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 318 作者流浪的废鱼 全文字数 2224字

“还在倾诉自己的委屈啊?” 黄老师抱着一扎拆了标签的瓶装啤酒,黄老师是个老酒鬼,酒是上次陈赤赤和他老板送来的,原以为喝完了,没想到屋里还有一扎呢! “这孩子心里得多恨我?都给我记在小本本上了,何老师就咋俩,喝一杯?” 随手将水杯里的水倒进凉亭旁边的花盆里,就两人用的大茶缸,一瓶啤酒倒不满两杯。 何老师与之碰杯之后,好奇的问道:“黄老师,啤酒哪儿来的?” “赤赤上次来剩下的,屋里还有一扎呢!” “咱蘑菇屋现在这么富裕了吗?这也太爽了吧!” “不是,黄老师,何老师,我,我啊?” 谢那一指自己,好久都没喝啤酒了,自打有了小孩儿,基本上杰哥不让她碰啤酒了。 “你?你咋了?” “嘿~对了,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你们肯定不知道,我以前是不喝啤酒的,黄老师正当红的时候,我和黄老师录一档节目,录完后黄老师跟我说:喝一杯?我当时一想,黄老师这么大的腕儿请我喝东西肯定要去啊,然后我就带着黄老师去了当时很流行的咖啡与茶。” 何老师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有趣,那时候他还不喝酒,并不知道喝一杯的意思,单纯的一位就是喝东西。 “我当时还觉得挺奇怪的,我心想何老师品味够独特的,喝点小酒怎么还来这种地方,你们知道,当时的咖啡厅都流行那种blues,我就觉着在这种气氛下喝啤酒不尴尬吗?” 黄老师端着大茶缸,说两句喝一口,非常满足的咂咂嘴。 “黄老师以为我点的是啤酒,其实我点了两杯奶茶,珍珠奶茶,黄老师看着桌子上两杯奶茶都傻眼了,后来黄老师自己点了一杯那种大杯的,散装啤酒,尴尬的是我一个人喝两杯奶茶,黄老师自个儿在哪儿喝啤酒。” 何老师和黄老师碰了一杯,两人相识二十多年,这种友谊让人羡慕,彼此也很珍惜,有几个相识二十多年的老朋友是一件值得高兴,并且值得炫耀的事儿。 多少曾经觉得生死与共的好朋友好兄弟,现在渺无音信?多少少年时代的好哥们儿现在在你的脑袋里逐渐模糊? “何老师,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喝酒的?” “这个,好像是和黄老师合作舞台剧以后,交际也多了,天天在一起排练,黄老师他们都喝啤酒,就我喝饮料果汁感觉自己被排挤了,就开始喝了。” 黄老师三人聊着天,叶明轩他们三个晚辈也插不上嘴,拍了拍章紫枫的肩膀让她去洗澡睡觉,或者回屋复习功课,这期录完章紫枫要回学校期末考试。 晚上十点多,叶明轩没有丝毫困意,和彭彭不同,黄老师娜姐他们现在讲的都是叶明轩知道的,没啥兴趣,一个人跑到院子里噼里啪啦的开始砍柴。 叶明轩砍柴有种异样的暴力美感,一节木柴,别管它是标准的圆柱体还是什么歪脖子奇奇怪怪的形状,只需要一斧子,每次挥动斧头的动作看上去都很舒服,动作也几乎一模一样,非常标准。
标准有节奏富有美感的动作看的彭彭热血沸腾,也有一丝不好意思,他在蘑菇屋的定位就是这个,今天吃的又多又没干活,当即走到叶明轩身边要斧子。 “没事,我活动活动筋骨,一天没怎么活动。” “哥哥哥,我来我来,我减肥,交给我吧!” 吃饭容易,减肥就没这么容易了,犹记得上次节目组给他看的相片,脸都胖成球了,保证减肥减到现在,效果甚微。 “彭彭你会劈柴吗?” 娜姐不知何时走到两人身边,看样子也是蠢蠢欲动想试试。 “必须的,我在蘑菇屋劈柴烧火专业的。” 自己摆好木柴,稍微瞄准劈下,木柴很给面子,没让他丢人,只不过动作嘛,说不上丑,当然和美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哟,小伙子可以嘛,给我试试!” 谢那不由分说,接过长柄的斧子,叶明轩帮她摆好木柴,斧头举的老高,微微有点颤抖。 “不是,劈柴挺~” 何老师走了过来,他试过不止一次,平均一根木柴得四五下才能劈来,一直以来何老师都认为劈柴是个技术活,还是高难度的。 “咔嚓~” “难的~吧?” 木柴应声而断,而何老师愣了一下,后面几个字小声的蹦了出来,并且灰溜溜的低头回到座位上。 “何老师,不难,挺简单的,蛮好玩的,再来再来。” “你这样很容易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啊!” 谢那的话,激起了何老师的好胜心,撸起并不存在的袖子,斗志昂扬的重回劈柴现场。 黄老师举着大茶缸就这么面带微笑的看着,何老师的性格是他愿意和何老师交心的主要原因,年龄差不了几岁,人家这心态和年轻人看起的。 “老了啊!” “老了?谁老了?咱们都是十八岁的年轻人,老什么老!” 黄老师一句感慨,何老师以为在说自己,头也不回的接了一句。 “小轩,我这姿势对吗?” 叶明轩劈柴的姿势是右腿右手在前,何老师是右腿左手在前,看起来有点怪异,何老师又不是左撇子,也不知道怎么弄成这种姿势的。 “何老师别管什么姿势不姿势的,怎么好发力怎么来呗,劈个柴那有这么多讲究。” 自己也感觉不太行,手脚同时换了一下,感觉还是别扭,同边的手脚也感觉不对劲,最后就是越换姿势越别扭。 何老师在运动方面一直都是短板,劈柴不是力气不够,而是不会发力,他老觉得斧头举好,只需要斧头自身的重力就能劈开,实际上呢,这种连小孩儿胳膊粗的木柴都劈不开。 尝试几次只有一次或许是运气或许别的原因成功了,其余的基本都是在砸木柴,而不是劈柴。 “不玩了不玩了,太不给面子了,走走走,打牌打牌。” 何老师拉着谢那和叶明轩,留下彭彭劈柴减肥。 “我还想玩呢!” “叮铃铃~” “彭彭接电话,这么晚了谁打的电话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