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竟然活着

人魔之路 404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3215字

只见向着北河跟张九娘电射而来的这三道黑影,竟然是三只浑身漆黑如墨的游鱼。 这三只游鱼栩栩如生,就连身上的鳞片都看的一清二楚。 并且三只黑色游鱼双目通红,浑身上下爆发出了惊人的神魂波动,一股股浓郁的黑色煞气,隐隐将它们的身躯给包裹。 这赫然是三只魂煞。 最主要的是,这三只魂煞北河当年赫然见过,正是当初张志群在此地跟澹台卿斗法时,为了拖延澹台卿还有她的那只炼尸才放出来的。 没想到数十年过去,这三只魂煞不但还活着,而且依然留在此地。 不止如此,从这三只魂煞身上,北河还感受到了三股化元后期的修为波动。 虽然当年的他实力低微,还无法察觉到这三只魂煞的修为,但显然当年这三只魂煞不可能是化元后期。要知道当年的张志群,也不过是化元初期修为,是不可能压制着三只化元后期的魂煞的。 北河终于明白了,为何在这条裂缝中的阴煞之气,会变得极为平淡。应该就是被这三只魂煞给吞噬所致,因此这三只魂煞的修为才会大涨。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时,在他一侧的张九娘已经抬起手来。 “咻咻咻……” 张九娘激发了三颗火球,迎向了冲来的三只魂煞。 在感受到张九娘激发火球的恐怖高温后,这三只魂煞身形一顿,眼中本能的露出了惊恐,而后就要向后遁去。 但这三只魂煞不过区区化元后期修为,而张九娘乃是结丹后期修士,即便是随意激发的火球术,也不是这三只魂煞能够避开的。 “砰砰砰……” 只见火球速度暴涨,在三道爆响之下,轰在了这三具魂煞的身上。 霎时,只听三道凄厉的惨叫响起,三颗火球打在三只魂煞身上立刻炸开,一颗颗火星四处弹射,形成了三团炙热的亮光,照亮了整个地底裂缝。 遭此一击,三只魂煞的身躯溃散了大半,魂煞之气被蒸发出了呲呲的声响,随之冒起了一缕缕青烟。只见三只魂煞的身躯变得虚弱,甚至还有些透明。 接着这三具魂煞身形一动,没入了鬼王花上方的浓郁阴煞之气中,隐匿了起来,就连散发出来的神魂波动都收敛了下去。 “这是什么!” 张九娘看着前方的阴煞之气问道。 从之前北河惊诧的话来看,显然北河知道些什么。 “不知道你可以记得,当年不公山曾有一个名叫张志群的化元期内门弟子。”北河道。 “张志群?”张九娘露出了回忆之色,随即她就点了点头,“略有印象。妾身还记得,此人跟一个姓彦的内门弟子,当年突然从宗门内失踪了,此事还是我在负责追查。” 北河看了张九娘一眼,没想到当年是此女负责追踪这两人的下落,这时又听他道:“这三只魂煞,就是那张志群饲养的。而张志群此人,被彦玉如给封印在了此地。” “什么?”张九娘惊讶无比,并且她还四下看了看,张志群竟然被封印在此地。 毫无发现后,就听她道:“此事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件事情,当年北某也参与了其中。”北河冷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九娘沉声问道。 “陈年旧事不提也罢,而且不公山都没了,莫非你还想追究北某的责任不成。”北河道。 闻言张九娘没有开口,但是心中依旧疑惑不解。 “这三只魂煞对北某的炼尸来说,是一种大补,让北某来处理好了。”又听北河开口。 说完之后,只见他将聚阴棺祭了出来,放出了无良之后,无良身形一动,没入了前方浓郁的阴煞之气内。 接着从中就传来了无良的嘶吼,以及阵阵剧烈的神魂波动。 这番动静只是持续了小片刻,阴煞之气中就陷入了寂静。那三具被张九娘重伤的魂煞,已经被无良给全部吞噬了。 随即又听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无良将一株株鬼王花连根拔起,塞入了口中。 鬼王花此物,对于炼尸有着莫大的吸引,大量吞服可以增长炼尸的修为。而且鬼王花那种麻痹法力的作用,对炼尸来说是没有效果的。 当年就是因为北河手里有一具炼尸,所以彦玉如才看重他,将他给带来了此地。
对于无良的动作北河视而不见,而是继续向着前方行去。 而鬼王花虽然能够麻痹修士体内的法力,但也仅限于低阶修士而言,对他跟张九娘两人,可没有什么作用。 当他跟张九娘穿过那片浓郁的阴煞之气,来到了裂缝的最深处后,两人停了下来。 这时两人就看到,在前方的石壁上,赫然有一扇紧闭的石门。 当年张志群此人,就是被彦玉如,给封堵在了面前的这扇石门中。 北河走上前来,同时神识探开,将这扇石门给笼罩。 不过在他的查探之下,他并未看出了任何的端倪。 当初的彦玉如,可是用了阵盘此物,才将面前这扇石门给关闭,因此他想要打开的话,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且他还认出,面前这扇石门乃是青罡石铸造,加上内部的灵纹,恐怕元婴期修士都不见得能够用外力给轰开。 当年他还以为这不过是一处结丹期修士的洞府,但是现在看来,或许并不是那么简单。 就在他思量着,如何才能将这扇石门给打开时,北河突然眉头一皱。不只是他,就连一侧的张九娘,也神色微动。 因为两人听到了一阵轻微的隆隆之声,从前方的石门内传来。 仅此一瞬,两人心中警惕大起。 北河跟张九娘相视一眼,而后继续侧耳倾听,二人就发现从石门内传来的隆隆之声不断的响起。 “难道是……” 北河暗道莫非被困在其中的张志群还没死不成。 但是随即他就摇了摇头,当年这座洞府内的阴煞之气,他可是深知有多么的浓郁,在他看来别说是张志群了,就算结丹期修士被困在其中数十年,都必死无疑,所以其中绝对不可能是张志群。 “张九儿,试试能否将此门给轰开吧。” 只听北河看向张九娘道。 “此乃青罡石,而且一看还掺入了秘银炼制,不是我等修为能够轰开的,或许你可以试试。”张九娘摇了摇头。 “若是你不行的话,北某再来吧。”北河道。 眼看北河如此坚定,张九娘只能点点头。一路走来二人已经约定好,不到必要的情况,北河是不会出手的,因为北河已经将他体内真气跟法力冲突的事情,告知了此女,所以一切都由她来代劳。这也是之前那三只魂煞现身,北河巍然不动的原因。 只见两人就后退了几步,站在石门数丈之外,张九娘吸了口气,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从中祭出了一柄造型极为夸张的巨剑。 这柄巨剑在注入法力之后,大涨到了丈许之巨,剑身宽阔足有三尺,看起来宛如一面门板。 而且从此物上,还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威压。 张九娘法决掐动,只见巨剑竖立而起,随着此女法决一变,带着惊人的气势,猛然向着下方的石门一斩。 “锵!” 当巨剑斩在了石门上,发出了一道刺耳的交击声。 让人意外的是,在北河跟张九娘看来,就连元婴期修士都未必能够轻易破开的石门,此时在咔咔声中,竟然遍布裂纹。 接着“轰隆”一声,就坍塌了下来。 这时北河跟张九娘就注意到,坍塌的石门碎块,内侧竟然遍布凹坑,仿佛早就被人给破坏得不成样子,所以张九娘才能一击轰破。 “哗啦……” 几乎是在刹那间,从前方坍塌的石门中,有大片浓郁的阴煞之气滚滚涌出,看起来就像喷出的一股惊人黑烟。 北河跟张九娘身形一动,就退开了十余丈,避开了这股浓郁阴煞之气的冲击。 “唰!” 一道身影突然从阴煞之气内一掠而出,站在了石门之外。 “哈哈哈哈哈……” 下一息,此人仰天发出一阵石破天惊的大笑之声,仿佛被压抑了太久,终于得到了释放,笑声中充满了淋漓的畅快。 “嗯?” 北河还有张九娘具是看向了此人,随即满是讶然。 因为这道人影不但是浑身上下的皮肤,就连衣衫都漆黑无比,宛如黑晶一样,甚至泛着幽幽的反光。 而当看到此人的容貌之后,北河震动道:“张志群!”
隐藏