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真正的“从心所欲”

作者楚白 全文字数 4502字

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云州的气候也着实看不清春夏秋冬,当某天潘龙在街头写生的时候,偶然看到几个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白布的老人抬着一个比人还大的坛子,一路宛若瘟神版人见人怕,让路上百姓至少保持十步以上距离,慢悠悠朝着村子外面走去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又是一年端午了啊!” 云州不少地方依然流传着炼蛊的风俗,而民间最常见的炼蛊,就是在端午节这天,将多种用秘药喂养了一段时间的毒虫放在坛子里面,安置到专门的地穴之中。然后经常向其祷告,或三两日一回,或五六日一次……一直持续到某个阴天不下雨的盛夏,在不见雨水也不见阳光的正午开坛,坛子里面活下来的毒虫,就是所谓的“蛊”。 这种蛊并没有多大的毒性,主要的用途很有趣,是用来“见证发誓”的。 具体来说,就是用养蛊人的鲜血喂养这蛊,大概三年之后,这蛊就能通灵。日后如果需要发誓,让发誓人和养蛊人各取一滴血给蛊虫吃下去,再由发誓人当着养蛊人和蛊虫的面发誓。如果发誓人违背誓言,就会莫名其妙中毒而死。 至于这毒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便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蛊虫通灵,知道他违背了誓言,特地去咬死他。 有人说,他一滴血被蛊虫吃了,冥冥中有了感应,一旦他违背誓言,蛊毒就可以隔空传到他的身上。 还有人说,炼蛊其实来源于很久之前的五通神术,蛊虫是五通邪神的雏形。虽然只是雏形,但毕竟也是神鬼之类,凡人触犯神鬼,自然必死无疑。 这些说法说得神乎其神,其实大多只是吹嘘。 当今九州,对于蛊毒最有研究的,多半不是这些乡野之中的蛊老,而是跟各路蛊仙打了不知多少交道的毕灵空。她就曾经说过:“蛊术其实十分里面有至少七八分是吹嘘,真正能够名副其实的,十次里面可能一次也没有。哪怕是七分吓唬三分药性的那种,十次里面可能也就一两次。” “凡人往往就是如此,对于他们不了解的,或者是害怕的东西,就喜欢夸大其词。用夸大来掩饰恐惧,乃至于用散播恐惧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怯弱和无能……这是一切智慧生灵共通的劣根之一,就算只是小孩子,没人教导,他都能无师自通。” 她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几分愤世嫉俗的样子:“昔年夫子总说人性本善,肯定是他错了!人性怎么会本善呢?我专门观察过很多小孩子,他们做各种自私的、残酷的事情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怜悯和不安,只是单纯的轻松愉快……人性必定是本恶的,而且恶得很厉害!” 潘龙本拟跟她谈一谈“人的动物性和社会性”这个观点,但看她那样激愤的样子,想起她的经历,就很明智地闭上了嘴巴。 毕灵空的仇恨,不是用言语可以化解的。儒门覆灭这件事,给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说实话,她居然还能保持精神正常,没有变成一个疯子,潘龙觉得她就已经很了不起,令人佩服。 他跟着毕灵空学艺这段时间,对于“妖神”的了解也增加了很多。所谓妖神,最重要的就是跨越人神界限的那个执念,一旦这个执念破灭,结果不是迅速死亡,就是发狂变成魔物。 毕灵空能够在儒门信念破灭的情况下坚持下来,而且竟然还重新在儒门思想里面找到了足以支撑自己成为妖神的执念,这件事在潘龙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就像是一个人走到堆放废弃汽车的垃圾山,挑挑拣拣,用各种垃圾堆里面翻找出来的零件,拼凑出了一辆世界顶级的时髦跑车一样。 ……不可能的吧!你拼个面包车吉普车乃至于大篷车什么的,也就算了。在垃圾山里面,你到哪里去找合适的豪华跑车零件?别的不说,比方说车标,早让人割下来卖给收藏家了好不好! 但毕灵空内心的伤痛,其实还是很明显的。她经常触景生情,因为某些事情想到昔年的往事,然后动辄哈哈大笑,或者是一个人闷闷不乐。看得出来,她放不下这那些往事,它们就像是一块块石头,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头,没有须臾放松。 潘龙也曾经劝她:帝甲子都已经死了,她现在生闷气,其实只能伤害自己而已。 毕灵空总是微微一笑,满脸惆怅,既不答应,也不反驳。 她这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潘龙也无计可施,只能摇摇头,坐在一旁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毕灵空总算收拾了心情,转头一看,却发现潘龙正在画画。 画上,是一个穿着文士长衫的女人,容貌美丽、姿态洒脱,唯独脸上满是惆怅之意,将整个人的格调气质全给毁了。 “画得很好。”她说。 潘龙摇头:“画得一点也不好,没能抓住神韵。” “神韵?”毕灵空苦笑,“丧家犬的神韵,可不就是这种落魄的样子嘛。” “只有你自己当自己是丧家犬而已。” 说着,潘龙手一勾,将附近河水凭空摄来一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 水光圆如镜,镜子里面,是毕灵空刚才的模样。 她一脸惆怅,但眼神之中却并没有软弱和迷惘的颜色,只有坚强和固执。 “我学画这么久,也只能画出个大概,想要让人看出画中人是谁,看出他是悲是喜,我已经勉强做得到。但想要表达那些复杂的感情,将一个内心丰富的人真正呈现在画纸上,我依然还是做不到。” 潘龙叹了口气,手指一弹,画纸化为灰烬,洒落满地。 “也不知道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用画笔捕捉到一个人细微的感情,将其忠实地记录下来……” 毕灵空沉默了一会儿,摇头:“我觉得你画得很好。” “不像,反而很好?” “像只是次要的。”毕灵空说,“你这幅画,真正展现了我内心的情绪。比我习惯性伪装出来的强大,要真实不知道多少倍。” 说着,她笑了起来。 “看来,你已经完成了基本的入门修炼,明天开始,我教你‘从心所欲’真正的要诀。” 潘龙吃了一惊,问:“什么叫‘真正的要诀’?难道说我之前学的不对吗?”
“你之前学的当然也是‘从心所欲’功法,但那些只是基础。想要从那些基础推导出真正的完整的‘从心所欲’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精力。”毕灵空笑着说,“儒门根本功法之一,你不会以为就是那么简单吧?如果这功法那么简单,那我们当年凭什么前后斩杀二十六位反王,打下一十四郡江山?” “当年儒门这么兴旺?!”潘龙吃了一惊。 “战国时代,天下有四大显学。而四大显学之中,我儒门为首。你以为这天下显学之首的地位,是怎么来的?” 潘龙无话可说,只有佩服。 第二天一早,毕灵空拿来了一身极为厚重的铠甲,让潘龙穿上。 “这铠甲有什么用?”潘龙问,“要说防御力,我自己的皮肉比它结实多了。” 毕灵空愣了一下,用手指在潘龙肩膀上戳了一下。 经过九转玄功淬体的皮肉在她纤细的手指前面似乎并没有什么防御效果,一下子就被戳破了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伤口。 潘龙有些尴尬,但毕灵空却瞪大了眼睛,看看他的伤口,又看看自己的手指,一脸的不敢置信。 “我这一指下去,就算是一块铁也能戳个洞出来。怎么戳在你身上,只是破一点皮而已?”她惊讶地说,“你这身皮当真是比寻常重甲更加结实……” 她突然眼睛一亮,说:“你有没有考虑过,把自己的皮一次剥一块,制成皮革。日积月累之下,凑出足够的分量,然后给自己做一身皮甲?” 潘龙愣住了,他还真没考虑过这种办法。 这办法实在是有些丧心病狂,任何脑子没问题的人都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 但是……仔细想想,这办法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反正他受伤之后可以很快地恢复,就算剥下一块皮,估计也用不了半个小时就能重新长好。然后硝制皮革、积累材料、制作铠甲……似乎完全可行。 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寻常重甲的防御力都已经不值一提。但如果用他自己的皮制作皮革,再做成铠甲的话,相信强度一定远在寻常重甲之上,多少能帮他一些忙。 毕灵空见他有些心动,立刻表示自己可以帮忙。 “前辈你还会制作铠甲?” “我怎么会制皮?没学过。” “那你准备怎么帮我的忙?” “我可以帮你麻醉。”毕灵空信心十足地说,“麻醉了,剥皮也不疼啊。” 他们还真就试了一下,大概半刻钟之后,得到了一块坚硬得超乎想象,手指敲上去只有沉闷而钝重的声音,明明薄薄一片,却能用来砍断寻常金属的硬皮。 然后,潘龙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这样的皮,哪个皮匠能把它做成铠甲?” 毕灵空也有些茫然,她仔细回忆了很久,最后表示,可以试试用炼制法宝的方法来制作。 于是她喷出火焰,将这块硬皮放在里面烤。一边烤,一边输入法力,只见空中一个个文字浮现,然后逐次飞入火焰里面,融入硬皮之中。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她收起火焰,那块硬皮已经变成了约莫一面护心镜的模样。 “试试看。” 潘龙接过还有余温的皮护心镜,拔出一把短刀,向上面重重刺去。 一声闷响,精钢短刀折断成两截,皮护心镜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白点。 “成了!”毕灵空满意地笑了,“接下来只要按照这个方法,一块一块炼制皮甲的各个部件,等部件全部凑齐,再施法组合起来,就是一套完整的铠甲了。” 潘龙倒也满意,只是……想了想“用自己的皮给自己制造铠甲”这件事,他就觉得有点怪怪的。 “你是不是觉得事情不大对劲?”毕灵空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伸出手来,让他看看自己的袖子,“看到我这件衣服了吗?它都是用我自己身上的羽毛作为材料,炼制出来的。” 她愉快地说:“对我们妖神来说,自己的身躯就是最好的炼器原料。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材料炼制出来的法宝器具,才最符合我们的需求。” 潘龙皱着眉头,他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好在他并不是一个纠结的人,而现在,也并不是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 炼制皮甲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今天最重要的,还是学习“从心所欲”的真正要诀。 因为不需要穿铠甲的缘故,毕灵空直接带着潘龙来到了一片树林里面。她施法将许多粗树枝折断,一根根悬挂在空中,不停地晃来晃去,到处乱撞。 “我练身法的时候,曾经在这种环境下修炼过。”潘龙说,“光是这些树枝,只要我不粗心大意,它们一个都别想撞到我。” 毕灵空笑了:“你先过去再说。” 潘龙径直走到树丛中,一根根粗木从四面八方撞过来,被他轻轻松松地躲过,没有哪怕一根能擦到他的边。 看他如此轻松,毕灵空手上捏了一个法诀,对着他吹了口气。 “禁!” 潘龙眼前一花,看到自己站在无数粗木之间一动不动,粗木砰砰砰不停地撞在他的身上,然后又弹到一边,声音就像是建筑工们抡着大锤,在给房子钉桩子打地基一般。 “你已经明白了人和人之间的情感不能相通,明白了不要用自己的情感去揣测别人。但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你要明白‘真我’和‘自我’其实也并不完全相通,找到那个超然物外的‘真我’,学会用‘真我’来观察世界,掌控自身。” 毕灵空的声音幽幽传来,转头看去,却看到一只小巧的乌鸦,停在树枝上,歪着头看着这边。 “自我可以被欺骗,真我则不能。只有时刻明晰真我,才能真正做到不犹豫、不后悔、不畏惧,无论做什么都发自真心,永远不会违背自己真实的内心。” 乌鸦看着他,眼中满是期待之色:“这才是真正的‘从心所欲’,当年整个儒门里面,总共也没几个人练成,所有练成这个的人,最后都修成了仙佛,纵然一时消灭,也有重新归来的那一天。” “我没有能够做得到,只能修成妖神。希望你能够真正修成它,继承我们儒门最核心的道统!”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