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愁人的铺子

我家皇后又作妖 344 作者弱水西西 全文字数 4766字

于是乎,当虞博鸿带了一堆大盒小盒回到家,直惊呆了荣安。 虞博鸿翘着二郎腿,将首饰、布料、妆品,图纸全都扔在了荣安跟前。 “爹当着皇上面向禧嫔表态了,中秋那日你就用她选的首饰,用她给的脂膏口脂,用她给的花钿……总之这些你全用上就行!” “……”无语。 “你若不会摆弄,我去求禧嫔来一趟指点你。” “不用了!”荣安看着那套富贵头面,只觉头皮发麻。前世的她除了入宫那日,都没用过这种奢靡风的东西。不是她没有,单纯是她不喜欢。 既笨又重还麻烦,除了招摇还有什么好处? 戴上了得时不时照个镜子,只恐花歪了,簪斜了;又不敢有大动作,只恐不一小心,什么贵重的边簪饰花就掉了;当然更讨厌的,是还得与那些花枝招展的麻烦女被比较,一旦有对立关系或是惹了对方酸,唇枪舌剑或是暗中争锋更少不了。 闲的吗? 有那费心费力费银子的时间,她不如安静坐着嗑瓜子看热闹! 真是不想,这次得被赶鸭子上架了。 “全都是御赐。不可抗旨!”虞博鸿一哼。跟他斗? “我戴就是了。”算她怂。 嗯,往好的方向想,反正没花她一个铜板。她闪亮亮相,把那些大爷哄高兴了,说不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好东西赏下来。 荣安忍不住盯了盯那闪瞎眼的头面,心里合计着金的分量,翡的价值…… “甚好!” 虞博鸿点头。 他猜想这臭丫头即便被逼着做了新衣,也未必会捯饬造型。光有好看的新衣裳有屁用,画龙点睛更重要。 这下好了,皇帝那尊大佛往她跟前一搬,她必须得给拾掇得精致华丽,否则便是抗旨! 哈!哈哈! 小样!…… 虞荣安瞧着老爹的嘚瑟样,面肉直抽。 她确实天真,自己爹,真狐狸无疑。 前世的自己明显大错特错,从庄上一回府后便入了廖文慈的陷阱,对朱永昊死心塌地,一而再地与老爹翻脸,之后一步错步步错,反而将娘和葛家彻底送上了任由荣华和廖文慈她们摆布的处境。 当虞家彻底落在朱永昊手里后,爹再本事也无济于事,到底最终也没能保住娘…… 而今生自己最明智的,除了碰上了朱承熠,应该便是第一时间“投靠”了爹。 自己的猜测不错,这是真高手啊! 荣安不禁要笑。 这可是天天在皇帝跟前站着的人,他的表相自然得要骗过所有人。 她突然发现,其实不止自己被骗,或许连廖文慈也没能发现自家爹的“本事”。 当年廖家那位老阁老也确实是高,能力排众议,一眼就相中了爹…… 难怪老爹只扔出三百两让自己做衣服,却绝口没提首饰之事。 难怪不让自己插手酒宴,只管将心思放在给于彤修建院子之事上。 难怪让自己去卖那铺子,原来那铺子只是他抛出去的饵。 不,自己也是他抛出去的饵! 他抛出鱼饵也是那么神不知鬼不觉,过渡太自然了,从禧嫔衣裳上的珍珠就顺其自然开始挖坑,再一步步顺其自然的引导,谁能看出这本就是个陷阱? 看他一场戏下来,得到了多少! 高手! 从天而降的一套头面;他得偿所愿,逼着自己可以鲜亮参宴;皇帝产业源源不绝的稳定收入;皇帝的各种怜爱应承,基本解决了接下来府中的大部分开支;于彤的风光大婚;禧嫔的巴结;和曹氏这番来往,是帮她与圣上宠妃搭上了关系,将来某日的枕头风,或许能四两拨千斤…… 若不是老爹执意让卖铺子,她或许也看不穿老爹这一局。 老爹这次所得,何止这些,还有铺子! 虞家卖铺子之所以闹个满城风雨,正是得益于铺子的卖法。这一点,全是老爹暗中指导,不服不行啊…… 卖铺子之事,虞博鸿全程都未露面。 明面上,是虞荣安要卖铺子。她故意没有将出售信息转给牙行或中间人,而是直接弄了张显眼的售卖告示给贴在了铺子门前。 原本她心理价位是千两。 那间铺子虽在街面,但那杨楼街不是主街,年代也有些长了,所以人流量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毕竟是着急要现银,势必价钱是卖不高的。 当然,若是买家顺眼,或许少个几十两也没什么问题。 她倒是没想到,告示贴出去才两个时辰,下人便来报,说是有人愿买,还将价钱给报了。 “多少?” “千两。” “这么爽快?”还这么巧?正好是她的心理价位。 “是。” “是什么人?” “早先做南北货买卖的。最近想在京中定居,刚好看中了那家铺子。姓罗。” “呵呵。”有些过头,也太巧合了。这么快直接来报价,连个谈价还价都省了,好像很想要那间铺子的样子呢! 那就…… “让人去报价,就说我定下的数,一千二百两。一分银子都不能少。” 荣安思忖一二后,亲自去看了一眼。 陌生人。 也确实是个买卖人。 面相也不错。 一千二之数报出后,对方犹豫了,直言表示要考虑,明早就给答复。 呵,荣安笑。这人既是买家,一千两的主都能做,怎么加了两百反而连讨价还价的底气都没有?自己这个卖家都露面了,他若想要,肯定会谈。若嫌贵,回绝就是。怎会开口就是明早? 所以她觉得,这人并不是真正买家。 荣安安心回了府,却让人盯住了那个罗爷。 果然,天黑没多久,便在那人家的后门跟到了一顶轿子。 轿子七拐八弯,最后进了一间民居。 打探后得知,那屋的主人,是廖家三爷的奶娘夫家。 总之,与廖家扯上了关系就对了。 荣安啧啧,在她的意料之中。 也只有廖家对这间铺子会这般感兴趣。 这既是廖文慈的陪嫁,无疑也算是廖家的祖产。而廖文慈当时之所以会将铺子转给荣安,一是因着几番缘故被逼无奈的不得不,二是她笃定了自己命带风格,早晚会入太子府,早晚会落在荣华手上,这产业还是会回到她们手中。
此刻听说自己要卖铺子,她们自然还是要将这个祖上产业再买回去。担心自己不肯卖予廖家人,所以便兜了个圈子找了生脸孔。担心被人捷足先登,所以先下手为强,给了个让人心动的价钱。 可惜,按着虞老爹的指示,这个铺子,不为盈利,而为姿态。 为将军府“穷”了的姿态。 所以荣安一点都不着急,让人宣扬这间铺子是她虞荣安所有的同时,也吩咐管家时不时在铺中长吁短叹一番。 至少也得让那售卖的告示挂上个三天吧? 买家出现太早,可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第二天一早,那位罗爷再次上门,应下了一千二百两之数,但强调必须当日去衙门办理转卖和房产手续。 荣安让人转告,说自己下午才有空。 然而下午那买家上门后,管家又告知:对不住,有人出了一千三百两,这铺子不卖了。 那罗爷哪能干? 都是说好的,这出尔反尔,他回去不得被廖家老太太给骂死? 万万不答应! 管事挺起腰板,蛮横至极:一千二不卖!就是不卖!要么你出高价,否则免谈! 两人各自叉腰喳喳,引了不少路人观望。 一边强调要重信誉。 一边强调价高者得。 管事索性抡了扫把赶人,说再等一个时辰,大主顾就上门来付钱,出不起价就别挡在人门口…… 罗爷没法子,一边让人回去请示廖家老太太,一边据理力争,煽动民众直言将军府言而无信,仗势欺人。 管事不依,直言他没付定金,他们也没办手续,空口无凭,谁会放着银子不挣? 两边都有理。 群众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看个热闹…… 罗爷硬着头皮,一直在铺子门前边磨边煽动众怒来施加压力。他得看看出了一千三百两的买家是真是假,是何方神圣,又是什么样的傻瓜将这个最多价值千两的铺子给抬到一千三百两。 此外,他还得等着廖家的回复,看是继续争一争,还是就此放弃……所以纵是虞家管事怎么撵人,他都赖在了那儿。 他可不知,此刻荣安正在不远处的酒楼按着她爹之意把控局势。 荣安已经派人去找了朱永霖。 无他,她既然搭了台子,还得要个搭戏的。 她得找个愿意走一场的。 朱永霖是她的第一选择。 按着朱永霖过去的套路和对廖家的敌意,他应该很愿意下场踩一脚的。此刻拉他出来溜一圈,正是合适! 可荣安料错了。朱永霖那日带着“升官发财”匾额在廖家门前与虞博鸿,朱承熠一顿闹后,回去就被太子修理了。 加上最近太子被打压,他更是被连续警告好几次,绝对绝对不许嘚瑟。于是,他虽很想下个场,可他不敢,到底是回绝了荣安的人。 那又如何? 荣安见时间不早,索性让人去堵了下衙的八皇子朱永泰。当然,他若忙着,她也会想法子传话去衙门。若没法请动朱永泰,她便只剩最后一个人选——朱承熠了。 不过最近朱永泰意气风发,十几年来第一场翻身仗让他收获不小,让他越来越享受这成功的满足。 听着荣安来人一番解释后,他从不解变得不停笑。 好! 甚好! 倒是能助他一臂之力! 在听闻了虞荣安的一系列建议后,他很爽快答应了。 乘胜追击,多美妙! 于是,在铺子门前几乎人山人海时,荣安混在了铺子门前的人群里。 朱永泰的心腹东子则作为愿意出一千三百两的买家挺身而出了。 罗爷打量东子,见他衣衫材质不俗,暗道原来是真。真有这种傻子。 而那边廖家也来了个婆子,传话让他再争取一下。实在不行,他们便再多添一百两。若对方依旧加价到一千五百两,那便放弃,这铺子不要了。 虽是祖产,也没必要打水漂般撒银子。将来随便是想法子让这铺子出个事,还是借一借太子殿下之手,有的是办法让这铺子做不下去,顺利弄回手中…… 罗爷:“你就是那买家?” “是!” “你真打算出一千三百两买这个铺子?” “是!” “那你可知先来后到?这铺子是我先看中的!” 东子一哼,猖狂藐视:“买东西,只要嘴上叫嚣便成?不拿银子,不过文书,你叫破了天又有谁理你?” 说着,他便扬了扬手中一把银票。“售卖之物,价高者得,天经地义,有本事的,拿银子砸死我!店家,手续做了没?” “且慢!”罗爷见对方果真不虚,也只好退一步。“店家,我再加百两。我出一千四!” 众人齐啧啧。 俩傻子吧? 有隔壁老板竟然跑了出来:“二位爷,我家铺子更好,有没有兴趣?如此,您二位便可一人一家,不用争了。” “滚!”两人齐啐…… 而另一边,荣安那里让人在人群里漏出了消息,直指这个铁了心买铺子的罗爷是廖家派来,同时将隐在人群里的廖家婆子也给指了出来…… 罗爷和婆子刚开始还要否认,但人多口杂,言之凿凿,他们的解释根本无济于事。 这一被揭破,意味马上就不一样了。 虞家管家出来叉腰手指罗爷就骂:“我当是谁家要买,原来是廖家!难怪一直在闹事,难怪一直阻挠我家的买卖,是廖文慈在报复我将军府,对不对!” 众人哗然。 谁人不知,廖家虞家,亲家变仇家?廖文慈被休,虞博鸿还亲自送了棺材去闹事,显然两家仇恨结大了。眼下这纷争,只怕也不简单。 罗爷没想到会被揭穿,更没想到简单的一场买卖一下变得复杂。他赶紧看向人群,那边婆子也紧张起来,立马往廖家去报了…… 罗爷挺直腰板: “廖家真心要买铺子,何来报复之说!这铺子本就是廖家产业,此刻廖家想要光明正大买回有何不妥?” “对不住!我虞家不做廖家人的买卖!请您从哪儿来回哪儿去!”那管事冲东子抱拳:“这位爷,就按您刚刚的给的数,一千三百两!”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