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沿河探寻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1845字

周宽这时也没兴致继续躺了,他此时比较想知道的是怎样才能填饱肚子,当下起身飘出帐外,钻到颇有几分喧闹的中下阶级官兵身旁,讨吃觅食去了。 过了约莫半个多小时,捧着圆滚滚肚子的周宽走出人堆,远远望见冯孟升、玛莉安、吴耀久、苏胆等四人正围成一圈,望着中央显现的虚拟地形图指指点点,似乎还在讨论。 周宽想起刚刚吴耀久提到的分道方案,心想冯孟升这时说不定有些麻烦,当下往那儿踱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接近一听,果然冯孟升与苏胆正同心协力、口沫横飞地解释分道坏处,而吴耀久与玛莉安却一直猛摇头,似乎两人都认为分道比较妥当,周宽又走近了两步,只听苏胆正说:“皇储、玛莉安小姐,还有一事必须注意,我与雪梅随时可能散功,那时我方实力不足,在这种蛮荒之地探险实在不妥。” 吴耀久没料到苏胆当着玛莉安的面提起散功之事,他偷偷瞧向玛莉安,只见玛莉安脸色微微一沉说:“我正是不想在这种地方散功,才希望提高整体的速度。” 苏胆却说:“原先的行程估计,约需半年的时间,分成两路也许能缩减成三个月,但就算玛莉安小姐能支持到那个时候,卑职和雪梅仍然不行啊。” “我也是。”冯孟升发现这一点大可发挥,连忙点头说:“若我等都已散功,能应付各种状况的只有李鸿一人,分路而行不大妥当。” 李鸿属于东岸队伍,有危险的却是西岸部队,这么一来玛莉安可就不好多说了,她目光望向吴耀久,吴耀久转头避开她目光时,却刚好看到踱步而来的周宽,他哈哈一笑说:“周胖子也不会散功,刚好陪我们这一路走。” “才不陪你,胖子要回去陪老婆。”周宽哼了一声说:“刚刚才跟你说过,忘啦?” 吴耀久一楞,苦笑着点头说:“真的忘了。” “为了安全,只能如此了。”冯孟升接着说:“虽然合成怪物已不复存,但王首席既放出撤除军团的指示,已有部分军长私下派了些部属来旧大陆探路,若是两方相遇,他们会不会突然心有不轨,实在难说。” 眼见吴耀久与玛莉安都无话可说,冯孟升一笑说:“既然如此,我们就依着原先的计画,依着四大河流域开始着手,接着再去阿佛大陆西岸,这几个地方,是最适合人类发展居住的场所,首先就先巡视康勾河流域。” 吴耀久无奈之下,叹口气说:“就这么办吧。”跟着他目光转向周宽,又瞪眼说:“胖子,刚刚的事情还没说完。”一把又将周宽拉去抬杠了。 既然定案,命令也就跟着往下传出,今晨对第五空间做最后一次的巡检后,便将整个地底空间封闭,过了中午,部队便拔营收拾,向其他方向移动。 周宽与吴耀久扯了半天之后,好不容易才脱身,跟着他东晃晃西晃晃无事可做,便在一旁笑嘻嘻地旁观。他发现自己早上讨食的喧闹部队正是西岸苏胆、雪梅的部属,也许这趟旅程比较像是游山玩水,他们神情轻松自在,彼此还不断说笑,苏胆、雪梅也不怎么在意。 但东岸所谓的巡逻队却完全不同,且不说冯孟升这些属下的功力似乎都还颇有此水准;特别的是,整个部队整齐肃静绝不喧哗,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竟似乎受过严格的训练,几名主管定时向冯孟升汇报事项,更是一个个恭谨安静少言,冯孟升随口一个命令就被部队以最快的速度执行。若是不提功夫,这样严整的部队,还是周宽第一次见到。 这点倒有些稀奇,冯孟升什么时候练出这身操兵的能耐?还是有其他人帮忙?这又不像南极洲部队那种团结大家庭的味道,反而像是一堆合**在工作……难道是合**帮忙训练?这又不可能,合**哪会去研究怎么训练人类部队? 这些疑惑,也只是在周宽脑海中一闪而过,反正冯孟升有办法是好事,他也没再去细思,目光大多偷盯着吴耀久与玛莉安,想瞧瞧这两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仔细看过去,玛莉安倒没有刻意回避吴耀久,但吴耀久就比较明显了,当两人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的时候,大多是吴耀久先一步找借口退开,不过玛莉安虽不主动回避,却也不会与吴耀久多言,两人逼不得已碰上,大多只是彼此礼貌性地点点头便避了开去。 看样子冯孟升的计画是很难达成了,这么一来,在新后过世之前,东岸绝不会放弃新皇系统,那么王崇献会怎么办?当真靠武力杀过去的机会其实不大,毕竟东岸有新后、李鸿两大高手;而西岸这面,谢栖实在不算人,而且过去的纪录不佳,王崇献除非逼不得已,该不会与他联手降低自己声望。 他最可能的做法,应当是利用合**的媒体优势,让东岸产生废除新皇体系的舆论,若逼得新后发火主动冲去,李鸿随之出手的机会便不大,而从柳玉哲身体状况看来,新后的功力应该也在逐渐减弱中,若王崇献身体已经无恙,新后的胜算实在太小……新后若败亡,李鸿虽有功力,但经验不足,恐怕更不是王崇献的对手,那时冯孟升的功夫八成已经散去,单凭他拥有的东岸人气,能抵抗王崇献吗? 如果真是如此,只能教冯孟升委屈求全,等自己把体内的难关突破,再看看能不能与李鸿联手帮他了;想到此处,周宽忍不住抓抓头,怎么想到最后自己还是得帮忙打架,真不是个好办法。 此时突然一阵破空啸声远远传来,众人纷纷抬头,周宽也是其中之一,只见一个色呈暗绿的庞然大物散出能量高速穿过云雾,直往众人上空飞来。 难道是什么合**留下的怪物?周宽吓了一跳,眼珠四面转了转,但见众人望着那物的表情轻松自在,还有人正低声说笑,虽有讶异之色,却似乎并不惊慌。 而那个庞然大物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是清晰,狭长圆滚的身形稍微扁平,仿佛一个浮在空中的无鳍无鳞椭圆怪球。它直飞到众人上空附近凝定,跟着缓缓往下降,轻飘飘地落到平野之上。 这是合**做的飞行艇吗?散出的能量怎么有点像人类的功夫?周宽正发呆,身后却传来吴耀久的声音说:“周胖子,呆什么?这是卓卡啊。” 卓……卓卡?周宽瞪大眼回头说:“卓卡回来了?怎么变这么大?” 吴耀久反而一怔,隔了片刻才似乎想通,他摇摇头哈哈笑说!“不是啦,这是圣殿制造的卓卡,圣殿叫它生化兽,就是爷爷设计的那种类似生物的交通工具呀,不是爷爷那一只。” 生化兽倒是听圣主提过,那吴耀久为什么称为卓卡?周宽想了想,突然明白,以前自己与五世老是叫卓卡、卓卡,吴耀久还以为是这种东西的称呼,却不知道卓卡本身具有灵性,那是它的名字而不是类别。不过周宽却也懒得解释,只点头说:“我听老爹提过,没想到这么大。” “这么大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圣殿说还能做更大的,只是一时赶不及。”吴耀久想起五世,脸上的笑容微敛说:“还是多亏了你,才能帮爷爷把这个最后的作品完成。” 卓卡的智能精髓其实是建立于无祖,并非五世制造的那个自杀作品;不过这也不用分辩了,反正本来就是冒名顶替。周宽好奇地走上两步说:“这大家伙也能说话吗?” 吴耀久说:“不行,圣殿说智能比例太高反而不妥,还是以电脑控制为主,智能系统大多用来传送讯号、控制躯体飞行移动以及储存能量使用,主要不用来思考反应。” 那就与卓卡差太远了。周宽失了几分兴趣,点头说:“现在打算用这东西移动啰?” “对啊。”此时官兵们已经开始把帐篷等物件往卓卡搬。吴耀久一面说:“这种大型卓卡还是最新的一批,以后我们就不用搭营了,直接在里面休息就得了,用这东西视察也方便,这还是王首席刚刚传来的消息,孟升也同意了。” 周宽突然想起当初转转壶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的模样,突然有点怀念起那不知流浪到哪儿的卓卡了。 这时李鸿突然驾着心剑降落到两人身畔,他刚一落地便皱着眉头说:“这很像合**的怪物,我不想进去,在外面飞好了。” “不进去会后悔的。”吴耀久接口笑说:“这里面一定有最先进的显像收发机,你可以跟你夫人用全身影像对话呢。” 李鸿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手上的小型收发机。这段时间两人分别,只能靠这个稍解相思之情,既然这怪物肚子里有那种东西,倒是真的得进去瞧瞧。 日落之前,部队已经收拾完毕,众人登上卓卡,迎着夕阳出发,这装进百多人都还十分宽敞的大型移动生化兽,便顺着康勾河,继续往东方移动。 生化兽的移动虽然没有高手飞行方便,但速度却也不慢,只不过两个小时,已经远出了数百公里远,这还是因为这趟行程的目的是视察,并非赶路,便未提升速度,否则听说还能更快。 众人首次登上这种大型的生化兽,不由得都有些新鲜,梢稍安置之后,无职司的人,忍不住便逛来逛去,几个队伍中的领导者,则是不约而同地聚在控制中枢处,看着几名官兵操纵生化兽的模样。 大部分仪器的操作,与合**的飞行器差异不大,比较特别的是移动的控制;只见负责控制的官兵,将手掌放在一个掌大球面上,生化兽便能随心所欲地飘飞。引导众人参观的皇都官兵说,这种球面能与人心灵联系,能将思绪转化为指令,从而操控。 周宽看到这儿不由得有些意外,当时乘坐卓卡倒没这种东西,但哪个方便倒是难说,他只要告诉卓卡去哪,其他就不用操心,这大家伙可得让一个人盯着不放,好象有点麻烦。 因为这艘生化兽是由皇都派来的,玛莉安没过多久就离开了控制室,这对吴耀久来说倒是个好消息,他对这些极有兴趣,玛莉安若是不走,他恐怕又得找理由开溜。 不过他这么一留下,周宽可也跑不了,两人正在闲扯,负责查看前方地表状态的一名官兵突然开口:“启禀皇储,前方有异状。” 吴耀久精神大振说:“什么异状?” “有大型非自然物体,似乎是建筑物。”操作官兵不待众人追问,操作着仪器将前方的物体显像在控制室中央,只见一个巨大灰色圆形巨石就这么落在茂密的山谷之间,说是圆形其实也不是正圆,不过自然界虽然也有鹅卵石之类的圆形石块,却少有这么大的。 此时焦距更集中了些,圆石又被放大不少,仔细看去,圆石四周有许多磨擦与碰撞的痕迹,这也很怪异,这块大圆石足足有五十公尺高,难道有谁能把这东西踢来踢去?就算是巨魔谢栖也会嫌这石头太大,至于河川,扔进去恐怕也只能深陷入河床中,又怎么能滚动、磨损? 此时室中除了操控部队与吴耀久、周宽两人外,还有苏胆与冯孟升,苏胆首先说:“这八成又是合**的怪建筑物。”他这趟看了合**几个不同造型的观测站,正觉大开眼界,此时看到怪东西,马上想到合**。 “很有可能。”冯孟升点头说:“这儿只是一个小山谷,与我们探索的目的无关,不用理会了。” “不对。”吴耀久歪歪头突然说:“那个谁……把画面缩小一些。” 控制画面的人知道吴耀久呼唤的是自己,连忙调整显示区域,让石头变得更小,看的范围更广。 吴耀久这才一拍手说:“果然没错,你们看看这儿河岸汇流之处,岂不正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冯孟升望了望,点头说:“皇储说的是,这地方有沃野有岩台有水脉,是个发展的好地方。” “但是距离那颗怪石头却不远。”吴耀久说:“万一那是个炸弹之类的,岂不是害了后人?我们得查查。” “启禀皇储,应该不会是炸弹。”另一个操作生化兽的官兵插口说:“刚刚我们扫描那个圆石,发现里面有不少的空洞,而且里面也不像是石质。” “难道有合成怪物没死?”冯孟升意外地说。 “也没有生命迹象。”官兵又说。 “那就不用担心了。”吴耀久呵呵一笑说:“我们下去看看如何?” “皇储无须冒险。”冯孟升微笑说:“我派人进去看看便是。” 吴耀久其实是好奇,毕竟从没看过这样的怪东西,但若真的只是建筑物,却又没什么稀奇了,盖个圆形的石屋子也没什么特别,问题是合**怎会做出这种房子?又是给谁住的? 此时冯孟升的命令已经开始下达,巡逻队当即派出十名队员往下飞飘,生化兽当然也停了下来。生化兽这么一停,玛莉安、李鸿、雪梅等人发觉有异,纷纷掠到控制室。 冯孟升微笑解释的时候,本来只是好奇心起的吴耀久看到惊动了玛莉安,不禁有些后悔,干笑着说:“我也只是想看看状态,若是确定没问题,就叫他们回来吧。” “启禀特长。”一个巡逻队员平平板板的声音突然从通讯器中传了出来:“我们在下侧找到了一个五公尺宽的裂口,裂口高约一公尺半,里面有个接近半圆形的空间,半径差不多两公尺出头。” 众人一听都大皱眉头,这么大一个东西,里面的空间怎会这么小?还没等冯孟升发问,掌控搜索仪器的官兵已经主动说:“我这边获得的资料,里面的空间不只这样。” 冯孟升当即说:“你们小心点分队往内推进,遇到异状立即撤退回报,不要冒险。” “是。”那个巡逻队员回复。 冯孟升这才转头说:“裂口在下面,我们这儿看不到。” 冯孟升才刚说由兀,巡逻队官兵又借着收发机开口说:“里面材质不是石头,具有弹性,深处有个不到半公尺宽的圆孔,后面似乎另有一个空间。” “没有生物活动的迹象吗?”冯孟升问了一句。 “没有。”队员说。 不知从何处拉来一张椅子坐上老半天的周宽,这时突然插口说:“轻轻砍砍看那东西。” 冯孟升一怔,随即跟着说:“以较小力量逐步增大,看那些材质能不能破坏或变形。” “是。”队员停了停,回复说:“有很大的延展性,若运功砍劈可以破坏,但破坏程度不大。” 冯孟升迟疑了一下说:“派一个人进去里面看看。” 巡逻队员回应之后,又等了一会儿,换了一个声音开口说:“启禀特长,里面又是另一个类似的空间,但有四个通道,后面好象也是类似的,不过越里面越暗,须要准备灯具。” 半径两公尺毕竟不大,不像给人居住的空间,冯孟升正沉吟间,玛莉安突然说:“皇储。” 自两方议和开始,彼此就暂时都认可对方皇系的地位,所以玛莉安才称呼吴耀久为皇储,但毕竟很少主动呼唤,此时突然叫了一声,吴耀久连忙转头说:“玛莉安小姐请说。” “可否请您询问合**,看看他们对此有何说法。”玛莉安不卑不亢地说。
吴耀久哈哈一笑拍手说:“好主意。”随即看到玛莉安嘴角的笑意,连忙又放下了手,有些尴尬地交代通讯官联系合**,倒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过不了多久,合**的影像闪出,向着众人微微施礼说:“诸位好,不知皇储有何见教?” 此人看似中年人,众人也不熟悉,不过反正只要合**愿意彼此传递讯息,跟任何一位谈都是一样。吴耀久也不询问对方的身分,开口就说:“想请教一个问题。” 合**一笑说:“皇储请说。” “把资料传过去。”吴耀久像官兵挥了挥手,这才转头说:“想请教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合**停了片刻,微微一笑说:“这是很久以前我们制造的合成生物,我们称之为‘化土兽’,主要的功能是转化地表土质,这个山谷内的平野经它开垦之后,已经十分适合植物生长。” 果然是十分适合。这个山谷林木葱郁,草藤蔓生,充满活跃的生机,众人暗暗点头,当初四九战争时旧大陆受害不小,原来合**是用这种东西改变土质,重新建立生态环境,难怪恢复的速度这么快。 “咦?”吴耀久突然讶异地说:“这东西没被单向跳跃壁赶过去康勾森林?” “此物体积太大,又太重。”合**说:“无法整个转移,但重要的控制中枢却不能幸免,当空间跳跃窗经过时已被送出,现在这生物算是已经死亡,诸位不用理会。” 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死东西当然没什么好担心的,却听合**接着说:“不过希望诸位别接近‘化土兽’,此物虽然失去生命,但体内有些机制属于非生物型式,有时触发了仍会有反应。” “死了还会动?”吴耀久讶然说。 “早期的产品,生化部分与机械部分区分比较清楚,机械部分属于触动式的,有可能还保持着部分的机能。”合**解释说。 “那我把人叫回来。”冯孟升说。 但此时收发机却传来呼叫:“启禀特长,通往内部的通道口封闭了。” “封闭了就封闭吧。”冯孟升恰好下指示:“你们收队。” “是。”那人回复之后,众人可以看到,圆球旁一群人稍微整队之后,便向上方腾起,随即消失在立体显像的范围之外。 吴耀久当即对合**说:“这东西不会自行移动吧?” “不会。”合**肯定地说:“只要无人触发机械装置,就该没有问题。” 吴耀久正与合**道别之时,周宽突然说:“孟升,你刚刚派几个人下去?” “十个人。”冯孟升回过头说:“怎么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看错。”周宽抓抓头说:“好象少了两个。” 众人一听,不禁都莞尔地笑了起来,苏胆更是哈哈笑说:“周宽先生真会说笑话。” 玛莉安也是忍俊不住地说:“周胖子,你是不是看错了?” 雪梅这两日虽然不大搭理周宽,但听到周宽这么说,也是忍不住抿嘴笑了笑,连周围负责操作的官兵,也都露出了笑容。 此时吴耀久与合**的联系也已经结束,他拍了周宽一把笑说:“难道他们少了人会不说?” 周宽其实也不大确定,想想确实也不可能,只好咧开嘴笑说:“大概我真是看错吧。” 但在众人笑闹中,只有冯孟升脸色却是微变,他避开众人的眼光,转过身从怀中取出一个薄方盒,迅速地打开看了看,又将之关起收入衣袋中,显出有些难以决断的神色。 此时众人同时感到生化兽体外下方一段距离处,传来隐隐的内息震荡感,似乎有人正以内息攻击什么东西,感觉上功力并不怎么高明,但这儿怎么还有其他的人? 除了操控的官兵之外,场中七人,只有吴耀久功夫稍次,李鸿则是功力最高,他首先皱眉说:“外面有人。” 玛莉安、苏胆、雪梅、周宽等人的心神也能探出,很快就清晰感受到下方有两个人正攻击着什么东西,只不过一时弄不清楚那两人是不是在地表上。 冯孟升这时深吸一口气说:“确实少了两人,这就是那两人。” 这话一说,众人可都呆了,人人的目光都转到冯孟升身上,连刚刚提出疑问的周宽都一脸意外。只听冯孟升接着说:“这是我的错,我去处理一下。”说完急急忙忙地走出控制室。 见冯孟升离开,玛莉安眉头微微一皱,跟着走了出去,李鸿向周宽施了一个眼色,表示他也去看看,跟着也飘出了控制室。 吴耀久这时才回过神来,他讶然说:“怎么会这样?” 周宽可也想不透了,十个人下去八个人回来,领队的不知道应该禀告一声吗?而且既然少了两个,想必是失陷在怪物体中,难道就不管他们了,这领队是公报私仇吗?会不会太明显了?而冯孟升为什么说是他自己的错? “啊。”苏胆突然说:“这么说来,那两人是触动了‘化土兽’体内的机制,被关住了?那岂不是有点危险?” 吴耀久脸色微变说:“那就是我的错了。” 认错大会吗?周宽没好气地说:“又关你什么事了?” “合**说了,这东西不碰没事。”吴耀久叹气说:“若不是我多事,他们也不会进去探看……” 吴耀久说到这儿,却见下方萤幕突然飞出了数人,正是冯孟升、玛莉安、李鸿等人,他们身后还跟着十余名巡逻队队员,这群人很快地落到了“化土兽”身旁,似乎正商议着什么。 “他们要救人!”吴耀久嚷了一声说:“周胖子,我们去看看。”说完也不等周宽表示异议,拉着他就往外飞。 周宽虽然随在吴耀久身后,但他倒不会很担心那两人。毕竟那两人仍不断发出内息,可见他们一时之间性命无碍,而众人之中有李鸿这等高手,这怪物又是合**早期的创作,恐怕李鸿心剑一劈就斩开了,该不需花费太多工夫。 吴耀久既然冲了出去,苏胆和雪梅两人对望一眼,也只好跟去,四人两前两后,很快地穿过生化兽体内的通道,打开往外通的门户,往下方飞落。 吴耀久接近的时候,见冯孟升等人都还在外面打量那大圆石,似乎还没有什么动作,而那两人的内息爆散感则因为距离接近,越来越是清晰,但落地时,那两人却似乎停手了,不再有内息爆散感。 吴耀久焦急地说:“怎么了?咱们去救他们。” “皇储请稍候。”冯孟升苦笑说:“他们似乎一直在缓缓变化位置,里面变得像迷宫一样,我请他们先停止出手,免得引起新的变化。” 吴耀久说:“现在该怎么办?” “先等动作停止。”冯孟升说:“然后再请李鸿出手试试。” “但李鸿一打,岂不是又动了?”吴耀久问。 冯孟升一怔,想了想才说:“先确定不会有其他意外,我们再研究该怎么进行。” 吴耀久不再发问,焦急地在那个大圆石外搓手,周宽却早已上下打量起这合**口中的“化土兽”,外表看起来明明是石头材质,里面又怎么能动来动去?周宽往前踏了几步,伸出右掌轻抚“化土兽”的表面,跟着缓缓探入内息,以“万物演化”的方式,探索内部的结构。 周宽手这么一摸,吴耀久可有点紧张,他奔到一旁说:“胖子,先别动手。” “我只摸看看。” 周宽随口回了一句,内息仍不断往内探,却发现外面虽然看起来只是一颗平凡无奇的大石头,里面的材质却十分复杂。许多不同的机械结合在一起,但又不全是由**的物质组成,许多具有弹性的物质仿佛肌肉般联系着彼此;再往里面感应过去,数不清的小东西彼此衔接组成一个个空间,差不多有二十多个,现在正缓缓移动,而那两个受困的巡逻队员,分别在其中之一。 “挺复杂的。”周宽低声说:“不知道砍不砍得开。” “希望砍得开。”吴耀久皱眉说:“若是像其他的怪物砍都砍不坏,就完蛋了。” “嗯……”周宽感觉到里面的运作逐渐停止,开口说:“停了。” 冯孟升听到,目光转向李鸿,李鸿点了点头,身上窜出两柄晶莹闪亮的心剑,向着“化土兽”身上削了过去。 现在,李鸿心剑的威力可不小,只听嘎拉一声轻响,“化土兽”身上被开了两个宽一公尺、深半公尺的大口子,李鸿心剑半空一转,又是两刀划过,眨眼间切了两个十字开口。 “等等。”周宽突然嚷嚷说:“又动了。” 周宽说话的同时,早已又开了几道裂口,李鸿这才停手说:“会动也得切啊。”心剑还在空中绕了两个盘旋。 “不只是会动。”周宽吐吐舌头说:“怪物被砍之后,把外层增厚,结果里面的空间变小了。” 李鸿一呆,里面那两人的功夫可不怎么样,若是越挤越小,岂不是把他们压扁了? 众人正犹豫的时候,冯孟升突然对着收发机呼唤里面的人说:“初瑞,你们攻击四面的时候,周围有没有缩小?” “启禀特长,没有。”收发机传来对方的回讯。 这么说来,从里面往外攻击不会有危险,只会引起里面空间的位置转移? “得从里面破出来。”冯孟升一咬牙说:“得先进去找到他们,才能攻破这个怪物冲出来。” “万一进去的人又被困住了呢?”玛莉安皱眉说。 “所以要功力足够的人。”冯孟升目光望向李鸿,说:“你先试试从里面冲出来。” “嗯。”李鸿点点头,数柄心剑浮起,在空中相叠,渐渐化为一个更加明亮与强大的心剑,只见心剑倏地一闪,直穿入“化土兽”的口中,不断往内飞行。 穿过两个**口之后,李鸿感觉心剑已经深入了一个程度,当即转向急冲,往外层直接突破。心剑凝集了强大的能量直接撞上空间内壁,马上轰出一个大洞,跟着心剑穿透内壁外的各种类似肌肉的结构,一路冲抵外壁,此时抵抗的强度陡然加大,心剑之速立即缓了下来。李鸿眉头微微一皱,心剑顺着破口退出数公尺,跟着又是往前急冲,这样两次冲错,只听轰地一声,“化土兽”躯体外被破出一个大口,心剑同时飞腾而出。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状?”冯孟升连忙对着收发机发问。 “开始移动了。”收发机那儿开口说:“但没有继续缩小。” “果然得从里面突破。”冯孟升回头说:“李鸿,功夫到什么程度才能闯得出来?” “卫统的功力就行了。”李鸿回想着刚刚的体会,沉吟说:“我们几个应该都可以。” “那就好。”冯孟升点头说:“为了安全,除李鸿外,还是两人一组……胖子陪我一路吧?” 既然为了救人,也不好意思偷懒了,周宽抓抓头走到冯孟升身边说:“走吧,谁先救到人就知会一声,大伙儿一起冲出来,最好是全部聚在一起才冲。” “嗯……”冯孟升回过头说:“不知道破出时会有什么变化,你们先回去。”他对着随之而来的巡逻队员们说,毕竟他们功力较次,若是破出时带着什么大爆炸之类的反应,说不定还会有损伤。 巡逻队员不吭一声地转身上飞,如今现场中以吴耀久功力最低,而他只退远了几步,看的出来一点也不想离开。冯孟升正想开口相劝,周宽却突然说:“随他吧,若是会爆炸,刚刚合**应该会说。” 冯孟升也不勉强,转头与李鸿打个招呼,准备进去救人。 既然只需要卫统的功力,李鸿一个人进去当然是十分安全,只见他御使着心剑,头一个飘进入口之中,一面说:“我往左方的洞口找。” 那自己和周宽当然是右方了,冯孟升正要举步,突然听见苏胆开口说:“冯特长,我与雪梅一路,也稍微尽点力。” “多谢。”冯孟升不好意思开口,对方主动帮忙当然是最好。四人同时飘进开口,跟着钻入第二个入口,却见上下各有一个开口,并不是李鸿所说的左右各一,看来只不过这两句话的时间,整个空间配置又产生了变化。 “走吧。”冯孟升苦笑摇摇头,与周宽率先往上方的洞口飞去,苏胆与雪梅对望一眼,跟着往下方的入口深入。 五人分成了三组,越来越是深入,各绕了十来个空间,周宽与冯孟升遇上李鸿一次,与苏胆、雪梅碰上两次,就是看不到那两个失陷的官兵,也许是运气不好?但既然攻击已经停止,“化土兽”腹中的圆形空间似乎也渐渐停止移动,总该会碰上他们。众人心中虽抱着疑虑,仍继续各自行动,寻找他们的踪迹。 此时在化土兽之外,却只剩下吴耀久与玛莉安两人。吴耀久目光直盯着“化土兽”半天,才突然醒起此事,他偷望了玛莉安一眼,却见她正盯着自己直瞧,吴耀久吃了一惊,连忙转头,又觉得自己似乎太过失态,只好转回头去尴尬地一笑,却没料到此时玛莉安的目光已经转开,倒是白笑了。 吴耀久深觉无趣,目光又转回“化土兽”,此时却听到玛莉安开口说:“皇储。” 吴耀久一怔回头,只见玛莉安微笑说:“我应该还挡得住一些意外变化,你可以来我身边站着。” 让她保护吗?好象有点委屈,但吴耀久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不吭声地移动两步,接近玛莉安身旁,但仍距她有个三、四公尺远。 这次来到阿佛陆块,两人好象是第一次站得这么近吧?吴耀久不知为何有此一心慌,搓搓手说:“希望他们快点救出那两人。” 玛莉安只嗯了一声。 “都是我太多话了。”吴耀久叹了一口气,但这次玛莉安连嗯都没嗯上一声,目光望着前方的“化土兽”,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吴耀久这下更没趣了,也不再开口,就这么陷入周围的一片静默之中。 也不知隔了多久,玛莉安突然开口说:“你若很担心的话,我也可以进去帮忙寻找。” 吴耀久高兴的拍手说:“我们一起……”说到一半,他笑容突然停下,摇摇头说:“还是不要了。” “哦?”玛莉安转过头说:“不要吗?” 吴耀久望了玛莉安一眼,又有些心虚,顿了顿才说:“我不是担心自己。” “担心我?”玛莉安紧接着说。 “呃……”吴耀久那张厚脸皮不知怎么感觉有些胀胀地发热,他不知该怎么回答,索性学周宽抓抓头嘿嘿傻笑一阵,打算混过去。 玛莉安倒是没有追究,目光又转回“化土兽”,见里面一点声息都没有,她又思索半天才说:“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吴耀久一呆,转过头,却见玛莉安仍望着“化土兽”,只好回答:“请说。” 吴耀久虽然不知玛莉安会间出什么问题,但确实已经做好了准备,打算洗耳恭听,怎料玛莉安说完那句话之后,竟似乎忘了自己说过什么,目光只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巨大圆石。 吴耀久渐渐等得不耐烦了,但又不敢催促,正在心中暗骂不休,玛莉安徐徐吸了一口气,说:“我想问你……你愿意娶我吗?”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