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变化大

五零俏花媳 663 作者秋味 全文字数 2280字

“说起来孩子大力家又得了一个千金。”林希言看着孟繁春道。 “那咱们的陈处还不得急死,这下家里是四千金了。”孟繁春闻言笑眯眯地说道。 “伤心是有点儿,不过人家再接再厉,接着生呗!”林希言笑着说道。 “也幸好陈处没有家庭负累,不然这么多孩子可养不起,尤其是粮食又计划。”程韵铃将装着热好的馒头的笸箩筐放在方桌上。 “快坐下一起吃。”林希言看着程韵铃招呼道。 “你坐这里!”孟繁春拉着程韵铃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我去卧室搬张椅子过来。” 孟繁春搬着椅子过来,坐在了林希言身旁道,“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再聊。” 三人不多说话,专心的吃饭。 程韵铃和孟繁春两人吃饭较快,唏哩呼噜的就吃完了。 只有林希言依旧慢条斯理的一口菜,一口馒头,一口粥慢慢的吃。 “那个你和我家花花吃饭也这样吗?”孟繁春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道,“他们吃完了就这么干巴巴的看着你。” “我们边吃边聊的。”林希言咽下口中的牛肉抬眼看着他道,“是一起吃完的。” “早知道跟你聊天了。”孟繁春捶胸顿足道,“我还真以为你食不言寝不语,那时候是哄我家花花的。” “我说到做到。”林希言清明的眸光看着他说道。 “正好你吃饭呢!就听我们说。”孟繁春将眼前的空碗筷移了移看着他道,“这段时间讨论最多的就是留苏的事情,你也有所耳闻吧!” “嗯!”林希言点了点头道,“我们机场也有一个名额。”紧接着又说道,“我没有资格。” “呃……”孟繁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 “不用这个样子。”林希言抬眼看着他们说道,“搞得我都不好说话了。”顿了一下又说道,“枝枝本来有机会去的,不过她放弃了。” “你说啥?”孟繁春双眸瞪的溜圆看着他说道,“你别顾着吃饭,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是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不是,她自己放弃的。”林希言目光清亮地看着他坦率的说道。 “好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孟繁春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质疑道,“真的不是……” 程韵铃扯扯他的衣袖道,“这种事情没必要骗你,一戳就破了。” “那花花为啥放弃,留苏耶!”孟繁春激动地说道。 “不就是留苏,至于那么激动吗?”林希言放下筷子推开空碗,抬眼看着他们说道,“用我家枝枝的话,老祖宗的还没学会呢!跑到北极熊能学什么?开刀的技术?咱们就很差吗?我觉得更多的是器械,器械提高的话,手术的成功率应该会提高。”不紧不慢地又道,“西医离开器械还能诊断吗?还不如你把脉诊断的准确。” 对于枝枝被人给顶了问题,林希言选择不说。说了也没用,让他们跟着白着急。 程韵铃站起来麻溜的将碗筷收到厨房,泡在了水池里,这下子方桌上就利落多了。
“我都忘了花花非常推崇中医的。”孟繁春想起来笑道。 “那你呢?”程韵铃从厨房走出来目光锁在孟繁春的身上道,“你想去吗?”说着又坐了下来。 “我医院里竞争力那么大,我才刚到,与资历上就不够,很难争取到吧!”孟繁春幽深的目光看着她说道,“不过有机会我还是想去?毕竟人家的医术比咱的先进。” “小孟拿手的不是中医吗?”林希言挑眉看着他说道。 “可是医院里西医更吃香。”孟繁春轻叹一声无奈地看着他们说道,“我看的大多是慢性病,老年病。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你不是也会做手术吗?”林希言长睫轻颤看着他立马说道。 “我是会,可是那不是战争年代人手不够,硬着头皮上的,野路子嘛!没有正经的系统的学过。”孟繁春食指蹭蹭鼻尖不好意思地说道。 “想学的话可以在国内啊!没必要舍近求远。”林希言看着他不解地问道。 “有机会见识一下别的国家,特别是先进的国家的医术,还是想出去。”孟繁春看着他笑了笑道,又问道,“抛却外在因素有机会去见识老大哥的飞机,你去不去?” “去!当然要去。”林希言想也不想地说道。 “这不就得了。”孟繁春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 “那铃铃支持你?”林希言看向程韵铃问道,“你们可是才刚结婚还不到一年呢?” “支持,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不差这三四年。”程韵铃举着双手赞成道。 “那我就报名了,不管最后成不成,起码有希望不是吗?”孟繁春目光直视着程韵铃问道。 “报吧!”程韵铃笑着点头道。 “你们是不是也要先俄语训练?”林希言看着他问道。 “对半年。”孟繁春看着他点头道,接着又道,“像咱们这样的没有一点儿俄语基础都要突击集训。”笑着又道,“像学校就不同了,我听小周说他们今年六月就走了。” “他无论政审还是语言都能过关,去的话意料中的事情。”林希言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们平和地说道,忽然又笑了了起来,“这家伙应该高兴当时学俄语的时候可是使劲儿催他来着。” “你不知道,那家伙得知要留苏,兴奋的跑到我这里显摆了。”孟繁春咬牙切齿地说道,“真是手痒的想揍他。” “他呀!还是小孩子心性。”林希言看着他笑道,忽然想起来道,“他走了,他爱人和孩子怎么办?孩子那么小,体质又弱。不扯后腿吗?” “不不不!我们的夏佩兰同志很高兴,为国争光,与家更是好事。”程韵铃竖起食指摇摇道。 “你说的跟我认识的夏佩兰说同一个人吗?”林希言挑眉看着她迷惑地问道,“现在这么大的志向,我以为就是小女人。” “变化很大,好像自从你们走了,当上飞行学院院长夫人。”程韵铃轻哼一声道,“就有点儿鼻孔看人的架势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