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 局势 2

神秘之旅 556 作者滚开 全文字数 3324字

禁武令中大小强弱数十种武术,几乎都被众多有心的武道家武者记在心头,这东西可是能够拿去换仙宫密武的,谁不想有属于自己的最适合的密武,但往往武道家们都很难遇到完全适合自身的密武,而限供种密武不计其数,绝对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部。 林斯兰完全有些不知所措,她本来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在同龄人中还能算得上拔尖,但是真正遇到腰杆别枪的军痞子,心头顿时就乱了。 “我...我...”她张口结舌,本来石像说几句硬气化,但就是出不了声。说不出声,心头就更是慌,心头更慌,嘴上也就更加说不出话。 “嘿。”冷眼男子冷笑一声,上前过来。 “赵军爷,您怎么还和一个孩子开玩笑,这小孩我也认识,是大海盟船老大家的,大家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有点误会怠慢您就担待一下。”一个笑眯眯的矮胖子站出闹哄哄的人群,满脸堆笑的冲两人拱手。“今天我做东,请两位去上翠提园喝上几盅如何?” “蓝胖子,今天这事你别管。”姓赵的冷眼军痞推开胖子,直接走到林斯兰面前。“胆子不小,居然敢偷学禁武令的妖魔武术!” 话音未落,他一把便抓向林斯兰。 啪! 林斯兰本能的一记上踢腿,荡开他的手。 “哟呵,还敢反抗!”赵兵痞顿时恼了,一脚狠狠朝着林斯兰踢去,他的基本功自然比小家伙强得多,加上也是练腿功的好手,瞬间算准小女孩可能躲避的几个角度,右腿循着诡异的弧线急点过去。 “赵爷手下留情!”“赵爷!她还是个孩子!” 看他真的动手,人群里有几个熟人顿时看不下去了,他们都是船老大魏特曼的好友。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侄女受欺负。 这种乱世,码头上的人大多都抱成团,就算民不和官斗,但依旧义字当头,忍不住站出来拦阻。 嘭! 林斯兰被狠狠一脚踹中小肚子。一下扑倒在地。痛得起不了身。 边上两个扑过去的汉子也被姓赵的兵痞连环两腿瞪出老远,踉跄才勉力站定,但脸色发白。半响也缓不过气来。 “老子叫你反抗!你挡啊!挡!继续挡!!”赵兵痞或许是在其他地方受了什么气,一时间似乎全在林斯兰身上发泄出来。 他一脚一脚的狠狠踢在林斯兰的腰部,将她当作玩具一样踢得滚来滚去。 周围人从开始的闹哄哄,到后面越发安静起来,只是围着看着他踢。敢于站出来的几人都被这人几下料理,现在还没缓过气来。 “住手!!”不远处传来猛地爆喝。 赵兵痞脸色一冷,更是加大力量狠狠一脚朝着林斯兰头部踩去。 他当然不会杀了她,还要抓她送去仙宫换密武,不过毁了这女孩的容比杀了她更有趣。 平日里他在街上就横行霸道惯了。没想到今天被一个小家伙差点刷了面子,加上才被长官狠狠训了一顿,心头更是冒火。下手立马重了起来。 加隆跟着魏特曼走过来,只是随意扫了眼躺在地上的林斯兰,还有一边面色苍白的小孩子,擦觉林斯兰没有大碍。随即便将视线放在了对面那两个兵痞子身上。 周围的环境和地球时期的华夏民国之前时期差不多。街上两边站着看热闹的人群脸上全是麻木的表情。 但不知道怎么的,他和魏特曼船长一走过来,顿时周围人的眼里就泛起了一丝敬畏之色,甚至包括那两名兵痞也一样。 仔细观察,这些人眼里的敬畏竟然不是对着魏特曼。而是针对他。 确切的说,是针对他一头灿烂的披肩金发。 加隆刚才和魏特曼询问了一下东洲这边的情况,得到的情况也确实和地球民国时期差不多。 军阀割据,封建王朝才分崩离析,外国联军联手在东洲瓜分利益,各国租界到处都是,成了东洲学子心目中永远的痛。 前些年的战争和赔款条约彻底击碎了东洲世界最强国的梦,也揭开了外国对东洲历来敬畏神秘的上国面纱。落后就要挨打,还处于骑兵土炮程度的东洲军队,在外国枪炮面前柔弱得就像一只只羔羊。 在几轮爱国战役惨遭败亡之后,**裸的利益瓜分和争夺就开始了。 亚路联邦,威丝曼,郁金香,还有一些中型国家,甚至小型国家。 列强各自扶持自己的代言人和野心家,在东洲范围内尽可能的争夺对本国有利的利益和资源政策。 魏特曼一家就是在这种时候出海联络上外国商人,走上倒卖商品这条路的。作为东洲本土人,他们因为多年和外国人接触,也算是地位有一定提升。但这些都不如真正的一名外国友人来震撼。
外国友人很少有瞧得起东洲人的,特别是列强国家的。魏特曼这么突兀的带来一个金发年轻人,顿时给了周围人太大的震撼。 这么纯正的金发,显然只有海那边最强大的几个国家才会有。比如威丝曼,比如郁金香,比如亚路联邦... 那可是最强大的三个大国... 姓赵的痞子确实微微有些退缩了,看了眼地上的小女孩,嘴角都出血了。显然这事有些麻烦了。 不过就算是外国友人到来,他还是不想放弃自己多年来的梦想,换取一门真正适合自己的密武。多年的梦想就在眼前即将能够实现,这种强烈的诱惑,让他准备迈开腿跑路的心思迅速压了下去。 “偷学禁武令上的密武,就是大罪!这是仙宫的禁令,是威丝曼官方支持的法律,这位先生,您想必也是知道的吧?”姓赵的兵痞绞尽脑汁,挤出一番文绉绉的讲道理话。只是他用的东洲本地话,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懂。 加隆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边上魏特曼船长正准备为他翻译。 但这些天在船上他可不是什么都没做的,这时张口就是一口及其纯正流利的东洲官话。 “禁武令?仙宫颁发的禁武令?那是什么?这位先生能仔细说说吗?” “这个....”姓赵男子迟疑了。 “她的武术是我教的,你有什么意见?”加隆直接点出林斯兰所学是他传授。 他可不管什么禁武令,什么军阀背景,作为黑泽宫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存在,在图腾世界也是传说级的人物,更不用说回到密武世界这个武力较低的星球。 无论仙宫也好,魔门也好,挡了他的路,就要做好血流成河的准备。 他可不是那些迂腐的正道人士,为了自己目的,不择手段虽然不至于,但是选择最有效的手段解决麻烦,也是理所当然。 站在这里和这两小家伙废话,也不过是表明两点。 一,魏特曼一家和他关系不怎么样,这点可以从他对地上躺着的林斯兰不闻不问看出。这也是为了避免这家人受到他的牵连。 二,面对一个死人,多赐予他说几句话的宽容加隆自认还是有的。 赵姓男子此时已经感觉有些不妙了,右手悄悄摸向了后腰的枪把。 但陡然间,他浑身一颤,动作僵直不动起来。不光是他,连另一侧和他一起的那个男子也浑身一僵,连话也说不出,甚至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从对方的眼神里,他可以看出那股和自己一样的惊骇和恐惧。 完全不能动了! 就像浑身难得血液完全不听使唤一样。 妖术!!这是妖术!!! 难怪仙宫要颁布禁武令,这种恐怖的武术...赵姓男子心头仿佛雪崩一样,原本的心防在极度的恐惧中瞬间崩溃。 加隆冲他微微一笑。 “正好找你有些事,跟我来吧。我们好好聊聊。” 他小声和魏特曼说了几句,便直接率先走向人群外的一座小茶楼。两个兵痞很自觉的紧跟上去,一句话都没说。 “散了吧,都散了!!”后面传来魏特曼手下的大喊声,魏特曼这才擦掉汗水,抱起昏迷的林斯兰去找大夫。 ************** 三人坐在茶楼二楼,加隆最喜欢的靠窗的一个位置,周围隔着三座都没人敢坐,老板挤着笑容给三人送上一壶好茶,便赶紧下楼不敢多话。 加隆很自然的控制着两人体内的血液,拿到两人身上的钱袋,打开数了数,里面大概有七八两碎银的样子,还有一些零散的铜钱,不知道购买力如何。 全部收进一个袋子里收好,系在自己腰间上,加隆冲对面两人笑了笑。 “别害怕,人生总是会遇到挫折,这只是对你们人生的一次小小的考验。” 缓缓松开两人面部的控制。 对面赵姓兵痞顿时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已经百分百肯定,自己遇到的是对仙宫很不感冒的魔门中人,或者甚至更可能是双方都通缉的妖魔武者! “这位尊贵的大人,您要要什么请直说吧,我们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是吗?”加隆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那么,关于禁武令的事,请完完整整的告诉我吧...”他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敢颁发禁武令,将白云门的武术列为禁忌武术... 呵呵呵...仙宫,好大的胆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