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学堂一

我娘子天下第一 10 作者小小一蚍蜉 全文字数 2044字

清晨二龙山整体云雾缭绕,覆盖整个山脉之上。 不时地有鸟儿婉转啼鸣声透过层层云雾进入当阳学宫的夫子先生进学士子的耳朵之中,二龙山上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安宁,宛若人间净土一般。 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打破了当阳学宫的宁静,不少刚刚起床的士子吓了一个激灵,好奇的向着声音的来源好奇的望去。 纷纷暗自揣摩这位同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发出了如此惨叫,难道是被同室舍友操戈相向了? 学子们眼前隐隐飘过采茶人们的歌声,在那菊花盛开的地方....... 闻人政手忙脚乱的批了一件外袍就冲出了住所:“地龙翻身?何处无故传来惨叫?夫人,云舒快出来,房子要塌了。” 柳明志拍拍头痛的不堪的后脑勺,醉酒后遗症迫不及待的让柳明志知道什么叫难受。 “柳松,少爷我的酒品完全没问题吧?我喝醉了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吧?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胡话?有没有跳脱衣舞?有没有月下遛鸟?” 柳松端着盥洗的木盆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一脸怀疑人生的柳明志:“少爷?你干了什么难道都不记得了?” 柳明志瘫软了下来:“完了,小爷的一世英名啊,不会再次发生了月下遛鸟的丑事吧?” 咦,为什么要说再次哪?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柳明志和室友聚会喝的大醉伶仃就曾发生过月下遛鸟的丑事,轰动校园,最后记了一次大过。 “少爷,你喝醉了之后老老实实的睡着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少爷您就放心吧,洗漱物品我已经准备好了,少爷请。” 柳明志略微怀疑:“真的没有月下遛鸟?” “少爷,你真的是喝糊涂了,您养的几只鹦鹉都在府中有莺儿照料着哪,少爷您怎么能有闲情逸致去月下漫步遛鸟机会。” “那就好,那就好。” 柳明志接过书童手中的漱口水喝了一口。 “少爷你如果想要月下遛鸟,小松可以下山为少爷买上两只鹦鹉来,保证少爷闲散之时能够舒舒服服的月下遛鸟。” 柳松见到少爷很在意鸟这个问题,适时地表现出自己的忠心。 柳明志一口水喷了出去怒吼道:“想遛鸟自己溜去,少爷不好这口。” 学舍距离学子读书的学堂有几百米的距离,醉酒后遗症频发柳明志拖着懒散的身躯向着学堂龟移而去。 当阳学院学堂分为甲乙丙丁四座学堂,柳明志看着柳松递交给自己的身份牌,丙字班柳明志。 翻看着自己学子身份牌柳明志发着牢骚:“丫的,孔圣人都说了要因材施教,把少爷分到丙字班这不是歧视少爷吗?” 走到了挂着丙字的学堂前,柳明志细心的比对了一下确认无误之后才走了进去。 学堂之中已经七零八落的坐了不少学子,全都正在一丝不苟的温习着桌子上的书本,一个个摇头晃脑默念文章。
“嘁,脖子不动你们是怕得脊椎炎吗?”柳明志小声的嘀咕道。 随意找了个角落,柳明志打开书本翻看了起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柳明志已经昏昏欲睡,额头与书桌进行了几次点到即止的接触,终于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和桌子进行了亲密接触。 “学生拜见刘夫子。” 刘夫子放下手中的书本跪坐了下来,示意学子们自行坐下。 “前些日子我们讲到了子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你们都理解了其中的意思了吗?” “回夫子的话,学生们都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了。” 众人齐声回答道,如此大的响声并未引起正在酣睡的柳明志苏醒。 刘夫子满意的点点头:“如此一来,孺子可教也,闫怀安,你来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义。” 被刘夫子叫道名字的闫怀安站了起来,闫怀安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龄,长得儒雅至极,一袭白袍落落大方的穿在身上。 “回夫子话,此言出于《孔子家语六本》。” “孔子说,与品德高尚的人交朋友,就像住进了放慢芳香芝兰的房间,时间久了就闻不到兰花的味道了,这是因为自身的香味已经与兰花的香味融入一体。 与品德低劣的人交朋友,就像进入了卖相遇的店铺,时间久了闻不到咸鱼的味道,因为自身已经与咸鱼的味道融合一起。 藏朱砂的地方是红色的,藏油漆的地方是黑色的,因此君子交朋友必须选择品德高尚的朋友。” 刘夫子看着闫怀安流露出满意的笑容:“很好,很好,再过七八日的光景,以你的才识进入乙班也不在话下,先坐下吧。” 闫怀安恭恭敬敬的行礼:“谢夫子授学。” 刘夫子扫视了一下面前的几人:“秦斌,你怎么理解这句话?” 黑衣少年秦斌恭敬站了起来:“回夫子的话,学生认为,此言与孔圣另一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哦?”刘夫子意味深长的淡笑着。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刘夫子满意的点点头:“秦斌你也坐下吧,你们都说的非常好,马上就要秋闱了,老夫希望你们能够为当阳书院争脸,上届的解元头名居然被宜山书院给抢去,这件事一直是山长心中的刺,努力吧。” “吾等定不负山长重任,不负先生之重托。” 刘夫子翻开了书本:“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今日咱们讲一讲孟圣的言论。”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