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袁绍之觞

三国有君子 778 作者臊眉耷目 全文字数 2496字

对于现在的袁谭,高干其实挺心凉的。 别的不说,单单就说当初在邺城起事夺权的时候,袁谭只是跟他说是为了保全两个人的性命,并没有说他私下里曾经勾连陶商。 就个人性格来说,高干其实算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他这辈子干的最出格的事情,可能就是这次帮助袁谭反叛夺权了。 他这么做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袁谭当初对他的救命之恩和他二人之间的情谊。 但事实结果是袁谭把他给玩了! 当看见赵云和司马懿以及金陵白马军的那一刻,袁谭就知道,自己对袁谭的一腔情谊在这个人眼中狗屁不如,他将自己从袁氏的亲戚嫡系彻底的拉到了世人所不齿的叛逆群体之中。 再加上袁谭近日的所作所为,高干心凉啊。 而眼下司马懿的举动很明显,他是在代表陶商向自己伸出友谊之手。 很显然,陶商想跨过袁谭这道障碍,直接与自己接触。 这是赤裸裸的拉拢啊。 高干心下犹豫,要不要答应呢? 他的犹豫几乎只有一秒钟的时间。 为什么不答应? 为了那个把自己坑害成叛逆的混蛋? 为了那个翻脸不认人的叛逆? 为了那个连弟弟都可以切碎,连父亲都可以不管不顾的卑劣小人? 袁谭当年的救命之恩,通过这次夺取邺城,我高干已经报答过了!我不欠他的。 既然他让我当了袁氏叛逆,事已至此,那我就索性将这叛逆当到底! 从今往后,我高干只为自己而活。 想法虽然多,但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却见高干露出了笑容,他冲着司马懿拱了拱手,道:“说实话,自打上次匆匆一别,两载已过,干对丞相也是深为想念,不知道他老人家现下身体如何?” 司马懿闻言不由好笑。 这家伙纯粹是没话找话唠。 “高将军,我老师上个月刚满二十七岁……身体,应该还是不错的。” 高干闻言一愣,接着忙道:“那是,那是……瞅我这记性,丞相年纪轻轻,便成就了这万世不拔之基,干深感钦佩之余,却是总把他和我舅舅,曹操等人看成一辈的了,怪我!” 司马懿摆了摆手,道:“不妨事,丞相昨日给我来信,说是待冀州平定之后,当亲自置酒,欢迎高将军加入,将军大义灭亲,深为丞相所敬……” “等会!”高干急忙阻拦住司马懿的话头。 司马懿略一愣神:“怎么?” 高干犹犹豫豫的道:“那个,仲达先生大义灭亲这个词,用的并不准确,大义灭亲的人,是袁谭。” 司马懿伸手拍了拍脑瓜,致歉道:“看我这事弄的,不错!大义灭亲的是袁谭,高将军没灭亲,高将军是秉忠贞之志,归顺朝廷,复兴汉室,乃万世楷模。” 虽然知道司马懿说的都是扯淡的话,但高干心中还是很受用的。 “先生谬赞了,其实高某也想跟丞相进表忠心,只是碍于袁谭之面,不好……” “哎!”司马懿摆手道:“将军这话就有些奇怪了,你、我、袁公子,包括丞相在内,都是汉室之臣,有什么事直接作书,向丞相直抒胸臆便是了,哪有什么还必须得通过谁,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高干闻言大喜过望,这话里话外的深意,他自然是明白的。
“并州兵马,高将军今后自行领之,待河北平定之后,高将军依旧镇守太原,为并州刺史,这是丞相的意思。” 高干很是懂事,他摆了摆手,道:“干久居并州应对匈奴等北境异族,这些年下来早就腻了,久闻南方气候宜人,金陵、杭州、苏州等地被丞相发展的极为富庶,干在这北面苦寒风沙之地待腻了,想去南方过过舒坦日子,再说丞相将来的重心也会往南,干想去替丞相分忧。” 司马懿心中感慨,这高干果然是个谨小慎微的人,眼力见足够! 比起袁谭那个要当四州之主的找死的货,高干明显精明多了。 “高将军放心,我回头便把这件事向丞相禀报。” …… 袁绍军营。 近日来,整个袁军中都在流传着流言蜚语,说是邺城已经失守,袁军的大本营丢了,审配,沮授,袁尚和许多邺城官员,士族都死了,而叛逆者正是袁家的长子袁谭。 这消息越传越广,越传越邪乎,弄的袁军大寨的士卒们人心惶惶。 这段时间以来,别说是出兵跟陶商交锋了,袁绍还有他麾下的将领们光是稳定军心士气,就几乎耗费了所有的精力。 最重要的,是现在不仅仅是普通的士卒,就连高阶将领都开始怀疑这个流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几日,蒋义渠,张南等人就分别来找过袁绍,表示现在邺城那边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并州军封死了各处要道,己方拿着将令的斥候都过不得,所有消息封闭,隐隐感觉是发生了什么巨变。 但这些话还没等说完,他们便被袁绍给骂了回去。 袁绍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强撑着,努力支撑着整个大寨最后的士气。 虽然他心中也隐隐的感觉到,邺城那边确实是出什么事情了,但他还是在心灵最深处,抱有一丝侥幸,希望自己的担忧是错的。 就在袁绍心中为难挣扎的时候,陶商的军马开始向他的营寨发动了大举的进攻。 麴义、周泰、糜芳、曹豹、阿飞、黄叙以及其他徐州诸将,兵分八路,向着袁绍的大寨发动猛烈的进攻。 袁军士兵们的士气,近日来因为这些事而被弄的过度低迷,战斗力自然也是大打折扣,面对金陵军蓄谋已久的全面进攻,根本就是抵挡不住。 按道理来说,袁绍应该在这个时候亲临前阵,主持大局,将局势稳定。 但现是在前阵指挥各部军士的却只有蒋义渠,张南等诸将,袁绍却是一直没有出现。 不是他不想出现,而是袁绍的身体过于虚弱,他在大寨内躺着,几乎已经下不来床。 “大将军,金陵军八面进攻,形势甚急,三军将士目下士气低迷,形势堪忧啊。”荀谌在旁边,对袁绍谏言道。 袁绍轻轻长叹口气,用尽气力想要起身。 “给我披甲,我亲自出去指挥……” “大将军,您的身体?” “休要多言,给我披挂……”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郭图匆匆的走进了帅帐,他惊恐的看着袁绍,嘴巴一张一合的,欲言又止。 “怎么了?”袁绍眉头一皱,问道。 “大将军,邺城那面,送来了一副……棺材。”
隐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