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 真相 4

神秘之旅 1232 作者滚开 全文字数 3393字

“你是说,织金琴和尤里瓦根本已经活了八十多年?只是因为某次事故,尤里瓦失忆了,而织金琴为了她哥哥而亲手以幻梦者的身份,编织了一个亲人,家庭,朋友的美好生活梦境?”加隆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光路镇定的坐在座位上喝着茶水。 “大概就是这样。您理解得很准确。” 加隆眉头微蹙。 “如果按照你这么说,确实很多东西都能说得通过得去。” 光路眼中闪过一丝悲哀。 “如您所理解的这样。” “爱着哥哥的幻梦者——织金琴(尤里洁),从痛苦中出生,被父亲当作试验品实验改造,杀死了她一切亲爱的玩伴,她最爱的宠物,每天只能承受着无穷无尽的各种改造,被母亲看作是怪物,被毒打,虐待,毁容,身为四大基石之一最特殊的个体,她拥有者不死之身。根本无法被杀死,不能死去,反而只能活在痛苦之中,而她唯一的拥有的温暖——那就是哥哥尤里瓦。” 光路静静叙述着。 “尤里瓦是个天才,他所学任何技能能力,都如同浸淫多年的老手一般,能够飞快的迅速掌握。他热情,崇尚正义,在发现自己妹妹被当作实验体不断虐待后,他多…次试图阻止,但无济于事,并遭到毒打,最后愤而出走,试图找外力救出妹妹,却意外被父亲杀死。导致织金琴性情大变,重创杀死父亲,控制大规模人群。成立白蟹。” 光路一口气将所有来源说完。 “这就是白蟹最初的起源。” “八十多年前红国的一场大火,烧毁了一座投资巨万的庞大生物制药基地。正好和你所说的事件起点位置完全一致。”加隆也找到了相关资料。 “您说得没错。就是那场大火,不过只是为了掩盖一切罪恶研究的毁灭罢了。”光路深沉道。 “那么他们的母亲呢?”加隆追问。 “不知道。或许是死了,或许是逃走了。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光路摇摇头,“现在最重要的,是织金琴疯了。” “疯了?”加隆感觉有种不好额预感。“什么意思?!” 光路微微闭上双眼,深深呼吸着。 “数十年前的真相,悲惨的命运,实验体的终结,这些一切都给织金琴带来了无比的痛苦,外界的一切。带给她的除了痛苦,就是绝望。她能撑到现在才疯,我都感觉有些意外。” 加隆没有出声,继续听着她说着。 “这个世界上最强大之人,其实不是屠杀者,而是控制屠杀者的幻梦者。也就是织金琴。”光路停顿了下来,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似乎回忆起什么不好的记忆。 “她修改了我的记忆数十年,当然。比起这个我还算好的,和我同被修改记忆的最强杀手司徒次,因为意志过于坚定提前觉醒,中途被织金琴杀掉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不对。” “司徒次?是被装成尤里瓦兄妹的父亲的那人?”加隆问。 “是的。”光路点头,“就是他。” “我完全不认识他,我原本有着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家庭....但就是因为织金琴,她认为我们和他们的父母很相似。于是一切都改变了.....”她露出一个悲惨的笑容。“一切都毁了,毁灭了。” “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加隆镇定道。“那么你这次专程邀请我来,并告诉我一切的真相,目的又是什么?” “不愧是传言中的剑圣,您的话语和您的剑一样干脆爽利。”光路微微恭维了一句。“我只是想有一个请求,小小的请求。” “想必...现在已经有精锐部队组织高手前往白蟹岛了吧?”她有些神秘道。 “什么意思?” 加隆刚刚问出声,马上联络器中顿时一连串的狂响起来,不是通话请求就是大量的短信堆积。 他迅速拿出来看了下,迅速刷过大量短信,没有接电话。顿时间他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尤里之吻?!!织金琴??”短信中有九尾狐,也有夜水,还有从未谋面的海神,以及自己原本的属下,空信雪等等...所有有所关联的人都全部发来信息。 其中最为显眼的是尤里瓦。他在短信里几乎将前因后果全部发了一遍。 临末,他终究还是将加隆当作老师。 “如果这就是世界末日,那么或许我会成为最终的主角也说不定。”尤里瓦最后短信的内容附带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混蛋!!”加隆有点火了。织金琴的身份已经被证明无疑,白蟹岛,尤里之吻病毒,在二十小时内不解决源头找到救治方法,恐怕整个这个星球都会化为一片死域。 虽然加隆不在乎整个星球其他人的死活,不过好歹也有空信雪尤里瓦等自己微微有些在乎的友人在,让她就这么坐视无动于衷也不符合他的风格。
“真会给人惹麻烦。”加隆无语,站起身。“感觉像是看电影,还是那种大场面的游戏电子规则,最后问一遍,你确定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正色看向光路,以他的近距离感应能力,光路的一切生理活动指数都能够观察出来,不要说是撒谎,甚至连其什么时候想要上厕所,什么时候消化完食物,什么时候打嗝,这些小细节都能把握得一清二楚。 加隆眼神微微散发出强大的压迫力。以此来最后确认一次光路的信息是否属实。 “我敢以我的生命和荣耀保证。”光路肯定的回答。 “关于尤里之吻,说出你的请求吧。”加隆已经感觉时间急迫,他可不想这么美好的世界星球一下变成死域。那就真的太无趣了,而且没了人就没人生产吃喝玩乐的产品。作为穿越者能否免疫这种病毒也同时是个未知数。他已经打算亲自前去白蟹岛检查到底情况是否属实。 “我的请求。”光路顿了下,她抬起头。露出光洁的额头,“请您务必杀死织金琴。这是我唯一的愿望和祈求。” 加隆眉头微皱。他看到光路轻轻将额头扣在桌面上,神情虔诚而坚定。 “这个不用你说。如果她真的如你所说这么混蛋,制造欺骗了一切,我会杀死她。” 他转身朝外走去。 快要走到房门时,光路的声音再度传来。 “织金琴,已经彻底疯了。” 咔嚓,加隆扭动门把,缓步走出去。身影宛如风一般瞬间消失在外界的夜色中。 他脑海中依旧还回放着先前海神传来的短信。 “织金琴想要毁灭全人类,毁掉所有一切的生命,除了她和她的哥哥尤里瓦。我以灯塔同盟的名义请求你,希望得到你的协助。” “她想要成为最初之夏娃,创造新世界。她发现一切失去掌控,所以索性掀桌子了,这次可全靠你了啊!最强剑圣加隆,你现在可是代表全人类拯救世界。顺带说一句,我也被感染了。还有空信雪,梨花,都被感染了,如果你不能成功。那.....”夜水故作轻松的语调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慌乱。 “还有,在无法解除感染前,我们都无法离开这个宇宙。灯塔下达了疫病防御启动指令,彻底封锁了我们这一片的区域。只有解除疫情才能离开。” “又给我多了一个理由。”加隆喃喃道,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输。屠杀者也好,织金琴也好,都不过是他在这个世界偶然遭遇的小台阶而已。 * 巨大银白色的龙卷风形状山体,遥遥矗立在一片蔚蓝的大海上。 海水从侧面一次次的冲刷着这座粗达数千米的巨大龙卷风巨山,夜色的大海下,月光撒到海面,反射出四周海域密密麻麻围满了的大量舰船军舰。 远处航母起飞的战斗直升机和无人机如同蜂群一样密密麻麻的围绕着龙卷风旋转,打下一道道洁白透亮的白色光柱。 红国的舰队,斯兰的舰队,以及最远黑联邦的航母群。 尤里瓦半蹲在一艘白色军舰船头,和身后远处甲板上熙熙攘攘的海兵不同,他叼着根烟,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微微发亮。海峰吹动着他的风衣和衣领。 随着力量的莫名其妙提升,他也恢复了曾经的记忆。 “琴......”望着远处高达数千米的巨大龙卷山体,他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曾经数十年前的时间。 谁总是在窗边眺望远处的世界。那个朦朦胧胧的身影,从小到大的身影一幕幕的从他记忆深处浮现出来。 “我曾经说过,给你一份惊喜和奇迹。”尤里瓦低声喃喃着,“原谅我没能做到。” 八十多年的记忆混乱,他并不怪琴,如果说世界上有谁能够真正理解她,或许真的只剩他一个了。 痛苦,绝望,黑暗,没有止境的阴霾。 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只能靠着其他人的身体感受世界,不死对于其他人而言是财富,但对她来说却只是深渊。 尤里瓦站起身,手中恍惚间闪过一道银白亮光,那是一把短小锋利的银色匕首。 “哥哥,你也来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突兀的闯入他的耳朵,如同直接在脑海里响起一般。 “琴?!”尤里瓦一怔。“是你吗?琴!?” 夜晚逐渐明亮起来,龙卷风山体背后的海平线上,逐渐亮起一抹璀璨的金色。 太阳缓缓从海平面下吗,冒出一个头,缓缓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巨大光和热。(未完待续。。)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