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青竹

五零俏花媳 655 作者秋味 全文字数 2312字

出了医院花半枝高兴地一蹦三高地跳到自己的自行车面前,骑上车子,如脚踩风火轮似的,骑回了家。 林希言回来的时候,就听着厨房传来歌声,“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林希言径直走进厨房,看着浑身散发着喜悦的花半枝道,“这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都唱歌了。” 花半枝闻言回头看向他道,“你回来了。我的问题解决了。” “什么问题?”林希言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道,随后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不会是留苏的问题吧!” “答对了。”花半枝高兴地说道,看着他打趣道,“可惜没有奖励。” “什么奖励不奖励的,赶紧说怎么解决的?”林希言着急地看着她催促道。 花半枝眉飞色舞的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希言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她说道,“傻丫头,你这是被人给顶了,你还笑的出来。” “我知道啊!不管如何我的问题解决了。”花半枝摊开双手双眉轻挑开心地说道。 “他们这是以权谋私。”林希言心疼地看着她道,主动放弃与被迫放弃是两种不同的感受。 “你想干什么?”花半枝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揭发吗?用所谓的正义。那我会死的更惨!” “嗯!”林希言长叹一声,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强,“以后不会在让你受这种委屈了。”他想要变强,可是心底苦笑一声,可是谈何容易,身份的枷锁就困死他了。 真特娘的憋屈!林希言在心里爆粗口。 “我不觉的委屈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花半枝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眼中细微的变化道,“你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当然你说的这不正之风是得批判,可是以我们现有的实力你能做什么?只会自取其辱。” “我怕的是下一次呢?遇到同样的事情,你也这么退让。”林希言担心地看着她说道。 “不会的,还能够遇到什么事情。”花半枝挑眉看着他说道,“遇到有关专业能力我是当仁不让,至于这些徒有虚表的名声随他们好了。” “世事难料,万一遇到了呢?”林希言担心地看着她说道,“有一就有二。” “这可是治病救人,掺不得假的。”花半枝挑眉看着他道,“出了事情,爹娘即使背景在厚也有保不住的一天。”握紧拳头,目光坚毅地看着他冷冽地说道,“打铁还需自身硬。这是谁也取代不了的。” 林希言深邃的目光看着如青竹一般挺拔直立的她,星海在眸,面若劲风吹竹叶,枝枝在摇,杆杆岿然不动。乐观的想起,竹子的霸道,它的生长和繁衍能力特别强,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占领一方土地,不给其他其他植物以生存空间。 林希言讪讪一笑,是自己着相了,还没有她看的清,父母给的是背景,终有破灭的一天,而自身的实力打出来的一片天,是谁也夺不走的。 “我一点儿都不觉的委屈你计较什么?”花半枝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我替你委屈不行吗?”林希言眸光漆黑地看着她说道。
“行怎么不行!”花半枝看着他无奈地说道,“既然觉得我委屈的不行,就做顿好吃的,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 “好!”林希言卷起袖子,从门后拿下来围裙围在身上,从缸里挑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宰杀。 “对了,我入D的事情乔院长答应了。”花半枝从菜篮子里拿出葱姜蒜。 林希言嗤笑一声道,“这算什么补偿吗?” “你说是就是吧!”花半枝看着他无奈地说道,“对了这事跟何大哥和嫂子说一声,别在追究这事了。” “瑟瑟也知道了,不是告诉他不要告诉瑟瑟的吗?”在水池里刮着鱼鳞的林希言停下手回头看了她一眼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在见院长之前,秦姐催着我赶紧写申请书。”花半枝看着他说道。 “行,吃罢饭我去找何大哥他们说一声。”林希言点了点头道。 “对了,这件事也别告诉光明,我不希望过早的让他看见社会黑暗的一面,这样不好。”花半枝想起来提醒他道。 “那我们总得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吧!”林希言挑眉看着她说道。 “就说自己的实验成果得到上面的认可,实验不能停,所以不去了。”花半枝看着他直接说道。 “你这样说,万一不成功呢?”林希言看着她担心地说道,“会失信于光明的。” 花半枝杏眼圆睁看着他凶巴巴地说道,“你是不是就没相信过我会成功?” “我相信你会成功……”林希言神色坚定地看着她说道。 花半枝闻言面色柔和了下来,“这还差不多。” “只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花半枝闻言被气的一个仰倒,叉着腰道,“你这样太过分了吧!这么看不起我。” “不是看不起,而是实验的条件太差了。”林希言低下头又开始刮鱼鳞道,“我们做鱼片粥如何?” “好,听你的。”花半枝神色和缓地看着他说道。 有些事情争执起来只是磨嘴皮子,到时候事实说话。 “对了,我后天飞京城。”林希言低着头拿着剪刀,剪开鱼的腹部道。 “哇……”花半枝惊讶地看着他说道,“终于见你要飞啦!” “这么盼着我走啊!”林希言眼神哀怨地看着她说道。 “当然不是了,而是你不是一直想飞吗?”花半枝看着他赶紧说道,“需要我准备什么吗?在京城要住几天,有时间去看看大哥他们吗?” “不需要准备什么?有时间去看小孟还有樊书记他们。”林希言将开剥好的鱼冲干净放到菜墩上。 将鱼头和鱼骨切下来放入砂锅里熬底汤。 “你有什么让我捎带的赶紧准备起来。”林希言拿着大片刀开始片菜墩上的鱼肉。 “也没什么好准备的?送什么合适?”花半枝愁眉苦脸的说道,“无非就是吃的、用的,可是现在什么都要票,也不太好买。”看着她道,“你做饭,我去箱子里翻翻!”说着转身出了厨房。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