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惊魂

贴身医王 1 作者夜独醉 全文字数 3395字

一辆黑色宝马6系跑车向着麻城区卫生局奔去,程志锋听着车里如响雷般的摇滚乐,他心里如潮澎湃。 他要去卫生局接他的未婚妻王梦欣。 程志锋是医研究生,这次刚毕业回到青梅市,他叔叔就催他结婚。因为四年前,程志锋的父母因急病去世,当时他父母留下遗愿如果程志锋毕业半年后没有成家的话,他是不能继承程家的遗产,程家所有的资产都会捐献给慈善机构。 程志锋现在去接王梦欣下班回青梅市吃饭,今天晚上大家坐在一起商量下个月结婚摆酒的事情。 等结婚的事情忙完后,程志锋要去宁海省附属医院上班,当主任医师。 他的恩师李广科是宁海医科大学医学院的院长,是全国著名的医,享受国家特殊津贴。 因为程志锋在医上有着超凡的能力,在没有毕业之前便被医学院聘为教援, 程志锋与麻城区卫生局副局长的王梦欣接触的时间不多,两家是世交,在五年前两家就为他们订亲,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很少在一起。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像他们这些大家族的高富帅白富美的婚姻,是不能由自己作主。 现在程家的一切都是靠程志锋的叔叔程海打理,程志锋一向听程海的。 当跑车拐弯要进新华街的时候,程志锋轻踩脚刹想让跑车减速拐到右边的街道,他已经进到麻城区,只要再开十几分钟就到区卫生局。 他开了很多年的车,开车技术非常好,可他轻踩之后跑车并没有减速而是一直向着前面冲。 难道踩得不够?程志锋一边想着一边用力踩着脚刹,但跑车依然向着前面冲,速度似乎越来越快。 “不好!”程志锋急忙打着方向盘,跑车向着右边的街道冲进去。 “啪吧拉……”跑车的速度太快了,冲进街道后失去准头翻车继续向着前面铲去。 “轰!”旁边正好有一个青年急匆匆拿着一包东西走出商店,跑车撞向店旁边的大楼发出巨响,紧接着跑车着火发生大爆炸,刚走出的青年被气浪冲飞出去。 “啊。”程志锋大叫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感觉脑袋晕迷,他看看自己的手脚居然没有事?在跑车撞向前面的街道拦杆时他的头已经撞上车玻璃出血,他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会不流血呢? “我怎么会没有事?”程志锋大声地叫道。 “切,你当然是没有事了,又不是你撞车,你只是被气流冲倒在地上而已。”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白了程志锋一眼。 “不是我撞车?”程志锋抬头看着前面,他发现商场边的那辆宝马6系全部烧着,且时不时发生爆炸声,那是他的跑车,可他怎么会在外面? 商店里面跑出一个粗壮男人,他对着程志锋骂道:“小,你买东西不给钱?你信不信我打死你?”说完,壮男拉住程志锋的衣领要打他。 “我什么时候买你的东西?”程志锋回答。 “你还敢胡说,你看看你手上的东西是不是我们商店的?”壮男指着程志锋手里的东西。 听壮男这样说,程志锋才发现他手里正提着一包东西,而他身上的衣服和裤不是他今天所穿的,摆明就是街上的大路货不是他的范思哲。 “啊……”程志锋从商店的橱窗折射看到面前的他不是自己,而是刚才走出来的青年。那高挺的鼻,瘦削的脸,一头浓发,比他帅气一点。 “鬼啊……”程志锋指着橱窗大叫,他发现橱窗里的青年也是指着他。 “你妹的,你以为叫鬼我就会放过你吗?”壮汉气愤地对着程志锋的肚就是一拳。 “嘭!”程志锋倒在地上,壮汉继续踢打着他。 程志锋双手抱头,头脑晕沉的他开始在接收着大脑其它记忆。 这青年叫莫志涛,刚才店主进到里面拿东西,莫志涛顺手拿着几包东西跑出商店,没有想到正好碰到他开车撞过来。而程志锋所知道的一切是在他脑海里的记忆。 “不要打了,我给你钱。”程志锋叫道。 “你妹,你早说我就不打你了。”壮汉停下手,他看着程志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掏出钱包数钱给他。 程志锋拿着东西走到商店的橱窗旁边不断地照着,没有错,他现在的样就是莫志涛。 他,他竟然是撞车身亡灵魂出窍跑到莫志涛的身上。 “啊!”程志锋抱着脑袋尖叫,随着他缓缓地倒在地上。 当程志锋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车祸现场已经被清理,他问了里面的店主才知道原来的他已经被烧焦,而警察已经把他的尸体和车辆拉回警察局。
怎么会这样?我要回家。程志锋冲动着想要回程家,他要告诉叔叔程海自己还活着。 不对,我的跑车安全系数高,脚刹怎么会出问题?而且撞车的时候安全气囊没有弹出保护车主?撞车后怎么会立即着火发生爆炸,难道有人在我的跑车做了手脚? 昨天程志锋还开过这跑车一点事情都没有,怎么今天开车就会出事?阴谋,有人想害我?程志锋紧紧地握着拳头,他感觉自己浑身发冷,有人要杀他,是谁?到底是谁想杀他?为什么要杀他?想到这里,程志锋冷静下来,他往麻城区公安局赶去。 到了公安局,程志锋看到程海的奔驰车停在里面,而外面站着两个程家的保镖。 这两人以前看到他都是点头哈腰,可现在如见路人甲。 不一会儿,一个一级警司点头哈腰地陪着程海走出来。 程家的程氏集团生意做得很大,市领导都非常重视他们的企业,更不要说一个区公安局的领导。 程志锋刚想走上前,那两个保镖冲上来推开他,“走开,不要挡着我们老板的路。” 保镖嚣张地把程志锋推倒在地上,程海看了程志锋一眼后往着自己的奔驰车走去。 程志锋还想叫一声程海,可他的脑袋又是一疼,他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两个人的记忆在脑海里翻滚、纠缠,他的头如被千万根针同时狠刺着。 过了半个小时,程志锋才恢复过来。 我现在是莫志涛了,程海都认不出我来,其它人更是认不出我。我,我应该怎么办呢?到底是谁要杀我?我如果回去程家说自己是程志锋,没有人会相信我,只会被别人说我是神经病,而且还会被杀害。 想到这里,程志锋感觉一阵害怕,好像凶手正在盯着他,随时要把他杀害似的。 我怕什么呢?我的灵魂在莫志涛的身体里面,没有人知道我是程志锋,想到这里,程志锋又是放心一点。 突然,程志锋感觉自己的脑袋又痛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便晕倒在地上。 三天过去了,程志锋看了一大堆新闻上的报道,他已经被火化,死因就是开车过快车祸死亡。 程海作为程家的第二继承人继承了他父母的遗产。在花边娱乐报道里,某富二代追求王家大小姐,据说已经开始谈婚论嫁。 让莫志涛更气的是他的同学肖如风竟然在医学网上声称研究针炙多年,终于研究出一套医针炙成果“流针刺穴法”,在治病上有极大的效果。 流针刺穴法,是程志锋在读医研究生研究了几年才摸索出来的医学成果,在治疗病人上非常有成效,他准备拿到《华夏医》上发表,没有想到他出事后,成果也被肖如风给剽窃了。 当时因为考虑到还没有公布,程志锋没有告诉恩师李广科,只是告诉肖如风而已。 现在的程志锋也就是莫志涛已经冷静了很多,程海继承了他的遗产,如果他还回去程家,就算凶手不是程海,程海还会认他吗?会不会害他呢?就算是他的亲叔叔,在几十亿的遗产面前,亲人都会变成仇人,这种场面在电视上看得多了。 那个表面看似纯情的王梦欣,她怎么会在他死之后,就立即投到别人的怀抱?难道这里面有内情?是她的情夫干的?还是她在谋杀自己扮演了其它的角色呢?莫志涛把报纸扔在地上,他站起来看着窗外的梧桐树。 莫志涛,今年二十二岁,青梅市卫生学校专毕业,在麻城区人民医院上班三年一直都是医生助理。莫志涛以前在医院里的人品行为不端,不学无术,医院领导准备要开除他。 唉,我这个高富帅的灵魂怎么会跑到这种**丝的身上?莫志涛暗暗叹气,他就是除了长得帅一点,他一点用处也没有。 不学无术,偷鸡摸狗,这是众人对他的评价。 不行,我一定要调查清楚是谁要害我,我一定要报仇,我要把我的家产要回来,莫志涛紧紧地握着拳头。但是,他现在的实力太差了,人家动动嘴就会有人弄死他,他一定要从长计议,不能轻举妄动。 “啊!”莫志涛惨叫一声,他又抱着脑袋吸着冷气。自从两个人的记忆占在一个脑袋后,他的头老是疼,不定时,有时一天疼一次,有时疼几次,这种记忆的重合,就算莫志涛用针炙的方法也是没有办法解决。 “铃铃铃……”莫志涛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