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战

作者缘分0 全文字数 3475字

砰砰砰砰! 激烈的战场上,最后的气潮弥漫,铺天盖地,席卷一切。 战斗到了这一步,已经没几个人还能站着了。 唐劫被最后的几块“绊脚石”阻挡,玉成子那边,碎星战傀破碎,阴尸冥神战死,余者皆殁,只剩下黎九阳和王遥还活着。 但是黎九阳的力量也在迅速衰减。 他到底早已死去,所有的力量来自积蓄而非自生。每一次的挥击都是在消耗他的力量,因此只会越战越弱。 玉成子显然也察觉到了这点。 不过他没有兴奋,反而叹了口气:“原来你终究只是个影子,根本没有回来。” 无比失望。 是的,玉成子很失望。 一万年前的那场战斗,玉成子失败了,心中也因此埋下了阴影。 虽然他一直在努力着重返此地,却又何尝不希望与兵主再战一场。 尤其是他拥有了合道领域后,更希望能通过战胜兵主来洗刷曾经的耻辱,哪怕这耻辱从未为世人所知,对心高气傲如他而言,依然是横亘在心中无法剔除的一根刺。 唯有亲手打败兵主,才能彻底挖掉这根刺。 可惜,眼前的兵主终究不是那个打败自己的兵主了。 一念及此,玉成子回头看向唐劫。 “也罢,无法打败你,就只能打败他了。现在的他,实力已不在当年的你之下,当可代你一战。” 他说着,轩辕剑再度挥出。 长长的剑光穿过斧影光山,击在兵主胸口。 黎九阳身体滞了滞。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好像没发生什么,但是下一刻,一片片的龟裂从他身上泛气,咔嚓嚓的裂纹布满全身。 “兵主!”唐劫叫了一声。 黎九阳晃了下身体,然后他把手中的帝刃一丢,那战斧化剑向唐劫飞去,黎九阳的身体已轰然破碎,化成一片腐朽飞灰。 他早已死去,却直到此刻,才得到安宁。 唐劫的心一痛,再看玉成子。 此时已无人阻拦他,他却不走了。 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唐劫。 唐劫手一伸,抓住帝刃,手起刃落,那最后的轮回古佛已被他送至往生轮回去了。 然后他大踏步走向玉成子,速度不快,却充满力量。 “终于,都死光了吗?”玉成子微微笑道:“这样才对啊,这最后的战场,本来就不需要太多人参与。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只小虫子需要清理一下。” 听到这话,唐劫面色突变:“不!” 就见玉成子手一抬,轩辕剑已刺进王遥体内。 王遥捂着胸口,看向朝自己奔来的唐劫,艰难吐声:“父亲……” 他不是不想走,可是在玉成子面前,他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在这一剑下,王遥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撕裂开来。那是来自神魂层面的切割,将他神魂斩断,碎裂,却偏偏还不死,依然保留了最后一点神,感受到的却是无边的痛苦。 玉成子手一挥,王遥的身体飞向唐劫。 唐劫一把接住:“宝儿!” 王遥抓着唐劫:“父……父亲……对……不……起……” 他艰难的说着,唐劫知道他想说什么,抓着他的手:“你没有必要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怪过你。你有你的苦,你的难,我都知道。” 王遥脸上露出一点笑容。 然后他的手渐渐松开,死去。 唐劫的心一颤,抓着王遥的手却不放松。 王遥的额头上,一点神光缓缓升起。 那是王遥最后的神魂力量,只可惜并不足以让他重生。 唐劫手中金光一闪,那点神光已落入他手中,消失不见。 见此情形,玉成子嘿嘿笑了起来:“你果然如我预料的那样呢,唐劫。这一点神魂不足以让他复生,却足够他转世了,若辅以偷天换日之法,将来还能归来。不过你不会真以为,我连一剑杀死一个实力大降的对手都做不到吧?”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唐劫语气低沉道:“神魂脱离仙躯,就每时每刻都受到外界侵蚀,所以不可长久离体。我要想他转世,又不能真正纳入我体内,沾染我的气息,所以就只有用领域之力护住他。这才是你对他不施展灭绝手段的真正原因,对吗?你借助他来削弱我。” 玉成子仰天大笑:“聪明,可惜你就算知道,又能奈我何?大战到现在,你的天道领域本就消耗严重,现在又还剩多少力量?” 虽然在这个世界,唐劫的天道领域和玉成子的合道领域都受到天道加持,可以长时间的运用,但这绝不意味着,他们真的就可以无节制的使用。只不过以前他们受到天道敌视,还没有达到自身极限就被迫要停止。现在不受天道敌视可以肆意发挥了,才能真正感受到全力运转下对自己造成的负担。
事实上此时此刻,无论唐劫还是玉成子,都感到巨大的疲惫。 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疲惫感,是他们成就仙位以来几乎就没再体会到的感受,却在这刻再度迎来。 此时,他们两个仿佛就是凡人,拖着沉重的身躯,连步伐都变得缓慢起来,一如凡人。 只是他们到底还是仙,依然保留着仙的风采,若单看外表,却是怎么也看不出来。 正因此,玉成子刺出了那一剑,留给唐劫一线希望的同时,也给他施加了一重负担。 这刻看着唐劫,玉成子大笑道:“有了这么一个拖累,我看你还如何与我斗!” 在他眼里,这没有任何的不公平。 所谓战斗,本就是尽心竭力削弱对手,增强自己。他将唐劫视为平等对手,自然要对他全力以赴,使用出所有手段。所以这一点都不违背他与兵主决胜的初衷。 这刻说着,轩辕剑再度斩出。 那一片剑光如星河倒挂,汹涌而来,将其中任何一道剑光单独拿出来,放在人间正界,那都是劈开天地,撕裂苍穹的惊世之剑,足以让无数人仰望,诞生千古传奇,而现在却只是庞大剑山幻影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如果这里不是折叠空间,隐藏着更加庞大的真实虚空,单是这一剑之威就足以让虚空破碎,天地绝灭。 然而来自唐劫的反击丝毫不弱于玉成子。 帝刃化作战刀,迎着玉成子的剑光斩去。没有剑的繁复,刀势更加简单,直接,猛烈。 唐劫最初就是用刀的,对刀的理解也最深刻。 早在很多年前,他的刀就做到了化繁为简,将天地之势纳于一刀之中。如今的刀更加简单凝厉。 所有的繁复都悄然无踪,唯有这一刀勇往直前,破开那重重剑山。 轰! 灿烂的碰撞再度发生。 彩虹般的光芒照耀天地,只是这一次,再没有别人来感受那恐怖的毁天灭地的威能了。 两个人在这片空间轰隆隆展开大战,从天空到地下,再从地底打回到天空。尽情的肆虐着,咆哮着,用最恐怖的手段展现自己的力量,破坏世界。 说是强弩之末的两个人,这一刻打的世界崩塌,又哪里有半点力不从心的表现? 然而在内心中,唐劫和玉成子都感到无尽的疲惫。 那是来自神魂层面的深刻疲倦,是不堪负荷的结果。 但是他们不能停,因为战斗到了这一步,谁都没了停手的权利。发自神魂层面的疲惫意味着他们其实已经快将自己榨干,耗空。此时此刻,别说是轩辕剑帝刃这种可斩灭神魂的宝物,别说灭神葬仙剑,绝仙灭世拳这种可碎裂仙魂的手段,就是一个普通的仙人,一种普通的手段,都可能将他们一击杀死。 正因此他们不敢有一丝懈怠,甚至不敢让自己慢上半分。 战斗到这一刻,几乎可以说谁先中招谁就先死! 天道领域,合道领域的力量被催动到极致,剑光与刀光也交织成天地间最灿烂的光辉。 两个人都在咬牙,都在死撑,谁先撑不住谁就先死! 就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玉成子看到唐劫的身体突然晃了晃。 那是唐劫油尽灯枯的表现。 有了白虎王遥的拖累,他果然还是比自己先一步承受不住了,玉成子大喜。他知道这不是唐劫耍诈,因为他自己也已是强弩之末,随时都可能撑不下去,事实上战斗到这一步,任何心机手段都已无意义。 玉成子身形一晃,集中所有力量将轩辕剑斩出。 轰! 唐劫飞起,身上掀起恐怖的血泉。 只是一剑,却在他身上留下了千万道恐怖伤痕。 这还是他体修之身,这才生生抗住了这一剑没被粉身碎骨。 但是没有用,肉身抵抗住了,来自神魂深处的伤害却无法抵挡。 原本就疲惫透支到极限的唐劫,在中了这一剑后,来在轩辕剑的恐怖灭神之力摧枯拉朽般的渗透他的身体,摧毁着他的神魂。 唐劫的身体不动,脑后却幻生出一个虚幻的影子,正在疯狂的扭曲着,痛苦着,哀嚎着。 那是神魂死亡前的挣扎。 渐渐地,这神魂挣扎弱了下来,一点一点,化作虚空灰烬,消散于天空。 唐劫的身体,重重倒了下去。 唐劫败亡!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