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快乐人生 020 快乐人生

作者从容 全文字数 7201字

听到阿里斯奥的咳嗽,尼娜放下手里煎了一半的药,狂奔着冲向了房间。 “怎么样?”尼娜心急如焚的问:“是不是还咳得那么厉害?” 阿里斯奥轻轻一笑,抬手抹去嘴边的咳出来的血痕:“都差不多。倒是你,最好离我们父子远些,免得也传染上。” 尼娜脸上带着恼怒:“说什么呢?这个时候我不来照顾你,谁来照顾你?”走过去看了看杰阿里,见他仍是沉睡着,脸色潮红,呼吸急促,和前天救回来时病情变化不大,这下放了些心,又走回来照顾这个醒着的,一边打了水擦着阿里斯奥的脸,一边道:“闭上眼睡着儿,像杰阿里叔叔一样,这样会舒服些。” 阿里斯奥凝视着尼娜的脸宠,叹道:“要是……我死了,你怎么办?” 尼娜一惊,本能的伸手过去握住阿里斯奥的手,怒道:“你这就放弃了?” 阿里斯奥微微摇头:“没有。我相信徐铮。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尼娜……要是我真怎么了,你别光是记着我,好男人还有很多。” “闭嘴!我不想听这个。”尼娜慌乱的道:“你要是挂了,我立即找男人把自己嫁掉!所以你给你千万不要挂。只要不是你,我跟谁在一起都不会幸福。”心里惊惧难安,无法控制的颤着手在阿里斯奥脸上抚着,轻声道:“听我的,先闭上眼休息一会儿保持体力。你可不能认输,你要是认输就真的没办法了。乖。休息一会儿。等爱尔蒂回来了让她再给你看看。” 阿里斯奥叹气:“爱尔蒂的圣光治疗术不起作用。她回来还不如让她好好休息,这些日子她可累坏了。” 为了不让阿里斯奥继续刚才的话题,尼娜接下话头道:“是啊。她才是真正的圣女,从身体到心灵都是。你没看她安抚人时的样子,那真是慈悲与圣洁并存,当得圣女之称。” 阿里斯奥笑起来,忍不住又咳了两声,道:“咱们的朋友里。哪个是差劲的?只希望通过这件事她能够积攒下足够和神殿对抗的声望。” 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哇啊啊的叫喊,声音充满了喜悦。 “是爱尔蒂!”尼娜转头向门,喊道:“爱尔蒂,出什么事了?” 爱尔蒂如同火车头一样冲进来,尖声大叫:“破城了!破城了!徐铮带着人从外面打了进来!” “什么?!”尼娜又惊又喜:“是真的?” “真的!”爱尔蒂欢喜得团团乱转,“波特他们已经赶往城门去迎接他们去了,我急着回来告诉你们,所以就没去。”嘴里说着,又奔到阿里斯奥和杰阿里的床前。不要本命一样鼓动最大的魔法施放了一个圣光加持术加阿里斯奥和杰阿里身上笼上两个光罩,双眼闪亮的道:“小阿里。一定要坚持住!徐铮来了,他一定能救你!别在这个时候让我和尼娜一辈子悔恨,看到你在我们面前闭上眼睛。明白吗?挺住,一定要挺住。” 阿里斯脸色绯红,这次被兴奋出来的激动,嘴里道:“明白!我一定会活下来!尼娜,噢,尼娜!” 尼娜反手握住阿里斯奥的手,激动着语无伦次:“我懂!我明白!坚持住,我和爱尔蒂一直会陪着你,直到徐铮赶过来。” 话音落下,就便院子里一声闷响,巨大的声音伴着烟尘四起。 屋里的三人都是一怔,随即便见浓烟滚滚里徐铮狼狈的连滚带爬的窜出来,冲三人窘迫的笑:“那个……听波特说小阿里病重,我心里急着赶过来,所以降落失败……啊哈哈哈。这事得怪噜噜,马克要降落在门口,他偏要拉着降落到院子里,这不,拉拉扯扯的就出事了……嗨,爱尔蒂,嗨,尼娜。” 爱尔蒂的眼泪毫无怔兆的便流了下来,冲过去对着徐铮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一边流泪一边怒道:“你怎么才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我这个圣女一点都没用,完全治不了人,无论多努力都只能让人舒服一点,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人死去。每天都有人死,而我只能瞪眼看着,这种心情你知道不知道?!你……你居然现在才来!你把我们丢在马达加尔,自己跑去东大陆逍遥,这算什么朋友?” 徐铮心疼得拧了,下意识将爱尔蒂紧紧拥着,伸手在她脑后轻轻抚摸,千万句话都化作了一句:“对不起。” “小阿里!”爱尔蒂只大哭了几声就停住,猛地推开徐铮,红着眼睛急冲冲拉着徐铮的衣袖奔向屋里:“快来看看,小阿里现在很糟糕,我的圣光加持术根本就控制不住病情。” 徐铮只看一眼阿里斯奥冷汗涔涔的额头就知道非常不妙,二话不说掏出针药就往阿里斯奥身腕上扎,情急之下他仍然记得要做皮试。 扎完了才对上阿里斯奥笑意盈盈的眼。 “回来了?” “嗯。”徐铮鼻子一酸,重重的点头:“回来了。” 阿里斯奥突出从床上伸出脚,狠狠蹦了徐铮一记:“现在才回来?!再晚一点回来,正好给我下葬!” 徐铮伸手抓住那只踹过来的脚,终是忍不住把眼泪滴在那脚上,颤声道:“还好我赶上了,一个都没少。呵呵,哈哈!” 阿里斯奥笑了两声,笑声却带着哭腔:“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我知道你会回来,就怕你赶不上。” “哈!”徐铮发出一记古怪的声间,扑过去抱住阿里斯奥的胸膛用力勒紧,喃喃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就怕慢了一步。这些天我吃不下,睡不着。就怕……就怕……” 阿里斯奥无力的拍打徐铮的背心:“别怕。别怕。这不赶上了?力气小点,我喘不过气来。快去看看我父亲,他也很不妙。” 徐铮连忙过去给杰阿里斯做了皮试,神色紧张的看着两人手腕上那个小药包。 十五分钟以后一切正常,徐铮大喜过望的再次给两人加了针,注射青霉素针剂。 “你给他们注射了什么?”爱尔蒂问。这段时间整日奔走治疗,爱尔蒂也学会了打针的技巧。 徐铮又拿出口服药按配比配着药,应道:“对付黑死病的特殊药。我身上带得不多。后续的大量补给会由侏儒飞大队带来。我估计最多半个小时后他们就会到达马达加尔,通过降落伞投放的方式投进来。我不许他们入城,因为我做过试验,侏儒族天生对黑死病没有抵抗能力,一但接触黑死病,他们不但会百分之百被传染,治愈起来也会更困难。” 爱尔蒂抹了一把眼泪,笑道:“你来了就好。我现在去通知大家准备迎接侏儒族的飞行大队,做好收取的提前工作。” “我也去。”尼娜道。 徐铮按住尼娜:“你别去了,就在这里照顾小阿里和杰阿里。其它我们熟悉的人还有谁比较危急?这个时候顾不得那么多。我只能优先顾上我最亲近的人。” 尼娜不假思索的道:“波特那边的杰可布,普瑞德那边的他自己。米勒叔叔,接送爱尔蒂奔走的培根大叔,对了,还有姬丽雅和阿吉塔婶婶。姬丽雅是轻症,可以缓一步,阿吉塔婶婶已经昏迷了,这病连纳迦都抗不住,要快!” “我马上去!”冲阿里斯奥点点头,顾不得多说别的什么,徐铮奔出屋去跳上噜噜的背,一人一兽外加一个法师人偶再次冲天而起,第一站是最近的米勒宅坻。 - 一个月以后,马达加尔暴发的黑死病终于被压制了下去,整场瘟疫最后造成二千六百四十七人死亡。 二千六百四十七人死去,虽然仍是免不是死亡过后的愁云惨雾,但比起曾经的岗撒克城,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此时徐铮正在撑开一张小椅子,把它放到仍然显得有些虚弱的阿里斯奥身后,道:“坐着歇会儿,会议应该很快就会完了。” 阿里斯奥也不跟徐铮客气,坐在椅上把目光放回仍在讲话的菲立德?扎马身上。尼娜从旁边支过伞来挡住强烈的阳光把徐铮和阿里斯奥一起罩进伞下凉爽的阴影里。阿里斯奥仰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相视微笑,似情侣,又似好友,一切尽在不言中。 经过马达加尔黑死病一疫后的市长明显‘减肥’非常成功,瘦了近一半的脸上虽然多了些皱纹,却露出了曾经的模样,显得眼大眉长,竟是个挺清朗儒雅的男子。怪不得尼娜胖是胖,却胖得可爱,胖得美丽,其父那边的相貌原本就是不错的。 市长大人重重的咳了一声引起所有人注意,才朗声道:“该嘉奖的人太多,我就不一一念了,一会儿大家去临时的书记官米勒大人那里领取奖励。大家请放心,这场灾难真正的英雄不会被忽略,谁敢私吞大家的奖励,我头一个不饶他!因为那奖励的名单上也有我的名字呢!” 灾难以后变得幽默又平易近人的市长大人引来了一场善意的哄笑。便听菲立德压住哄笑又道:“接下来我将宣布马达加尔的一系烈重大变动。” 笑声慢慢停下,围在广场上的人表情变得肃然。 “第一。经过这场变动,我想大家都明白了,我们不需要什么监督者,我们只需要自己。所以,从今天起,马达加尔宣布独立!我们是一个自由的城市,以前是,以后也是!马达加尔就是马达加尔,不是谁的马达加尔,是我们自己的马达加尔!” 话音落处是一片热烈的欢呼,马达加尔这算是真正的独立了。 “第二。我宣布,马达加尔与翡翠海岸的纳迦永结同盟。马达加尔永远为纳迦族大开大门,欢迎纳迦族自由出入!” 患难见真情,黑死病暴发的时机,纳迦族的朋友是如何帮助马达加尔的。整个马达加尔的人都看在眼里。因此菲立德话音落下时。大凡认得出纳迦的市民都转眼去看身边的纳迦族族人。眼里带上了真诚善意的神情。
“纳迦族不能离水太久,化成人形也很累,所以以后大家看到有人身鱼尾的人游来游去,可千万别大惊小怪啊,因为那就是纳迦的真正样子。哈哈哈!”菲立德又幽了一默,然后道:“这两位我给介绍一下,左边的是纳迦族的族长,右边是他的夫人。” 两个纳迦上台含笑而立。展现是纳迦族真正的形态,族长大人显得很是激动,纳迦族能取得今天的地位,是他以前的族长都不能办到的丰功伟业。而阿吉塔大家都认识,医院的女院长嘛,带着纳迦治疗救人的首领,是真正善心仁术的纳迦族朋友。眼下阿吉塔依然带着那种能镇定人心的微笑,表现得可比自己的丈夫要好得多了。 人群又是哄笑,纳迦们治病那会儿大家都见多了他们真正的形态,早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了。 “第三。大家来见见这位姑娘。” 爱尔蒂一身白衣的笑盈盈走到菲立德身边。 人群里激动了,热烈的大叫:“圣女。圣女,爱尔蒂圣女!” 爱尔蒂显然很开心,又有些小害羞,难得露出腼腆的样子冲大家挥手致意。 “小样的!还害羞,真假!”徐铮这口气,明显是妒忌了。 尼娜握着伞小声嘟咙:“就是。她明明穿红衣更好看,也更适合她,却偏偏穿一身白衣扮圣洁。真能装!大家回头一起蹂躏她个不成人形!” 阿里斯奥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又忍不住一阵大咳,痛苦的抚着胸,痛苦与欢愉交加的道:“好!” 又听广场正中的菲立德道:“这第三个便是我宣布,爱尔蒂?哈斯小姐脱离神殿,以后不再是神殿的圣女,而是我们马达加尔的医女,以后在医院就职。大家同不同意?” 黑死病来临时,爱尔蒂的付出有目共睹,人群里哄声叫好,爱尔蒂这就算自由了,整个马达加尔都会保护着她,不被神殿侵害。 “第四,成式成立马达加尔治安队,正队长波特,副队长坎波,以警卫队为主,治安队为辅,正式参与马达加尔的治安防护工作。” 波特走上前,一脸从黑被洗白的喜悦。坎波脸上的神情些木然,还没有从哥哥普瑞德不治身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徐铮也熟识的马达加尔人里,就只有普瑞德实在病情来不及治疗而死亡,这成了坎波心底永远的痛,也成了徐铮的一大憾事。 眼下,徐铮就脸带歉然的看着他,眼中透着鼓励,无声的冲坎波举着拳头鼓劲。他身边的阿里斯奥和尼娜也是如此。 坎波脸色镇之一下,下意识转头去看波特。那五大三粗的汉子用力的圈住坎波的瘦小肩膀,嗡声嗡声的道:“你哥不在了,我照顾你,以后我就是你哥!” 坎波眼圈一红,低声的嗯了一声。爱尔蒂本就在广场中心,离坎波也近,当下握住了坎波的手,小声道:“不怕,不怕,还有我们呢。但是你朋友,大家会一起在一直。” 坎波心中酸软,再转头之际瞧见人群里罗斯和迪恩两夫妻正冲他暖暖的微笑,顿时心中大定,哥哥虽然不在,但他还有朋友,有新得来的异性哥哥,有关爱自己的家人,当然应该继续好好的生活下去,连哥哥那份一起活着! “第五,嗯,第五,暂时还没想想到。大家有什么关于马达加尔的好建议就向市政厅提出来,有奖!” 人群里又是笑声一片,只觉得这位市长和马达加尔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之后就是要比以前好更太多,太多。如此这般外内内顺,马达加尔会越来越好! - 又过得两个月,马达加尔真正的恢复了正常生活,比起往日它更加自由,更加繁华,俨然是几大自由之都之首。 两个月里,马达加尔新政频繁出台,先是欢迎精灵族通商,然后是矮人族,接着是侏儒族,紧接对魔族都敞开了大门。菲立德仍旧是市长,米勒却是副市长兼警团团长。实力比菲立德还要大。可经历一场黑死病之后。扎马家与维奇家好得是蜜里调油。菲立德压根不在乎米勒的坐大。两人只大叹可惜自家儿女都对对方在男女方面不感兴趣,不然结成亲家的话那可是景上添花般的美妙。 然后阿里斯奥和尼娜的婚事,还有吉里米与碧昂娜的婚事都被提上了议程。两位好友一个嫁媳,一个嫁女,干脆把定婚宴一起举办,地点就定在徐铮新开的那家巨大无比的酒楼里。 当天到了晚上,新朋友好友全部来齐,连从皇位落跑的戴恩都和雷克斯一起赶到。大家各自围各的朋友圈。热烈的说闲话,定婚这件事反倒成了过场。 徐铮站在一张桌前,一脚踩在凳子上,正气势万均的扔出四张二,大吼:“炸!反春,反春,快给钱!” 碧昂娜被逼急了,浑身上下摸了一通发现为了把自己塞进身上的美丽晚礼服而没怎么带钱,便猛地撸下手指上的定婚戒拍在桌上:“我不服!押上这个,再来!” 这……吉里米脸上一黑。猛然发现大家都在同情的看着他,原来这个纳迦美少女竟是这般好赌的……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吉米转头对露琪道:“你以后不会拿我给你的定婚戒指也这样干吧……那可是传家的宝贝。都传了七代了。当年还是皇室赐下来的,你可别这么干。” 卡米拉和星芭黛霍地转头来上目光灼灼的瞪着露琪,脸上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啥米?订婚戒?露琪,你不老实!星星,抓住她,拖到一边去严刑拷打。” 星芭黛清脆的应了一声,奸笑着向着露琪扑过去。 露琪顿时坐不住了,纵是毒舌派的掌门人这个时候也找不到话说,干脆一提裙子飞奔女厕所,就要尿遁而去。 “来人,帮手!”星芭黛叫了一声。 一大群人轰然叫好,嘻嘻哈哈的冲过去抓露琪。 徐铮在这边看得大笑不止,但重新抓了一手牌之后就笑不出来了。只瞧这副牌中间断七,前面断十,无二无王一把连不上的小对子,仅有的两个三带一还全部上不了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反春炸之后的报应么?徐铮突然觉得秋风瑟瑟凉意逼体,全身发冷…… “我……我……尿急!”欲学露琪也悄遁遁走。 纳迦美少女目光烔烔的瞪着他:“你不是刚刚才去了回来?” “……岁数大了,膀胱不好。” 吉里米暗爽在心,欺负他未婚妻?看,报应来了吧。当即一拍桌:“不许走!”又见徐铮抓耳挠腮的一脸怪像,便问:“又怎么了?还是尿急?” 徐铮大囧:“屎急……” 霍克在一边笑得打跌,兴灾乐祸的对牛头道:“看他这回还有什么招数使。” 见牛头望着窗外没有反应,不禁好奇的问:“你在看什么?” 牛头依然看着那边,嘴里带着迷惑的语气道:“在看一个奇怪的人。霍霍,那边走来一个少年,黑头发,黑眼睛,给人的感觉……嗯嗯,很像徐铮。” 霍克撇着嘴:“你是没听阿里斯奥说,前一段马达加尔的青少年把徐铮当偶像,个个都想办法把自己弄成黑发黑睛,还弄一头虎形魔兽来骑着。” 阿里斯奥听了顿时面色涨红,想当初他也是追星一族的其中一员来着……现在嘛……眼光一暖,下意识转眼去看一脸窘相的徐铮。 牛头仍是道:“不是啊。那人身上有一种你们所说的气质,这种气质除了徐铮,我还没在别人身上看到过。那个感觉,真的很像徐铮。” 霍克怔了怔,随着牛头的眼光看过去,只见一个黑发黑眼的少年翩翩行来,身上那种独特的感觉确实是像极了徐铮。 心中大感奇怪,向徐铮叫道:“徐铮,过来看看这个人,和你真像。” 好不容易找到个逃脱的机会,徐铮连忙扔下手里的一把烂牌,急切无比的冲到窗边趴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大叫:“在哪里?在哪里?” 便在此时,窗下行走的少年偶然扬起脸,目光和徐铮对个正着! 徐铮浑身一颤,顿时痴了。 那少年也是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痴痴看着徐铮,眼圈迅速变得通红。 “小铮子!是你吗?”那少年狂喜大叫。 “小虎子!是我,是我!”徐铮欢喜得疯了。 下一刻,就见那少年箭一般射起,足尖在窗外的树梢上一点,人已经如飞鸟一般掠进窗里。 那惊鸿一般的身法,和徐铮别无二置! 而徐铮已经颠狂,冲上去抓住他一通乱摇:“铁虎,你也重……” “嗯,闭上眼再睁开眼就到了这里成了一个小娃娃。然后听到了某位天才少年的传说,我觉得除了你,不可能是别人。我能来这里,你为什么不能来,兴许还比我先到,所以我就找过来了!接着马达加尔暴发黑死病,再接着又神奇的被某位天才少年通过什么青霉素压制住没暴发。我就猜九成是你了!没想到果然是你!” 其它人纷纷围上来,好奇的打量气息和徐铮十足相像的少年。 徐铮拖着铁虎,兴奋的介绍:“这是来自我家乡的好友,铁虎。” 铁虎一改前一世的冷俊,呵呵冲人一笑,唇间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 徐铮转眼瞅着他,又是狂喜又是感动,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可敬可爱的神灵存在,重生了自己,又重了自己的好友相伴,一场重生,没什么比这更圆满的了。 此时,耳边满是欢喜笑语,亲朋好友围聚重边,那当真是: 快乐人生! (大结局)(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