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惊退

人魔之路 473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3063字

虽然北河早想到过,那周光云会在暗中施展一些小伎俩,但是他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找上门来的还是一位元婴期修士。 这可不是什么小伎俩了,而是大麻烦。 他施展了感灵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加上对方并未掩饰修为波动,所以一眼就看出了万花老祖元婴初期的修为。 北河吸了口气,而后沉声道:“这位道友深夜找来,莫非是有什么指教吗。” 听到他的话后,站在门外的万花老祖看了他一眼,接着目光就落在了软倒在床榻上的张九娘身上。 而当看到张九娘的面容过后,此人眼中精光爆射。 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再度看向了北河,此人一双瞳孔微缩,施展了某种目力神通。 他暗中施展的毒药,就连结丹期的张九娘都中招了,而北河竟然毫无反应,在他看来,盘坐在床榻上的这个青年男子,绝对不可能是凝气期修士。 果不其然,在他目光一扫之下,就察觉到北河身上的气血,竟然极为庞大。 这种气血的惊人程度,根本就不可能是凝气期修士该有的,即便是化元期修士也不可能。 只是让他诧异的是,北河身上散发出来的,又的的确确是凝气期九重修为,实在是古怪无比。 不过要知道北河是不是高阶修士,只要试一试就知道了。 一念及此,万花老祖双手摊开,身躯微微一震。 “咕噜噜……” 下一刻,从他身上就弥漫出了一股粉红色的烟雾,向着前方的北河滚滚而去,几乎是刹那间就将北河以及张九娘给罩在了其中。 这股粉色烟雾不但具有侵蚀法力的作用,而且还能够隔绝声音跟神识,如此的话,即便是在洞府中造成再大的动静,也不用担心会被执法队的人给察觉。 要知道在天舟城中动手,他还是极为忌惮的。若非北河两人是散修,即便他是元婴期修士也不敢如此嚣张行事。 眼看粉红色的烟雾,将北河所在的整个房间给填满,万花老祖就要一步跨入其中。 “嘶!” 就在这时,突然间从前方传来了一股惊人的吸扯力。 而后充斥在房间中的粉色烟雾,宛如受到牵引,尽数向着某处呼啸而去。并且因为速度太快,还形成了一股漩涡。 万花老祖脚步下意识的一顿。 “你……” 下一息,此人脸上就露出了显而易见的震惊。 因为这时他看到,原来是北河张口狂吸,才造成了这一幕。 在万花老祖的注视下,只是片刻间的功夫,最后一缕粉色烟雾,就被北河给吞入了口中。 “咕噜!” 随着北河喉咙鼓动一下,此人激发的粉色烟雾,尽数被他给咽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后,北河神色依旧古井无波,盘坐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妄动。 看着万花老祖脸上的震惊,只听他漠然开口道:“虽然北某因为功法原因,现在不大方便动手,也不知道友为何找上门来,但若是道友继续苦苦相逼的话,那北某说不得也只有讨教一二了。” 说完之后,北河站了起来。只见他扭了扭脖子,发出了几声脆响。 看他的举动,万花老祖脸色抽了抽,而后强颜笑道:“呵呵,这一切不过是个误会而已,本宫这就告辞,后会有期了。” 说完后万花老祖足下一点,身形向后倒射而去,从打开的洞府大门一掠而出,继而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本以为就如周光云所言,对方不过是两个散修,唯一麻烦的就是那结丹后期的女子,但是没想到另外一个同行之人,赫然是元婴期修士。 万花老祖倒不是惧怕北河,而是他知道跟北河斗法,绝对会引来其他人来,他擅闯他人洞府并偷袭他人,绝对会被罚一大笔的。 因此这才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甚至还怕北河纠缠的样子,有多快就走多快。 眼看此人离开,北河依旧驻足在原地,脸上虽然没有异色,不过心中却是大大松了口气。 要是此人没有被他给惊退的话,那他就只有叫了。
他之所以选择这座山头的洞府租赁下来,就是因为此地人多。 这万花老祖突然杀出,其实他并未太过于惧怕。因为此人即便是再强,只要他引来其他人,尤其是天舟城的执法队,就能够安然脱险。 退一步说,要是这元婴期修士当真不死不休的话,他也并非毫无应对的手段,那就是被他封印在聚阴馆中,这些年来依然没有被他成功种下烙印的季无涯。 当然,放出季无涯乃是下下策,因为那具炼尸他还无法掌控,放出来了就收不回去。 好在一切都是虚惊一场,那万花老祖居然被他这个连实力都无法发挥出来的结丹期修士给惊退了。 注视万花老祖离去的方向良久,北河才双目一闭,仔细感受了一番体内的情况。 刚才他之所以敢一口气将对方祭出的粉红色烟雾给吞噬,除了魔修无物不食的强悍之处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将对方给震撼一把。 现在那万花老祖被惊退,他自然开始担忧他体内的情况了。 这时北河就发现,被他吞噬到体内的粉红色烟雾,充斥在他的四肢百脉中。 紧接着他就眉头皱起,因为这些不知是何物的粉色烟雾,居然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并且当他尝试将此物给炼化,发现竟然毫无阻碍。 更让北河意外的是,通过粉色烟雾炼化而成魔元,比起灵气炼化而成的更精纯,数量也更多。 北河蓦然睁开了双眼,接着他就向着洞府敞开的石门行去,将大门紧闭后,他折身而返,端坐在了正室当中。 接着他双目一闭,开始专心炼化体内的粉色烟雾。 这般过程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时辰,突然间只听“嗡”的一声,一股化元期的修为波动从北河身上爆发,形成了一股劲风鼓荡在了洞府内。 “唰!” 北河蓦然睁开了双眼,脸上浮现了一抹浓郁的喜色。 他竟然吞噬了万花老祖祭出的粉色烟雾,将修为给突破到了化元期,实在是意外之喜。 接着他就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思索。 他平日里都是靠吸收灵气,以及体内邪皇珠散发出来的邪皇之气恢复修为,而这些气息都太过于孱弱了,炼化而成的魔元并不多,尤其是前者,更是如此。 万花老祖乃是元婴期修士,此人施展的手段常人难以想象,因此吞噬了对方祭出的粉色烟雾,他才能增进修为。 北河一声轻笑,这一次倒是因祸得福了。 而且在他看来,能够将万花老祖给惊退,对方必然不会再继续找上门来了。 他甚至没有考虑过,是不是要换一座洞府。留在此地,就是用实际行动告诉对方,他有恃无恐,对方反而会越发忌惮。 想来今日之后,那周光云应该不会再找他还有张九娘的麻烦了。 “呼……” 一念及此,北河长长舒了口气。 “嗯?” 就在这时他神色一动,而后看向了身后的石室。刚才只顾着吸收体内的粉色烟雾,却忘了张九娘。 只见他霍然起身,来到了石床一旁。 这时他的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只见张九娘呼吸略显急促,浑身上下殷红滚烫无比。 “哼!” 北河一声冷哼,看来万花老祖最初祭出的那种无色无味的气息,应该是某种c情的药物。 张九娘柳眉紧锁,似乎还保持着一丝神志,靠体内的法力将那种药物给试图炼化。 而北河推测的倒也没有错,万花老祖的暗中施展的这种药,不但可以让女子中招,而且寻常的男子吸入后,还会爆体而亡。 只是北河显然不在“寻常男子”这一行列,仗着魔功的强悍,他将那药物的给直接炼化了。 看着面前的张九娘,北河略一思量,而后就向着此女的娇躯俯了过去。 要解毒的话,应该可以尝试一番最原始以及简单的方法。 实在不行,他也可以将此女的体内的药力给吸入自己的体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