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强中暑

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7 作者未语浅笑 全文字数 2170字

牛冬香一听就明白了二姐的小九九,她怪腔怪掉的调侃道:“哎哟喂,当妹妹的居然要给姐姐介绍对象,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二姐,正式工的条件那么好,你咋就没给自己考虑考虑呀?” 牛夏香扬了扬眉毛:“我怎么可能嫁给工人阶级?再怎么说也要嫁给产线主任一级的领导才行。” 牛冬香撇撇嘴:“二姐,我可要提醒你一下,要认清自己的斤两,差不多就行了,别自视太高,不然将来肯定会吃亏的。” 牛夏香立马就不乐意了:“幺妹,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的心气就不高吗?也不知道是谁整天都说要考进啥青蛙大学,哼,现在居然还数落起我来了。” 牛夏香和牛冬香经常拌嘴,但两人的关系并未因此变得多么恶劣,她们之间的拌嘴更像是姐妹间的玩笑。 一听二姐说出青蛙大学这个名字,牛冬香立马捂着肚子咯咯娇笑起来:“我的好二姐,我说的是青华大学,不是青蛙大学,咯咯咯咯,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得笑掉别人的大牙啊!” 牛夏香书读得少,对于这些方面只是道听途说,听了幺妹的讥笑她脸上一红,刚准备挽回局面,一旁的牛小强终于憋不住了:“二姐,四姐,你、你们能不能清净一下啊?我的脑袋都、都快被你们吵晕了呢。” 牛小强之前挨了一顿胖揍,脑袋本就有点晕乎,现在听到两个姐姐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话,脑袋不由变得更晕乎了,因此才忍不住出言抱怨。 牛夏香本就觉得很丢脸,听到这话她有些心气不顺的在牛小强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小牛犊子,怎么跟姐姐说话呢?赶紧好好干活,别来打岔。” 牛小强挨了一巴掌,却不敢炸翅,只能闷着脑袋继续锄草。他在家里的地位只比大黄高那么一点,是个人都能教训他两句。甚至有时候大黄不开心了,也会冲着他嚷嚷几声。 顺便说一句,大黄是条狗。 牛夏香总算是找回了一点颜面,她不敢再去谈论跟上学相关的事情,转移话题道:“老三,你在技校的食堂上班,应该能经常看到厂里的技术骨干吧,不知你有没有找到合心意的啊?” 四个姐妹当中,年纪最小的牛冬香都已经十九岁了,排在第三的牛秋香今年二十一岁,加上山里人普遍成家较早,因此牛夏香这么问并不怎么突兀。 牛秋香听到这话眼睛变成了弯弯的月牙:“二姐,你跟大姐都还没成家呢,我怎么敢考虑这种事情?你要是想让我早点嫁出去,就赶紧找个婆家吧。” 部分农村地区的多子女家庭确实有这方面的讲究,一般都是按照年纪的大小来决定成家的顺序。牛夏香原本也是这种观念,但她今非昔比,眼光和见识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山村丫头了。 听了牛秋香的话,牛夏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老三,现在都是啥年代了,你居然还有这种封建思想,话说你也太不追求进步了吧?”
这一次牛冬香跟经常拌嘴的二姐站在了同一条战线:“我觉得二姐说得对,如今已经改革开放,三姐你可不能报抱残守缺,以陈旧的观念去迎接新的时代,如果看到合适的,你就大胆一点,我就不信貌美如花的你还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对象。” 老妈孙梅有点听不下去,瞪着眼呵斥道:“老四,你咋个说话呢?女孩子家的一点也不知道讲究,再瞎款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牛冬香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好啦好啦,我今后一定会注意,老妈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哦。” 父母一般最疼爱最小的孩子,牛冬香虽然在所有的孩子里排名第四,但在几个闺女当中却属于最小的那个,因此平时很得孙梅的溺爱。 孙梅刚才也就是咋呼一下,并不是真的生气,一看小女儿俏皮的模样,她的脸再也绷不住,一下子笑了起来:“你呀,都是个大人了,却还总是一副小孩子家的模样,我都懒得说你了。” 牛冬香嘻嘻一笑,刚准备调侃两句,一旁的牛小强再次抱怨起来:“你们几个能不能歇、歇会儿啊?真的吵得我很头、头晕呢。” 牛冬香哎了一声:“我说小弟,你咋了嘛?平时咱们干活的时候不都是这样的吗,也没见你说头晕啊,为啥偏偏今天就觉得头晕了呢?” 牛小强扬起锄头,刚准备答话,忽然身体一软栽倒在地。被他举起的锄头失去控制,一下子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砸得他鲜血直流。 “啊!小弟晕倒了!” 牛冬香尖叫一声,赶忙扔下锄头跑了过去。其他几人也都丢下锄头冲了过去,经过一番简短的商议,四姐妹合力抬着牛小强往家里狂奔。 老妈孙梅急得都快掉眼泪了,她一边在后面跟着跑,一边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道:“这该咋办啊——这该咋办啊——” 牛秋香比较有主见,她嚷嚷道:“妈,你别跟着我们了,先去找医生吧!” 六神无主的孙梅这才醒悟过来,她飞速的跑到家,蹬着家里唯一的那辆二八大杠朝镇上赶去。 大半个钟头后,医生赶到家里。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出了诊断结果“这孩子应该是中暑了,我这里有仁丹,给他吃两颗就没事了。” 孙梅看了看牛小强后脑勺的伤口,急切道:“蔡医生,这孩子脑袋上的伤口不要紧吧?” “没事,只是点皮外伤,我给他包扎一下,一个礼拜内注意别沾水就行。”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大家帮着蔡医生把伤口包扎好,孙梅感激道:“蔡医生,这大热天的,真是辛苦你了。” 她说话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钱包,准备结账。 蔡医生笑呵呵道:“都是乡里乡亲的,再者又不是什么大病,钱还是免了吧。” 孙梅故作不满的皱起眉头:“这怎么行呢,我总不能让您白跑一趟吧?” 蔡医生推辞不过,最终象征性的收了两毛钱。再次叮嘱了一下注意事项后,他就拎着出诊箱回去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