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大家都是聪明人

作者楚白 全文字数 2377字

孙家镇的衙门后堂,镇丞和镇尉正在愁眉苦脸地商量。 作为镇上头号大户的孙家被人灭门,这是了不得的大案!孙家的几个亲戚朋友早就已经报官,尤其是之前逃走的孙家大公子孙尚功,已经到了南五指山县的县城,现在就住在县衙旁边的官驿,等着朝廷为孙家报仇。 孙家经营多年,社会关系盘根错节,也不知道有多少亲戚朋友。这些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到了关键时刻,就纷纷站出来了。 别说区区一个孙家镇,就算是南五指山县,也扛不住这么多家族的联手施压。 但是,孙家为非作歹多年,真可以称得上是恶贯满盈。当初他们得势的时候,还能压得住滔滔民意,现在孙家完蛋,那位覆灭了孙家的大侠亲自坐镇,正在跟百姓们清算孙家历年欠下的债务和冤仇。 如今的势头,已经称得上是烈火熊熊,难以扑灭。 现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再宣布孙家是受害人,颠倒黑白去栽赃陷害那位大侠……百姓怎么可能答应! 而且这事闹得这么大,朝廷的巡风使不可能不知道。要是地方官强行把事情再压下去,那些跟孙家关系好的大户人家满意了,朝廷可就不满意了! 朝廷可从来都不喜欢地方豪强的! 益州的豪强世家们已经成了气候,朝廷无可奈何,只能捏着鼻子忍了。但云州这边,朝廷是绝对不会允许豪强世家凌驾于朝廷之上的。 朝廷能够容忍地方官员和豪强大户勾结串通,官绅一体。但绝对不能容忍豪强大户凌驾于朝廷之上,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 现在孙家倒台,民意沸腾,正是趁机清算大户、弘扬朝廷声威的时机。谁要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拖了后腿……真当朝廷不会秋后算账么? 不仅如此,那位大侠也不是好对付的啊! 人家单枪匹马就把孙家给灭了,连那个吸人血的小怪物和吞噬鬼魂的老僵尸都让他给劈了,就凭孙家镇这点武力,又能把他怎么样? 本镇的镇丞乃是荆州人,科举出身,粗通武功。而镇尉则是云州的退隐江湖客,闯荡江湖几十年,勉强磨过了先天门槛。 镇上有衙役六人,捕快四人,官兵二十人,巡夜值守之类丁勇四十人。再加上两位老爷的家丁和仆人,凑一凑大概能凑出个上百人的队伍来。 上百人说起来不少了,可面对那等高手,有用么? 昨天人家登门拜访的时候,送来的“见面礼”是两件胸口处破了个口子的金丝软甲。那软甲约莫两斤重,穿在身上能挡刀剑,他们用靶子试过,套上靶子之后在十步之内用强弓射箭,都没有射得穿。 可是,从这两件金丝软甲上的裂口看来,分明是两件穿在同一个人身上,然后被一刀给砍破了! 两件软甲叠在一起,都没挡得住这位大侠随手一刀,他们两个的脖子难道还能比软甲更结实不成? 这位大侠,是绝对不能惹的! 人家能一人一刀把他们惹不起的孙家给灭了,当然也能一人一刀把他们给灭了。 君不见孙家的那些个亲戚朋友,一个个都只知道找朝廷报案,催促朝廷出手缉凶,自己却坚决不肯动手么? 大家都是聪明人! 那位大侠太厉害,大家都不敢招惹。所以嘛……天塌下来高个子顶,谁叫在云州,大夏朝廷的个子最高呢……
但豪强大户们拿那位大侠没办法,可拿这些官吏们有办法啊。 武力方面就不用说了,光是走正规渠道,他们这些年来官匪勾结,犯了不知道多少罪。这些罪行……可是有证据的! 要是真的跟豪强大户们彻底翻脸,人家联合起来整理一份证据,轻轻松松就能把镇丞和镇尉给定罪。 所以现在两位父母官真的是头大如斗,感觉左右为难。 “唉!为什么老夫不早点告老还乡呢!”已经年过百岁的镇尉叹道,“人也这把年纪了,钱也攒得够了,回中州去,买田买房当个富家翁,岂不美哉!” “您老现在叹气这个也迟了,还是想想怎么办吧。” “我是个粗人,想不出什么办法。你是文化人,从科举走出来的,你一定比我有办法。” 看着老头子那一副耍赖的模样,镇丞摸着短短的黑须,连连摇头。 “当初我就说了,我们不能跟这些大户走得太近。那时候您老总说我书生之见,说什么官绅本是一体……现在您找我想办法,我能想出什么办法啊?”他连连叹息,满脸无奈。 “可昨日那‘阿飞’大侠找上门来的时候,你不是满口答应要为民做主的吗?” “当时的形势,由得我不答应吗?”镇丞怒了,“当时您也在场,他一手扶着刀,就这么走进来说话,您一个先天高手,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推我这文弱书生去顶缸——我当时还能说什么?我还敢说什么!” “唉!”镇尉老脸一红,尴尬地说,“你不知道啊!那小子年纪不大,可气势真的吓死人!我当时看他无礼,本来想要吼一声吓吓他,结果才想要出声,他就有所感应,一眼看来——我的真气当时就走了岔,受了点内伤。” 镇丞面无表情:“您老慢慢忽悠,当我傻子呢?” “我说的是真话啊!”镇尉大叫,“你不练武不知道,真的有这种高手的!先天高手修炼到一定程度,魂魄就开始发生变化,获得一种神而明之的感应。你一对他产生敌意,他立刻就能感觉到——这种情况是‘魂异’的先兆。而一旦修成‘魂异’,差不多也就是先天境界走到尽头,开始要为返璞归真、天人合一做准备了……” 镇丞依旧面无表情:“看他容貌,顶了天也就二十几岁。您老是要告诉我,他大概三十岁左右就要成为真人宗师了?您干脆他是帝洛南殿下化妆的算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镇尉一愣,眼睛亮了。 “好!好!果然是好主意!” 镇丞也反应过来,同样露出惊喜之色。 “对!就是这样!就这么办!” 二人一番商议,随即写了一封文书,递交给了南五指山县。县令得到文书,一看大喜,修书一封上交,如此层层上达。 十余日后,正在雍州寻访的帝洛南得到了一份来自于朝廷的嘉奖令,嘉奖他麾下的巡风使在云州暗访,清查不法豪强有功。 看着这封嘉奖令,又看了附带的一封书信。帝洛南连连摇头,将两封文书扔给苍渊。 “你看看!这都什么事啊!所以我说,这大夏皇朝,真的是不变法不行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