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该来的终于来了

作者楚白 全文字数 3456字

第二天,潘龙起了个大早,天色才微微亮,他就跑到村子的小广场上去练功了。 功夫贵在日日苦练,这就像是储蓄,一点一点积累,才能攒起财富来。 不过和往常不同,今天他没有怎么练拳脚功夫,反而注重练剑。在练功的时候,还激活了两件装备,承受着五六十斤的重量,将鲜红的屠戮之剑挥舞出凌厉的风声。 北地的男人,只要家境许可,无论主练的是什么功夫,短兵器的刀剑,长兵器的枪矛,远程的弓弩,乃至于骑马射箭,都是人人必学的。 这些本事是北地男人安身立命的基础,骑得烈马,开得硬弓,长枪短刀都能灵活运用,才算得上是一个成熟的北地男人。至于更加高深的武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潘龙从小就学着耍棍棒枪矛,五六岁的时候就学着耍刀剑,七八岁就学着骑马,不到十岁就学着射箭。虽然他并不懂得什么高深的兵器武功,但使用各种常见兵器的手段,早已浸入他的骨髓,成为他身体的本能。 他的剑术简单明了,没有什么巧妙变化,就是快、稳、准三个字罢了——北地人从不讲究什么“狠”,因为那些所谓的争强斗狠的本事,他们从来就看不上眼。 用一只手换敌人的性命,用一条命换敌人几条命,这类的做法,对他们来说是司空见惯的日常操作,谈不上有什么“狠”可言。 要是能让北地人都觉得“卧槽这个人好狠”,那差不多就属于精神病的范畴了…… 鲁纳村的村民们很好奇地看着潘龙练功,他们不会武功,看不出潘龙的武功高低,但他们至少看得出潘龙力量很大,动作很快,一剑挥出去杀气腾腾——嗯,像是个能打的! 村长远远地看着他,看他练得满头大汗,笑着点头。 虽然不确定这位冒险家究竟会不会真心帮忙,但至少从他的态度看来,应该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潘龙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结束了日常的练习。回到村长家,提井水冲个澡,换了身衣服,将湿透的短衫交给村长的媳妇清洗,他才坐到桌前吃早饭。 “你天天都这么练吗?”村长的孙子,一个约莫五六岁的胖嘟嘟的小男孩好奇地问。 “只要有时间有地方,天天都练。” “不累吗?” “当然累。”潘龙被这个天真的问题逗笑了,“可是呢,只有平时多流汗,上阵杀敌的时候才能少流血。战斗是残酷无情的,所有平时不肯流汗的人,最后都死了。”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不想流血,更不想死,所以只有平时苦练,多流一些汗水。” 村长的孙子听得似懂非懂,有些茫然。潘龙笑着摸摸他的头,说:“你还小,学这些还太早。有兴趣的话,过两年找个当过兵的跟着学学,打打基础也好。” “我宁可他一辈子不用学这些厮杀的本事。”村长叹道,“用剑的人,终究会死在剑下啊!” “人活在这世界上,总有你不杀人,就要被人杀的情况。杀人好过被杀,就算日后死在剑下,起码也多活了一些年嘛。”潘龙劝道。 他看得出来,村长是个有故事的人,心里藏着很多事情。 鲁纳村和月之女神同名,肯定不是没有原因的。月之女神圣痕的继承人会在这里出生和长大,肯定也绝非无缘无故。这些事情,寻常村民不知道,但这德高望重的长者绝对不可能一无所知。 或许,他跟这些事情还有很深的关系呢。 村长沉默不语,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早饭之后,潘龙回房间休息——他还要修炼内功。 每天早起,练两个小时的武功,然后吃早饭,吃了早饭之后练两个小时的内功,再练两个小时的武功,然后休息,吃午饭,到了午饭之后,自由活动一两个钟头,然后看情况选择修炼内功或者武功,大概又是两个小时。 过去的几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 每天八个小时,除非生病或者有事,否则从不间断。“定丰镇年轻代第一高手”的荣誉,是用无数的汗水积累起来的。 这种程度的锻炼,在潘龙看来其实还算不上多刻苦。然而练武的消耗是很大的,不仅营养要跟上,药物也要跟上。只有能够修复每天练功产生的暗伤,才能让练功的效果积累到最好。而潘家的辅助药物,只能支持每天这种程度的练功。 潘家的情况其实已经算是好的了,毕竟他们家有山海经残片作为后盾,那些比较珍稀但还不算很罕见的药材,基本上可以随意使用。很多武林世家和小门派,弟子们为了防止暗伤积累,一天只能练上五六个小时。 而那些名门大派、中原豪强,他们往往有更好的条件,能够支持弟子们一天苦练十个小时以上。所以他们的弟子门人虽然天资未必胜过别人,可他们的弟子门人,却总是能够把寻常小门小派的弟子们按在地上摩擦。
说白了,人家比你多流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汗,你凭什么赢得了他? 潘龙的老爹潘雷,之所以能够一对六,杀得名满北地的紫云宫六仙子五死一逃,靠的不就是他在山海经残片的世界里面苦练了不知道多少年嘛! 回到客房,潘龙并没有急着开始打坐炼气,而是又打开了角色面板。 在属性那一栏,他的经验值已经不再是0,而是已经有了10点。 滑动手指,翻到“日志”页面,他看到了一行记录。 【练武一小时,获得10(5*2)经验】 看来,练武一小时,能得到5点经验,被小小的卢娜雕像加倍之后,就是10点。 10点经验值并不少,《英雄记》系列里面不搞什么经验值递增,每一级都是100点经验值。也就是说,他只要练功10个小时,就能提升1级。从0级到100级,总共也不过1000个小时。 问题在于,他明明练了两个小时,为什么只算一个小时? (通过练武获得经验,每天只能有一个小时的效果?) 潘龙皱了皱眉,但随即释然。 如果可以无上限地练下去,他每天练4个小时,用不着一年就能升到100级。 就算每天只能得到1个小时的经验,他也只要不到三年,就能升到100级。 (这么容易的吗?) 他并不觉得苦练三年有什么困难可言,反正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但只要短短的不到三年,就能成长到相当于游戏末期那些能跟各方大佬不相上下的水平……怎么看,似乎都太容易了一点。 (还是说,会有别的困难等着我吗?) 思考了一会儿不得解答,他只好将疑惑暂且放开,先完成每天的内功修炼。 内功不同于外功,每天能够修炼的时间很有限,一般也就一两个小时。超出这个程度,经脉会承受不住。据说某些体质特殊的人,或者是某些特殊的内功,可以打破这个限制,甚至于每天修炼几倍的时间,但潘龙从没真的见到过。 当天下午,他又在小广场上练武的时候,村长的儿子突然急匆匆来找他,表示有重要的消息。 看他脸色,潘龙就已经猜到是什么消息。跟着回到村长家,只见村里的几个老人已经聚集在这里,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还有一个满脸惊慌的年轻人。 看到他赶来,村长介绍说:“金恩是村子里面的猎人,他今天一大早出门,结果快午饭的时候,远远地看到有一支军队在路上休息。他不敢靠近,只能爬到大树上偷看了一下,确定对方的旗帜是绿色的新月——那是帝国四大军团之一,至圣军团的旗帜。” 他这话说出来,村民们的脸色越发难看。 弗瑞斯帝国四大军团里面,至圣军团名声最坏,行事也最为凶恶。如果是别的军队来了,或许还能讨论一下投降的问题,但既然是至圣军团来了,那“投降”这个选项就可以被划掉了。 作为以唯一神教狂信徒为核心组建的军团,至圣军团对于异教徒从不心慈手软。他们的军团长,“至圣者”色列斯不止一次公开宣布“只有死掉的异教徒才是好异教徒”。 如果他们是奔着鲁纳村来的,那么鲁纳村怕是要大难临头了! “他们有多少人?”潘龙问。 “我没……没敢仔细数。”猎人金恩结结巴巴地回答,“大……大概,有……有……二三百。” 一个老人叹道:“二三百人,那差不多就是整个鲁纳村的人口。一个人要对付一个士兵,不可能打得赢的!” 没有人反对他的说法。 一个平民对上一个军人,打得赢才是真有鬼。 老人们顿时一个个面如土色,只有潘龙还脸色如常。 他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了,甚至可以说,情况比他预料的,其实还要稍稍好上那么一些。 昨天看到村民们暴打那唯一神教的那伙人,他就知道帝国的军队要来了。当时他曾经考虑过,是否要偷偷追上去杀人灭口,免得这些人引来帝国大军。但转念一想,这世界其实并非真实存在,不过是他记忆中的游戏内容的显化。既然是他记忆中的游戏内容,那么无论如何,帝国大军终究是要来的,又何必多此一举? 就算想做什么,也要等帝国大军来了之后再说。 现在,帝国大军终于来了,但数量却比他预计得要少很多——他本来还以为,可能是成千上万的大军蜂拥而至。现在才二三百人,数量简直没法比。 成千上万的大军,他的确无法可想。区区二三百人,那可就不同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