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一场胜利

武尊道 8 作者狗狍子 全文字数 2347字

“不错啊,还有这种藏人的法子。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姜维赞叹道,唐春心里直冷笑,这在咱们聪明的现代人眼中只小儿科罢了。你们古人傻呗。 一切准备停当,百人悄悄藏进了罗子滩中的沙堆里。因为这里地势较开阔,所以,赵通此人倒是放心这里不会有埋伏的。赵千总也把重点放在了通桥关那边。 天麻麻亮,赵千总带着的二百号人过来了。那粮草排成一条长龙长达几百米。 唐春计算得很准确,赵千总的人马果然进入了埋伏圈。一声令下,一百多把短箭带着火石射向了粮草以及人堆中。火石给一撞就燃了起来,顿时,浓烟滚滚直冲天上而去。 而唐春带着几个十夫长射出的短箭头上包着的全是辣椒水,用薄兔皮装着的,一射到赵千总身边就撞开炸了出来。那辣椒水顿时就溅了赵千总一身都是。 而唐春几人围攻了过去,第二波又把石灰炸了过去。赵千总虽说身手灵活,但漫天的石灰防不甚防,最后再加上辣椒水一掺和进来,赵千总那眼抓瞎了。 那家伙拿着把大刀疯狂的往四周凭感觉砍劈着,滋啦,姜维一条手臂喷着鲜血飞走了。 不过,就在这一刻。赵千总的脚还是被唐春二人抛出的套马索给套中了,两个家伙卖力的一拉,赵千总顿时摔倒在地。 顿时,十几枚箭射了过去,赵千总脚被绊,一时闪不开。再加上眼又模糊,顿时身上就给扎了几枚箭矢。 鲜血狂喷,赵千总居然悍不畏死腾到空中。连人带绳把唐春都给扯到了七八米高的空中。 “隔娘老子的,拚啦!”唐春那大刀一旋,滋啦一声,赵千总脚下被削出一块肉下来。 不过,唐春也给赵千总一脚踢得飞到了十几米开外撞到了一辆粮草车上。 顿时,这家伙有些晕乎了。感觉眼前好像有黑色煤块状的东东给自己撞得散落于一地都是。 这货擦巴了一下眼,才发现一个箱子被撞开,里面藏着的居然全是木石之类的东东,唐春一扫,不下十块,个个都有拳头大。 这货再往旁边看了看,发现就这个藏于粮草中的箱子如此有木石。旁边的粮草车上并没发现。估计这是赵千总的私货之类的东东了。 这家伙当机一动,往下狠命挖沙。不久就给他挖出一个沙坑来,赶紧把木石全藏了进去再填上了沙子。 再抬眼一看,姜维跟孟和正跟满身鲜血的赵千总纠结成了一团在沙子里滚着。三人都成了一个血人。 “杀!”这时,卫良大叫着,大刀一劈,准备命中赵千总脑袋。一股血箭喷出,赵千总抖了几下终于嗝屁了。 而姜维跟孟和两人手脚都断了,手掌都给扯烂肉酱了,看得唐春头皮直发麻。 这货赶紧叫嚣着拿起刀干掉了一个普通士兵才跑过来。拎起赵千总的脑袋一把扔向了空中大叫道:“赵千总死了,兄弟们,杀,全干掉。” 经唐春这么一吼,还剩下的几十号大元国的士兵望空一看,果然看到了赵千总的喷血头颅。顿时,没了主帅军心泛散。全一窝蜂往外逃去。
唐春带兵趁胜追杀了千米之地,发现赵千总的手下就剩下三四十号人马了才收了兵。 不过,一清点,自己这边也只剩下三十来号人了。跟赵千总那边的死亡率相比还占了一点优势。 “收拾粮草,好的搬回去。”唐春叫道。 这货偷偷把木石挖了出来藏好了,尔后带走了十几车粮草凯旋搬帅回营。 唐春的凯旋回归并且成功把赵千总这种高手灭掉那是大涨了呼延将军军营气焰。 接到探子消息后,呼延将军居然亲自带着营中四大镇营将军迎接唐春回来。 “干得漂亮!”呼延将军亲自拉起了半膝参拜的唐春,手一舞,战鼓全停,将军一脸威风扫视着大家,说,“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唐春升为从九品的百夫长。亲率黑旗军精英百名。这事我会奏报北都巡抚以及提督北都军门的副总兵两位大人的。” 顿时,掌声雷动。北都省分管着的就是恶山,巡抚姜成中跟总兵府的副总兵杨志都是从二品的大员。如果唐春的名能奏报上去,那也能提前跟两位大人混个名字熟。 当然,像百夫长这种从九品小官本不用如此的。只不过是呼延将军要鼓舞士气才如此的,貌似是在作秀嘛。 “停,额外奖赏唐春下等元石五颗。二十年年份的人参三只。”呼延告今天心气儿不错。大赏特赏了,唐春当然暗暗高兴,不拿白不拿嘛。 这次唐春又要搬家了,因为升为了百夫长。所以,唐春可以搬进百夫长帐蓬睡觉。普通军士是四十人为一帐蓬,而百夫长帐蓬是八人为一帐蓬。自然人少睡觉也会舒服得多了。 这也是古代的福利待遇嘛,唐春差不多快成连级干部了。不过,离五品将军这种副军级干部来讲还是差得太远了。 “老弟,知道将军为什么这般高兴吗?”唐春给田刚叫进了帐蓬,还整了瓶白酒两人小坐。 “应该是斩杀了赵千总的头颅才如此吧?”唐春问道。 “老弟聪明,没错。因为,赵千总跟呼延将军有仇。”田刚说道。 “难道他们在战场撞到过一起过?”唐春一愣,问道。 “太对了,当年大战。呼延将军还被赵千总暗中下手射了一箭,虽说未伤及心脏,但也射在了大腿上。此仇将军一直记着的。你看,赵千总的头颅不是被将军挂在军竿上示众百曰让老鹰啄尽吗?”田刚笑道,“而且,就连我也沾了你的光了。” “这个我可是不敢居功,我只是把总你手下一名普通的百夫长。”唐春谦虚的笑道。 “呵呵呵,我就喜欢老弟你这直姓格。估计后天批文就会下来的。”田刚一脸笑眯眯的,眼都快笑成一条缝了。 “恭喜田哥升职了。”唐春双手抱拳。 “马马虎虎,一个副把总罢了,不就是个从八品吗?”田刚嘴里说得轻松,其实心里乐开花了,“等下子这帐蓬借你一用。” 这把总分外委跑正式的,田刚原来只是九品的外委把总。现在去掉‘外委’两个字就是副把总了。 “为嘛田哥?”唐春问道,倒也觉得奇怪。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