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我们一起吃宵夜

贴身医王 586 作者夜独醉 全文字数 3325字

“呵呵呵。”莫志涛笑着道。“刚才刘部长进来的时候,刘老一直不看刘部长,且也不与他多说一句话。而刘老这病是气的,一般气成这样,都是至亲至爱的人才能惹得出这种气。换成你我,刘老肯定是不会气成这样。” “哈哈哈,志涛,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现在过去看看首长,看是不是如你所说,首长的病好了一些。”刘飞也着急了,刘老病了这么久,他就担心了这么久, 莫志涛的分析非常对,那天晚上,就是刘老骂了刘栋一顿,接着第二天刘老的身体就不舒服了。后来越来越严重,跟在刘老身边的保健医生都没有办法,才去请外面的医生。 但没有想到,请了外面的医生,还是无济于事,最后,刘飞才建议请莫志涛过来为刘老看病。 刘飞上到三楼,看到刘老已经躺在那里睡着了。他不敢声张,慢慢地往后面退出来了。这些天,因为刘老身上有了怪病,他的休息也不好。这么老的人,睡眠不好的话,更是非常麻烦。 刘飞下到二楼的餐厅,他见莫志涛吃得差不多了,不由笑道:“志涛,你吃饭挺快的嘛。” “呵呵呵,看到这么好的饭菜,当然是吃快一点。”莫志涛笑道。 “你现在也不欠钱了,怎么会没有吃过好菜呢我看你是太饿了。”刘飞也坐下来,只是一会儿,他就吃了三碗饭,他吃饭的速度让莫志涛惊讶了。 “天啊,飞哥,你吃得那么快啊。”莫志涛惊讶地道。 “恩,我们在部队里已经习惯了,吃得非常快。”刘飞一边点头,一边用纸巾抹了抹嘴。“首长现在已经睡着了,可能他是比以前好点了。” 刘飞想着刘家的事情,他是管不了,只是苦了首长,害得他的身体不舒服 没有过多久,韦珊珊端着药上来了。“队长,现在让首长吃药吗?”韦珊珊问刘飞。本来这话应该问莫志涛的,可韦珊珊就是没有问,而是问刘飞。 刘飞扭过头看着莫志涛,莫志涛摇摇头道:“把药先放在一边保温吧,估计刘老这段时间的睡眠不好,让他睡会。待他醒过来,先喂点粥,再吃这药。” “听志涛的。”刘飞对韦珊珊道。 “是。”韦珊珊拿着药走上三楼,刘飞看到韦珊珊的背影不由摇了摇头 刘飞对莫志涛道:“志涛,今天晚上你就先呆在这里,如果首长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你。”刚才刘栋已经说了不让莫志涛出去,刘飞也不敢作主让莫志涛出去玩。 “好。”莫志涛点点头道。 “待明天的事情过后,我再让珊珊陪你出去玩。”刘飞不好意思地道。 “没事。”莫志涛道。“飞哥,那我去休息了,如果刘老有什么事情的话,你派人过去叫我。”刚才莫志涛听刘飞说了,他今天晚上安排休息的地方还是上次那个客房。 莫志涛回到房间后,他给岑天杰打电话。“天杰,玉娇的检查出来了吗?”莫志涛问道。 “老大,出来了,一点问题都没有,”岑天杰道。 “你有把过玉娇的脉吗?”莫志涛问道。 “我也试了一下,没有诊出什么问题。”岑天杰道。 莫志涛沉思了一下,岑天杰虽然刚学医不久,但他贵在勤奋,且他以前又炼过药,武功高强,所以事半功倍,他的医术已经相当于一般的医了。 岑天杰没有诊出来,那说明龙玉娇体内的寒毒非常深,一般人是诊不出来。“天杰,这样吧,你明天午带着玉娇去李家医馆找李三针看看,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是,老大。”岑天杰道。 莫志涛直接给李三针打电话,“李老,你好。” “志涛,”李三针接到莫志涛的电话非常高兴,如果不是有莫志涛教导着李鼎帅,李鼎帅也不会有着这么大的改变。 “刘老,我是有件事情相求,因为我有事外出,我不在麻城区。但有一个朋友的亲戚身体好像有点不对,可到区人民医院作了检查,没有查出什么来,我想着明天午让他们过去找你,不知道你有没有空?”莫志涛问道。 “我明天有空,你让他们过来找我吧,到了李家医馆,就给邹高兵打电话,我会交待他的。”李三针道。 莫志涛感激地道:“谢谢李老了。” “志涛,我们之间没有必要那么客气的。”李三针笑道。 “那我不打扰李老了,改天我再去拜会李老。”莫志涛挂上手机后,他又给岑天杰打了电话,让其明天带着龙玉娇去找邹高兵。
莫志涛把这些忙完后,他去到洗澡间练功。随着他不断地练功,体内的真气顺着经脉不断地运转着。当走了几个周天后,莫志涛感觉自己的经脉有点涨痛的感觉,他立即停止运功。 他要把内力提升,就是要把自己的经脉不断地扩大。当把经脉扩充到级宽的时候,他的阴阳诀就会达到级。可这种扩充的过程是一种非常痛苦和漫长的过程,不是想扩充就能扩充。 所以,当莫志涛感觉到自己的经脉扩充到一定的疼痛时,他要先停下来,下次再扩充经脉。要不然的话,他在这次就把经脉给弄伤弄坏的话,就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现象。 在练功过程,经脉的不断冲击,还有内力不断地爆发,没有敢保证非常安全。有一些人就是在练功的过程,没有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内力,把经脉给冲断或者冲坏,以致造成走火入魔或者死亡。 当莫志涛从房间走出来后,却是发现韦珊珊在他的房间里。“珊珊,你过来陪我?”莫志涛不由兴奋地问道。 “队长叫我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韦珊珊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如果不是刘飞下了命令,她才不会过来这里等着莫志涛。 不过,莫志涛虽然可恶,但刘家那个恶棍更是可恶,她想到更是害怕。不过,她害怕又有什么办法,这就是她的命啊。韦珊珊想到这里,脸上露出悲哀之情。 莫志涛奇怪地看着韦珊珊,“珊珊,你怎么了?” “我没有什么。”韦珊珊急忙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莫医生,你饿了吗?需要吃宵夜吗?” “你饿了吗?”莫志涛反过来问韦珊珊。 “这是我问你的话,你怎么学我说话?”韦珊珊气得直跺脚,怎么这个无赖那么可恶?她知道,他一直想着占她的便宜,哼,这些男人都是这么恶心。 莫志涛严肃地道:“珊珊,我是怕你的肚饿了。我在里面练功,而你却在外面守着,我看着心疼啊。这样吧,你去多拿一份宵夜过来,就说我非常饿。然后我们一人一份吃点吧。” “你,”韦珊珊没有说话了,他们当陪护的,经常受苦受累,没有人能理解他们的辛苦。可现在莫志涛这样问她,她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异样。“我不饿。”韦珊珊道。 就在韦珊珊说这句话时,她的肚突然咕咕地叫了起来。她的小脸立即红了。 莫志涛笑了笑,“去吧,我的肚非常饿,帮我拿两份宵夜,至于是什么宵夜,你作主吧。” 韦珊珊迟疑了一下,她还是转身出去了。 没有过多久,韦珊珊拿着两份宵夜过来了,莫志涛让她把宵夜放下。“你吃吧。”莫志涛对韦珊珊道。 “我不饿。”韦珊珊摇摇头。这是纪律,她不能破坏。当她成为军人的第一天起,她就要为国家效忠。她们这些人连死都不怕,怎么会怕肚饿呢? 以前他们在外面接受训练时,有时饿了三天三夜,都是那样捱过来了。 “如果你不吃,我也不吃,到时你把宵夜拿回去。”莫志涛坐在床上不理那些宵夜了。 韦珊珊一听急了,这可是她把宵夜拿过来的,如果莫志涛一点都不吃的话,她无法跟厨房那边交待。“你吃吧,”韦珊珊着急地道。 “我刚才说了,你也要吃,要不然我不会吃。对了,飞哥不是叫你听我的话吗?你现在就把其一份宵夜吃了,”莫志涛道。 “我。”韦珊珊知道莫志涛无赖,但没有想到他那么无赖。 没有办法的韦珊珊只好拿过其一份宵夜吃了起来,“我已经吃了,你快吃吧。”韦珊珊道。 “好,”莫志涛见韦珊珊吃了,他也拿起旁边的宵夜吃起来。 韦珊珊吃得非常快,只是一会儿,她就把那份宵夜吃完了。这里的宵夜做得非常合适,好吃而不腻,且份量也不大,毕竟晚上吃得太多,对肠胃不好。 “好了,你去休息吧,已经很晚了。”莫志涛道。“刘老那边没有什么事吧?” “没有,首长吃完药后,他又睡觉了。”韦珊珊道。 “那好,看明天的情况吧。”莫志涛点点头。 韦珊珊把剩下的餐具收拾一下,她慢慢地走了出去。莫志涛并没有占她的便宜,还叫她吃了宵夜再说,这让她非常奇怪,这个人还是不是莫志涛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