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 317 作者流浪的废鱼 全文字数 2271字

“娜姐,为什么怕黄老师啊?” “其实也不是怕,就是那种~那种~” 谢那有些词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的感受,双手停滞在空中,看着昏暗的天空绞尽脑汁的想着。 “就好像学习差的学生见到最严厉的老师?”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自己心虚,害怕,还是小弟懂我!” 谢那拍了一下叶明轩,欣赏的看着他竖了个大拇指。 “怎么说呢,我第一次艺考报考的是北电,坐车睡着了,做到终点站,再返回来,已经迟到了,我本来应该是第一组进去的,结果等我去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组了,我就跟着最后一组偷偷溜了进入。” “那会儿的黄老师超帅,中分长发,我花痴一样看着黄老师,哇~真的好帅。” “那会儿我再拍夜半歌声。” 黄老师接了一句。 “对,然后黄老师就说,谢那,站起来。我就站起来了,我以为我姿色出众,被黄老师看中了。” 谢那一边回忆一边讲,当时觉得可怕的糗事现在想来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这个姿色出众用的也是~”黄老师看着谢那笑了一下,接着话茬讲道:“我说谢那,你为什么迟到啊?” “我说对不起老师,我坐车做过了。” “为什么没带准考证?” “我说丢了。” “你怎么不把你人丢了啊?” 两人一问一答,有点当年情景再现的意思,表情也很到位。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把准考证搞丢的,这是第一次,黄老师对我造成的心理阴影。” 谢那竖了一根手指。 “谢那当初走的是纯情少女路线。” “对,现在被生活硬生生逼迫成了谐星,哈哈哈~” “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事业有成,家庭幸福。” 瓜子吃多了,何老师给众人倒上凉茶,章紫枫从屋里出来坐在一边,乖巧的听故事的小女孩。 “北电没考上,我一个人坐火车回川渝老家,哭了一路,本来想第二年接着考的,想到黄老师那张严肃的脸,还是算了吧,哈哈哈~真的是我童年阴影。还有第二次。” “咋地,你是拿小本本给我记上了吗?全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给谢那道歉。” 黄老师笑着举杯喝了一口,谢那也喝了一口。 “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出外景,竟然是采访黄老师,大冬天,我因为紧张害怕,开场白说了四十多遍,四十多遍啊,最后一句这就是美丽的乌镇,一转身,天都黑了。” “这个真不能怪黄老师,这个真不是黄老师的错。” 谢那一路成长,何老师都看在眼里,她的遭遇何老师最清楚,在这件事儿上,真不是黄老师的错。 谢那这一路走来,确实不容易,她没有过人的美貌,也不是学霸,家庭也是一般普通家庭,当过京票横漂,也演过很多小角色,真正开始火,是遇到何老师后,加入大本营。 “我等到凌晨两点,凌晨两点。” 谢那伸出两根手指,特意强调了两遍。 “冻的我浑身发抖,凌晨两点黄老师才有时间接受访问,就问了几个问题。”
“那您当时怎么不和黄爸爸说啊?”在章紫枫眼中,黄老师绝对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形象,所以她根本想象不到谢那当时的心情。 “没有,哪里敢啊,我要敢说这个,我开场白至于说四十遍吗?” “你看我现在不是遭报应了吗?在蘑菇屋天天给大家做饭。” 黄老师说完起身,提起门口的行李箱往蘑菇屋里走去,彭彭赶紧上前接住,提上其余的行李。 谢那看着黄老师回屋的背影低声说道:“黄老师回屋面壁思过去了,嘿嘿~” “还有第三次。” 这是谢那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提起自己的别名之前的往事,毫无保留。 “第三次是在《暗恋桃花源》剧组,黄老师把我说哭了,整个房间能用的餐巾纸全部用完。” “这个我知道,我当时在场,恩泰的床,他的被子整个都哭湿了。” 休息也休息的差不多了,也该收拾下残羹剩饭了,叶明轩今天下午主厨做饭,类的够呛,让他休息,娜娜是客人,何老师和章紫枫收拾着残局。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哭的那么惨,哎~何老师何老师,这几朵玫瑰花留下,边聊边吃。” 聊天的时候仿佛嘴里不吃点什么东西会很干,没有灵魂。酒桌上的文化,大抵如此了,反正不管是零食还是别的,得有点东西,不能干聊。 谢那拦住何老师,把剩下的几个玫瑰馒头摆好摆整齐放在桌子上,这么漂亮的食物,不拍照发朋友圈微博能行吗? “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哭的那么惨。” “我跟何老师两个人,哭成猪脸。” “嗯,是,哭成了猪脸。” 何老师点头附和。 “老黄怎么说的?能把马兰坡坡姐说哭?” 谢那在电视屏幕中永远都是微笑的,要不然就是毫无形象的大笑,没有出现过沮丧或者难过的表情,叶明轩和谢那很熟,也没见过她哭,撒酒疯倒是见过。 “黄老师当时的意思是希望娜娜积累一些人生阅历,积累一些厚度,只不过还没说出来呢,开头一句,娜娜啊,你人生浅薄。” 何老师学的惟妙惟肖,章紫枫和刚从屋里出来的彭彭被吸引了。 “黄老师说:娜娜啊,你人生浅薄。然后娜娜哇~的一声就哭了。” 众人被何老师的模仿逗的大笑。何老师接着说道:“我来自一个普通家庭有错吗?我没有背景一个打拼我有错吗?为什么一定要有背景?” “然后黄老师说:我说的不是背景。谢那就在那儿哇哇的,挡不挡不住,当时我和黄老师都被吓坏了。” “娜姐,你那时候多大啊?”认识这么多年了,反正叶明轩是没听谁提起过这事儿。 “我刚二十,二十岁。黄老师他不是骂人,他就是好像拿针直扎心理一样,可能当时年轻吧,接受不了。” 谢那是十五岁就北上打拼的,做的北漂,在北影厂门口等过群演的角色,时间一晃快四十了,现在觉得,黄老师当时说的确实没错。 “这算是应了网上那句话,扎心了老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