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一路同行

无量劫主 731 作者手太阴肺经 全文字数 3732字

“陈少侠要去速达巴彦?”袁蓉的目光有些奇怪,道:“莫非也接了那边的斥候任务?” 斥候任务? 陈安一愣,继而想到玄王宫前广场任务板上发布的各种任务。 他靠着这些任务信息以及对草原势力的了解,推断帝宏可能是去了速达巴彦,那这些任务中自然有些速达巴彦相关的任务,被人接了也不稀奇。 而眼前的袁蓉应该就是接了相关任务的人。 陈安眼珠子一转就想通了前因后果,思绪不乱,话语也是半点不带打顿的道:“原来诸位也接了速达巴彦的任务。” 他这句话其实什么都没承认,袁蓉却是觉得他认下了,没有同行冤家的芥蒂,反而笑着邀请道:“这真是巧了,既然我们任务一致,不若组成一队一起去那里探查吧。” “组成一队?” 陈安有些诧异,不是这里面有什么问题,而是觉得眼前女子也太没有戒心了一点,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就敢言组成一队。 可转念一想,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这袁蓉长得高大,可实际年龄可能二十都不到,又是专门出来历练的,社会阅历浅也很正常。不然直接是个老阴比,还历练个什么劲。 这个历练,历练的就是心性,至于武功修为,哪有能在门派里丹药管够,灵气浓郁,修炼的快。 如此,与自己左道相逢,直言邀请也不算唐突。 陈安下意识地就想要开口拒绝,他没那个扮猪吃虎的癖好,可又一想,或许自己可以借助这些人,悄咪咪的接近帝宏,这总比自己到了地头直接摆明身份要好。 还是那个原因,天仙大能的动向时刻都有人关注着,自己晚一点暴露,都能省去不少麻烦。 现如今,天仙大能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还是震慑为多,各家各户都有预防的手段,不然被这种违反规则的存在,摸到自己枕边把自己杀了,都不知道,又有哪个势力首领能够睡的安稳。 那些传承悠久的世家门派是有对抗天仙的能力,可这种能力是死得,人是活得,这种能力的存在仅仅只是能够让他们增加一点直面天仙大能的勇气,可不是说就不用惧怕高枕无忧了。 若是天仙大能不要脸,放下身份专搞刺杀,任是哪个势力都会被杀的分崩离析。 所以几乎每个势力都有专门的情报机构,搜集类似的信息,既是警戒,也是为了预防冲突。尤其是敌对的势力之间,比如草原和中原,监控对方天仙的动向,比监控对方军队调动的信息还要上心。 陈安没有直接飞跃西域,选择一路步行,也就是抱着省却麻烦的心思。当然,他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也隐瞒不住,本就是搞情报的出身,他也不觉得的自己能隐瞒大乾的情报机构多久,只是想着这报仇一路不要有什么麻烦的糟心事就好。 这么看来似乎耽误点时间也没什么,反正为马家报仇是早晚的事,不急在这一会儿。 “对,大漠之中敌人遍地,独自一人在此还是有些太危险了,不若大家组成一队,互相间也能有个照应。” 袁蓉显得相当诚恳,又指着也向他们这边走来的一男一女道:“这是在下师弟刘亮,师妹洪英,那边四位是长河剑派的朋友,我们也是临时组成的队伍。” 长河剑派?陈安想了想,发现自己还真没听说过,不过这也正常,他对大乾的了解也就十七世家十方巨擘,这些个顶级势力,其他的中小门派,也够不上他关心的。 况且大乾疆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九州一百零八郡,若是加上九原,南疆这些新拓展出来的郡县,怕不是得有两三百之数,而十七世家十方巨擘这些顶级势力,也只能在自己所盘踞的一郡之地耀武扬威,势力顶多辐射到邻郡,再远就不行了,这就更遑论一些势力连所在县镇都没出过的中小门派了。 但本着礼数,陈安还是与那四人见了个礼,道了一声:“失敬失敬。” 这才转而又向袁蓉道:“既然袁女侠如此盛情相邀,陈某只能却之不恭了。” 袁蓉大喜,看了看长河剑派的四人伤势处理的差不多了,又赶急道:“那事不宜迟,我们还是接着赶路吧,毕竟任务要紧。” 陈安倒是没管什么任务不任务,只是觉得早点赶路也好,就牵过马匹与袁蓉等人并到一处。 两边都有马,脚程很快,长河剑派四人伤势也不重,没有耽搁行程,于是大家就驾着马,一路往北而去。 路上陈安还和袁蓉讨论了一下剑法武学问题,绝剑峰修炼是绝世神功乾坤剑殛的再传法,怎么说都是高超武学,陈安以之丰富一下百炼神兵谱也属正常,当然,他也付出了一些自己所掌握的东西,互相交流印证就是这么个章程。总归双方相谈甚欢。 只是就这么走着走着,陈安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这路走的是不是太顺畅了些。 倒不是说没有草原游骑阻拦,而是袁蓉他们的目的性太明确了,驾着马就是往一个方向跑。
这就有些不对了。 按照她们所说,接的是探查任务,这任务若是陈安所接,那么从出塞的那一刻起,这任务就算是开始了,他会将一路所见的风土人情,气候变化,乃至水草长势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遇到城塞或是游牧部族,还要详细记录他们的放牧轨迹,以便录入记录参数之中。 或者说袁蓉她们都是游侠出身,业余的情报人员,可也不至于闷着头就往一个方向跑吧。你这是准备跑到敌人营地中去打探吗?真以为天象高手都死绝了,没人发现得了你们? 陈安心中狐疑,就仔细留意了一下周围,发现竟有不少行军轨迹。 六千精骑,即便不带辎重,也会有些押运武器的武刚车跟随,在这大草原上马蹄印寻常,车轮印可不寻常,尤其还是这种一路直行的车轮印。 袁蓉这些人是追着大军走的。 陈安心中隐隐有了明悟,或许她们接的任务根本不是去敌营查探,而是给帝宏的大军送情报。 这么一来,这一切就说得通畅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 萍水相逢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这袁蓉虽然行走江湖的经验浅,但人又不傻,与人之间基本的防备心理,看起来还是有的。 对此陈安也不在意,甚至这正合他意,他本就是追着帝宏的,可不想跟着袁蓉等人去也速部牧场转上一圈。 由是,陈安就这么安心的在一行八人的队伍中待了下来。 晚上就在这草原上寻了个背风的所在,扎下营帐,宿了一晚,第二日一大早开拔,行直正午。帝宏大军还是没见到,陈安却在周围发现了几个影子。 想了想还是没通知袁蓉,借口小解,出手把这些影子都给解决了。 黄昏降至,落日余晖将整个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泽。 陈安皱着眉头,手上用力,第三次把鬼鬼祟祟隐在周围探查的黑衣人给捏死。 看着地上五六具属于九窍圆满,或者是元灵层次强者的尸体,颇有些无语。这个阵容足以把袁蓉一行干掉个十七八次了。 元灵武者虽是因为九窍齐开后,还没有把内庭打磨圆满无法一步登天,可战力却是一点都不虚,已经能富有灵性的元气,比之九窍圆满的真气,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或者他们身负的质量相当,可元气通灵,通的就是天地大势,就算不能如天象强者一般举手投足牵引元气大海形成乾坤巨力以对敌,但形成的势能却也不可小觑。 他相当于是九窍往天象前进的半步,虽然不想与天象差距的这么大,但也是不大不小的一层境界。 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掌握着绝世传承的九窍圆满,或是执拿什么逆天的宝刃玄器,妥妥的都不是元灵武者的对手。 那袁蓉天赋异禀,又有绝世再传传承,剑法犀利,或能与元灵一战,但估计还是落败的情况居多。就更不用说,这来的还不是一个两个元灵。自己这一路上可以足足碰到了三个。 看这黑衣标示,陈安也不知道是哪方势力,估摸着当不会是绝剑峰或是长河剑派的仇家,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阻拦袁蓉她们完成任务的。 可看起来都是中原样貌,不像是草原的帮手。 轻吁了口气,陈安还是记起了自己的目的,只是去交流心得,回收功法的,可没想干涉乾胡之战。 顺手解决这些人,只是怕耽误了行程,还是不要牵扯过深为好,中原之事无论怎样都不关自己的事。 于是他转过土丘,提了提裤子,向着远处还骑在马上的几人讪笑道:“不好意思,定是昨日吃坏了肚子,有劳几位就等。” 袁蓉僵硬的扯了扯面皮,强笑道:“不妨事,人有三急么,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呃,要不我们再紧赶一阵,我记得任务信息中说,前面有个小部族与我方友善,或可从他们那里拿点药材,给陈少侠你滋补一下?” “胡医?” 陈安面色也是一僵,客气道:“不用了不用了,陈某没那么娇气,还是赶路要紧,我们这就启程吧。” 袁蓉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于是一众人就这么又行百十里。 这几日没下雨,地上新鲜的车马痕迹越发清晰,再配着袁蓉眼中夹杂着疲惫的喜色,陈安知道帝宏大军当是追上了。 由是微微低头,两点烛火在眼中显现。 前方五十里。 陈安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天空明月高悬,为地上青草披上了一件银装。 天色还不算晚,以马速,子夜之前就能追上。 有着袁蓉这一层关系,自己倒是省了求见的功夫,不用解释什么,直接就能搭上话,一切都顺顺利利的。 只是,这是什么? 在他的“视野”中,云州军营地周围渐渐升腾起奇异的黑雾,它们丝丝缕缕地从草地上蒸腾而出,汇聚的越来越浓。
隐藏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