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旧事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1139 作者歪宝 全文字数 2125字

月倾城看着程娇娥说出了那日之事,原来是月倾城在桌上写下尹盛玉身上有两块五方玉之后程娇娥便交给了月倾城一副提前写好的锦囊,以及一个装着幻蛊的盒子,使用方法也在其中,月倾城极为聪明自然是一看就懂,知晓了程娇娥的目的,月倾城便按照程娇娥的方法和她一起布置了今日的局面。 一边的宁锦和沈祁愿皆是佩服程娇娥的应变能力,尽管这段日子一直跟在尹盛玉身边,可程娇娥始终是程娇娥,本质没有改变,自然不会做出对不起商裕之事。 沈府。 沈祁愿已经给程娇娥安排了房间让程娇娥休息,看出程娇娥十分疲惫,再加上商裕那边的确是态度不明确,如今的程娇娥虽然还在京城但是却不能出现在明面之上,门前本欲给程娇娥送膳食的婢子被月倾城拦住了,沈府的下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些月倾城的身份,尽管月倾城的身份的确敏感,无奈自家大人却是对她一往情深。 那婢子低头行礼就把东西交给月倾城了,月倾城敲了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程娇娥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是我。”月倾城进门把吃的放在桌子上,程娇娥正坐在桌案前写着什么,见是月倾城才放下笔,“有什么事么?” “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月倾城知晓程娇娥一向是十分有注意的人,虽然和尹盛玉的牵扯暂时告一段落,可月倾城知道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够结束了,无论如何和尹盛玉和西江之间迟早要有一个了结,但如今无论是程娇娥还是宫中的商裕似乎都变得很从前不一样了,月倾城隐隐为这两人忧心。 “倾城公主觉得我应该有什么打算。”程娇娥语气虽然平缓,可月倾城却觉得程娇娥的心态和以前大不相同了,若是以前程娇娥可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会如此咄咄逼人。 “我无意窥探你的心思。”月倾城叹了口气,“我知道再让你相信我很难,但既然你不愿再信我,又为何救我,甚至还愿意和我合作?” “当时的情况除了你我没有其他可以合作的对象,倾城公主无比尊贵也无需非要取得我的信任,至于救命之恩想来也不必再替,若你真的在意,当初你救我一命如此便算我还你,倘若我留在沈府会影响你和沈大人,我也绝对不会多留。”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月倾城是当真怕了现在的程娇娥,三语两言不和便真的要掀桌而起了,程娇娥目光中流露出的是真实的冰冷而并非伪装,她是真的不愿有任何逶迤的机会,也不愿再带着过去的面具。 “倾城公主不必为了我放低姿态,你愿意抛弃你的过去这是一件好事,但也请你恕我没办法对着我的杀母仇人和颜悦色,你来此到底有何事?”程娇娥再次询问,这次更是不留情面,月倾城没了办法,只得叹息。
“罢了,我只是担忧你如今的处境,若商裕一直不肯松口那你便一日都是通缉犯,听闻你的父亲和弟弟的踪迹已经被寻到了,现在人正在被押解来京城的路上,也许你该去见见商裕好解释一下这其中的误会,况且商裕的身体似乎出了些问题,你真的能够放心么?” 本以为听到这些程娇娥的神色会有些变化,不过月倾城还是失望了,程娇娥只是淡淡的点头,“我知道了,还要多谢公主挂念着我的这些事情,若是有需要我也不会吝啬公主的能力的,相信公主抱着对过去的愧疚自然不会拒绝我。” 月倾城微微皱眉,程娇娥已经起身道,“至于我和商裕之间本也没有什么误会,他想做的事我也不会阻拦,他想要通缉我,那便随他。” 月倾城本还想多说几句,程娇娥已经起身朝床榻走去,“我累了,若是公主无事,我要休息了。” 见程娇娥真的裹着被子不再开口,月倾城只得转身离开,沈祁愿正在院子里面等她,见到月倾城连忙上前,“如何,娘娘怎么说?” “我看程娇娥这次回来真的和之前大不相同了,若非知道跟在尹盛玉身边是真的程娇娥,我都要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其他的人假扮的。” “难道娘娘什么都不愿说么?”沈祁愿也有点着急,这件事瞒着商裕他到底还是有些良心不安。 “她岂止是什么都不愿说。”月倾城也有些心急,“我根本都不知道她和商裕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连她父亲弟弟的事情都牵扯不起她的心思,当真像是要绝情断欲了一般,可是按照以往娇娥的性格,她必然会坐不住了,而且她现在已经回到京城,连尹盛玉手中的三块五方玉全部弄到手中,就算是商裕那边也完全能够解释明白,为何她还是一副不愿见商裕的样子。” 月倾城说出自己的疑惑,她本就是女子都不能够理解程娇娥的心思,就更不要说沈祁愿了,他更是听得一头雾水,“那这件事到底要不要告诉皇上?” “暂时不要了,安平侯虎视眈眈,若是再让安平侯知道这件事就复杂了,只怕到时候程娇娥和商裕之间的误会还没解除,反倒是程娇娥和安平侯又有了别的牵扯了,安平侯一直都忌惮程娇娥,这件事以前娇娥就告诉过我。” “西江王那边也不知娘娘准备如何处置,扣押一国之主在京城终归不是一件长久的事情,更何况还是私自扣押,如今询元辞官,虽然说郑宅和官府没什么关系,但这件事终究是有风险的。”沈祁愿皱眉思索,却怎么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 屋子里面,见月倾城离开程娇娥又起身继续写她没写完的信,这信已经写了十几封,都是她日后准备留给商裕的,而她也有自己的打算,从把商安送出去的那一刻开始程娇娥便没有想过要继续活下去了。
隐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