里的人说不像。”李鸿瞪了周宽一眼说:“她又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紧急的事情哪来得及?” 周宽叹口气说:“玉哲跑了,我现在急着去找老婆,回来之后再找你拿东西。” “她跑了?”李鸿呆了呆才说:“我去找绣蓉好了,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如果你有空的话,这样最好。” 周宽此时实在是分身乏术,只能把这件事交给李鸿;李鸿功夫又高,又有东岸的资源可用,班绣蓉无论有什么问题,他应该都能解决,倒是暂时可以不用担心。 周宽结束了与李鸿的对话,又探手入怀取出柳玉哲的纸签,重新看了一次,柳玉哲留下的言语是这样的: 胖宽,你回来时,已经见不到我了,在你离开之前,我体内的气脉已逐渐败散,算算时间也不多了,我不只不愿让你看到我老去的模样,更不愿意真的变老。 所以我选择飞入宇宙,我要在遥远的星空之间,找一个万年冰封的地方,散去护身功力,让我还处于年轻的躯体,能永远地留在那个地方。 你常说想遨游宇宙,想我的话就来找我吧,找到我的时候,记得给我一个甜蜜的亲吻唷。 噢,对了,记得要把身体问题解决了才来,可别把人家的身躯一起炸坏了呢。 爱你的王哲 真是……真是莫名其妙。周宽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女人真是想不透啊,老又怎么了?谁都会老,怎么看不开呢,死前还给自己开个玩笑,真是让人头疼。 柳玉哲的去向十分难猜,宇宙中一堆万年冰封的地方,谁知道她会飞到哪儿去?也不知道柳玉哲还有多少功力,能支持到多远的地方…… 在宇宙中寻找她的踪影,恐怕可比大海捞针吧?但难道就不去找了吗?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柳玉哲还没散功,仍在往遥远的星空飞行,而自己一面追一面以心神往外远寻,也许能感应到她激出功力的气息;但若她已经散功,那是一丁点儿机会也没有了。 已经晚了三日,不能再拖下去,周宽当下刻意绕过起居厅,避开讨论中的菲丝等人离开。飞出月球后,他选了背对太阳的方向,运功冲入这黑沉沉的一片虚空之中。 ※※※ 无元五三三年八月十九日 周宽这次远行,当然不可能逐一搜寻各星球,唯一的机会就是柳玉哲仍在星际间飞行,而又怡好能被周宽的心神搜寻到,但宇宙何其辽阔,周宽连方向有没有碰对都没把握了,又怎知能不能找到柳玉哲? 但难道就不找了吗?毕竟是尽人事听天命,柳玉哲既然估计她命不久长,若半个月内没能找到她的踪迹,自己也可以死心了,但这半个月内仍有一丝希望,却是不能不找。 随着飞行的距离越来越长,周宽的思绪也跟着越飘越远。从与柳玉哲相识之初的钩心斗角,到后来弄假成真的两心相许,许许多多、点点滴滴,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自己是何其有幸,此生能得此蕙质兰心的美女为伴?但为何厮守的时间只有这么短短的年余时光,难道自己的后半辈子,就非得过着没有她的生活?苍天是何其残酷? 周宽虽然看起来十分乐观,但心中仍有着感性的一面,只不过他不惯在人前表露悲痛,就算是叙述悲伤的往事,往往仍嬉闹而言,他说时十分轻松,听的人也往往不感其悲、只觉好笑,但事实上他心底深处也许仍在淌血,却未必有人知道了。 周宽那时重返地球,最主要就是想问清楚是不是还有救治柳玉哲的办法,当吸收了各种相关资讯后,周宽判断自己就算去找王崇献,也一样问不出所以然来,何况圣主还千万交代他不可询问,他才决定及早赶回,希望能与柳玉哲厮守这最后的一段时日,却没料到柳玉哲竟已留书出走。 周宽虽然看得开生死,但毕竟相恋情深,柳玉哲这么陡然离开,一瞬间他也不知自己应该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此时虽说是寻找柳玉哲的踪迹,倒不如说是逃避原有的生活,避开所有的点点滴滴。 周宽正一面体会着心神散出时获得的讯息,一面回忆着过去的往事,此时突然一股能量出现在他的心神感应范围中。周宽可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居然还真能在宇宙中感应到激发能量?他的心跳陡然加速,但心神一集中,立即颇有几分失望,这股能量的性质与柳玉哲全然不同,绝不可能是她。 既然不是柳玉哲,也没什么好关切的,而且对方既然能遨游星际,功力想必不低,一定也能感受到自己心神的接近,这般将心神盯着对方,其实颇为失礼。 周宽正想将心神撤开时,突然一转念想到,对方说不定见过柳玉哲呢?虽然这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但反正已经是大海捞针,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周宽当即将内息顺着心神往遥远的那方直送,一面仔细感应对方的内息性质,一面发出声音说:“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能量的主人本来也是高速移动,接受到这股随内劲传送而来的能量,速度立即缓了下来,周宽一面体会,一面越来越感讶异,对方的躯体十分庞大,似乎不像一般人类……那股能量感觉又颇熟悉,这是……这是…… 周宽突然叫了起来:“卓卡!原来是你,好小子,快过来。”周宽不再迟疑,向着那个方位直飞而去。 卓卡改造完成之后,周宽与他相聚的时间并不算多,但他已经知道五世当初在卓卡身上设计了许多功能,诸如能量探测、生物反应等等的仪器一应俱全,若柳玉哲当真曾住这个方向经过,卓卡应该能感测得到。 但卓卡的能力虽然不少,可不具有隔空传讯的能力,周宽只好要卓卡过来上面自己也加速向着那个方向投去。 远远地,周宽终于看见卓卡那水滴般的身躯,随着距离接近,周宽与卓卡终于在虚空中相会,卓卡一停止,上方的舱盖随即缓缓打开,让周宽进入。 周宽知道只有进入其中,等候卓卡将内舱充满空气,才能听到他的声音,所以也不多问,直接飘入其中,等候卓卡开口。 经过了闭锁舱口、充气等几个动作,卓卡终于开口,头一句话居然是:“为什么把通讯器关了?” 周宽这才想起脖子上还挂着五世做的环呢,当初他正是以此与自杀的卓卡联系,后来把转转壶改造成卓卡,一样能接受这个薄环的传讯,只是早前进入圣岛闭关,为避免分心,曾把这个通讯器关上,刚刚若是想到,早已能与卓卡联系了。此时卓卡询问,周宽只好吐吐舌头说:“忘了。” “你……”卓卡顿了顿才接着说:“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对了,有事问你。”周宽跟着说:“我在找玉哲,你有没有侦测到什么人类在宇宙中飞行的讯号?” 卓卡离开地球已久,根本不知柳玉哲与周宽已经成婚的事情,他很快地回答说:“没有,她也跑出来了?做什么?” “谁知道她想做什么,真是莫名其妙。”周宽懒得对卓卡解释,气闷闷地骂了一句,这才接着说:“我得找她,你帮帮忙。” “好吧。”卓卡声音似乎有点不大情愿,隔了片刻才说:“怎么找法?” 周宽可也不知道,他叹了一口气说:“随便你乱逛吧,四面侦测看看有没有生物的反应……若真找不到她,也只能罢了。” “喔。” 卓卡没再多表示意见,操控着他水滴般的身躯,在这辽阔的宇宙空间中,逐渐加速而飞,所有侦测用的仪器则是同步开启,看看能不能瞎猫撞见死老鼠,找到柳玉哲的踪迹。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