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针炙要脱衣服

贴身医王 10 作者夜独醉 全文字数 3515字

“药真的那么神奇吗?”王梦欣不相信地问道。 她一直不相信医,一个小小的病医要开好几天的药,药效慢且非常麻烦。所以,她在读医学院的时候报读的是西医学。 “恩,非常神奇,神奇到让你不得不信。”莫志涛点点头说道。 “好,我期待你的神奇。”王梦欣笑着说道。 王梦欣这笑犹如昙花一现,让莫志涛眼前一亮。不过莫志涛想到王梦欣在自己刚死不久,就又另投别人的怀抱,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他打心里讨厌她。 “莫医生,诗羽小时候得了很长的咳嗽,我们因为工作忙顾不上她,所以就落下这样的病根。”韩丽芳内疚地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整天顾着工作照顾不了女儿,女儿也不会从小体弱多病。 “如果你能治好诗羽,我们一定会重谢你。” “重谢就不要了。”莫志涛摇摇头,“我是一个医生,医者父母心,只要把病人治好我就开心。” 王梦欣奇怪莫志涛的举止,林小勇都想要讨好区委书记的夫人,可这个医生却没有提出其它的要求。 以何华明的权力,要提拔莫志涛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莫志涛能把何诗羽治好。 到了医生值班室,莫志涛再次为何诗羽把脉。 已经过了几天,他是要再次确定何诗羽的病情再治病,要不然这几天病情又有了其它变化,治疗就会出现偏差。 “何小姐的病情比那天要重一点了。”莫志涛说道。 “那,那我女儿还可以治吗?”韩丽芳担心了。 “还可以,如果再过半年的话,我是没有办法了。” 莫志涛把针具消毒,接着他对何诗羽说道:“何小姐,你跟我进病房吧,我要开始施针。” “我们不可以看吗?”王梦欣对莫志涛的施有兴趣。 莫志涛摇摇头,“不行,一会我要施好几个穴位的针,你们也不方便进去。” 林小勇从来没有听说莫志涛会什么针炙,刚才他又偷偷地问了江华恒,江华恒拍胸膛打包票说莫志涛根本不会看病。 “莫志涛,你行不行?”林小勇还是非常担心,一会莫志涛胡来,到时区委书记肯定是找他算帐。 妈的,自己要被莫志涛害死了。 “如果你行的话,你来吧。”莫志涛生气地把针具扔在盒里要离开了。 “林院长,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你去忙你的。”韩丽芳板着脸吼林小勇。 林小勇见韩丽芳生气,他急忙跑出去。哼,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了,你们一定要让莫志涛治病,到时治死人我也可以解释解释。林小勇走出外面后,他给区卫生局长打电话汇报这里的事情。 莫志涛带着何诗羽进去后,他便说道:“何小姐,请你脱衣服。” “什么?脱衣服?”何诗羽的声音有点颤抖,她看了看紧锁着的房间门,难道莫志涛要对她做什么? “是的,针炙要脱衣服的。”莫志涛严肃地说道。 “为什么针炙要脱衣服?”何诗羽反问。 “我以前看别人针炙的时候都不用脱衣,我以前也针炙过,你不要骗我。” 莫志涛严肃地说道:“你现在的病情不轻,我要在你的太阴经、少阴经、肺俞、膏肓、肾俞、太渊、太溪、足三里等穴位上施针,且要一气呵成。如果你穿着衣服会影响我的施针效果。你放心吧,医者父母心,你在我的眼里只是病人,我不会有其它想法。且你也不要全脱,就是把外衣脱掉行了,请你相信我。” 流针刺穴法,讲究的就是行云流水,施针要一气呵成,这样治疗的效果达到极佳。 他研究了多年这一套针法,没有想到被肖如风给注册剽窃去了。 “我才不相信你。”何诗羽红着脸,有些羞涩的轻声道:“上次在公交车上你还看过我,你有前科的。” “罢了,你不相信我,我不帮你治病了。”莫志涛生气地说道。 不管多厉害的针炙医生,如果你穿着棉衣,看你还能不能认穴?如果何诗羽只是一般的病,她是不用让脱外衣,现在弄得自己有多色想看她脱衣服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她长得非常漂亮,上次看她的裙里面,差点弄得他流鼻血。 “等等。”何诗羽见莫志涛要走,她也急了。 刚才她也见过莫志涛施针的厉害,只是一针扎进去,她的气喘就稳定了。 唉,反正以前也被他看过了,这次就当多一回吧。 “我告诉你,我爸爸是这个区的区委书记,如果你对我怎么样,我爸爸会让人抓你起来坐牢。” 区委书记,难怪林小勇那贱人要像狗奴才一般。莫志涛暗道。
“我不管你爸爸是谁,在我的眼里只是病人。上次在公交车上是一个误会,当时司机刹车我站不稳才会摔倒在你的裙下。”莫志涛看着何诗羽正色的说道。 而且我也看过你的身体,再看一次又怎么了呢?这句话莫志涛是不敢说出来。 “好吧,你只能帮我治病,不能对我做其它事情。”何诗羽盯着莫志涛,她想从他的脸上看出有什么问题。 可惜她发现一个新问题,莫志涛长得不是一般的帅,比她大学里的校草还要好看。 想到这里,何诗羽感觉心跳加速,小脸微红,她急忙害羞地低下头。 “是不是空调调得太高了?”莫志涛见何诗羽的脸红了,他还以为她是热的。 “我要你管?”何诗羽红着脸瞪了莫志涛一眼。 “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莫志涛感觉何诗羽对她有敌意,这也难怪,谁叫他在公交车上钻进人家的裙下面看到她的小裤,如果谁钻到他的裤下面看他的小裤,他一样会发火。 “你把外衣脱了,接着趴在那张小床上俯睡,旁边有消毒过的浴巾被,你可以用来盖着身体。” “你先出去。”何诗羽说道。 “唉,有必要那么麻烦吗?我转过身就行了,我是医生,比你长得漂亮身材比你好的女病人一大把,我都从来没有动心过。”莫志涛违心地说道。 说真的,何诗羽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之一,院花余美静都没有她漂亮。 “哼。”何诗羽生气地哼了一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除了转过身后,还要把眼睛闭上。” 莫志涛闭上眼睛,何诗羽赶快脱掉衣服上了床,接着把浴巾被披在身上。 “我,我行了,我警告你,你如果乱来的话,我会大声喊救命,我妈他们都在外面。”何诗羽想到妈妈他们就在外面,她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 “你放心吧,我又不是色狼!”莫志涛把针盒打开,接着开始在何诗羽的身上施针。 这次他要在她的身上扎八枚针,且还要留30分钟再取针。 莫志涛的施针手法非常快,如果其它人看到的话,是会叹为观止。针炙分为针具和炙法(配合针法),莫志涛现在用的是流针刺穴法,针具是用医院里的不锈钢丝制成。 好的针具对针炙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最好是用天然物质制成,好针具可遇不可求。 他以前有一套纯银针具,是花重金所订制,可惜留在程家。 当莫志涛把八针施完后,他不由抹着额头上的汗。 流针刺穴法讲究的是一气呵成,间不能停顿,否则会影响到施针的效果,这是他灵魂穿越后医治最难的病,饶是他精力充沛也是感觉有点累。 “你扎完没有?行了吗?”在床上的何诗羽小声问道。 莫志涛把她身上的浴巾给拉掉,接着她就感觉身体微痛,她的手、脚和后背都被扎上了针,开始有一点像蚂蚁轻咬一般,现在一点都不疼。 何诗羽只是穿着一条小衣小裤躺在病床上,旁边就是这个流氓医生,她感觉莫志涛在暗盯着她的身体细看,她不敢睁开眼睛。 “还不行,30分钟后才能取针。”莫志涛摇摇头。 何诗羽的皮肤很白,腿很修长,虽然他看不到她的酥峰形状,可从那绷紧的小衣可以看出前面的波涛汹涌。 她今天穿的是全黑的小衣小裤,且还有点性感。 如果她知道今天要针炙脱衣服,肯定会穿得密密严严。她的脚很白很美,刚才他在施针时摸到她的脚。 “如果不行,你把浴巾盖回我的身上。”何诗羽似乎感觉浑身不自在,她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这样裸露过身体,就算莫志涛是医生,她也非常不习惯。 莫志涛说道:“何小姐,现在你身上扎着针的,怎么能把浴巾盖上去呢?” “那你转过身去闭上眼睛,不能看我。”何诗羽生气地说道。 “那也不行,我在你的身上扎了针后,我要看着那些针,如果有什么异样我还要及时作出处理呢。”莫志涛摇摇头。 “你不要那么多事,我是医生,在我的眼里你只是病人,你一点都不漂亮。” “哼。”何诗羽气得闭上眼睛了,这个可恶的流氓医生,他竟然昧着良心说自己不好看?想要追自己的人起码从麻城区排到青梅市。 30分钟到了,莫志涛取针后一边转身一边说道:“行了,我出去开药方,你自己穿衣服。” 当然了,医者父母心,你想让我帮你穿,我也会勉为其难地答应。莫志涛在心里暗想。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