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菲力

天神禁条 3 作者 全文字数 3310字

“小姐!”菲力终于挪到了梅斯和罗本的一边,罗本看见菲力满头的大汗,刚来到近前就一**坐在了甲板上“呼呼”的直喘粗气。www. 听到“小姐”两个字,本已经满脸灰败得梅斯神情一凛。 “叫我船长,菲力!” 菲力张了张嘴,在梅斯凌厉的眼神下,又把到了嘴边的后半句话吞回了肚里。 “船长!我看飞艇快要挺不住了,咱们还是赶紧逃吧!”菲力回头看着船舷上两个硕大的缺口,脸上满是惊惧的说道。 梅斯摇摇头,脸色又慢慢黯淡了下去:“现在不行的,我们为了翻过帕瑟雪山,已经飞的太高了,风灵卷轴的效果没根本有那么长的时间,现在跳下去,魔法消失之前根本落不到地面,就算不被那家伙吃掉,也一样是摔死。” 梅斯瞟了一眼飞艇外已经蠢蠢欲动的黑影,眼神有些游离:“等到飞艇降到一定的高度,你就和他们一起跳下去,一起跳的话……”梅斯顿了顿,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应该不会都死的吧!” “如果,飞艇没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你们,就只有陪我一起死了。”梅斯的声音有如呓语一般。 菲力听着梅斯的话,面色涨的通红。 “不!船长!你不会死的!只要我菲力在,你就一定不会死的!” 菲力抬起还很不利索的手,解开了腰间的挎囊,干脆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倒在了甲板上,从一堆东西中拿起一个淡黄色的魔法卷轴来。 菲力拿着卷轴,一脸的激动,“这是个中级的“飞翔术”魔法卷轴,用它可以在空中缓慢的飞行,持续的时间有风灵卷轴的十几倍,足够安全的落到地面了。”说着,菲力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卷轴放到了靠着梅斯手边里侧的甲板上,紧接着菲力又从在面前的一堆东西中翻出几个巴掌大小的圆筒状的东西。 “这个是家族的信号弹,”菲力看了看梅斯的脸色,梅斯正微微的抬着头,看着夜空。 “老爷其实在飞艇驻地的四周村镇都驻扎了人,等落地后放出这个信号弹,这个东西隔着几十公里都看的清清楚楚,很有可能被老爷的人发现……” 菲力正说着突然住了嘴,原来菲力到现在也没有从梅斯下的药物中彻底的缓解出来,一醒来就发现有魔兽攻击,见到梅斯以后又是恐惧又是激动却没有留意原来罗本就在梅斯的身边,刚刚不经意的一转头,居然发现罗本正听着自己和梅斯说话。 本已经瘫倒在甲板上的菲力忽然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呼”的站了起来。一步抢到了罗本和梅斯中间,虽然全身都还在止不住的哆嗦,但是一张脸上满是森然,双眼中透出浓浓的警告的意味。 罗本不无惊讶的看着这个有如一头发怒的黑熊一样盯着自己的大汉,这个平时总是对一切抱怨连天,这个对船员们大呼小叫,这个因为自己的事情和梅斯总是矛盾重重的老菲力,在今天这个生死关头却展现出了人性中美好的一面:菲力的挎囊已经倒得空空如野,船员的皮衣里也似乎藏不住什么东西,罗本看的很清楚,这个淡黄色的卷轴只有一卷而已,老菲力自己的风灵卷轴正安静的躺在那一堆杂物之中。 罗本也明白,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所有的船员运气的话,估计也只有小半能够生存下来,也许连三成都不到。这还是在成功跳船的基础上,然而即使成功的落到了地面,也只代表生存的几率又高了一些而已,在这荒无人烟地方从高空落下,即使是直接落到了魔兽的巢**门前也是有可能的。在返回人类居住的安全区域的途中,危险是不言而喻的。 然而有了这卷飞翔卷轴,存活的几率提高的并不是一点半点了,这卷卷轴超长的浮空时间和可以自由缓慢飞行的特效无疑是现在最好的助力,只要仔细的辨别方向,在空中慢慢的飞到能看到人烟的地方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菲力把这卷无比宝贵的也是唯一的卷轴给了梅斯。 罗本充满敬意的看了一眼这个总是看自己不对眼的大汉,知趣的转过身,向甲板中间那些船员走去。 “好了,菲力,不要这样!这……没什么必要了。”梅斯轻飘飘的声音传了过来。 “罗本!如果……你现在选择活下去。”梅斯把淡黄色的卷轴在指间轻轻的转了几转,“就把这个东西拿去吧!” 在狂风呼啸的甲板上,多亏卷轴本身有几分重量,惊愕的罗本差一点就没有抓住抛过来的卷轴。
怔怔的看见卷轴转眼间就落到了罗本的手里,菲力愣了愣,猛然间一声怪叫,发疯一样的像罗本扑了过去,但是还没摸到罗本的衣角,一阵手脚麻木就已经让菲力一头栽倒在了甲板上。 菲力努力的扬起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肌肉扭曲的脸上,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仿佛要把罗本生吃活剥一般。 罗本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慢慢小心的绕过菲力,又回到了梅斯的身边。 “也许,这次,我是真的该去死了,这个东西,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说罢,罗本耸了耸肩,这卷珍贵的卷轴又被罗本塞回到梅斯的手中。 梅斯看了看手中的卷轴,又抬头看了看眼前毫不做作的罗本,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弧度。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梅斯宛若癫狂一般的放声大笑,笑声使船上的其他船员的目光都聚拢了过来,在他们眼里,这个平时强势的让男人汗颜的女人大概已经耐不住精神上的打击疯掉了。 梅斯笑的够了,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理会罗本,自腰间的挎囊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来,掩着鼻子拔开了瓶盖。 罗本在梅斯的身后,只闻到一股难闻到不能再难闻的气味钻进了鼻孔,呛得罗本差点没晕过去。 梅斯把瓶口凑到菲力的鼻子底下让菲力嗅了嗅,熏得菲力一个劲的咳嗽。 “马上,你四肢的麻木就会消失,然后,如果你能活着回去的话,告诉我父亲,我,是死在我自己走出的路上的,我从没有后悔过,死也死的很痛快。”梅斯一字一顿的说完最后几个字,把那卷飞翔卷轴又塞到了菲力的挎囊里,随后在甲板上拿起了几个信号弹小心的也放了进去。 “还有……”梅斯的脸上浮现出一缕温情,“当初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并不是没有人选才选中你的,菲力,在家里……”梅斯的眼中一丝哀伤闪过,“只有你最关心我,我其实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 梅斯说着,菲力已经像一个孩子一样“呜呜”哭了起来,“小姐!你这是何必呢?老爷这一年来病痛不断,这一切……!” “闭嘴!菲力,你应该叫我船长!” “小姐!”菲力满脸泪水声嘶力竭的喊道,“我从小看你长大,我知道你过的不快活!我知道你不喜欢老爷安排所有的事情!你认为大小姐的事情都是老爷的错!可是……!” 菲力嘶哑的声音嘎然而止,脸上满是惊恐的瞪着梅斯。 一截雪亮的刀锋横在梅斯脖子前! 梅斯不知何时已经抽出随身的匕首,迅速的架在了自己雪白的脖颈之上,一脸阴沉的看着对面目瞪口呆的菲力。 “如果你还想我能静静的多活上一会,就立刻闭上你的嘴,然后带着那个该死的卷轴滚到那群甲板中间的胆小鬼那里去!告诉他们镇定一点才多一点存活的希望,去尽一尽你副船长最后职责,而不要在这里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罗嗦!” 菲力手脚并用的从甲板上爬了起来,“小姐!你……”刚想上前,梅斯已经毫不犹豫的跨前一步,手中的匕首重重的向下压了几分,一丝殷红的鲜血顺着梅斯光洁的脖颈淌了下来。 这个动作吓的菲力魂飞天外,双脚就像长了钉子一样再也不敢动一步。 “回去告诉我父亲我要说的话!菲力!” 菲力老泪纵横的脸上满是凄然和绝望,而梅斯的眼神却没有半分的让步。 过了半晌,梅斯脖子上的血已经染红了胸前的衣襟。菲力终于无比痛苦的咬了咬牙。 扑通一声,菲力跪在了甲板上:“小姐!菲力下辈子再来伺候您了!”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了。 梅斯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松动:“回去吧,菲力,去看看你还没见过面的孙子,这一年,辛苦你了,在飞艇的驻地有我一年前就写好的遗书,你拿着它我保证父亲不会责怪你的。” 对面的菲力早哭成了泪人。 菲力摇晃着走向了甲板中央的船员们。 而梅斯也像是被抽空了最后一丝力气,如果不是背后的木桶,可能就要瘫倒在甲板上了。 梅斯回过头,见到罗本正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 梅斯轻轻的笑了笑:“很惊讶?”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