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骗局

作者缘分0 全文字数 3527字

看到星罗大千界的出现,唐劫终于明白了。 自己刚才看到的是纪元更迭! 是一个大千世界取代另一个大千世界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里,旧有的世界死去,新的世界复生。而所谓的天道原来根本不是天道,不是人们以为的天道本源所在地,而是禁锢,是牢笼,是仓库,旧世界的存放点! “原来是这样。大千世界是有寿命的,当它寿命完结,进入死亡时,就会被收拢,归纳,同时释放出一个新的大千世界来代替。这个世界,还有外面的星罗大千界,就象是里与表的关系。”唐劫喃喃道。 紫衣散人与绛云仙子脸色已变得难看之极,绛云仙子嘶哑着嗓子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怎么能回溯历史的?你当无此手段才是!” “我的确没有这种能力,但我有这个。”唐劫缓缓取出一物。 一本书。 一本道书。 《佛问》。 这是唐紫曦归来后,悄悄塞到他手中的,也是她对父亲的关心。而刚才的一幕就是因为这本道书与他的天道领域结合,才触发了如此奇景。唐劫并非有意如此做,但在他张开天道领域的那一刻,来自这道书上的时光道力便自发进入道域,催生出这一连串变化,也让唐劫看到了真相。 “这或许就是天意吧。”看着周围星空,唐劫道:“我现在开始明白你先前说过的话了……的确不是一个意志。” 玉成子,九难,三圣,佛祖,都曾接受到天道意志,受其影响,但是影响的方向却截然不同。 玉成子感受到的是召唤,召唤他进入这个世界,召唤他去争取那份机缘,九难三圣感受到的则是阻止,同样是天道意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令,就是因为……那不是同一份天道意志。 这真是太可笑,也太荒谬了。 天道意志,不是一个! 而是两个,对立的两个。 所以才会产生遵循天意行事却截然相反,对立,冲突,厮杀的种种事来。 荒谬,却又真实。 唐劫悠悠道:“我猜,纪元更迭并不只有一次。破碎的世界被收拢,但同时也在重新孕育,成长。在经过漫长的时间后,它会再一次壮大,与此同时,外面的世界也会再次破碎,衰落。于是,新与旧的世界交换,又一次纪元更迭也随之诞生……也许,这里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成百上千次。” 紫衣散人和绛云仙子同时缄默不言,显是默认了唐劫的说话。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猜猜事情的经过吧。”唐劫继续道:“当年散人入魔,绛云仙子为了救夫,四处寻找机会。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你们最终在鸿蒙界找到了此地入口。你们进入这里,利用这里不同的大道法则,终于成功将散人从魔头转化回来。” 顿了顿,唐劫继续道:“本来,事情到这一步就可以结束了。解除入魔后,回到人间界好好过日子不就行了嘛?但偏偏就是在这里,你们发现由于大道不同的缘故,体修之力在这里格外的方便修行,提升实力巨大。提升实力啊……那不正是每个修者都孜孜不倦的追求吗?所以你们舍不得离开。当然,偶尔也会离开一些时间,或者找找乐子,或者找找资源,所以才会有一些人发现你们,知道世间还存在解除入魔的可能。但不管怎样你们最终都又回到了这里。这里是你们的秘密之地,是你们未来通向至高宝座的机会,也许在你们的眼中,是天赐的奇缘。所以你们在这里拼命修行,并保守秘密。” 紫衣散人与绛云仙子皆听得瑟瑟发抖,显然唐劫的说话已说到了他们心底。 唐劫长叹口气:“你们就这样努力修行着,过着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直到你们晋升圣仙……刚开始成为圣仙时,我猜你们是很激动,很高兴的。不过要不了多久,你们就发现出问题了。因为……你们已经无法离开了。晋升圣仙,证道此界,由于里世界特殊性质的缘故,你们再无法离开。这下你们慌了,可你们想尽办法也出不去。” “闭嘴!”紫衣散人愤怒大吼起来。 “看来我说对了。”唐劫冷笑:“你们被关在这个世界,想必很难过吧?也许是为了排遣寂寞,也许是为了制造通道,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你们开始呼唤外界,由于证道大千,你们已经有能力向外发出呼唤了。于是一些人就可以感受到你们的意志,受其影响而来。那些曾经在化魔池死去的魔头,玉成子,甚至兵主,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你们呼唤来。不过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玉成子没有选择你们为他安排的路,所以他回到了正界。兵主到是进入了这里,但显然他也没有走你们的路,他没有成就圣仙,而且走的是离经叛道之路,成就无双道域,炼制大道神兵,他把你们打了个落花流水然后离开。”
“不,不是这样的!”绛云仙子尖叫起来:“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成就什么道域,根本不是我夫妻的对手。” “那他是怎么离开的?我不相信你们会这么好心放他走!” “他是自己偷跑的!” “为什么他要偷跑?” “因为他发现我们在骗他。” “骗什么?” 绛云仙子张口欲答,紫衣散人暴喝出声:“住口,别上他的当。” 绛云仙子骤然醒悟,眼神也立时充满杀机:“你在诈我?” 唐劫笑道:“算是吧,不过你不说也没关系,我照样能猜出来。” “你不可能!”紫衣散人阴沉着嗓音道。 唐劫一句话就把他堵了回去:“和纪元更迭有关吧?你们想要纪元更迭?” 紫衣散人和绛云仙子同时震住,一起震惊地勘唐劫。 心中最大的秘密在这刻被唐劫轻松揭破,夫妻二人同时有种被对方看个通透的感觉。 反倒是唐劫并不以为意。 对他来说,猜到这点再正常不过。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纪元更迭的那一幕,他也想不到这方面。但在他真正领悟世界的构成与运转方式后,有时候只需顺藤摸瓜,那就算没有看到,也可以猜到。 被禁锢在里世界中无法离去,唯一的离开希望,或许就是有一天,纪元更迭。里世界转化为表世界,表世界转化为里世界。 那个时候,他们依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但一切至少都已变化,变化成一个可以生长,具有无限可能的世界,而不是象现在这样,被压缩,浓缩,万物都死气沉沉的世界。 “但是,幸又或者不幸的是,星罗大千界还远未到衰落的时候,它还很年轻,正当壮年,朝气勃发,也许还能存在几十上百万年。”唐劫悠悠道:“世间没有真正的永生,没有人能等那么长时间,就算能也不会愿意。所以你们开始想办法,你们想提前进行纪元更迭……天道在上,就为了你二人的自由,你们竟不惜灭世!” 说到这里,唐劫已大声吼了起来。 “并非如此!”绛云仙子大声道:“那不是我们的意志,是天道自己的意志。是它自己想出来,它等不及了!” “那就是说我的猜测是真的了?”唐劫双目放出精光。 他终于知道答案了,他最不希望的答案,在这一刻终于被证实。 纪元更迭,即将暴发! 骗局,一切都是骗局! 根本没有什么超越天道的机缘,或者说想要超越星罗大千界的天道,那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灭掉这个世界,你自然就可以凌驾其上! 骗局,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 唐劫震惊的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绛云仙子颤抖着说:“我们也不想这样,是它在控制我们。星罗天道在阻止这一切发生,而我们则被安排推行这一切。我们也曾抗拒,甚至连玉成子的退缩也是我们施加的影响,可我们……” 绛云仙子说不下去了,她整个人开始扭曲,面孔变形,庞大的气息从她身上涌出,无可抑止的恐怖力量澎湃而出,绛云仙子大声尖叫起来:“它在控制我的身体……不,唐劫你快离开,去阻止玉成子。那不是机缘,那是纪元!如果让他通过天道法、轮布置的阻碍,进入塔顶,纪元更迭就会被重新启动。” “别说了!”紫衣散人大叫起来。 “我要说!”绛云仙子却依旧坚决回答。她全身颤抖,恐怖的力量已经提升到一个连唐劫都无法想象的地步,可是绛云并不出手,她只是全力控制着身体的异动,不让自己向唐劫出击。 她看着丈夫,充满柔情道:“我们已经错了太久,我不想再继续错下去。” “绛云……”紫衣散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妻子。 绛云仙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其实,能和你在一起这么些时间,我已经很开心了……知道吗?其实我从来都不想出去。因为有你在,就拥有整个世界。” 紫衣散人怔怔地看着妻子。 突然他走过去,抱住妻子,说:“我真傻,总是想要出去。我错了,绛云。” 他回头看向唐劫,大声道:“快去!去阻止他,唐劫!” 随着紫衣散人的说话,绛云仙子整个人发出大片的光和热,散发出如一颗太阳般的恐怖能量。 唐劫再不犹豫,星空变换现出一条通道,正是通向塔顶的那条路。 唐劫向着那条路飞奔。 背后星空,一片光辉炸开……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